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小蜜蜂作品《佳缘如梦几人得》叶时欢 席莫宇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4109

huayu 2018-2-24 937



佳缘如梦几人得 [完本]

频道:[女]

作者:小蜜蜂

章节数:38

上架时间:2018-02-22


叶时欢爱席莫宇入骨,为了留在他身边,她受尽屈辱委屈。

好不容易终于怀孕,她满心欢喜,却被男人无情灌药。

他说她不配生下席家的孩子,他说,她这样的贱女人,就应该去死……

可当叶时欢真的身患绝症奄奄一息时,哭着求她别死的,却也还是他……


《佳缘如梦几人得》花语书坊书号:410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410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2)
huayu 2018-2-24
引用 1
第1章  他亲手灌药

“席太太,我们建议您打掉孩子,立即治疗,否则您的时间,顶多撑到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请您和先生好好商量一下。”

医生的话还在脑子里回念,叶时欢看着桌子上的两份文件,清丽憔悴的脸上满是惨然。

一份孕检单,上面显示她怀孕四周,另一份,却是白血病的确诊单,如果不做治疗,她多还能活一年,可做治疗,就必须要流产放弃孩子……

膝盖上的手指,缓缓攥紧。

孩子和自己的命,她当然是……选择孩子。

叶时欢收起了那份白血病的确诊单,揉了揉面无血色的脸,随后给自己结婚两年的丈夫席莫宇发信息。

“莫宇,我怀孕了,你能不能回来吃个饭?”

这句话叶时欢编辑了又删除,来回修改好几次,犹豫了近十分钟,最终也没勇气发出去。

席莫宇恨死了她,恐怕不会让她生下他的孩子。

可叶时欢的时间不多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也要生下来。

万一,哪怕只是万中之一的可能,席莫宇会喜欢这个孩子呢……

毕竟是她的亲骨肉。

叶时欢一咬牙,还是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十分钟后,短信回复:“我马上回来。”

叶时欢心中一喜,他还是在意孩子的。

她连忙起身,将那份白血病的确诊单藏在抽屉里,从今天开始,她只想要好好的生下孩子。

窗外传来车鸣声,席莫宇回来了。

叶时欢连忙小跑下楼,开门,露出甜美的笑容:“莫宇,你回来了……”

席莫宇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声线冰冷:“你怀孕了?”

叶时欢点头,捂着平坦的小腹,眼底藏不住的幸福:“已经四周了……”

席莫宇眉头狠狠拧紧,扬手将一盒药物扔在茶几上。

“吃了它。”简单而漠然的三个字。

叶时欢一愣,瞧了几眼那盒子,上面全是她不认识的外文。

“这是什么?”

席莫宇眼睛狠狠盯着叶时欢,一字一字清晰冷酷:“打胎药。”

叶时欢心脏一缩,往后退了几步:“席莫宇,你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孩子!”

席莫宇薄唇一勾,笑意森冷:“我的又如何,叶时欢,你别以为你偷偷怀了孩子,就能钳制我!你肚子里的贱种,我可不认!马上要把药吃了!”

叶时欢连连后退,摇头道:“我不吃。”

这个孩子,是她不要命也要生下来的骨肉,怎么能就这样流掉?

席莫宇一步逼近,眼眸冷狠的盯着叶时欢:“给你一分钟,自己把药吃下去,或者,我给你灌进去!”

叶时欢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哭着求道:“莫宇,不管你再怎么恨我,孩子是无辜的,你……”

“闭嘴!叶时欢!”席莫宇没耐心听她废话,又往前跨了一步,那眸色狠戾吓人,“我叫你把药吃下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叶时欢咬紧了唇,双手死死护着肚子,仍旧是摇头。

“我不……唔!”

话还没说完,席莫宇那双修长的大手,就掐在了叶时欢的脖子上。

力道凶狠,像是要直接掐断那纤细白皙的脖颈。

“叶时欢,像你这样的贱人,我看一眼都恶心得要死,怎么可能允许你生下我席家的孩子?打胎药,你不吃,也得给我吃!”

他一手掐着叶时欢,另一手拿起药盒,几下拆开,从里面倒出一把药丸来,直接就往叶时欢的嘴里灌。

叶时欢闭紧了嘴巴,不断挣扎。

她越是抗拒挣扎,席莫宇的手指就收紧得越发用力,掐得叶时欢窒息难受,眼前一阵发黑。

她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一直不肯吃药,就会被这个男人,给生生掐死在这里!

“我吃……”叶时欢满脸通红,眼泪不住的滑下,乞求的看着席莫宇,“你放开我,我自己吃。”

 
2
第2章  绝对不会留情

席莫宇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将叶时欢丢开,随后抽出一张纸巾,一边嫌弃的擦着自己刚刚碰过叶时欢的手指,一边冷声说话:“别给我玩花招,老老实实把药吃了,别逼我再动手!”

