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原来你是太子妃

蔷薇 3月前 48



原来你是太子妃(书号:29947)
类型:古言

简介:传闻当今太子妃是个胸无点墨、不懂规矩的乡野村姑。太子爷却不赞同:“我家媳妇一把解剖刀,验得了死人,救得了活人。”谁知他刚说完这句话他家媳妇又掉了一个马甲,竟然是——九重宫阙,她为了他敛尽一身风华;皇权之上,他护着她除奸邪乱江山;;国家权谋爱恨百态,为你甘愿颠倒天下,覆苍生。众生皆苦,唯你最甜,

点击阅读《原来你是太子妃》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嘉和二十一年,冬至。

初雪于子夜时分飘落,待卯时方停。天光乍破,初雪消融。

河间府余家后院中一棵虬曲苍劲的梅树上,余幼容裹着素色的粗布薄袄坐在枝干上晃荡着笼在长裙下的双腿。

葱段似的十指红绳缠绕,眼花缭乱间便翻出复杂到看似解不开的花式,她却轻松的一拉又恢复成一根两端系在一起的红绳。

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翻花绳在她手中竟引得人移不开视线。

她呵出一团白色雾气,在眼前袅袅氤氲。

巴掌大的小脸上杏眸微挑,冻得发红的双颊和鼻头映衬着周身朵朵红梅,样貌惹眼到不行。

像一幅寒冬仙女图,只不过这图凡人画师怕是画不出来。

满园梅香,让余幼容想起了昨日那盅金风玉露,金色的露羹上飘着几朵红梅,又好闻又好看。

可惜有毒,不敢尝味道。

余幼容是余家的表小姐,随母姓,父不详,从小被养在乡野。

三年前她母亲余念安死于一场意外她才被接回到位于河间府的余家,其实真正的余幼容也在那场意外中死了。

现在的这个她借尸还魂?穿越重生?

想她八岁念完高中后被京城多所名校争相录入,大学专攻法医学,兼修病理学和生物化学,十五岁读完博士。

正被院长和教授劝说继续留在实验室为国家做贡献时,她死于一场实验室爆炸。

从天才到村姑只需要闭眼睁眼,唯一让她觉得安慰的是这个村姑自小跟随一位老者学医。

中医,她感兴趣却一直没有涉猎的领域。

慌乱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余幼容微微抬眸,只见长廊尽头跑来两名绑着花苞头的小丫鬟。

她俩神情不耐,东张西望着似在找人。

“你说她好好的跑哪儿去了啊?可怜我们俩吃着冷风还要被夫人和小姐责骂。哎呀!”小丫鬟恼了一声,气得直跺脚,“待会儿找着她我非要……我非要……”

“你要怎么着?”

另外一名小丫鬟的气恼不比她少,“你还要撕烂她的嘴不成?人家好歹是府上的表小姐,我们明面上的主子。即便夫人和小姐再不待见她,还有一个老夫人护着她呢!”

“什么表小姐?不就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小丫鬟翻着白眼,一边搓手一边跟同伴嚼着舌根,许是见周围无人,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

“你是不知道,昨儿夫人让我送一盅金风玉露孝敬老夫人,老夫人疼她转手就递了过去,呵呵,你是没看见她那猴急的样。结果吃没吃成,洒了自己一身,白浪费了夫人的心意。”

“还有这么件事啊!不过表小姐的言行举止是粗鄙了些,上不了台面。比不得我们小姐,不仅模样长得好,写的一手好字还会弹琴呢!”

眼见那两名小丫鬟就要走过去,树上的少女微微动了动身子,惹得几朵红梅晃晃悠悠的飘落。

那两名小丫鬟余光瞥过来,顺势扫了眼树上,在见到一双鞋底沾着黑泥鞋面染着尘垢的棉布绣鞋时,吓得后颈袭上寒意,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待看清树上是谁后两人缓过神的同时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不知道她俩刚才的对话被听去了多少。

“表……表小姐。”

方才口齿伶俐的小丫鬟此刻竟有些结巴,转念一想她也不敢告状又硬气了几分。

两名小丫鬟走下长廊来到梅园中,仰面望着梅树上的余幼容,“表小姐可叫我们好找,夫人和小姐正在花厅等着你呢!今日可是结识权贵的好机会,表小姐好好珍惜莫要错过。”

“是啊!表小姐,你快下来随我们过去吧!”

