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沈微生作品《不似那年时》段尚燃 喻颜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3639

huayu 2018-2-24 707



不似那年时 [完本]

频道:[女]

作者:沈微生

章节数:333

上架时间:2017-12-29


爱着段尚燃的这五年里,喻颜卑微的如同蝼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他的妹妹抄袭被曝光,她被要求桃代李僵。他的妹妹生病需要换肾,她被要求献出一颗肾。他的绝情终究耗费了她所有的爱。她遍体鳞伤的离开,一颗心支离破碎。多年后的涅槃重生,她高傲冷情的归来。笑看白莲花沦为万人骑,将负了她的人折磨的生不如死,那个男人却赖上了她。她说,段尚燃,我恨不得你去死。他却笑着说,只要你愿意,都可以。


《不似那年时》花语书坊书号:363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363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2)
huayu 2018-2-24
引用 1
第一章  我走错房间了!
‘盛华’酒店的走廊里,维腊木打磨的地板散发着翡翠般的光泽,精致的壁灯照亮套房前挂着的VIP标牌,而门前,杵着一个着装性感的身影。

喻颜握紧双拳,面上神情复杂,眸子里冲动与犹豫互相交替,只要她踏进这扇门,便能轻而易举的拿到一千万,可以救父亲的命,可以解决她这个职业跑龙套的资金短缺问题。

还在等什么?

不管里面是什么人,只要她扛过这一晚上......深呼吸一口,喻颜最终还是伸出依然在颤抖的手,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她站在门边不敢抬眸,说出的话尾音微微颤栗:“抱歉,我来迟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喻颜依旧没有听到一丁点的回应,她不安的抬起头。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暗到她需要眯着眼来判断不远处的高大男人,究竟是背对她还是正对她。喻颜咬了咬唇瓣,她尝试着与他交流:“段先生...”

“好久不见。”

像是一颗玉石丢进了古钟,盘旋着的低沉沙哑的声线让喻颜身子猛地一颤,男人一步步走出黑暗,当那张脸呈现在光线下时,喻颜一张小脸上血色褪尽。

怎么会是他!

斜倚在床上的男人眉梢轻扬,一双勾魂儿的丹凤眼微眯,眼角处的讥削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这张可以用‘祸水’命名的脸,正是她的前男友段尚燃!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喻颜回过神来,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般,想都没想的转身便要逃离,却在转身的一瞬间被一股大力扯回,顺手被扔到了床上。

段尚燃欺身而上,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他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走错房间?那你本来是要去哪儿的呢?穿的这么清凉,做起来方便脱是不是?”

段尚燃的声音低低的在耳边环绕,喻颜一阵面色惨白,不断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洁白的小脸上只剩下慌乱与无措。

“既然走错了,做一次才不会浪费这份缘分不是?乖,跟谁做对你来说有区别吗?别这么哭丧着脸。”

他说着在她脸庞上不轻不重的拍了几下,喻颜扯了扯嘴角,强逼着自己与他对视:“当然有区别,跟别人做,我叫一声,他们得给我一次钱,你呢?”

这句话明显点燃了段尚燃的底线,眸子里霎时便汹涌起来,抬手便撤掉她身上本来就单薄的衣服,大手不客气的覆上她的柔软,粗鲁的揉捏着,看着身下那张面上划过恐惧混合着耻辱的神情,内心竟然有一种难言的快感!

“究竟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

喻颜的声音满是挣扎,段尚燃停下动作,像是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一般,低吼出来的声音带动胸膛的颤栗,

“放过你?等你把晚晚承受的痛都经历一遍,我再说放过你!”

他的话同时也刺激到了喻颜,她猛地抬眸对上他的瞳孔,声音虽然恐惧却含有浓重的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被你恨着?我承认五年前的事情是我们喻家的不对,但是我父亲也坐牢了,你还想怎么样!”

段尚燃抬手掐住她的脸颊,额上青筋暴起,他的话像是从牙齿里蹦出来:“我想你死!”

喻颜惊恐万分,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他,拿起一旁的衣裙,来不及穿戴整齐,慌忙到了门前,却又被狠狠地扯回来。

她一个站立不稳,碰倒一旁的花瓶,人也跟着倒在地上,碎掉的玻璃扎进手掌,血迹顺着手纹滴落在羊毛地毯上,段尚燃面色铁青,扯着她的头发眼神凶狠。

“别想着逃,喻颜,我会让将晚晚受的罪千万倍的讨回来!”