叶时欢抖着手指,从药盒里重新拿出两颗药丸,正要吃,又听席莫宇冰冷的说道:“两颗怎么够,给我吃十颗!”

握着药丸的手指一抖,叶时欢心尖一阵剧疼。

哪有药会要求一次吃十颗的?

席莫宇他,就这么不要想这个孩子吗?

哪怕是用药过量,也一定要杀死自己亲骨肉……

真狠啊……

叶时欢垂下睫毛,一粒一粒的抠出蓝色的药丸,眼圈酸涩,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啪嗒啪嗒的滴在茶几上。

席莫宇看着她低垂的小脸和落下的眼泪,眉头拧得更紧,心里涌出来一股没来由的烦躁,觉得那女人的眼泪当真是碍眼极了!

“动作快点!别浪费我时间!”

他寒声催促,每个字音里都带着不耐烦。

叶时欢指尖颤抖,抬起湿润的睫毛,可怜惨淡的望着席莫宇。

“席莫宇,这是你的亲生骨肉,你就真的不能放过他吗?只要你让我生下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叶时欢握紧了那些冰冷的药丸,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她哀求的说道,“你要离婚,我也答应你。我净身出户,我什么都不要……”

她只想在自己死之前,把孩子顺利生下来……

席莫宇拧着眉头,面容依旧冷硬,没有半分动容或者心软。

“叶时欢,你是不是非要我把这些药丸,灌进你的嘴里?”

叶时欢睫毛狠狠一抖,最终还是死心。

他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那么恨她……

闭上眼睛,叶时欢一仰头,将药丸塞进了嘴里。

苦涩难闻的药丸含在口里,可是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席莫宇狠盯着她那纤细的脖子,字字狠戾:“给我咽下去。”

叶时欢含着药摇头,水汪汪的眸光乞求,她不想就这样失去孩子。

席莫宇俯身,捏住了她的细嫩的脸颊,同时一手抄过旁边的水杯,粗鲁的往叶时欢的嘴里倒。

“我叫你把药都吞下去!”

脸颊被捏得生疼,叶时欢不住的挣扎,想要把药给吐出来。

但席莫宇力道狠大,也不管叶时欢会不会被呛住,只是将杯子里的水,死命往里灌入。

叶时欢满嘴的药,吐了一半,另一半,还是被迫给咽入了肚子里。

确定她吃了药,席莫宇立即将她丢开。

叶时欢摔在地板上,被冷水呛得不住咳嗽。

杯子扔在一旁的沙发上,席莫宇抽出几张纸巾,厌恶的不停擦拭手上溅到的液体。

“三天之后,我会派人送你去医院检查,要是敢背着我偷偷保住这个贱种,我就叫人,直接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给生挖出来!”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收回视线,转身就往外走。

哐当一声,狠狠摔上了门。

他回来的目的,只是打掉叶时欢肚子里的那个贱种,除了关于流产的话,自始至终,他没跟叶时欢说半个多余的字。

就是这般残忍。

叶时欢捂着苍白的嘴唇,口腔里还残留着药物的苦涩味道,眼泪和刚才水杯溅出来的冷水混合在一起,打湿了她的刘海,满脸狼狈凄惨。

费力的撑起身体,叶时欢摇摇晃晃的朝着厕所跑去。

锁上门,冲到洗脸盆边上,她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不停的抠挖自己的喉咙。

恶心感涌上来,胃部翻涌,刚刚吞进肚子里的药丸,被她给吐了出来。

为了确定药都吐干净了,叶时欢就着水龙头,喝了半肚子水,再抠喉咙将水吐出来。

几番折腾,原本就苍白的脸,更加惨白。

就在此时,浴室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3
第3章  确定她已经流产

“叶小姐。”是别墅里的女管家,“你在里面吗?”

叶时欢用冷水洗了把脸,又连忙把药丸全冲掉,应声道:“我在。”

女管家犹豫的道:“能不能开门让我进去?少爷让我过来确认,你今晚是真的流产了。”

叶时欢指甲瞬间捏紧,僵着身体,好一阵没说话。

管家着急的敲门,询问:“叶小姐,你在里面干什么?是不是……已经将药给吐出来了?”

