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唯与将军诉衷肠

蔷薇 3月前 45



唯与将军诉衷肠(书号:29944)
类型:古言

简介:守寡七年,不知夫君是生是死?穆媚雪只身一人踏上战场,找到夫君,他却早已不是……

点击阅读《唯与将军诉衷肠》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这一年,是穆媚雪守寡的第七个年头。

康隆二十年,十五岁的穆媚雪与二十三岁的岳正谦定亲,才子佳人、般配无匹;次年,岳正谦在成亲前受征入伍。同年腊月,岳正谦在洵吾之战的战场上失踪,尸骨难寻。

未嫁夫先死,穆媚雪就这样成望门寡了。

照理说,望门而寡的女人通常会被认为命硬、克夫,以致难以再蘸重嫁,不过平阳城民风强悍,也不甚保守,更何况穆媚雪温柔恬静,又生得貌美,所以这些年也有不少人上门提亲,可穆媚雪却不愿再嫁,执意要为为岳正谦守贞。

她守寡没多久,一户孙姓人家迁居到了平阳城。

孙家当家人孙兴金因着姪儿在上京做武官的缘由,自打一搬来就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短短五年,便已娶了七房姨娘。他搬来不久后就看上了穆媚雪,日日来府上骚扰,不过因为自家老娘嫌弃穆媚雪望门而寡不吉利,所以他除了骚扰之外,也没能真的把她强娶回去。

在穆媚雪守寡的第七年冬天,孙老夫人去世,孙兴金就此肆无忌惮起来,他用尽了各种下作无赖的手段来威逼穆家下嫁女儿,将穆家搅得是鸡犬不宁,没有一日安生日子可过。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了次年的春天。半个多月之前,城中又兴传起岳正谦未死的消息,有刚刚归乡的伤兵说在战场上见到了岳正谦,他不仅没死,反而成了忠武将军,只不过因为九死一生而落了残疾,变得腿瘸眼瞎丑陋不堪。然而这个传言流传没多久,穆媚雪便应下了与孙兴金的婚事……

那晚大雪纷飞,孙兴金正携了一众流氓在穆府滋事。

始终不肯露面的穆媚雪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她身着一袭素白织锦皮毛斗篷傲然立于雪中,以白纱覆面,星空雪夜之下犹如清艳仙子,周身的矜傲之气释开,美得不可方物。

在孙兴金贪婪龌龊的目光中,穆媚雪清冷开口,“若是你肯,就半年后再来娶我。”

孙兴金一听就拉下了脸,半年?他只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拉回去洞房,怎么还会等半年?

然而还没等他拒绝,就见穆媚雪手上银光一现,一把匕首不知何时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几乎是同时,孙兴金在雪白的颈间看到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红。

“若是不肯,那你今晚就可以把我的尸首带回去。”

这女人可真下的了手!

她的举动吓住了孙兴金。稍作权衡之后,他便答应了她的条件。

因为就算自己不答应,他也没把握半年内可以得到这个女人,毕竟穆家不是小门小户,他虽然隔三差五就来滋事,但却也不敢真的下狠手。

倒不如就再等上半年,反正平阳城就那么大,他就不信这个女人还会翻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心一横,点了头,“好,半年就半年!”

“这半年内,不许再踏入穆府半步。”

“这……”孙兴金眼珠一转,“我不来,你要是跑了怎么办?”

“即便我能跑,我这全府上下的人也跑不了。”

孙兴金觉得她说的有理,不让进府那他就派人在府外守着,左右也不能让他们跑了。

“好,我答应你。”

“若是食言,那么今日之约便就此作废!”

“不过我要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等半年?”

孙兴金狐疑道,这女人出了名的聪明,他可不想被骗了。

“我的脸上长了一种斑,要治疗半年才能痊愈。”

孙兴金恍悟,怪不得她脸上戴着白纱。

“难道你想娶一个脸上生斑的妻子过门?”

他才不想!他看上的不就是穆媚雪的美貌,不过……

“生斑了?你没骗我?”

穆媚雪冷笑,“我若想骗你,大可直接说这斑永远也好不了。何必只说半年?”

孙兴金似乎是信了。

穆媚雪说:“还有疑惑吗?若是没有,就请你即刻离开穆府。”

孙兴金带人离开之后,穆媚雪手一松,抵在颈间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到地上……



点击继续阅读《唯与将军诉衷肠》(书号:29944)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