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相妻

蔷薇 2月前 44



相妻(书号:29769)
类型:古言

简介:天上阴云初敛,一点阳光透过云层,为终日里阴森森的慎刑司,凭添几许暖意。 站在院子里,呼吸着草木清香,凌薇努力想让自己轻松起来,但终究还是徒劳。 因为宜妃娘娘受刑时的惨叫声,哪怕隔着三重铁门,仍是从地牢中传扬出来,一个劲儿的往她耳朵里钻。 慎刑司,内设七十二道刑罚,专门负责惩戒宫人。 下到宫女太监,上至后宫妃嫔,但凡被打入此间,便如同进了地狱。

点击阅读《相妻》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天上阴云初敛,一点阳光透过云层,为终日里阴森森的慎刑司,凭添几许暖意。

站在院子里,呼吸着草木清香,凌薇努力想让自己轻松起来,但终究还是徒劳。

因为宜妃娘娘受刑时的惨叫声,哪怕隔着三重铁门,仍是从地牢中传扬出来,一个劲儿的往她耳朵里钻。

慎刑司,内设七十二道刑罚,专门负责惩戒宫人。

下到宫女太监,上至后宫妃嫔,但凡被打入此间,便如同进了地狱。

甚至还不如地狱,因为到了阴司,起码还能有个向阎王爷告状的机会,可是在这慎刑司,那些“下人”们最喜欢的,就是折磨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主子”们。

凌薇在这里是掌刑管事,宜妃偷盗皇上信物,证据确凿,杖刑二十,这是她遵循宫规亲自宣判。

哪怕心里再怎么不忍,也只能站在这里听着。

没办法,她实在太年轻,不满二十岁的掌刑嬷嬷,整个慎刑司也没几个人服她。

巳时三刻!

远远望见晷影推移,凌薇终于松了口长气。

也就在这一刻,宜妃从地牢里传出来的凄厉惨叫,终于消失不见。

“嬷嬷,宜妃娘娘已经晕过去了,近来她很得皇上的宠,咱们该……怎么办?”

冷着一张脸,扫了眼说话的小太监,凌薇没好气儿道:“咱这儿是慎刑司,当然是按慎刑司的规矩办。人晕了就扔回牢里,死了就扔到乱葬岗。”

“可是嬷嬷,这……”

看到这家伙鬼鬼祟祟的左右瞄了眼,然后从袖口拿出一张银票,凌薇眼神儿倏然转冷:“别忘了这儿是什么地方,随便一道大刑,都能让你把祖宗十八代交代个底儿掉,银子是好东西,但你小心有命拿没命花,退回去。”

“是,小的明白,明白……”

凌薇看的很清楚,小太监临走前那双眼睛里满是不甘,她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该说的话已经说到,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这小子自个儿想寻死,旁人谁也拦不住。

但是等了半晌,凌薇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朝着地牢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歹是条人命,能拉一把的话,还是伸伸手吧……

“凌嬷嬷好!”

“见过嬷嬷!”

“嗯。”

尽管已经下来过不知多少次,但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进来这个阴森森的地牢,看到那些遍布斑驳血迹的各式刑具,凌薇依旧极度不适。

因而,她的脸色也越发冰冷。

没有任何表情,自然不会被人看出任何喜怒哀乐。

那个小太监不知道跑去了哪儿,凌薇直接来到那位宜妃娘娘的牢门前,决定从源头上掐断对方那些不切实际的念想。

凌薇还记得,这位宜主子昨天送来慎刑司的时候,那叫一个光鲜亮丽,可以说是满脸傲色的颐指气使,但是才过了一晚,就成了趴在烂草堆里披头散发满身污垢的模样。

裤子扒掉就再没穿上,好好的两大块肉被打的血肉模糊。

“是……原来是你,你个贱人!”

“宜妃娘娘,比你更受宠的我们也招呼过,如果皇上心里还有你,你进不来慎刑司。这几年来这里的娘娘一共有五位,没一个能活着走出去的。既然来了,就死心吧,别再连累其他人。”

说到这儿,凌薇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不偷皇上的信物,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我也只是照规矩做事,杖刑二十已经很轻了,你怨不着我。”

“你……”

宜妃明显还想再骂,但凌薇却已经转身准备离开。

可她才刚一迈步,就被牢里的宜妃给叫了住。

“等等!”

犹豫了好半天,披头散发的宜妃才再次开口,只是她这次的声音要小了很多:“你究竟是谁的人?”

“什么?”

有些莫名其妙,凌薇摇了摇头:“我就是我,谁的人也不是。”

“你蒙谁啊?这皇宫大内,不管是谁想活得滋润,都得找座靠山。看你应该还不到二十岁,要是没人帮扶,怎么能混到掌刑嬷嬷这位置?”

“……”

对此,凌薇真的是无言以对。

是怎么混到这份差事的,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因为她失忆了,根本记不得以前的事,从有记忆的那天起,她就是这慎刑司里的掌刑嬷嬷。

或许,是托了新皇篡位成功……不,是改朝换代……还是不对,这话根本就不能说,讲了就是大不敬。

“宜妃娘娘,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等一下!”

再次叫住凌薇,宜妃的嗓音比之前又压低了许多:“凌嬷嬷,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想让我给谁传话?”

见牢里那位娘娘一脸错愕的表情,凌薇淡然道:“这种事我遇见过太多了,每一位进来的贵人,几乎都这么做过,但根据案卷记载,近二十年来,进到这儿还能活着走出去的贵人,只有两位,还都是前朝的。”

“不一样,你知道我的靠山是谁吗?”

靠山两个字讲得稍微重了点,宜妃顿时警惕的左右瞄了眼,好像做贼一样,见没人注意这边,才细声说道:“我可是皇贵妃的人,拿皇上那块令牌是福宁宫的意思,你只要找到福宁宫的管事太监安德海捎句话,只要皇贵妃肯开口,我一定能活着出去,到时候我一定报答你!”

“这……”

报不报答,凌薇并不在乎。

但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的宜妃,如今这副遍体鳞伤的凄惨模样,她是真的动了恻隐之心。

迟疑片刻后,凌薇默默的点了头:“今儿个下午我休沐,就去福宁宫那边走一趟。话我可以帮你传,不过……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

“不会的,我和皇贵妃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不会看着我去死的。”

见宜妃那副坚信不疑的模样,凌薇也不再多说,转身便离开了这座让她浑身不自在的地牢。

等着到了下午,她便拿着令牌,走出了慎刑司的大门。

呼!

离开那个鬼地方,凌薇只觉得两肩一轻,仿佛卸下了一副看不见的沉重枷锁,整个人都欢快了起来。

此时此刻的她,看起来才像一个正常的花季少女,而不是那位冰冷无情的掌刑嬷嬷。

在无人处蹦蹦跳跳的跑了几步,途经御花园的时候,顺便偷偷摸摸揪了朵皇帝家的牡丹闹腾好一阵儿,心情大好的凌薇,这才朝福宁宫的方向走去。

很快到了地方,递牌子报名求见后,凌薇就站在宫门外等了起来。



点击继续阅读《相妻》(书号:2976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