“我没有!”叶时欢连忙否认,转眸看了看浴室,从抽屉里翻出一把修眉刀,提起裙摆。

一咬牙,狠心在自己的两腿.根处,用力划开好几道口子,猩红的鲜血,登时汩汩涌出。

她放下裙摆,看了一眼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自嘲的一笑。

幸好她现在的模样够凄惨,正好可以假装流产的样子……

至于三天后的检查……她会在那天到来之前,离开这里的。

忍着大腿上的疼痛,叶时欢打开了浴室门。

白皙纤细的腿弯上,刺目的鲜血正顺着肌肤流下,在地板上流下猩红的痕迹。

叶时欢白着脸,冷冷扫了管家一眼,推开她,步伐缓慢的往卧室里走。

管家看着她留在地板上的血迹,真以为她孩子是流掉了,可惜的叹了口气。

叶时欢锁上卧室门,这才敢用纸巾给自己大腿的伤口止血。

她刻意的将那些带血的纸巾丢在茶几上,然后缩进被子里,叫管家进来收拾。

管家很快进来,将带血的纸巾收拾好,拍照传送给席莫宇。

照片上,那些带血的纸巾像是座小山一样的堆着,艳红的血色触目惊心。

席莫宇沉眸盯着那张照片,看了整整半分钟。

……

叶时欢怕夜长梦多,当天晚上就开始收拾行李,想在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永远离开这里。

只不过天不如人意的是,第二天别墅里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保镖,面无表情的对着叶时欢道:“我们是席总派来,带你去做检查的。”

“我不去。”叶时欢往后退了几步,摇头拒绝,“我的孩子昨晚就流掉了,出了那么的血,席莫宇他难道没看到吗?”

保镖面色不为所动:“叶小姐,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要不然我们就只能来硬的了。”

叶时欢哪里敢去医院,她昨晚是假流产。

“再怎么样,我也是席莫宇的妻子,你们敢对我动手?”她强撑着扬起下巴,露出强硬的姿态。

保镖冷冰冰的扫了她一眼,只丢下一句抱歉,随即两人上前来,掐着叶时欢的手臂,蛮力的拖着她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叶时欢奋力挣扎,不顾一切的蹬踢着纤细的双腿。

但她再怎么拼尽全力,也抗争不过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很快,她就被钳制着手臂,塞进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车子随即发动,目的地,直奔医院。

叶时欢心脏收紧,指尖一阵发抖。

她的孩子还在,要是在医院被席莫宇发现了,肯定会立即就让她做人流手术的!

不可以!

她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孩子……

叶时欢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一时间,连跳车的念头都生了出来。

只是她身体一动,旁边一个保镖就会压住她的动作,她完全没办法脱身。

只能像条砧板上的鱼一样,被两个保镖,又从车子里架出去。

“放开我!我不去医院!”叶时欢只能无力的挣扎,手腕都被捏出青紫的痕迹。

疼得她骨头都在发颤。

短暂的路程,很快到了目的地。

竟然直接就是手术室!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应该先检查吗?难道席莫宇已经知道她是假流产了?

这不可能!
huayu 2018-2-24
引用 2
第4章  切掉她的子宫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放开我!”叶时欢挣扎问道。

两个保镖根本不回话,扭着叶时欢的手臂,直接将她摁在手术床上,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脚。

叶时欢蹬踢着双腿,撕扯到腿根的伤口,疼得她额头冒汗。

“放开我!你们根本不是席莫宇派来的人!”叶时欢拽扯着手腕上的绳子,看出了蹊跷。

现在这个架势,哪里是要给她做检查,分明就是要活活剐了她!

席莫宇的确是恨死了叶时欢,但他绝对不会要叶时欢的命,因为他要留着她的命,来折磨一辈子!

两个保镖捆好了叶时欢,随后直接退出手术室。

叶时欢一人待在手术室里,她想尽办法挣扎,手腕都磨破了皮,也没能让绳子有半分的松动。

两分钟后,几个医生护士进了手术室。

“你们要做什么?”叶时欢浑身警惕,瞪大眼眸。

其中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没忍住话头,回道:“你不是要做子宫切除手术吗?”

旁边的医生连忙拽了她一下,叫她闭嘴。

“什么?”叶时欢心中大惊,她现在才怀孕,怎么可能做这种手术?

是谁安排的?

席莫宇?

不,要是他真有这种打算,在昨晚刚知道她怀孕的时候,就会带她去医院了。

不是他,那就只有……叶依诺!

会用这样狠毒的手段整她的,只可能是那个女人!

叶依诺是叶时欢的表妹,她父母车祸去世后,自己家好心收养了她,叶时欢更是待她如同亲妹妹,却没想到那个女人心机深厚,心肠更是歹毒如蛇蝎。

自从她进了叶家之后,处处算计叶时欢,把叶时欢变成了外人眼中的歹毒姐姐。

叶依诺受伤,是叶时欢暗算的……

叶依诺被外人指指点点,说闲言碎语,也是叶时欢散布的……

累积之后,叶时欢不仅在外人眼中成了恶毒女人,连她的父母,也开始怀疑叶时欢是不是心术不正,阴狠小气。

就连后来,叶依诺被人轮.奸后怀孕,也被她推到了叶时欢的身上……

当初叶依诺让叶时欢背上了莫须有的阴毒罪名,现在,还要让人割掉她的子宫!

叶时欢怎么可能允许和甘心!