头皮被他扯得生疼,喻颜被迫与他对视,她眼眸一弯,凄凄惨惨的笑开,即便是狼狈,笑颜依旧惊艳,段尚燃眉头一拧,手上力气加重。

“笑什么?”

“笑我愚蠢,松手吧,我不逃了。”她轻声说着,声音更像是在哄着他,段尚燃下意识的松开手,却在一瞬间,女人的身子灵活的跳起,夺门而出。

留下一室的暗光中他低垂着头,嘴角缓慢的勾起一抹弧度,带着嘲讽与胜券在握。

五年不见,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骗他,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永远不会再上当,等着看吧喻颜,你逃不掉的。

冲出门的喻颜心跳如雷,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几乎是奔出了酒店,却在出了旋转门的一瞬间,懵在原地。

周围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还有恶意的摄影师将镜头对准她来不及穿胸衣而明显凸起的胸前,场面尤其混乱,记者交接不断的问题在耳边缠绕。

“喻小姐,据知情人爆料,您为了一千万将自己送上段氏集团总裁的床,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第二章  她在意的,他便要毁了!
闪光灯与嘈杂的声音不断的交替着,喻颜只觉得一阵晕眩,记者们蜂拥至她面前,话筒几乎快抵到唇边。

“喻小姐...”

记者的话被一阵铃声打断,喻颜看了眼手机,想避开记者,奈何人被堵得死死的,只能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电话刚被接通,里头便传来欣喜万分的声音。

“颜颜,马上召开记者招待会,将你和段总裁今晚开房的事情公布出去,这可是个千载难得的好机会!”

经纪人在电话里语气急切,生怕一旦慢了便跑了这么个富有的金主,喻颜瞳孔一缩,下意识要扬声拒绝,却被一阵闪光灯拉回理智,她一边抵触记者,一边压低了声音道:“这钱我不要了,就当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尽管是故意放轻了的声音,还是被离得近的记者听到,瞬间人群像是炸开了一般,询问声混乱:“喻小姐,您刚才是承认了您是为了钱出卖身体的是吧?”

记者急切得到答案,竟然毫不顾忌的抓着她的手腕,句句逼问,喻颜被缠的脱不开身,电话里的声音更是让她心不住的下沉。

“钱不要了!你忘了还在医院躺着等着你去缴费的父亲了?颜颜,你该知道的,你在娱乐圈混了五年也只混成了个跑龙套的,如今有段氏集团这么一颗大树让你抱,段氏集团的总裁那是什么样的存在?想爬上他床的...”

接下来的话,喻颜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她的思绪早已经在‘你忘了还在医院躺着等着你去缴费的父亲’这句话之后,轰然炸开,残留的矫情、犹豫、退缩都在此刻被击垮,垂在一旁的手掌紧紧的握起,指节处泛白,良久之后她哑声道:“好。”

挂断电话,喻颜面上带着清浅的笑容,面对镜头诚恳而真挚的道:“所有的问题大家都留在明天记者招待会再问好吗?”

记者从来都是得理不饶人的,谁也不愿意将自己拿到头条的机会拱手相让,现场沉寂了片刻,喻颜再一次被人群淹没。

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人流不断的朝她涌进,空气愈发的稀薄。

正当喻颜几乎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周围的压力骤然消失,人群自动分为两边,让出一条小路,闪光灯闪的更加迅速,现场却静寂的只有此起彼伏的快门声。

一双锃亮的皮鞋映入眼帘,顺着视线看上去,笔直的西装裤,剪裁得体的腰身,衣领半敞,露出的一对锁骨精致到匪夷所思,东方气息浓郁的五官上,挂着一抹邪肆的笑。

这张无法复制的面庞不是段尚燃,还能是谁!

