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久爱成疾请放手

蔷薇 1月前 21



久爱成疾请放手(书号:29879)
类型:现言

简介:在芳华正茂时,芳心错许,原本的幸福,变成了不幸。一场交易让她与原本毫无交集的人纠缠在了一起,而他们也阴差阳错的有了可爱的萌宝。几年之后,某萌宝牵着某女的手,“妈咪,你看那个人好像爹地。”某萌宝荣登报纸轰动一时……某男,“老婆,我们回家吧。”

点击阅读《久爱成疾请放手》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这照片是怎么回事?”梁夕瑶挺着足有九个月的孕肚,拿着手机质问着刚从卫生间出来的杨胜明。

手机屏幕赫然显示的是他与一女人的亲密合照。

杨胜明微微瞪大眼眸,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夺过手机,猛地甩了她一下,梁夕瑶踉跄一步,一手拄着后腰,勉强稳住身形。

“你怎么偷看我手机?”杨胜明面带愠怒,呵斥道。

“我在问你,这照片怎么回事?”梁夕瑶声音陡然拔高几分,心也加速跳动起来,呼吸渐渐加重。

“既然你看到了,我也不瞒你。”杨胜明瞥了她一眼,从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姿态散漫,“她和我一个公司,你也见过,我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

梁夕瑶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话,身子微微发抖,眼眶微红,“我还怀了你的孩子,你这么做对的起我吗?”

“孩子?”杨胜明嗤笑一声,“你真以为这孩子是我的?我告诉你……”他指着梁夕瑶面色阴沉,“这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孽种,都只是我的摇钱树。”

“你什么意思?”梁夕瑶茫然地问道,胸脯因为怒气剧烈起伏。

“那晚和你温存的人你可还记得?”杨胜明走近梁夕瑶沉声道。

梁夕瑶闻言,回想那晚和她缠绵悱恻,也是她将第一次交付的那个人,难道……

不……绝对不可能……

“那个人根本不是我,当初我和你结婚就是因为你家有钱有势能帮我,谁知你那不中用的爹,竟然倒台那么快,不过你身为我的合法妻子,理应为我的事业做出一些贡献,你说是不是?”杨胜明语气轻佻,说着指尖勾起梁夕瑶的下颌。

梁夕瑶拂开他的手,眸含伤痛的盯着他,泪水如同折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你从开始就骗我?”

她攥紧肚子前的衣襟,肚子传来丝丝痛楚。

“不错,这孩子你且好好生下来,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定好了,到时候你签个字,咱俩也算好聚好散一场。”杨胜明说的云淡风轻。

“你……混蛋……”梁夕瑶咬了咬下唇,扬起手就要给杨胜明一巴掌,还不等落到他脸上,就被他握住了手腕,“你还想打我。”

杨胜明猛然甩开她的手,“我能养你和你肚子里的孽种这么久,已经是仁至义尽。”

梁夕瑶猝不及防跌在地上,顿时肚子传来阵阵的疼痛,她皱紧眉头,死咬贝齿。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身下一股热流涌出,满脸痛苦的神情,“我肚子疼……”

杨胜明冷眸看了她一眼,迈步欲离。

“杨胜明……”梁夕瑶呼吸急促不稳,疼痛吞噬着她的意识,她憋满了力气,喊出这么一声。

杨胜明依旧漠视不理,

梁夕瑶双手摸着肚子,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杨胜明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就见梁夕瑶头瘫在一旁,晕了过去。

“梁夕瑶。”杨胜明顿时慌了,连忙打120,口中碎碎念着,“小祖宗,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我的钱就泡汤了。”

很快,救护车赶来,梁夕瑶被送到医院,推进急诊室。

当梁夕瑶缓缓醒来时,夜幕已经将近,她睁开眼眸,入目一片白皙,鼻子尖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意识渐渐清明,她觉得肚子沉重的分量消失了,全然感觉不到小生命的存在。

“你醒了。”

梁夕瑶猛地坐了起来,因此扯动肚子的伤口疼得她连连倒吸冷气,“孩子……”

梁夕瑶拔掉输液针,顾不得疼痛,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口中喃喃,“孩子……”

杨胜明拦住她,没好气的呵斥,“你干什么?你刚做完手术,医生不让你乱动。”

“我的孩子那?我的孩子那?”梁夕瑶瞪着双目,紧紧的拽着杨胜明的手臂,质问。

“你的孩子没了。”杨胜明咬了咬牙,狠心道。

“没了?”梁夕瑶只觉得大脑嗡得一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泪水不停的涌出,口中呓语,“没了?孩子没了?”