她本就命不久矣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肚子里的孩子,这一次就算是拼命,她也不会就这么妥协的丢掉孩子!

“我是叶家的大小姐,我丈夫是席氏集团的总裁,你们敢动我,明天我就要你们医院,都被烧成灰烬!”叶时欢镇定下来,抿紧了发白的嘴唇,沉声威胁。

主刀医生看了一眼叶时欢,眼神丝毫不惧怕,轻松回答:“就是席总裁叫我们做这个手术的。”

“不可能!”叶时欢毫不犹豫的否定,“他不可能安排这种事情!我告诉你们,我肚子里怀着的是席家的小少爷,你们要是让我流了产,席莫宇会放过你们吗?”

听见叶时欢说自己怀孕了,主刀医生反而笑了起来:“席总昨天才下了命令,叫我们三天后检查你的身体,要是你怀孕了,就直接做流产手术。叶小姐,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席总裁厌恶你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

叶时欢脸色一白,攥紧了手指。

两人举行婚礼的当天,席莫宇就公然在婚礼上说明了,他娶叶时欢,丝毫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厌恶。

娶她,也不过是为了方便他更好的折磨她。

结婚后,席莫宇从来不带叶时欢出席任何场合,甚至直接在媒体上承认,他心中还深爱着初恋,至于家里的妻子,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

叶时欢是席莫宇的妻子,更是全天下的最大的笑柄。

“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敢当着我们的面,说你是席氏集团的总裁夫人。”那医生毫不犹豫的嘲讽起来,“看来叶小姐你果然跟传言中的一样不要脸。”

叶时欢咬紧了唇,屈辱道:“就算席莫宇不在意,你们这样做,始终是违法的,就不怕我出院之后告你们吗?”

医生哼了一声:“叶小姐,我就跟你说一句实话吧,让我们这样做的那个幕后人,可是席总裁的心尖肉,有她罩着,我们可不怕你告!行了,废话也跟你说得差不多了,我们该手术了!”

她说完,转头示意麻醉护士动手。

护士准备好针管,举着就朝着叶时欢走过来。

“不要……”叶时欢绷紧了身体,死命的扭动手腕,细嫩的肌肤被磨破,红肿出血,惨烈不已。

可她再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捆得结实的绳子。

麻醉剂的针头,刺破了她的肌肤,冰凉的液体注入身体里……

 
5
第5章  你没资格

“不要……”叶时欢绷紧了身体,死命的扭动手腕,细嫩的肌肤被磨破,红肿出血,惨烈不已。

可她再怎么也挣脱不开那捆得结实的绳子。

麻醉剂的针头,刺破了她的肌肤,冰凉的液体注入身体里……

————————————————————————————————————————

叶时欢瞪大了眼睛,紧紧合拢的牙齿咬破了下唇,也丝毫没察觉。

眩晕感很快涌上来,她陷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迷糊之中,感觉到手脚的绳子,被人解开了……

“分开她的腿,脱了裤子……”医生在吩咐。

叶时欢使劲咬破了舌尖,血腥味和剧痛一起涌出来,让她迷离的思绪恢复了几分。

她一脚踢开了正在脱她裤子的护士,翻身下床。

发软的身体跪倒在地板上,撞翻了一旁的工具架,上面的手术刀和钳子等东西落了一地。

“快抓住她!”医生尖声大喊。

叶时欢抓起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胡乱的挥舞:“别过来!谁敢碰我,我就捅死谁!”

锋利的刀尖划过,护士们纷纷躲闪。

叶时欢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撑起身体,推开手术室的门,狂奔出去。

“都别愣着,赶紧给我追啊!”医生跳脚指使,几个愣住的护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冲出去,大叫让叶时欢站住。

叶时欢头也不敢回,跌跌撞撞的往楼梯口跑。

绕过一片走廊,就在楼梯的边缘,迎面正好撞见了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者,叶依诺!

叶依诺蹙了蹙眉,平时单纯天真的脸上,此刻只有恶毒和不悦,“叶时欢,你竟然跑出来了!”

麻醉剂的药效发作得厉害,叶时欢意识眩晕,像是喝了两斤白酒一般,整个身体都是飘的。

“叶依诺,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叶时欢,冲过去,用力揪住了叶依诺的衣领,“你再这样逼我,信不信我跟你拼了!”

“拼了?”叶依诺嘲讽的睨视着她,“叶时欢,你拿什么来跟我拼?你现在不仅一无所有,还是外人唾弃的恶妇,你根本没有跟我拼的资本!”

叶时欢指头狠狠攥紧,因为两年前那一场被陷害的轮.奸,她不仅被席莫宇恨上了,还被父母给赶出了家门。

现在,她又身患绝症,活不过一年……

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未完待续……

《佳缘如梦几人得》花语书坊书号:4109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410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