喻颜面上划过一丝慌乱,她想跑,但是脚步却像是粘在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段尚燃来到自己面前,他的指尖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嘲讽与厌恶。

记者们是何等的眼尖,将他的眼神尽收眼底,看来这女人擅自爬床的行为惹火了他,一个个翘首盼望着,皆是期待着今天即将上演的一出好戏。

段尚燃看待脏东西似的瞧了喻颜片刻后,缓慢开口。

“择日不如撞日,何必等明天再开记者招待会,今天就把关系公布了吧,喻颜是我女朋友,或许...”

他故意顿了顿,在众人惊掉下巴的表情下,看了喻颜一眼补充道:“以后会是段氏的少夫人也说不定。”

此话一出,在场记者皆数沸腾,巴不得上前刨根问题,他怎么能用一脸厌恶的表情说出这种令人膛目结舌的消息?但最终碍于段闪燃的身份,无人敢问。

而他怀里的喻颜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缓过神来张口便要否认,段闪燃眼神一冷,微微低首,勾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女儿叫暖暖?名字不错。”

心跳骤然就漏了一拍,喻颜只觉得浑身血液凝固了一般,冷的心惊,她白着脸,到了喉咙眼要否认的话出声便变了,声音沙哑中带着惊恐:“你...你把暖暖怎么了?”

段尚燃看了一眼被她因为惊恐而大力纠结在一起的衣袖,从心底爆发出来的怒火蹭然直上,那个属于她和别的男人的野种,她那么在意?

很好!她在意的,他便要毁了!

放在她肩头的手指一点一点锁紧,五指狠狠的磨着她的肩胛骨,喻颜痛的倒抽气,段尚燃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避开记者的镜头,与她面贴着面,似笑非笑。

“先天性心脏病,喻颜,看来你那个野男人也不给力,生个孩子还病怏怏的。”

喻颜先是面色一白,接着控制不住的眼睛发酸,段尚燃看到她渐渐发红的眼眶,心中本该是畅快的,却莫名多了一丝闷气,他烦躁的撤回手,打了记响指,让保镖将记者隔离在外,横冲直撞的拽着喻颜的手臂便往停在一旁的车里送。

“放开!”

即将被丢进去的时候,喻颜猛地挣脱开他的控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心冷不已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没错,他的妹妹因为坐上她父亲工厂出来的航机,导致坠机身亡,他认为他父亲是故意为之,甚至意有所图,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她的父亲现在也被判处无期徒刑,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为什么还不能够放下!

他恨她,毋庸置疑,但是她又何尝不恨他?

“五年来你一直用势力压制我,导致我混迹五年只能在跑龙套上面徘徊,你不就是想毁了我吗?好,如你所愿!我现在就去跟那些记者说,我不仅私生活混乱,我还有一个女儿!行了吗!”

喻颜歇斯底里的吼着,斜倚在车旁的段尚燃像是看猴耍一般的看着她,目光不屑轻蔑,抬起修长的指在车窗上敲了敲,后车窗便被打开,里面露出的一张脸,瞬间让喻颜宛若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再没有了半点脾气。
huayu 2018-2-24
引用 2
第三章  她这辈子,彻底完了
“妈妈!”

稚嫩的一声呼唤,喻颜那颗几乎要停止跳动的心瞬间便被牵扯起来,她踉跄的奔到车窗旁,捧着暖暖的脸手忙脚乱的检查一番,神情紧张。

“暖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嗯?”

离她最近的段尚燃很容易的便能看清她的表情,那种视若珍宝捧在心尖尖上疼的感觉便这么传递过来,这个野杂种,她就这么宝贝?

粗暴的拽过她的手腕,还未说话,便被她大力的甩开。

“别碰我!”

喻颜疯了似的吼出这么一句,瘦弱的身子正大幅度的颤抖着,她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尽量温柔小心翼翼的问着暖暖。

“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宝贝...”

她迫切又压抑着的声音一下下砸在段尚燃的心上,那控制不住往下落的泪水划过她的面庞,心,竟然毫无预兆的一疼!

又是这种毫无演技的表情!可怜给谁看?这次他不会再上当!

直接从身后将她的身子禁锢在怀里,冷冷的看了司机一眼,司机哆嗦下,急忙踩下油门,车子疾驰而去,只留下一地回旋的灰尘。

喻颜瞳孔一缩,情绪彻底崩溃,对着身后的段尚燃一阵拳打脚踢,她声音嘶哑的喊道:“你干什么?!你这样会吓坏暖暖的!”