“我不信,我要去找大夫,我要孩子……”梁夕瑶哭喊出声,杨胜明架着她的双臂,怒喝,“别闹了,你要是想死,别死在我面前,我还不想摊上官司。”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梁夕瑶握着拳头捶打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疯子。”杨胜明将梁夕瑶甩在床上。

席卷四肢百骸的疼痛,不断的侵蚀她的意识,丧子之痛,不断的侵蚀她的坚强,她的身子一抽一抽的。

蓦然响起敲门声。

一西装革履的男人,手里提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梁女士,杨先生,我是来转达我们秦总的委托书。”男人说着从包里掏出文件夹,给了梁夕瑶,“梁女士,我们秦总希望您能签了协议,此后孩子与您再无任何关系。”

“这是一千万的支票。”男人又拿出一张支票。

杨胜明一把接了过来,双目放光,爱不释手的模样。

“孩子?秦总?你是说我孩子还活着?”梁夕瑶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不敢置信的问道。

“当然,是个男孩,现在在保温箱里。”男人回答道。

梁夕瑶面露喜色,“他还活着,我要去看他。”

“先签字。”杨胜明拦住梁夕瑶。

她打开协议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当即撕毁,“谁都不能夺走我的孩子。”

“你……”杨胜明满脸怒气的指着梁夕瑶。

梁夕瑶看向男人,“你们秦总,敢问大名?可是秦氏集团的总裁,秦余昊?”

“是。”

“劳烦你转告你们秦总,这孩子是我的,我不会将他交给任何人。”梁夕瑶目光十分坚定,此时正赤脚站在地上,单薄的身躯满是倔强。现在对于她而言,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将孩子留住。

“她胡说的,别听她的,孩子你们尽管拿走,不用在意她。”杨胜明连忙陪着笑脸。

“杨胜明,你要是在逼我,我就死在这,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就是你杀了我。”梁夕瑶猛地抄起床头柜上放置的水果刀。

“有话好好说,别激动。”杨胜明见此,连忙安抚。

梁夕瑶自嘲一笑,“我爱了你那么头多年,可你对我从头到尾只有欺骗利用……”

“我糊涂了这么多年,也该清醒了。”梁夕瑶的眸中黯然无色,面色苍白。

“梁女士,您别冲动。”

“梁夕瑶,你要是敢做出格的事,我一定不会让你家人好过。”

……

“你舍得丢下你的孩子,一个人去死吗?”一道低醇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梁夕瑶转头看向来人,一身利落短发,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一双锃亮皮鞋。

“秦总。”男人毕恭毕敬的唤了秦余昊一声。

杨胜明一谄媚的笑意,迎了上去,“秦总,她……”

秦余昊比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必多言,又看了李一眼,接过他手里的支票,夹在两指间给了杨胜明,“你可以走了。”

杨胜明连忙接了过来,点头哈腰的笑了笑,一溜烟的离开。

“秦余昊。”梁夕瑶缓缓放下手中匕首,看着他念出了名字。

秦余昊朝着她走了过去,棱角分明的脸庞,面若寒霜的脸,却在与她对视时,多了一分柔和。

下一秒,梁夕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秦余昊当即扶住她,打横将她放在床上,又唤来大夫,重新为她包扎伤口。

“以后不许再以我的名义擅自做事。”秦余昊冷眸瞥了李常一眼,冷声道,犹如三月寒雪。

“少爷,是老爷的吩咐。”李常微垂着头,低声道。

“他怎么知道的。”秦余昊微眯了眯眼眸,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看向床上的女人,目光多了一分柔和。

“帮我办一件事。”

当梁夕瑶醒来时,已经是翌日清晨,她刚一睁开眼眸,便瞧见坐在沙发上的秦余昊,修长的双腿叠放在一起,修长的指尖在电脑上敲打。

他见到她醒过来,便合上笔记本,“你醒了。”

“你……不要夺走我的孩子……”梁夕瑶张了张干涩的唇瓣,艰难的开口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秦余昊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顺手拿了文件夹,走到床边,“这是协议,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当我名义上的太太。毕竟孩子的父亲是我,我也理应负责。你和杨胜明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妥了,这点不用再担心。”

“我不会答应,你和杨胜明干的勾当骗的我团团转,如今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梁夕瑶看着他的眸中充满敌意。

“你不用急着答复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同意,孩子将与你再无瓜葛。”秦余昊说罢,转身离开。

“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我的孩子。”梁夕瑶语气十分坚定。

他离开病房,回头又看了一眼,目光深沉,随即迈步离开。

秦余昊离开后,梁夕瑶便再也没有看到他,再见他时,已是三天后。

梁夕瑶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去保温箱看孩子,却发现孩子不见了,到处找寻才得知是秦余昊等人所为。

“想好了吗?”秦余昊淡淡地问道。

“只要我签下协议,我就能见到孩子吗?”梁夕瑶目黯然,神情憔悴,孩子是她唯一的精神慰藉。



点击继续阅读《久爱成疾请放手》(书号:2987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