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

蔷薇 16天前 25



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书号:30508)
类型:现言

简介:五年后,唐乐乐回到曾经的城市。她竟然在这里,又遇上了他……那个叫,席慕青的男人!!那个,曾经与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的男人!

点击阅读《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

最新回复 (1)
蔷薇 16天前
引用 1

当唐乐乐再次踏入这片熟悉的土地,已经是五年之后了……

五年前,这座城市的人和事,让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成功的蜕变为一个开始懂得人情世故的女人。

五年的沉淀,辗转,忘却,却终究还是让她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城市——南坤市。

两个月后,唐乐乐成功的挤身进了一家高级会所‘欢穴’,担任公关经理秘书一职。

欢穴,顾名思义,欢乐的巢穴,坐落于城东海岸附近。这里拥有着全市最奢华的硬件设施,从独立别墅,到私人海港,可谓应有尽有。而这里同样是所有官商子弟,名流富豪们的集结地。

“该礼待的地方必须礼待,一点都怠慢不得!知道吗?”陆谏章陆经理依旧不放心的叮嘱着乐乐,即使她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中表现得非常出色,但今日毕竟是第一次随他出来。

唐乐乐随着陆经理坐在会所的电瓶车上,往莱茵区的别墅楼驶去。

“乐乐,待会我带你去见的那几个公子哥大多都是高官子弟,他们的爹都是南坤市最顶层的人物,所以,待会看见他们,迎客。”

“恩!我会特别注意的!”乐乐应允。

很快,电瓶车在一座奢华的独立红砖别墅楼前停了下来。

才一推开别墅的玄关门,就见一群年轻人正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品着红酒,一旁的麻将桌上还在奋力厮杀着,好不热闹。

只是,还杵在门口的唐乐乐从未料想,五年之后,她竟然在这里,又遇上了他……

那个叫,席慕青的男人!!

那个,曾经与她有过一段短暂婚姻的男人!

那一年,席慕青,这简单的三个字,却像是一只凶狠猛阿兽般,将她彻底撕得粉碎。

人群中的他,慵懒的倚在皮质沙发上,站姿很是随性,然气质却依旧器宇不凡。一席欧式的深色西装在身,衬得他高大的身躯越发挺拔,渗透出一种上流社会的风雅之气。

他俊脸微侧,清目潋滟,含着半许玩味,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间一弯似有似无的淡笑,此刻的他,正低目专注的与沙发上那个娇艳如花的女子聊着些什么好玩的事情,惹得那女孩竟时不时的捂嘴娇笑出声。

在乐乐的记忆中,那个叫席慕青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擅长讲笑话的人!但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亦不短,然却足以成功的洗礼一个人,亦如他,还有她!

直到陆经理领着她走进别墅的那一刻,终于,席慕青与那个女孩的攀谈暂停了下来。

他一抬目,便撞见了随着陆谏章走进来的女人。

清远的眼眸不显半分涟漪,似连一丝怔忡亦没有,只淡淡的注视着她,目光潋滟出冷漠的波澜。

乐乐被他盯着,有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那一刻连呼吸都仿佛变得压抑。

是啊!她早该知道,本市最顶尖的官商,又怎会缺得了他席慕青呢?

“哟!陆经理,我说今儿怎么这会才见人呢!原来有美女作陪,舍不得过来呢!”牌桌上,公子哥林英朝他们这边仰过了头来,嘻嘻哈哈的揶揄着陆谏章。

“林少,您就别取笑我这一把年纪的人了!”陆谏章笑着回话,忙向众人介绍乐乐道,“这是我们公关部新招进来的员工,唐乐乐,往后还指望着各位少爷多多担待点了!”

“好说好说!陆经理的接班人,大家多少都得给点面子,是吧,席少?”林英朝一旁默不作声的席慕青问了一句。

“恩。”席慕青轻哼了声以作应答,视线却落在乐乐的身上,宛若能将她灼出一个洞来。

见如此之势,陆谏章忙拉着乐乐上前介绍,“乐乐,这位是京达地产的老总,市长的儿子席慕青席少爷!”

“席总,以后还请多关照。”乐乐含笑,故作大方的上前伸手,似要与他握手。

然,席慕青却只是漠然的扫了一眼她伸出来的纤纤玉手,凉薄一笑,“抱歉,唐小姐,我……有洁癖!”

一句话,让乐乐面露尴尬之色,然却很快,恢复如初。

是啊!她差点就要忘了这个男人骨子里那恶劣的本性!

