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爱尽几生白发愁

蔷薇 1月前 18



爱尽几生白发愁(书号:28933)
类型:悬疑

简介:我不会在爱你。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之间就两不相欠了。愿我们如有来生永不相见……可是可可,我忘不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点击阅读《爱尽几生白发愁》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七月初七,阴人娶妻,活人勿扰,阴人回避……忽然,犹如戏子唱戏般怪异的声音响起,明明是关好的房门,像是被千百只手捶打一般的缓缓打开!

张可可抓紧身上的被子,浑身僵硬不能动弹。浓重的睡意向她的身体不停的席卷,想要张嘴说话,喉咙里像是卡了个东西一般发不出一丝声音。

哒……哒……哒……沉重的脚步声缓缓来到床边坐下。

“呼……呼……,可可!可可!我在下边好冷啊!呼……我是生病了!看不好的病……所以才和你提出分手的。可可!我已经死了第三天了,还有四天就要下葬了。你来送我最好一程好不好?呼……呼……可可!你一定要来送我,我会一直等你的!呼……呼……”

哽咽的声音夹着风声的呼啸,从他的胸膛溢出。

张可可只感觉眼皮异常沉重,这个声音很熟悉却又带着沙哑,她努力的想要知道这是谁,却抵挡不住身体的睡意,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张可可忽的睁开双眼,确认昨天只是一场梦,身体才滕然放松下来,靠着墙壁滑坐在床上,说到底,这个梦也太过真实,那个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她却又努力回忆却想不起来。

叮叮叮……,手机的铃声响起,吓得精神紧张的张可可浑身一颤,颤抖着双手按通了接听键:“你好?请问是张可可吗?”对面的声音太过沙哑,像是哭过太长时间。

“你好,我是张可可,请问你是哪位?”张可可的声音夹杂着颤抖,昨天晚上的似梦非梦,加上今天电话对面人的奇怪哭诉,让她崩紧了神经。

“我是林景霆的妈妈,景霆得病去世了,他临走的时候说,一定让你来送他最后一程,要不然他会死不瞑目的……”

听到这里,张可可又想起了昨天夜里来找她说话的声音,那个声音夹杂着僵硬,细细想来,像极了前男友的声线“他什么时候走的?”

“景霆走了三天了,七月初一走的,到初七下葬,这三四天的时间,麻烦你打车赶来我们这里送他一程吧……”

今天是七月初四,七月初一走的,到今天正好是第四天。昨天那人说他走了三天,到今天早上正好也是第四天。想到这里,张可可的精神又紧张了几分,她现在很确定,昨天晚上的似梦非梦,就是前男友林景霆。

“可可小姐,你一定要来啊?不然我儿子会死不瞑目的……”听着对面林景霆母亲的哭诉,张可可心里异常难受。

“好的,阿姨,我去你们那里一趟!”张可可挂了电话,她是个不信鬼神的人,但是经历过昨天晚上的似梦非梦,却又不得不信。

张可可和林景霆是校友,工作后又分在一家公司,林景霆待张可可很好,处处帮衬,两人感情一直处于上升期,直到前两周,林景霆突然辞职,和张可可分手,奔赴老家。张可可一直想不通好好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分了手。

张可可是个很自立的女孩子,人家都提出分手了,即使心里在难受,她也做不来死缠烂打。

即便是已经分手的情侣,张可可还是决定送林景霆一程,就当是对林景霆最后的告别吧!

打电话和公司领导请了假,张可可坐上去林景霆老家的火车。

进入火车找到自己的卧铺躺了上去,就察觉身下似乎压了个硬硬的东西,张可可直起身子捡起身下的一个小小的扳指。

扳指是个血红色的,里边隐约刻印看出是个什么东西的纹路,张可可拿着扳指鬼使神差的戴在了自己的婚指上,一阵刺痛传来,那扳指里面壁上像是长了好多的口子,努力的吸取着张可可的血液,张可可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努力的扒着扳指,想要从手上取下来,那扳指像是吸取够了血液,突然就不见了。

不见了?

张可可看着自己的手指,连个受伤的痕迹都不见,真是太奇怪了。

张可可环顾一周,也没有瞧见这个扳指,卧铺上的东西也都找了一遍,都没有,或许只是一场梦吧……

忽然看到对面卧铺上没有人,这真是太奇怪了,现在正是旅游盛季,火车上人山人海,没有空座,就连走道上也占满了乘客,或许是哪个有钱的人定了票没有来也是可能的,想到这里,张可可紧绷的神情放松下来,昨天晚上奇怪的梦,今天得知前男友去世的事情,让她的精神太过紧张,躺在卧铺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醒半梦之间,像是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一直重复着不要出门这四个字。

醒来之后,张可可的精神好了很多,那句一直重复的不要出门,也没有找到说这话的人,张可可也就没有在意。

如果她没有出门,没有去前男友的丧礼,或许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城市白领,不是别人冥婚的对象。

一路无阻到了前男友老家,看着远处的青山绿水,绿意盎然,想着林景霆埋在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也是很好的,到处野花盛开,百鸟齐鸣。

林景霆的家在一座大山的脚下,那里是一个不小的村落。

进去林景霆的家里,正对着大门的屋里放着一口大棺材。令张可可想不通的是,那棺材看上去很大,应该是可以放两个人的,放一个人在里面有点空荡了,心里这样想着,张可可并没有问出这个疑问,毕竟很多地方都有不同的习俗。

如果你打听的地方,是别得地方的习俗,那就不太好了。

棺材的前面放着一个板凳,板凳的上面放着林景霆的一个相框,诡异的是,别人丧礼上的照片不都是黑白照吗?为什么林景霆的照片是彩色的?

照片上的林景霆笑的很开心,张可可还记得,这张照片是林景霆和她一起放假旅游的时候照的,当时的两人很开心,一人拿着一块冰激凌,开心的追逐。

望着这张充满了回忆的照片,张可可的心里五味杂全,眼泪控制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从院内走出了一位胳膊上绑着白布的中年女人,应该是林景霆的母亲了。



点击继续阅读《爱尽几生白发愁》(书号:28933)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