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婚深情意动

蔷薇 2月前 36



婚深情意动(书号:29915)
类型:现言

简介: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和小san的婚礼上。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 他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好。 早就喜欢上的人,我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 他说,宁舒,我们之间只谈性和钱。 我说,好。 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他说,我们离婚吧。 我说,好。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复相见。 后来,他又说,“小舒,嫁给我。” 我毫无波澜,“程总,我想,我们之间除了合作,没别的可以谈。” 他圈住我的腰身,“你确定?那个熊孩子,刚才喊我爸爸!”

点击阅读《婚深情意动》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父亲会到这个地步。

  时隔半个月,我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竟是参加父亲的婚礼。

  我几乎不敢相信,那个端着酒杯,满脸喜色的新郎宁振峰,会是我爸,亲爸。

  而新娘,竟是从小就在我家长大,仅仅只大我四岁的宋佳敏。

  半个月前,在我和我妈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我爸一开口就说要娶宋佳敏。

  我妈当时就从别墅三楼跳了下去,至今还躺在医院里。

  越想,恨越深。

  此时,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恨与怒不断交织,情绪终于抵达临界点……

  哐--

  我疯了一般冲进宴会厅,取下他们的婚纱照,奋力砸在地面,玻璃碎片四处飞溅。

  宁振峰怒气腾腾的走过来,大声喝道:“宁舒,你想干嘛?啊?”

  他竟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点心虚。

  “我干嘛,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我气的牙关都在发颤,伸手指向宋佳敏,目眦欲裂,“我妈还躺在医院,你就迫不及待想娶这个女人?”

  我从自助餐桌上取了一杯红酒,兜头泼在她的身上。

  “啊……”她尖叫一声,红酒迅速的在她洁白的婚纱上晕染开来,眨眼间,两行清泪滑落,“小舒,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可是,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以后我们就一家人了,你能不能放下对我的成见?”

  哈,又是这一套,虚伪至极。

  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情,她都能装出一副极其委屈又宽容的姿态,不知情的人,会真的以为是我看她不顺眼,没事找事。

  就像现在,明明是她毁了我的家!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大度,仿佛错的人是我!

  我双手紧握,指甲深陷进手心却感受不到疼痛,咬牙切齿,“一家人?和你做一家人,还不如养条狗……”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来,力道又狠又重。

  我猝不及防,踉跄两步扑向了地面,玻璃碎片扎进膝盖,嘴里也涌出一股甜腥味,耳朵嗡嗡作响。

  我懵了好几秒,委屈在瞬间替代愤怒,充斥在我的胸口,又酸又涨。

  呵,这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双眸有些模糊,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要溢出来。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我无助的低下头,闭上眼,想要把眼泪憋回去。

  身侧光线蓦地一暗,上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宁舒?”

  我寻着声音抬头,登时,连心跳都漏了一拍,“程总,你,你怎么在这儿……”

  程锦时,一家创业公司的副总,上一次见他,是我准备和他表白,但是意外得知他有女朋友了。

  从那之后,就想方设法的避开他。

  完全没想过,再次遇见他,会是我这么狼狈又难堪的时刻。

  他穿着简单的纯黑色衬衣和西裤,气质衿贵,单手抄在兜里,沉声道:“还不起来?”

  我有些紧张,猛地想要站起来,却忘记膝盖受伤了,支撑不住朝地面扑去,落入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程锦时眼疾手快的揽住了我,清冽又好闻的气息包裹着我,浑身一僵,推了推他,“谢,谢谢,我没事了。”

  他却没有放开我的意思,温热的大手强势扣在我的腰。

  宋佳敏有些慌张的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程锦时漫不经心的开腔,“宁总发了请柬给我。”

  他的语气极淡,却透着说不清的情绪。

  宋佳敏咬着下唇,泪水在眼眶打转,却问了一句,“你和宁舒认识?”

  程锦时搂着我的手愈发用力,他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意味深长,“何止是认识。”

  模棱两可又引人遐想的话,令我思绪乱成了一团。

  “程锦时,你们两个不合适,你犯不着为了……”

  宋佳敏眸光炽热的看着他,却在瞥向宁振峰的那一刻,顿时没了声音。

  程锦时痞气的勾了勾唇角,语气轻讽,“为了什么?”

  这个时候,要是再看不出什么,我就是傻子了。

  我突然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他的唇。谁料,他蓦地压住我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缱绻又霸道。

  宁振峰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大骂道:“宁舒,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还要不要脸了?!”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厉声反问,“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他气的满脸通红,又想来拉我,程锦时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深邃的眸底是毫不掩饰的恨,冷声提醒道:“宁总,今天可是你的婚礼。”

  宁振峰看了眼四周的宾客,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低声斥道:“丢人的东西,给我滚!”

  我正要反驳,程锦时突然弯腰打横抱起我,我一声低呼,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

  他似笑非笑的低头,朝我道:“走,既然这个家不欢迎你,我带你回家。”

  他的声音很温柔,“回家”这两个字,有那么一瞬间把我撞得晕头转向。

  出了宁家别墅,他的脚步停在一辆别克旁,黑色的轿车,停在一堆上百万的轿车中,显得有一些……与众不同。

  他要带我去哪儿?

  他眸光极淡,声音寒凉,“还不下来,看来你入戏很深?”



点击继续阅读《婚深情意动》(书号:29915)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