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欠你一世情深

蔷薇 2月前 46



欠你一世情深(书号:29926)
类型:现言

简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是青梅竹马!可偏偏——一个傲娇不说!一个怂得彻底!许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了,让她得了癌症!看着手里的诊断书,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死之前,睡了他!

点击阅读《欠你一世情深》

最新回复 (1)
蔷薇 2月前
引用 1

“医,医生,您能说清楚点吗?”穆北北抖着声音,不死心地想再确定一次。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显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穆小姐,人生会有奇迹的。”

奇迹之所以叫奇迹不就是因为它所产生的概率微乎其微吗?

“手术化疗那些都不顶用?”

医生淡定地睨了她一眼,从文件里抽出一张类似宣传单的纸。

“如果你想做,我们的病房当然是随时为你敞开,这是医院的具体套餐,你看看。好了,下一位。”

穆北北拿着病历本,恍惚地出了办公室,整个人呆呆的。

她不就是肚子疼来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咋就突然得了胃癌?

每天按时按点吃饭,一年到头连感冒都是少有,而且她还蝉联校体育长跑冠军,身体倍儿棒!

可是现实告诉她,她得了那什么见鬼的癌症,还是晚期,无药可救的那种。

内心崩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穆北北瞟见来电人,眼眶忽地涩涩的,瘪着嘴。

“妈妈……”

穆妈妈很久没听见自家闺女委屈的哭腔,心一提,当即连声问道:“北北怎么了,受委屈了?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她妈是个命苦的。

三十岁的时候丧夫,听了不知道多少闲言碎语,但还是一个人把她拉扯到大,别人有的,她一定不缺。

穆北北硬是逼回泪意,咳了几声:“出来了,医生说我吃错东西了,饮食方面没注意,开了些药就让我走了。”

穆妈妈不疑其他,“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妈妈熬汤给你补补身体,外面那些吃的哪有家里的好……”

以前觉得这些碎碎念特扰人,但现在啊,才发现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穆北北静静听着暖人的念叨,鼻子发酸,眼泪不自觉地落下,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异样声音。

有些苦,她自己受就够了。

“好,我要吃玉米排骨汤,红烧鱼,反正要吃好多好多……”穆北北越说越想哭,心里的不甘愈发浓郁。

对啊,她还没吃够妈妈做的饭,还没把男神追到手,怎么就快死了啊。

后面絮絮叨叨地再说了些琐事,穆妈妈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医院大厅。

穆北北刚到,等在外面的楚宁和陈子阳就围了上去。

“咋样啊北姐,你快说说!”说话的是穆北北的跟班小弟陈子阳,语气吊儿郎当的。

楚宁也跟着附和问她。

穆北北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医院旁边寂静的长椅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沉着声音,一字一句道:“胃癌晚期,等死。”

话音落下,跟着她的两个人立马哈哈大笑出来。

楚宁更是把手搭在穆北北肩上,不客气地捏了下她的脸:“北北,你下次唬人也要唬得认真些好不?你瞧瞧你,小脸满面红光,身材膘肥体壮,还胃癌,你说你得了胃结石我都不信。”

楚宁其实是夸大了。

穆北北身高将近一米七,又是运动型女生,平常的饭量也比一般的女生要大,所以较同龄人看起来要丰满很多而已。

膘肥体壮她是远远达不到的。

穆北北叹了口气,拉下楚宁的手,一口气戴上卫衣帽子,闷闷道:“爱信不信。”

嘻笑的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楚宁捅捅陈子阳的腰,小声说:“北北这是……来真的?”

“看样子应该是。”陈子阳呆了。

气氛僵凝。

最终,楚宁打破了宁静,迟疑问道:“北北,医生具体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就胃癌晚期,顶多半年活头了。”话说的云淡风轻。

楚宁和穆北北是差不多大,比陈子阳要成熟些,她一脸凝重:“阿姨那边呢?你打算怎么办?”

此刻,穆北北既迷茫又绝望,迷茫她该怎么跟穆妈妈说这事儿,她要是没了,她妈可怎么活啊。

人到中年,福没享到,还得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穆北北几乎不敢想那副场景。

她想了想,揉着酸痛太阳穴:“瞒着呗,我妈前些日子才做了手术,这会儿要是闹出我的事儿,到时候雪上加霜。能瞒一会儿就一会儿吧。”

她赌不起。

楚宁与陈子阳一时哑然。

在大悲面前,所有的安慰都是徒劳。

看着穆北北这么低落,他们心里头也不好受,陈子阳挠挠头,想活跃气氛,贱兮兮地冒出一句:“北姐,你这到死都没搞到莫棱天,有点亏啊,你暗恋他这么多年,顶多是牵牵小手,还是那种兄弟之间的勾肩搭背。”

穆北北蹭地转头盯着他,眼里冒着杀气,语气阴森森的:“陈!子!阳!你是想殉葬吗?”

陈子阳吓得后退几步,咽了咽口水:“姐,我错了我错了!”

末了,不怕死的又补了句:“我这不是说实话嘛!”

话落,等待陈子阳的自然是穆北北的一顿暴揍!

揍得连连求饶。

楚宁在一旁看着仍然生龙活虎的穆北北,心下松了口气,她就怕穆北北没了生气,放任自己的生命流逝,那样可真就完了。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他们大不了换家医院看看。

能撑一时是一时。

楚宁笑着分开他俩,勾着穆北北顺势一起坐在长椅上,打趣道:“陈二狗说的不错啊,你暗恋人家那么久,什么回报都没得到,是亏了。”

穆北北恨恨瞪了眼戳她心窝子的陈子阳,哼声道:“那怎么办,难不成临死前来个春风一度,做个风流鬼啊!”

“也不是不行。”楚宁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得不到他的心,那就得到他的人呗,不找补回来,那还是咱大名鼎鼎的北姐么。”

此话一出,穆北北登时头一扭,掐住楚宁的脸使劲儿揉搓:“宁宁你太奸诈了,激我!”

楚宁没有半点被戳破的心虚:“牡丹花下死,不对,牡丹叶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们北北才是牡丹花!”

穆北北有点心动,但始终没那个胆子啊。

作为穆北北的死党,楚宁自然看得出穆北北已经动摇了,立刻大手一挥,豪气道:“别想太多,这事儿包我身上了。”

许是楚宁太霸气了,穆北北不禁被影响到,心里头涌出万千豪情。

反正离死不远了,上去就是干!



点击继续阅读《欠你一世情深》(书号:2992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