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boss大人蚀骨宠

蔷薇 3月前 49



boss大人蚀骨宠(书号:29965)
类型:现言

简介:她是被遗弃在乡下长大的孤女,而他则是只手遮天的权贵。她嫁给他原只为避难,却不知他恨自己入骨。一场婚姻换来蚀骨的伤害,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他才幡然醒悟……多年后“粑粑,粑粑。”直到奶声奶气的小娃娃拽住他的衣摆。看着那张与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原本已经心死的他,胸口突然抑制不住地狂跳……

点击阅读《boss大人蚀骨宠》

最新回复 (1)
蔷薇 3月前
引用 1

殡仪馆

“少奶奶,你不能进去——”

随着佣人听似急切、实则象征性的阻拦声,门彭地一声被推开,同时也打断了床上惹火缠绵的男女。

“玺少!”女人娇羞地躲进男人的怀里,却被权丞玺一把推开。

他目光凌厉地盯着门口被称为少奶奶的女人,她身上穿着黑色的丧服,姣好的面容苍白。虽然只有22岁的年纪,青涩未褪,回视着自己的眼神却并不畏惧。

很好!

权丞玺掀被下床,光脚着地,虽然衣衫不整,可他一步步走来的样子,更像只准备捕食猎物的豹子。

林昕染心底一怵,下意识地反应便是逃。哪知才刚刚转身,就被他铁一般的手臂拦腰抱住,接着就被扔到了床上。

“啊!”

床上的女人差点被砸到,吓得失声尖叫。

权丞玺两条腿分别跪在林昕染身侧,俯身,手拉着她的手腕压至头顶,嘴里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这话是对另一个女人说的,她受惊一般,衣服都顾不得穿,裹着床单便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门哐地一声被关上,房间里只剩下权丞玺和林昕染两个人。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眸子幽暗又冰冷,就如箭一般直直刺进她的心里。而林昕染难堪于两人这样的姿态,用力挣了挣自己的手,斥道:“放开!”

“你这时候闯进来,不就是想代替她吗?”权丞玺轻佻地看着她,眼里、脸上俱是讽刺,仿佛她天生就是下贱的女人。

“权丞玺,你别忘了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她生气地提醒,下一句又心痛到连声音颤抖:“而外面我妈还没有入土为安。”

是的,今天的她既是新娘,又是孝女。只因母亲临死前唯一的愿望,便是她嫁进权家。而权丞玺是不愿意的,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不能拒绝,所以他才会选在这一天跟她领证,不过是为了让她难堪。

没有婚礼,也不对外公开,这些林昕染统统都能接受,可她接受不了的是:他居然在母亲的葬礼上,公然带女人来做那种事。

“她搅和了我的人生,还想在地下安宁?”权丞玺说着,动手去扯她的衣服。

“你做什么?”林昕染慌了。

“你说呢?”他反问。

这也是他刚刚临时改变主意,让那个女人走的原因。比起别人,自己的女儿受虐应该会更心痛吧?

“你疯了,这里是殡仪馆!”她瞠大了眸子,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母亲的灵堂就在外面,且还有前来吊唁的宾客。

“我当然知道,可她最后的心愿不就是让你嫁给我,当权家的少奶奶吗?我要让她如愿才行——”尾音被布料撕裂的声音盖过,她身上的衣服跟着剥离。

“不,不要!”她拒绝着挣扎,可过去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进食的她,又怎么敌得过男人的力气?

“求你——”最后她恐惧又无助地求饶,权丞玺却全然充耳未闻般不管不顾。

林昕染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缎子一般柔滑,明明美得花朵一般的人儿,却得不到半丝怜惜……

不过是一场惩罚,自然没有半分喜悦。权丞玺发泄够了,提上裤子走人。

林昕染就像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眼睛空洞地望着天花板,空气中糜烂的味道令人觉得恶心。

“呕——”

没想到她真的吐了出来,一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拢着撕坏的衣服,尽管眼圈是红的,眼泪却没有掉下来。

妈妈付出生命的代价,才给她找了权家这个避难所,可她却没有守住她的最后一丝安宁。那至少她就让妈妈看到自己的坚强,让她放心,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活下去。

林昕染这样想着,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尽管身上疼的厉害,腿都在打颤,模样实在狼狈。

“啧啧啧,快来看哪,这不是今天的大孝女林昕染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原本想趁人不注意赶紧去换下身上的衣服,不料刚出门就与林晓斐撞上了个正着。

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此时身着扎眼的红裙,慢悠悠地晃到了她的面前,那样子一看也不是诚心来参加葬礼的。

“你来干什么?”林昕染盯着她问,眼睛里满满都是仇恨。

“自然是来安慰你,我的好姐姐的啊。”林晓斐得意地回答着,目光饶有兴味地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不过,看你这样子,怕是早就有人安慰过了吧?”

一直以为林昕染是个孝顺的女儿,没想到母亲的葬礼,她就跟男人厮混在一起了。

心里这样想着,林晓斐目光好奇地望了望她刚出来的房间,似是在寻找男人的踪迹,更好奇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林昕染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故意将门关上,不让她窥探到里面的情景。

“看看嘛,这么紧张做什么?”林晓斐诚然想让她出丑,手用力地推上门板。

林昕染自然不让她得逞,于是姐妹俩便和这扇门较上了劲。

“你说的没错,不过不是个男人……”戏做的差不多,林昕染突然开口。

“那是什么——”林晓斐下意识地问。

“男鬼!”林昕染回答着,音刚落,趁林晓斐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松手,她便直接跌进了房间里。

冲力太大,林晓斐勉强站稳脚跟后,下意识地扫了圈室内,却并未见什么男人。突然意识到上当,转眸,林昕染正好利落地将门关上。

她心里一紧,赶紧跑过去拍着门板:“林昕染,你干什么?赶紧给我打开!”

“你不是羡慕我跟人快活吗?我自然是在成全你啊,不用着急,没人的时候就出来了。”林昕染一边说着吓唬的话,一边顺手拿过门口的扫帚卡在把手上,任她怎么使劲都打不开。

屋内,林晓斐的手都痛了,只好暂时放弃。转身看了眼光线昏暗的房间,色调黑白,阴凉阴凉的,再想到林昕染的话,感觉一股寒意仿佛慢慢从脚底爬上来。

“啊!”吓得她将身子缩成一团,抱住头崩溃大喊。

林昕染就站在门外,听着林晓斐吓哭的声音,心里也并没有半丝痛快。

直到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她才回神,赶紧找了个地方换了衣服,这才回到灵堂。放眼望去,来参加的人根本寥寥无几,就连权家派来帮忙的佣人都被撤走了……



点击继续阅读《boss大人蚀骨宠》(书号:29965)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