段尚燃提着她将她扔到另一辆车里,喻颜的身子刚碰到车座,又猛地弹起,抓着要关上车门的他的手,眼睛里的防备与怒火充斥着,她急躁的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小兽。

“你要把暖暖带到哪儿去?”

这句话仿佛一把利斧,瞬间便斩断了回忆的枷锁,段尚燃浑身气息阴鸷,他眸子锁住车里的女人,一字一句道。

“当初我这么问你晚晚在哪儿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说,你不知道,你父亲带走了晚晚,身为他女儿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情绪明显失控。

“就是因为这一句不知道,晚晚死了!死了!如同五年前一样,我带走你女儿,你说,我要做什么!”段尚燃最后几个字是吼出来的,他眸子里的血色便愈发的浓重起来,语气中夹杂着的嗜血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喻颜浑身的气势瞬间化为虚有,她咬着唇瓣,将眼泪强行憋回去,低声下气的乞求他。

“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怎么折磨我都没关系,暖暖她有心脏病,她经不起这么吓的...”

短短的几个字,说出来已经开始哽咽的不成样子,喻颜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哭的红肿的眼睛看起来分外的狼狈。

强行忍住的泪水终究还是滑了下来,她像是怕他发火一般,慌忙将它擦掉,讨好的扯出一张笑脸对着他。

分明是很难看的笑,却猛地击中他的心脏,整个胸腔都闷闷的疼,段尚燃自嘲一笑,承认吧,你还是心疼她。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动你女儿。”段尚燃嫌恶的甩开她的手,喻颜不确定的再次抓住他的手掌,问的小心:“你说的...是真的?”

坐在车里的小女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面上还带着泪痕,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在曾经勾起多少男人的怜惜,在床上的时候,她也曾这样看过别的男人?

一想到这里,体内便控制不住翻涌着的怒火,段尚燃弯下身子,轻柔的捧住她的脸,眼神冷漠,语气却温柔的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

“现在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不确定,只有在床上时的话我一定会承认,所以,看你表现,小宝贝。”

那句‘小宝贝’带着十足的讽刺,他满意的看着她面色由红转白,冷笑一声撤回手,绕过车身坐在驾驶座上。

“从今天开始,搬到我的公寓去住。”段尚燃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命令式的道。

“不...”

“对于我的话,你要是不长记性,发生什么控制不住的后果,恐怕你会后悔终生。”

段尚燃轻轻巧巧打断她的话,喻颜瞬间便没了声音,低头乖巧的坐在车座上,他冷哼一声,将车快速的开往公寓的方向。

车外的风景快速的闪过,喻颜从玻璃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看不清五官,但是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已经彰显不堪,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

一个常年混迹在龙套角色上的女人,从来没有在新闻板块上露脸过的人,忽然因为爬上段氏总裁的床而登上新闻头条,会是怎样的标题?扯上性关系的能有什么好听的名声?

距离喻颜爬上段尚燃床的事情不过才一个晚上,照理说,次日被各大娱乐新闻津津乐道的应该是她与段尚燃两个人。

然而,当新闻曝光时,真正陷入舆论的,只有喻颜一人!她和段尚燃的绯闻被一条重磅新闻狠狠压下!

清晨八点钟,一则自动跳出来的视频占据墨本这个城市的每一站网络,视频里内容十分的火辣,一男一女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做着活塞运动,情色妖冶。

更令人震惊的是:视频里浪叫的女主角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被绯闻缠身的艺人--喻颜!

 
第四章  嫁给我
前脚刚被段氏总裁当着媒体承认身份,后脚便给段家带上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众人对于这一戏剧化的一幕表示期待,而新闻当事人喻颜看着电脑屏幕,面如死灰。

“叮铃铃--”

桌上的手机发出刺耳的铃声,喻颜魂儿像是被召唤回来一般,猛地一激灵,抓起电话迅速接听。

“黄姐,不是我,我根本不认识视频里的男人,你相信我!”电话刚被接通,喻颜便焦急的解释。

喻颜的经纪人在那头抑制不住的怒火:“我不管你跟几个男人搞过,重点是你在这种关键时候,竟然让视频流出来,我之前给你做的铺垫全白做了!你这是自毁前程你知道吗?!”

