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盛太太别逃了

蔷薇 1月前 78



盛太太别逃了(书号:29958)
类型:现言

简介:三年婚姻,江月灵卑微到了尘埃里。 她的孩子因为盛麓城初恋的归来,而被称为野种。 她拼尽全力想守护住最后的温情,却只换来无尽的嘲讽与羞辱。 绝望离开,彻底离开他的世界。 五年后,她带着两个萌宝华丽回归。 盛麓城将她堵在角落,“回来了,跟我回家!” 江月灵轻笑,“盛先生,你的家从来就不是我的。” 男人忽然逼近,却委屈了语气,“盛太太,跑了五年,也该消气了,独守空房的滋味真的很不好……”

点击阅读《盛太太别逃了》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夜半十二点将至的时候,盛麓城果然按时踏进了家门,没有看她,侧颜俊逸冷冽。

江月苓连忙笑意盈盈地接过了他的外套,男人双眸狭长,目光清冷地从她脸上扫过。唇色浅淡的薄唇轻启,语气不冷不热:“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

被盛麓城一提,江月灵嘴角忍不住上扬,心里有层层暖流涌动。

又想起了医生对她说的话:“江小姐,你已经怀孕五周了,前三个月要注意休息好好养胎。”

她怀孕了,是他们的孩子,他……也会开心的吧!

“知道你今天回来,所以……”

“嗯。”

话没说完,盛麓城便敷衍应下,手指骨节分明,拉开领带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江月苓没在意,连忙说道:“水已经放好了,去洗个澡吧。”

盛麓城冷声应下便进了门,从头至尾,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多余的神色,就连疏朗的眉都不曾挑动过一下。

她坐在外面听着里头的水声,竟然觉得有些紧张,不断地搅动着手指。

结婚三年,每个月二十号盛麓城都会回来例行公事“交公粮”。

人人都说以她平庸的家境能够嫁入名门盛家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而她自己竟然也不觉得是嘲讽。

毕竟当时她嫁给盛麓城无非是因为一场醉酒,她捡到了他,成了他的人,听他喊着别人的名字送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醒来时他说:“我会负责。”

于是一场不冷不热的婚姻维持了三年,她与他的距离仍旧不远不近。

不过今晚之后应该会不一样吧……江月灵摸了摸自己还平坦的小腹,脸蛋儿微微一红。

水声刚停,她便连忙站了起来,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根验孕棒,看着从浴室出来的男人有些紧张。

男人的头发还在滴水,随意地散乱在额前,却将他一双凉薄的眼衬托得越发朦胧。

水珠滴落至高耸的鼻梁,又从菲薄的唇角滑落。

他是个五官深邃好看得叫人挪不开眼的男人,高大而矜贵。

可是每次江月灵总觉得他的眼睛太冷,让他那张完美的脸看起来总是拒人千里。

察觉到江月灵在看他,盛麓城目光轻描淡写地扫了她一眼便径直走到了她跟前,没等她开口便顺势将她推倒。

水珠落到她的脸上,夹杂着男人身上特有的寒凉气味。

“麓城我……”

刚张口,菲薄的唇便已经咬开了她的睡衣扣子,手指按住她的皮肤表层,让她起了层层寒意。

明明是亲吻,却没有温度:“我今天有点累,我们尽量快些。”

交差一般的口吻让江月灵一愣,心头不但没有悸动,反而异常闷堵。

看着男人高挺的鼻梁扫过胸口,身体传来本能地抗拒,一激动连忙推开了他:“今天就不了吧!”

说完后江月灵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又接着说道:“我今天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正好,我也有事要通知你。”

被她突然拒绝,身为丈夫的盛麓城却没有问任何原因,眸色清淡地站起身来,好似无事发生一般看向她:“你先说?”

她手背在背后,手心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

“你先说吧!”

她还没准备好措辞,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会高兴么?

盛麓城走到沙发前坐下,随手扯过睡衣披上,说话的口吻好似通知她沐浴露用完了一般平淡冰凉:“我们离婚吧,就明天。”

嗡。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海里炸开,江月灵瞳孔瞬间涣散开来,脸上的笑意也尽数凝固在了脸上。

为什么要离婚?不、我不同意!

握着验孕棒的手指甲嵌入了皮肉,心里呐喊了许久,江月灵却将它重新塞见了裤兜,如同以往一般温润地笑了笑,乖顺道:“好。”



点击继续阅读《盛太太别逃了》(书号:29958)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