“没关系!”乐乐优雅一笑,从容的收回了右手来。

而对面的席慕青,却早已与身旁的女孩耳鬓厮磨的攀谈起来,似对于乐乐的存在,丝毫也提不起半分兴趣来。

乐乐只淡淡的扫了一眼热络的他们,便强迫着自己收回了视线来。

而后,陆谏章又相继给乐乐介绍了其他公子哥。

几轮下来,乐乐与他们基本熟络了,大家吵着闹着又再开了一桌麻将,叫段飞的男人非拱了乐乐坐上去,迫于无奈,乐乐也只好硬着头皮陪着他们玩两把。

牌桌正式拉开战局,乐乐虽打得有些心不在焉的,但局势却似乎往她这头一边倒。

“不会吧!乐乐,手气这么邪门,该不会还是红花手吧!”段飞纨绔的笑着,痞里痞气的打趣着乐乐。

乐乐被他的话瞬间惹得羞红了脸,倒不是因为他的问题太直白,而是,该死的那破她红花的男人也恰好在现场呢!

“阿飞,不打麻将去一边贫嘴去!让个位给怜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席慕青搂着李怜儿走了过来,从身后拍了拍段飞,示意他让座。

段飞见席慕青难得有兴致参加,便急忙起身让座,“行行!你们玩,我负责观战。”

乐乐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偏头扫了一眼离她仅有半米之遥的席慕青,却不料想,顾盼间眸光恰巧撞进了他那一潭漆黑的深渊中去。

他的眼潭,如同一股强劲的飓风,足以将人深深吸附其中,不可自拔!

乐乐微怔了数秒,缓然回神,忙别开了眼去,心池却还是惊起了一层淡淡的涟漪,撩拨着她此刻不太平静的心弦。

“怜儿,你只管打,赢的钱算你的,输的钱算我的!”席慕青笑得魅惑万千,拾了把椅子在李怜儿身旁坐了下来。

“席少对自己的女人,就是体贴,慷慨!!”另一桌的林英还不忘调侃这边的席慕青。

乐乐皱了皱眉,胡乱的扔了只牌出去,只觉李怜儿上桌之后,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透着一种让人烦躁的因子。

“胡了。”

正当乐乐还在发怔之际,忽而只听得李怜儿一道轻呼,乐乐竟给她点了一炮。

第二轮,乐乐显然就细心多了,或许这也源于女人间的相互较劲,乐乐就是暗地里不想输给这个女人。

“怜儿,这个不能打。”倏尔,一道低沉的嗓音染着几分磁性,在李怜儿的耳边响起。

是席慕青!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拿过李怜儿手中要打出去的牌,将它搁置一边,转身从牌仔中间抽了一只出来,落在外面,“九万。”

乐乐要不起,继续摸牌。

说来也奇怪,一局打下来,乐乐没有要到任何一只牌,手上的子儿还依旧乱糟糟一片。

这一局是她下家胡的,当李怜儿将手中的牌摊下来的那一刻,乐乐才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所有要的牌,都被她的上家席慕青这个军师抠在了手中,一个子也没有落下来。

显然,这个男人不准备让她好过。

乐乐本就兴致蔫然的,这会被席慕青一冷攻,她就越发显得意兴阑珊起来,只是碍于经理的面子,却又不得不继续陪着桌上这几位公子哥们打发时间。

结果可想而知,她输得一败涂地。

“来来,输的人喝酒!”观战结束,段飞幸灾乐祸的端了酒杯过来。

这会,陆经理朝乐乐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乐乐,去给席少敬杯酒吧!也不知道今儿这少爷中了魔,还是我太敏感了,总觉得他好像对你挺有成见的!”

要没有成见,一贯绅士的席慕青又怎么可能在牌桌上如此为难一个女人呢?要说他席慕青不是故意的,他陆谏章绝对不信。

“他是我们会所的大顾客,往后你接我的班,可不能把他给开罪了,不然这以后路子可不好走!”陆谏章绝对是有心想捧她唐乐乐的。

“好……”乐乐咬唇,点头。身为经理的得力助手,这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她没理由拒绝才是。

乐乐端着半杯红酒,朝伫立在人群中间的席慕青走了过去。

“席总,我敬您一杯。”

席慕青转身过来,清远的眼眸潋滟着一抹冷漠的波澜,唇角若有似无的勾了勾,“为什么?”

乐乐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五年不见,这个男人那强大的气场却是有增无减。

“席总,就当交个朋友吧!”乐乐从容的笑着,露出一排洁净而又漂亮的贝齿。

阳光妩媚的笑容,是乐乐这么多年来最强劲的武器。

“朋友?”席慕青夸张的挑了挑剑眉,性感的薄唇间掠起一抹讥诮的轻笑,“那还得看看你唐小姐够不够资格做我席慕青的朋友了!

说话间,席慕青迈开颀长的双腿,缓步走至桌前,优雅的拾起桌上一杯盛满的茅台,递给对面的乐乐,凉薄的唇角依旧是那抹似有似无的轻笑,“唐小姐,你的诚意……可都在这里!”

意思就是,她喝多少,多少便是她的诚意。

乐乐一怔,水眸微闪,掠过几许愕然,却又很快了然过来。

他在刻意为难自己!因为,五年前的她,一沾酒,就会醉!

------------



点击继续阅读《欲宠娇妻:总裁多情事》(书号:30508)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