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凰谋盛宠

蔷薇 1月前 21



凰谋盛宠(书号:29880)
类型:古言

简介:她是失去双亲夹缝生存的长公主。他是朝堂之上运筹帷幄的东厂提督。当有朝一日她被当成细作嫁给了他,一朝公主下嫁宦官,满朝文武皆为鄙笑,然她却在这夹缝中活的安然。他在心疼,只能不停的宠她,宠她,再宠她,冲到满朝文武为之惧怕,宠到大江山河为之绽放,宠到肚子渐渐变大。满朝文武:“都督如此宠爱长公主,长公主竟然偷人?”提督忍不了闲言碎语:“长公主的孩子正是本都督的。”满朝文武:“都督对长公主果然真爱。”此刻的长公主摸着日渐隆起的肚子咬牙切齿:“你个假太监。”

点击阅读《凰谋盛宠》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公主,万寿宫那边来人了。”

柳翠匆匆的走了进来,看着正坐在那里用膳的二人,心中有些凄然。

闻言,君之凛捏着筷子的手猛然僵住了,他转过头看着君之宛:

“阿姊定是不能去的,这一去她可还会放了阿姊回来?”

君之宛垂下眸子,看着眼前的菜色,却是一口都吃不下去了。

早在几天前,他们放在万寿宫的探子就已经回了消息,此刻叫她去万寿宫,怕是太后已经做足了打算。

不过转念的功夫,君之宛就抬起了头,看着君之凛的眸子里都带着安抚的意味:

“莫怕,且是得去的。这几日朝上的事情你只管应着,这件事情你万是不能再插手了。”

伸手拍了拍君之凛的手,君之宛的眸子盯着他一动不动。

熟悉他们姐弟二人的便是清楚,君之宛这是在同君之凛要一个保证。

“欺人太甚!”君之凛气红了眼:

“那东厂一个个全是阉人,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阿姊须得是大梁皇长公主,便是嫁也要举国同庆,十里红妆也用得!”

“她便是这个年岁了,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就不怕百年之后不得安生吗!”

君之宛惊得猛地捂住了君之凛的嘴,看着他的目光也冷了下来:

“你道是清楚我们的境地,我现在不去也得去。”

“但凭你说这些毫无用处的话,只会叫朝臣认为你是个好拿捏的,我这委屈便是白白受了。”

若是放在平日里,君之宛定然是不会跟君之凛说一句重话的。可是她被迫嫁去东厂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之后宫里便是只有君之凛一个人。

少不了跟太后你来我往的交道,他若是忍不下来,被太后抓了把柄,那么这么多年他们的隐忍可就全都成了泡影。

“好在这件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

微微叹了一口气,君之宛站起了身子:“柳翠,去将江得胜叫来,好好的照顾皇帝用膳,你陪我去收拾一番。”

好好的一顿午膳被这件事情打断,君之凛也是吃不下去。站在萃延宫门口看着步撵将君之宛送去了万寿宫。

“皇上,听老奴一句劝。长公主说的在理,这件事情咱们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况且只要皇上还稳得住,长公主的身份放在那里,东厂也不敢对公主太不规矩。”

清楚君之凛现在的想法,江得胜忍不住劝到。

他是先帝身边用着的老人了,这么多年自然也知道长公主和皇上的难处,天可怜见,他也是心疼长公主啊。

君之凛远远的看着步撵没影了,才转身往回走。心中郁郁之情自是不必再提。

此刻,万寿宫内……

“皇祖母万安。”随着太后身边十分信得过的张嬷嬷走进万寿宫,君之宛礼仪得体的朝着皇太后行了礼。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一直不得皇太后喜欢的地方,她从来做事都是滴水不漏,让皇太后连把柄都遍寻不得。

此时,皇太后正懒懒的倚在软榻上,闻言,抬眼瞥了她一眼,“来了,赐座吧。”

君之宛的目光在屋子里飞快的扫视了一圈,眼见着周围都是太后的亲信,明白今日的事当真是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皇祖母今日这么急着叫宛儿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君之宛笑意盈盈的看着太后,丝毫不提她已经知道的事情,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挑破了真的就不好看了。

太后凤眸微眯,看着她又好像是想要透过她想些什么:

“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年文帝登基的样子还历历在目,现在他也长大了。”

君之宛暗中捏紧了手帕,太后一直都知道君之凛是她的软肋,现在提起君之凛,定然是有什么她推脱不了的要求了。

果然,下一秒,一直懒洋洋的太后在嬷嬷搀扶下直起了身子。抱着汤婆子笑的一脸的慈祥:

“你年岁也不小了,这两年你的婚事我也一直放在心上。”

“毕竟你是大梁的长公主,这身份摆在这里。夫家定然也是要有权有势,以后也不会亏待了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揉搓着双手,在汤婆子那里汲取温暖。端的是一副疼爱孙女的好模样,君之宛只是垂下眸子,等着她接下来的要求。

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君之宛开口,太后眼底闪过一抹不耐,语气也冷了下来:

“哀家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将你许配给东厂的那位,也是为了文帝好。你自己揣着心思好好的打算一下吧。”

一旁的柳翠忍不住捏紧了帕子盯着自家公主,皇上和公主这几年在宫里经营已经不易,偏的老太后手里攥着权力不肯放,跟皇上分庭抗礼,这叫做什么道理?现在一个东厂太监也想给公主打发了,便是要让公主成为天下笑柄吗?

柳翠的着急,君之宛何尝不知,她整理好情绪,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带着笑意:

“既然是皇祖母给指的婚,那定然是极好的。说出去也不会让人笑话。”

一旁站在那里的嬷嬷闻言刚想要开口,就被太后拦住了:

“无妨,她这还是赌气,不愿意信我。”

“你只记住一件事情,那东厂现在权力再大,这天下都还是皇家的。有文帝在,东厂的人自然是要敬着你的,你若是真有什么事情,便是回来同哀家说,哀家又怎么可能不帮你?”

话已经说到这里,太后的心思君之宛就全都明白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后,心中忍不住冷笑。

都说人到迟暮,至诚至善。

不过他们这太后,歹毒的心思全用在他们姐弟身上了。将她嫁入东厂这自降身份的事情不说,还要她堂堂的长公主去当细作。

“宛儿记得了。”

提了一口气,君之宛只当做没有看见太后眼底划过的那一抹满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柳翠离开了万寿宫。

明日——她,就要是全天下人的笑柄了。



点击继续阅读《凰谋盛宠》(书号:29880)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