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千岁大人求放过

蔷薇 2月前 41



千岁大人求放过(书号:29916)
类型:古言

简介:她是被戳瞎双眼,砍断四肢后重生的庶女,逼迫给姐姐替嫁给权势滔天的东厂厂公,他是大殷朝性格最暴虐,最有权势的公公,为报国仇甘愿成为假太监,谄媚讨好。一对伪夫妻,一个把持朝政,一个搅动后宫,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奸佞,是小皇帝最害怕的仇敌。私下她问:“为什么你要如此宠溺我,不容别人说我分毫?”他嗜血冷笑:“不过是不允许我有半分污名罢了。”轻描淡写,毫无波澜。她伤心欲绝却依旧笑脸相迎,不管你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前世我负了你,今生必定要焐热你的心!!!

点击阅读《千岁大人求放过》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夏秋交接之际,大漠极荒之地饱受艳阳炙烤,遍地黄沙,没有一株绿色,放眼望去,更没有一只活物,散发着氤氲热气的沙漠宛如张大嘴巴的野兽,恨不得要将世间万物都吞噬掉。

  一驾疾速飞驰的马车后,正拖着一个辨不出颜色的物体,从大致轮廓上看,依稀还能看出是个没了手脚的人,血迹拖了长长的一地。

  “吁——”

  车夫将马车停在一处断崖边,有些不忍地看了看车后,还是开了口。

  “到了,小姐。”

  女子将周身的薄纱拉了拉,细嫩白皙的玉手掀起帘子,下了马车,探身看了看断崖下的景象,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地方不错。”

  莲步轻移,行至马车后的人前,精致的绒皮小靴踩在了一截断肢上捻了捻,“践人果然践命,这么点罪都受不了了?”

  在荒漠上被马车拖行近十几里路,被称为“这么点罪”。

  苏锦若艰难地抬头,看着正轻蔑讥诮地俯视自己的女子,“为了折磨我,不惜耗时耗力到这种地步,苏溪,你当真是铁血心肠?”

  苏溪冷冷地勾起唇角,摇了摇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无聊,只是想来找你叙旧,也顺便,让你安心上路。”

  “安心?”苏锦若笑出了声,“你还活着,我心难安,不如你陪我一起入黄泉?”

  “哈哈哈哈……”苏溪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喘不过气,“我可是要当皇后的人,让我陪你,你也配?”

  她弯腰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挑起苏锦若的下巴,一张满是血污的脸露了出来,深深浅浅的伤口上还挂着细碎的皮肉,发出一声可惜的喟叹,“真是可惜了这张美若天仙的脸,不过这般才与你的身份更配,一个被太监抛弃的宦妻!”

  面目全非的脸上,只有一对眸子还清凌凌地泛着光,听见苏溪的话,眼底闪过一抹哀痛。

  “知道这匕首是谁给我的吗?”苏溪笑了笑,将匕首送至她眼前,“我跟凌王说,我要来杀了你,他便给了我这把匕首,还说,等我回去,便娶我为妻。”

  苏锦若闭上了眼,不想再听,枉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到如今这地步才知道,原来他不过是利用自己对付那个男人。

  看着她的样子,苏溪掩嘴轻笑,“忘了告诉你,那个抛弃了你的男人,曾经权势滔天的东厂厂公南宫珏,为了赶来救你,掉进了凌王的圈套,此刻或许已经被五马分尸了,你说说看,你和南宫珏,到底谁更践一点?”

  “你说什么?”苏锦若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若不是没有了手,她非得揪着苏溪的领子问个清楚。

  苏溪眼中一厉,握着匕首往前一送,狠狠地转了转手腕,一颗血淋淋的眼珠滚落在地,被一只鹿皮靴用力踢下了断崖。

  “啊——”双臂被捆的苏锦若痛得不断扭动着残缺不堪的躯体,一行行血泪顺着眼窝处的血洞流了下来,血肉模糊的脸瞬间被殷红的鲜血覆盖。

  崖下突然传出翅膀扑棱的声音,还伴随着几声嘶哑尖锐的鹰唳。

  “都是这双专爱勾男人的眼睛!害我时不时要在凌王面前使点小计!就连一个太监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说你该不该死?如今你没了手脚,毁了容又瞎了眼,我看你再拿什么勾!引男人!”

  苏溪的神色俨然有了些疯狂,心中滋长了多年的嫉妒早已成了参天大树,让她对苏锦若恨之入骨,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这半日里,我切下你的手脚喂路上的野狗,它们得了肉便追着你撕咬,那些尸鹰为了争你一只眼珠都要打起来了,你说,我若是把你整个扔到崖下的尸鹰场,它们会怎么吃你?”苏溪大笑不止,仿佛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得意非凡。

  苏锦若张大嘴巴,耳朵仿佛什么都听不见,恐惧,绝望,悲伤,都离她远去,只剩下南宫珏和君凌霄的脸不断在残余的思绪中交错。

  最终,她仿佛看到了南宫珏浑身插满刀剑尸骨无存的画面,身体猛地悬空,接着利爪撕开身体的剧痛再次席卷了大脑,血肉被尸鹰卷入尖喙的剧痛侵袭了神经,所有的画面都被打碎……

  最后的意识里,她听到苏溪的冷笑:“南宫珏就是个蠢货,早杀了你,我们还真弄不死他……”

  苏锦若呼吸微弱,“南宫珏……”

  要有来生,她绝不负南宫珏,也绝不饶恶人。

  面上被绸子轻柔地拂过,苏锦若猛地睁开眸子,却差点被满屋的红绸和烛光晃花了眼,这是……

  “哼!”身旁的男人轻哼一声,“雍王未免也太过自信了,一个弱女子能奈我如何?”

  细浓的眉,狭长的眸,挺直的鼻子,淡薄的唇,这是一张模糊了性别的脸,阴柔中染着三分冷漠戾气,他身上穿着大红喜袍,衣角同她的嫁衣绑在一起,是同心结的样子。

  这是他们的新婚夜。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苏锦若愣怔地转过头,眼眶有些微红,她重生到了五年前,正是自己嫁给南宫珏的那日,前世断肢剜眼之痛还隐隐在心头,如今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心软,任由自己成为他们的棋子,她要借着南宫珏的手,将前世的仇一一报回来!

  她掩下心中的情绪,柔柔一笑,攀上身边之人的手臂,“夫君,我从未想过要害你,你我已是夫妻,本该一心,不是吗?”

  南宫珏垂眸扫了眼手弯处的小手,勾唇笑了笑,“雍王让你来对本督主施美人计?”

  “小心!”

  前世,南宫珏就是因为这一剑,将她关了半个月禁闭,这一次,她得护着南宫珏,获取他的信任。

  南宫珏刚要运气,却因喝了下了药的酒,故而身体不济,眼睁睁看着黑衣刺客破窗而入,二话不说就劈剑刺了过来,正往他心口去。

  听到身侧的女声,他下意识避开,只当苏锦若和刺客蛇鼠一窝,想要指他于死地。谁知道眼前红影一闪,苏锦若整个人扑倒在他身上,生生为他挨了一剑。

  苏锦若大喊一声:“有刺客,快来人。”

  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彻耳边,苏锦若支撑不住,冲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南宫珏愣住了。



点击继续阅读《千岁大人求放过》(书号:2991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