她的话让喻颜心脏狠狠的收缩,她早就知道昨天酒店里的人是段尚燃?或者说,她早就和段尚燃串通好,只等着她乖乖上钩?

“我从事演艺圈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艺人,你的经纪人我当不了了,另请高就吧!”

黄姐发泄完这一通,‘啪’的挂断电话,一阵‘嘟嘟’传来,喻颜呆呆的看着已经挂掉的手机,痛苦的将脸捂在掌心,为什么欺骗她?为什么连她最信任的人也要算计她?

在她最需要信任的时候,她果断的选择抛弃,是的,没有人会相信她了,毕竟视频里的那张脸,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脸...脑海中忽的闪过些什么,喻颜来不及抓住,便被外面的一阵嘈杂声带回思绪。

“喻小姐,外面一群记者要求您出面解释一下关于今天早上的视频事件。”

随着这句话,一个女人向她走来,喻颜所在的地方正是段尚燃的公寓,走来的女人一身女佣打扮,她丝毫不掩饰面上的鄙夷,甚至微扬着下巴,语气嘲讽。

真是什么人都妄想爬上枝头当凤凰,一个顶着艺人头衔的ji女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真不知道少爷怎么会让这种女人住在公寓。

喻颜无暇顾及她的态度,她迫切的需要赶走这帮记者,暖暖就在楼上,昨天刚刚受到惊吓,她不想再让记者们吓到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如同她想象的一样,记者们两眼光光的冲过来,人体堆成的墙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喻小姐,昨天您刚与段总裁承认了关系,今天便被爆出视频事件,网友说您水性杨花,是披着艺人头衔的ji女,您怎么看待?”

记者仿若细针一般的问题,猛地刺进喉咙,喻颜张了张嘴,说出的话没有一点说服力。

“视频里的不是我...”

“有人发现,那视频中的人胸口处有一颗梅花痣,您大可以在镜头下做一次对质。”

喻颜闻言脱口而出:“那不是我,是...”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她面色复杂,她身上并没有梅花痣,但是她所知道的,她走失多年的胞妹胸前确实是有梅花痣,难道视频里的,是她是妹妹?

记者们对她这说了一半的话着实不满,争先恐后的逼问着她,喻颜只觉得一阵头疼。

“嫁给我,喻颜。”

众人正僵持着,一记低沉好听不大不小的声音打破沉寂,喻颜睁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段尚燃手中拿着戒指,穿过匆匆人群,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

这样的场景是五年前的自己日日夜夜盼望着的,但是放在五年后的今天,喻颜只觉得一阵的心惊胆战。

他又想干什么?以婚姻的名义永远绑她在身边,承受他的折磨?

段尚燃还是那样的俊美如斯,但是那张俊脸上却面无表情,完全没有一个求婚人该有的热情与激动,他冷漠的看着喻颜,动了动唇,却没有发出声音。

而喻颜却在他说完之后,迅速的接过戒指,生怕下一刻他便后悔一般,所有人都看出,她脸上同样没有被求婚的喜悦,有的只是比之之前更加的苍白与绝望。

他的唇形是,暖暖。

“视频事件我会派人调查清楚,在真相没有出来之前,我不希望听到任何捕风捉影的新闻。”

段尚燃抓着喻颜的手腕,扔下这么一句便往公寓里走,记者们被保镖阻隔在外,门关上的一瞬间,随着一句他的低吼,喻颜被大力的甩到地上。

“贱人!”

巨大的冲击力让细嫩的皮肤被地面摩擦出一片血痕,伤口正好在胳膊上,一弯手血珠便源源不断的渗出,喻颜痛的眉头紧拧,却始终没有喊出声来。

段尚燃最厌恶的便是她这一副隐忍的模样,他粗暴的将她从地面上拽了起来,扔在一旁的沙发上,接着便将身子压了上去。

 
第五章  你这叫犯贱
下身一阵凉意袭来,喻颜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迟了。

“在视频里那会儿不是挺会叫的吗?现在为什么不叫?”

段尚燃满含恨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喻颜面容惨淡,他动作加快,不断的撞击使得她像个破布娃娃一般,麻木又可怜。

“哦,对了,我怎么就忘了,你叫是要钱的,说,多少钱你才满意,一千万够不够?”