“若是我不去呢?”

树上的少女微挑着眉梢俯视树下二人,眼底的幽冷竟使得两名小丫鬟身形一僵,好半天都接不上话来。

不等她俩回神,余幼容又说,“跟你们说笑呢!既是表妹设宴,我怎能不去。”

她说着从树上跳下来,枝梢上的残雪随着她的动作纷纷扬扬飘落,有些许落进两名小丫鬟的领口中,突如其来的寒意冻得她们一个激灵。

两人暗恼自己刚才竟被一个谁都瞧不上的乡野丫头给唬住了,回头定要在夫人面前好好告她一状不可。

眼见余幼容已走远,两名小丫鬟正准备追上去。

刚抬起脚小腿突然吃痛,来不及惊呼两人相继跪了下去。膝盖磕到地面痛的两人眼眶中泛起泪花,那痛缓了好一会儿才散,她俩四处张望着,气得咬牙切齿。

“谁啊?刚才是谁丢的石子?”

半天等不到回应,她俩互视一眼朝已走到长廊尽头的余幼容看去,眼中闪过一丝疑色,又觉得不可能是她,她距离她们这么远一段距离呢!

**

余家原本是京城的大户人家,祖上功勋赫赫,若不是十八年前被顾皇后和前左相陆洵通敌卖国一案牵连,余幼容的舅舅余平怎么着也能混个正三品的大官。

然而现实是,如今的余家举家躲在河间府,而余平只是个正八品的经历,这样一阶半级的官职有等于没有。

白白丢了余家的脸面不说,也让余平在河间府一直抬不起头。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余平生了个样貌好才情好的女儿,打算借由她咸鱼翻身,再回到京城。

今日便是余家大小姐余泠昔及笄的日子,请了不少河间府达官显贵的子女。

一家人合计着从中挑选一户好人家,趁早将亲事给定了。至于为何非要将余幼容给找来,兴许……是想将她卖个好价钱。

没错,就是卖个好价钱。

用余家夫人冯氏的话来说,这个小野种在余家白吃白喝了三年,总要为余家做出点贡献。

再说了,能嫁入大户人家做妾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她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

余幼容跟随两名小丫鬟到达花厅时,里面已经男男女女坐着好几个人,余泠昔正在里面招呼着,冯氏则将余幼容拦在了花厅外面。

她无比嫌弃的打量一番余幼容洗到泛白的粗布薄袄,压低声音责问道,“我昨晚上命人送过去的新缎袄怎么不穿?”

“哦。那衣服太好看,我怕弄脏。”

“你!”

冯氏一拳头似打在棉花上,顿时气也不是恼也不是,“你母亲当年好歹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胆子大到未婚生子。怎么到了你这儿偏生的这么副温温吞吞小家子气的性子!”

“舅母教训的是。”

冯氏望着眼前笑容越发温柔和静的少女,倏然想起三年前刚刚见到余幼容时,少女浑身裹着九分冷,一分匪,看上去就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她那时因为收留余幼容的事没少跟余平吵架。

余平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在河间府却是出了名的孝顺,余平的母亲余老夫人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能保护好女儿,害得她客死异乡,临死都背负着失贞的污名。

现在无论如何她都是要护好这个外孙女的。再加上那段时间余老夫人的身子不大好,动不了气。

即便冯氏再吵再闹再不喜欢,余平最终还是将余幼容接回了余家。

只是这三年下来,虽然余幼容的存在本身就处处碍冯氏的眼,但她倒也未惹出什么大麻烦。

乖巧的很。

“待会儿进去安分些,若是丢了余家的脸面趁早滚出余家。”

冯氏丢出这句话便让开了身子,笑着对里面的客人道,“这是我家小姑子的女儿,你们大家年纪相当,没准聊得来,人多也热闹不是。”



点击继续阅读《原来你是太子妃》(书号:29947)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