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落魄王妃亦倾城

蔷薇 1月前 25



落魄王妃亦倾城(书号:29863)
类型:古言

简介:她……明明是出身医学世家,十五岁就出国攻读临床医学,十八岁拿到临床医学、生物学、药理学等数个博士学位,回国后开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年轻医学天才,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被丈夫厌弃、连丫鬟都敢鄙夷的落魄王妃?

点击阅读《落魄王妃亦倾城》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许芳辞,你是疯了吗?居然调来锦鳞卫围攻我?”苏靖朝看着将自己团团围住的三百锦鳞卫,不敢置信的怒吼道。

许芳辞看着那张俊美无俦却冷如寒霜的面容,脸上露出一抹决然的凄笑。

“王爷,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你我已经成亲一年,但是我却始终无子。今日母妃又叫我进宫说起给你纳侧妃的事了。所以,我必须要有个孩子……”

谁能想到,她堂堂锦鳞卫大都督唯一的掌上明珠,居然被夫君厌弃至此,连圆房都不曾,哪里来的孩子!

许芳辞想起云妃那阴阳怪气的敲打,扭过头去,不敢再看苏靖朝喷火的眼眸,决然的命令道:“还不动手!但是不准伤到王爷半根头发!”

锦鳞卫们得令,如狼似虎的向着苏靖朝扑了过去。

苏靖朝虽然武功高强、世所罕见,但是从非人训练中脱颖而出的锦鳞卫们也不差。

何况是三百人围攻一个,哪怕因为“不能伤到苏靖朝”这个命令让他们有些束手束脚,在他们以命相搏的攻击下,终究还是将苏靖朝困住了。

被点住了穴道的苏靖朝被送进了许芳辞早就准备好的喜床上。

房间窗上贴着大红喜字,满屋的锦被、帷幔无一不是红色,一双龙凤红烛静静燃烧,也仿佛烧红了许芳辞的美眸。

她面色平静的走进来,纤白的素手轻轻一拉,大红嫁衣纷纷坠地,露出大片雪白如玉的肌肤。

“许芳辞,你就这么jian?”苏靖朝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令自己厌恶的女人一步步靠近,眸子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许芳辞的脸色刷地又白了一层,似是没有了丝毫血色。

她侧开头,不去看苏靖朝的眼睛,裸着身体向他靠近过去,声音一如既往的强硬任性,却微微带了颤意。

“不管你怎么看我,我今天是一定要跟你圆房的。我只把你一个人放在心尖上,爱你爱的耗尽心血,绝不容许有其他女人插进你我之间,分走你哪怕一丝一毫的目光!”

一晌贪欢。

然而还没到一个时辰,苏靖朝就已经冲开了自己的穴道。

他猛然起身,一把将身上的女人掀到一边,不顾自己体内依旧叫嚣奔腾的火焰,长腿一跨就下了床,捡起满地零落的衣裳往身上披。

“许芳辞,你真让我恶心透了。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就待在这座院子里,一步也不准出去,直到老死。这算是我给你那身为锦鳞卫大都督的爹留的最后一点体面。要是你敢违背,我不介意将你今天的饥渴淫荡宣扬的天下皆知!”

他说完,大步向外走去。

“不,你不能这样!”许芳辞如梦方醒,慌乱的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声嘶力竭地嘶吼道:

“苏靖朝,你究竟有没有心!我只是爱你,全心全意的爱你啊!自从你在青云山脚下从流民手中救我一命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矢志不渝,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呢?”

苏靖朝的脚步猛然停住,却没有回头,只是冷笑一声,寒意刺骨,“是吗?早知道会有今日,我宁愿那日从来没有救过你,我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省得留下你这么多年徒增了无数血债和业障!”

说完,他毫不留情的用力将衣摆震碎,大步离开。

摔在地上的许芳辞手中还死死握着那片衣角,半晌,忽然疯狂大笑起来。

“宁愿没救过我?宁愿……看着我去死?哈哈哈哈,好,好得很!”

片刻之后,丫鬟尖利的惨叫划破了王府的夜空,“快来人啊!王妃撞墙自尽了!”

芷兰院——

把许芳辞掐醒的大丫鬟正拧眉站在她面前,不悦地瞪着她说道:“王妃若是真心存了死志,我们做下人的还能高看您一眼,这样闹事折腾人算什么?”

“我实话跟您说了吧,哪怕您折腾出花儿来,王爷也不会再回来看你一眼的,您有这个力气还是省省吧!”

“好疼……”许芳辞循着痛处捂住额头,触手一片湿滑,拿下手来一看,居然是满手鲜血!

丫鬟却连眼皮都没抬,转身就走,“疼也忍着,大夫已经回去了!要是实在忍不住,屋子里有伤药,自己找出来涂涂吧。反正我看您也没死,伤口重不到哪里去!”

丫鬟出了门,许芳辞强忍着刺痛,撑着虚软无力的身体在屋子里一阵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伤药,然后又找了几条干净的布巾打湿,对着铜镜将脸上的血渍清理干净,然后上了药。

等将伤处包扎好,她看着铜镜里映出的人影,却有些怔愣。

芳菲妩媚,艳色夺人,当真是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但是,自己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她……明明是出身医学世家,十五岁就出国攻读临床医学,十八岁拿到临床医学、生物学、药理学等数个博士学位,回国后开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年轻医学天才,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被丈夫厌弃、连丫鬟都敢鄙夷的落魄王妃?

许芳辞仔细回想着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她记得自己关于现代的最后记忆是在手术台上。

因为一个及其复杂精细的开颅手术连续工作了七十多个小时,在终于手术结束的那一瞬间,眼前一黑……

啊,可能是因为疲劳过度,猝死了?

许芳辞有些哭笑不得。

两份截然不同的记忆慢慢纠缠、汇集,最后融为一体。

锦鳞卫大都督唯一的嫡女许芳辞,因为母亲早逝,被大都督捧在手心里当做掌上明珠一般娇宠长大,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刁蛮狠辣的性子,在整个京都横着走。

但是这么一朵食人花,却在某次天灾之后意外被流民挟持,差点被当成两脚羊宰了吃掉。

刚刚从战场凯旋归来恰好路过的苏靖朝出手救下了她,于是,一颗芳心就此沦陷,从此非君不嫁。

苏靖朝乃是当朝皇子,虽然以前不受宠,但现在已经战功赫赫,更是刚受封成为朝廷唯一的亲王,已经有了正在商议的婚事,怎么可能答应许芳辞的逼婚?

于是,许大都督出手了。

他派人告诉苏靖朝,要么退掉现在商谈的婚事,娶了许芳辞,大家皆大欢喜;要么就要时时刻刻担心着他母亲——刚刚晋升的云妃娘娘的性命。

于是许芳辞终于如愿以偿,十里红妆嫁进靖王府,成了苏靖朝的王妃。

但是苏靖朝对她厌恶至极,除了成亲那天之外,连一步也没有踏进过她的院子,更不用提圆房了。

成亲一年,苏靖朝的实力慢慢强大,终于到了连许大都督也要忌惮一二的程度。

许芳辞在靖王府的日子也一天天难过起来。

但是她对苏靖朝的占有欲,却依旧偏执的可怕,宁死不愿让别的女人进府,这才造成了这一场悲剧。



点击继续阅读《落魄王妃亦倾城》(书号:29863)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