他忽的话锋一转,将她的身子抱起来,抵在桌边,动作依旧粗暴,喻颜带着哭腔的喘息在空气中弥漫。她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任由他摆布。

不带爱情的欢爱在她眼里是耻辱的。她需要保留自己仅剩不多的自尊心,隐忍着不发出令她羞愤的声音。

但是,她最后的自尊在楼梯口出现那小小的身影时,轰然塌陷,她前所未有的慌乱,她抓着段尚燃放在自己身前的手,语气焦急恳切。

“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

段尚燃恍若未闻,喻颜情绪崩溃,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颤抖着不断乞求:“段尚燃,我求求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至少不要在暖暖面前...”

楼梯口的小女孩微张着唇瓣,并不知道她的母亲究竟在做些什么,但是却有感应似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牵动喻颜的心脏,她带着希望的目光看向一旁低着头的女佣。

“请你带她回房间好不好?拜托你,不要让她看到,看到我...啊!”

喻颜的声音被段尚燃又一轮的冲击撞的支离破碎,暖暖依旧在哭着,她被他重新扔到了沙发上,不再乞求,也不再反抗,一双眸子定定的看着吊顶。

无恨,无怨,空洞的凝视着。

良久之后,段尚燃终于释放出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依旧在哭泣的暖暖,小女孩瞬间被吓得停止哭声,喻颜依旧保持躺在沙发上的动作,像一个没了灵魂的生命体。

“宝贝,为什么给你钱还不叫?这叫犯贱你懂吗?”

他温柔的帮她穿好衣服,喻颜的眸子动了动,两滴泪从眼角滑落,段尚燃动作一顿,不论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的眼泪依旧会扯动他的心。

为什么要露出这种可怜的表情?当初明明错的是她不对吗?

“你的身体跟我想的还真是一样,一样的贱!”

丢下这句话,段尚燃猛地起身,头也不回的甩门而去。

听到那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沙发上的喻颜才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脸埋在手心里,没有哭,只是悠长的叹了口气,似乎是放下了什么。

“妈妈...”

暖暖带着恐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喻颜深呼吸一口,扯开嘴角抬起头看她,爱惜的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暖暖听话,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好吗?”

四岁的孩子懵懵懂懂,不敢再多说话,只是重重的点头,伸出小手将她面上的泪痕擦掉,喻颜鼻子一酸,却还是笑的灿烂。

“我们暖暖最听话了,你不是想去学校吗?妈妈让欧阳叔叔送你去好不好?”喻颜轻柔的哄着暖暖,了然的看到她眸子的亮光,轻叹一声拿起手机拨通欧阳奕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里头传来一记温和的声音:“颜颜。”

喻颜低低的应了一声道:“欧阳,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我稍后发一份坐标给你,你能送暖暖去上学么?”

欧阳奕毫不思索的答应下来:“当然可以,这两天你还好吗,我已经帮你处理视频的事件了,你别担心。”

喻颜有些感动,这五年来要是没有欧阳,她可能真的生活不下去,她真挚的道:“欧阳,谢谢你。”

电话那端的欧阳奕眉头有些拧起,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的听到她略显焦急的声音:“我还有事先挂了,稍后发坐标给你,拜托了!”

不待欧阳回答,她便慌乱的挂断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喻颜沉默许久却还是按下接听键。

“你是聋了还是瞎了?这么久才接!”段尚燃的怒吼声从电话那端传来,喻颜稍微将电话拿远些,轻声回应:“没聋,没瞎,什么事你说吧。”

段尚燃冷哼一声,却还是放过她:“带上你的户口薄身份证出来,我在车上等你。”

“干嘛?”喻颜下意识的问出声,段尚燃也头一次没有用轻蔑的讽刺她,他道:“领结婚证。”

喻颜诧异的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低头便见到暖暖那张眉宇间相似段尚燃的小脸,心中不知所味,低下身子轻声道:“暖暖乖乖在这里等欧阳叔叔,妈妈有些事情要处理,先离开下好不好?”

暖暖懂事的点头:“嗯。”

 
↓↓↓未删节版内容

《不似那年时》花语书坊书号:363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363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