发新帖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蔷薇 2月前 86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书号:24184)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她嫁的男人不爱他,真巧,她也不爱他。

点击阅读《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下班的时候,院长莅临了许静姿的办公室,亲自挑了她和孙昕两个人,没说什么事,只是让跟着走。

许静姿张了张嘴,想要拒绝,院长笑眯眯地截了她的话:“家里有事?不重要就别回去了,你这是公事,给你加班补贴的正事。”

她想说的话被院长一下堵住,讪讪地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一行人坐上车,树影在车窗掠过,车子便到了,道路很近。

她和孙昕跟着院长还有其他领导走进凯旋饭店,听到开门的服务生美女甜甜地喊着:“周院长,李书记……”

许静姿忍不住唏嘘,想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他们先到,刚坐下没两分钟,包厢的门便开了,率先走进来的男人身上随意披着件黑色羊毛外套,露出衣领挺括的白色衬衣,领口处解了两颗扣子,锁骨随着他的动作若隐若现,性感得不可救药。

他面色冷峻,盛气凌人,和他们第一次相见时一个模样。

一群人在看到他的时候,全都站起,许静姿的那颗心险些要跳出来,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屏住了呼吸,眼神不由自主地跟随着他。

男人眼眸深邃,似乎随意地向她这边看了一眼,就被院长请到了主位。

“你知道他是谁吗?”孙昕一边坐下,一边小声问道。

尽管许静姿的心脏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可她仍旧保持面容平静,扭头看了孙昕一眼。

“金盛知道吗?”

金盛是江城四处可见的一个品牌,涉及各个产业,江城几乎无人不晓,许静姿还看到过自己的学生在抽这个牌子的香烟。

她挑眉回视着孙昕。

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孙昕同样点头,假装摸嘴唇,其实在小声告诉她:“金盛现任代理总裁,顾绍珩。”

顾绍珩……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她扭头看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眼,他正侧头看着周院长,左手很随意地搭在桌子上,露出精致的腕表。

他小麦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光,五官俊朗却稍显冷硬,面上始终淡淡的,专注地听着周院长说话,偶尔会点下头。

如若不识,她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优雅沉敛,可是通过那几次寥寥的接触,许静姿只觉得他道貌岸然!

一旁的周院长脸笑成了菊花,无非是感谢他投资之类的事,然后忽然拍了一下没有头发的脑袋,哈哈笑着介绍:“这是我们学校的两位老师,中文系的许老师……”

“顾先生好。”

许静姿唇角带笑,客客气气地颔首,而顾绍珩的深眸中同样带着陌生的疏离。

“法学系的孙老师……”

孙昕坐得更直,身段形成一个妖娆的弧度,事业线诱人。

“早就听过顾总大名,今日一见,真人比杂志上更是气质卓然,惊为天人。”她声音甜美,众人皆被她的话逗笑,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许静姿也配合着笑,低头掩唇,并未看他。

胳膊忽然被人碰了一下,她下意识侧过头,孙昕笑若灿阳:“我们敬顾总一杯。”

事情有些突然,许静姿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随着孙昕站了起来,略微有些木讷。

顾绍珩的眼神在许静姿微粉的脸颊上停留半秒,移到琳琅的酒瓶上,缓声开口:“给两位女老师换成饮料,以免家里人担心。”

他低沉的嗓音在人们耳边回荡,像极了悦耳的大提琴声,孙昕闻言搂着许静姿的胳膊,笑得更甜:“不会呀,我们不拖家带口,都是单身!”

“单、身。”顾绍珩黑眸沉静如水,扫向许静姿。

那一眼让许静姿大脑空白了一秒,反应过来之后,挑眉瞪了回去。

顾绍珩冷冷地倾唇,又被孙昕拖着说话。

幸好没人到注意他们眼神间的飞沙走石。

酒局上很热闹,孙昕找准机会就和顾绍珩搭话,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许静姿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孙昕竟然坐到了顾绍珩身边。

许静姿在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

这种不要脸的精神,颇有她许静姿当年的风范。

应酬结束后,许静姿也不知道顾绍珩抽什么风,竟主动提出要送她们回家。

孙昕喝得微醺,一听这个笑得花枝乱颤,那双波涛汹涌赶着去贴顾绍珩的手臂,被他不着痕迹的躲开,整个人措不及防地趴在了车身上。

许静姿伸出去的手根本来不及扶她,便听“Duang”地一声,她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了一下。

瞟了眼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她连忙把孙昕扶了起来。

孙昕这一撞,竟撞得不省人事。

许静姿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微颤的羽睫,轻声开口:“多谢顾先生美意,我们还是不打扰您了。”

顾绍珩挺拔地站在原地,抿着薄唇,不动不语。

学校的领导不在身边,许静姿连戏都懒得做,拖着孙昕往前走,却被顾绍珩拦了下来。

她防备地抬眸。

顾绍珩并没有看她,对站在她身后的司机说:“把她放前面。”

然后许静姿身上一轻,“不省人事”的孙昕已经被司机拖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许静姿把孙昕送回家,打开车门又坐了进去,她知道顾绍珩有话说。

果然,顾绍珩开门见山:“第几次陪酒?”

那讽刺的语气让她心中一震,她微做思索,老实回答:“第一次。”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在做什么不良交易一样,买主猥琐地问:“小妹妹第几次干这种事啦?”

她羞涩稚嫩:“第一次。”

许静姿摇摇头,摒弃脑中带颜色的胡思乱想,回到了现实。

现实中,她的买主沉静的五官上故意流露出一丝轻蔑,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像是在看神经病。

许静姿扭过头,心底轻嗤,谁管他怎么想。

“如果爷爷知道你是这么为人师表的,不知道他是否会怀疑自己的眼光。”

许静姿连头都没回:“跟顾先生比,我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她透过车窗看到顾绍珩阴沉的脸,可是她并不在乎。

他恨她,因为在他们婚姻开始的那一刻,他离心中所爱又远了一丈。

可是他不知道,在那一刻,她同样失去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人,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恨。

盏盏华灯,不及满月洒下的银光。

沾染在地上的斑驳同样泛着光,许静姿看得入神。

她觉得这两年,自己似乎老了好几十岁,不想听不想看,也已经无欲无求。

顾绍珩当然不知道她的心理活动,他同样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温润无害的女人,竟然如此伶牙俐齿,看来自己以前真是小看了她。

他警告:“与其伶牙俐齿,不如安分守己。”

她咧嘴笑:“遵旨,少东家。”

这反应在顾绍珩意料之外,他安静地看着她,眉眼带着一丝深意。

也许并不是他的错觉,这个结婚两年的小妻子,隐藏的很深。

她逆来顺受,不争不吵,却有她自己的一套原则。

车子朝向别墅驶去,许静姿下意识制止,回过神来才堪堪克制住,打开门,她生疏有礼地道了谢,走向他们的婚房。

踩着一地的白雪,许静姿形单影只地慢慢踱回那个偌大清冷的地方。

刚结婚那时,她是想经营好这段婚姻的,想着既然嫁给了顾绍珩,就踏踏实实地搭伙过日子。

她住了几天,意识到顾绍珩似乎不会踏进这个家,就搬回了结婚前她在江城大学旁购置的单身公寓。

许静姿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官方口中的顾绍珩,三百六十五天里,有三百四十天飞在空中。

这个房子不经常住,倒也有了理由。

许静姿打开灯,别墅里顿时灯火通明,这明亮让她莫名压抑,她站在玄关处缓缓呼出一口气。

从储藏间拿了一套东西,她穿戴得更加暖和,又走了出来。

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仍旧停在原地,她怔了一下,不知道顾绍珩还有什么事。

她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却见他正打开门朝她走来。

他指尖有猩红的光明明灭灭,将烟掐灭在手中,顺手一弹,扔到了一旁的垃圾箱中。

下过雪的夜更加寒冷,寒气渗透皮肉进入骨髓,可是许静姿却觉得,这样的冷意都不敌此刻顾绍珩散发出来的气息。

他披着光靠近,长身玉立,有一丝压迫感。

那菲薄的唇轻启:“怎样你才愿意离婚?”

寒风乍起,树枝上的落雪随风飘着。

夜色中,许静姿灵动的双眼冒着期盼的光,嘴角的笑意很明显地被她克制着。

她带着一丝小心一丝试探:“真的可以离婚?”

那笑不是装的,她眼中的光芒比星子还要耀眼,透着股惊喜的兴奋。

许家生意惨淡,依附着金盛,现在逐渐好转。

她作为筹码,嫁到了顾家,她以为自己这一生都将这样黯淡无光。

失去了那个人之后,她始终处于最深的孤独中,她是那么渴望温暖,却只能在静默凄冷的夜里独自舔伤。

原来不必她用一生偿还,她也可以恢复自由。

顾绍珩审视着她,看着她眼中的流光溢彩竟然心中发闷,逃离他是一件这么值得欢欣雀跃的事?

可他还是轻松的,她不纠缠才是最好的。

顾绍珩燃起一根烟,呼出的气挡住他的脸,看不清表情。

“离婚以后金盛仍旧会帮衬许氏,财产分割方面会有律师和你谈,明天我就和爷爷说。”

“你还能帮助我家,我就很感谢了,财产什么的就算了。”许静姿想要收敛住表情,可是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声音也变得柔和,“这种事还是你和爷爷说比较妥当,有什么问题我们再商量。”



点击继续阅读《爱情已远婚姻还在》(书号:24184)

返回
发新帖
蔷薇
主题数
12758
帖子数
12758
注册排名
5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