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初桃小说《替嫁太子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897

康乃馨 2017-7-20 400





初桃小说《替嫁太子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897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第一章  穿越成贱女人

替嫁太子妃
替嫁太子妃
初桃
痛……全身都像被什么碾压了一样,他们是怎样把自己救醒的?明明自己看到到了叶廷看着自己微笑,为什么要救醒我……

叶廷他在奈何桥上等我一定等得很焦急,为什么要救醒我……虽然叶廷一直希望自己活下去,自己也一直努力的活下去,可是能够去奈何桥与他会面,不是更好么……

心脏移植手术排异的谢芷若在苏醒过来的一瞬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不对……自己怎么好像不是躺在床上?谢芷若努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密封的轿子里。

怎么回事呢?这具身子不是自己的!这样稚嫩柔软的双手,分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的,这身上粉红的衣服,是嫁衣么?

嫁衣不是应该是大红的吗?鹤……鹤顶红……这,如果自己没有认错的话,这瓷瓶上写的是鹤顶红?

谢芷若因为身体原因,一直不能参加运动,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静静的坐作看书,各种书籍都有所涉猎,为此还学了一手好繁体。

所以瓷瓶上写的“鹤顶红”三个字被她轻而易举的就认出来了。

等等……粉红的嫁衣是说明嫁过去不是正室?空了的鹤顶红瓷瓶还拿在手上说明是刚刚服下去了?

这……难道是自己这具身子的原主不愿意嫁给人做妾于是服毒自尽,而倒霉的自己则是像无数网络小说写的那样穿越到了这具身子身上,成了这具身子的新主人?

这……这也太狗血了吧?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在叶廷临死前答应过他,要代替他好好的活下去,死了也就罢了,可既然老天都还让自己活着,那就好好的活下去吧。

谢芷若收起手上空了的瓷瓶,一边想着,一边还握了握拳,听说古代的男人虽然三妻四妾,可都是会养女人的,自己大概可以做一个透明小米虫吧?

不要受宠就好,可是身子还是好痛……

浑身都要抖散了一样,这该死的轿子,怎么连个减震的都没有!

想当初自己还和叶廷去古镇玩的时候,看到古镇游抬花轿的,曾经对他说过,等到结婚的时候,要他抬着大红的花轿来接自己,自己要一身汉服,穿着大红的嫁衣,坐着大红的花轿嫁给他,没想到……

“叶廷,我坐着花轿,穿着嫁衣要去嫁人去了,可是,新郎不是你,所以,是不是大红的嫁衣大红的花轿也无所谓了吧?叶廷,我好想你。”

想到当初那个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友,谢芷若的眼泪忍不住湿润了眼眶。

“叶廷,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黄山情人谷一起,摸着那个爱字石,许下的承诺?倘若有来生,我们一定要找到对方,生生世世,结发为夫妻。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一世,我都长大了、嫁人了,要怎么来找你?”

在胡思乱想之间,谢芷若被花轿悄无声息的从侧门抬进了一处贵到极致的大宅子。没有锣鼓喧天,没有鞭炮齐鸣,也没有孩子拍着手撒着欢的跟着花轿围观新娘子,甚至,连宾客的道贺声都没有听到过。

就那么静悄悄的,压抑得人几乎要窒息而亡。

谢芷若像木偶一样的被人牵引着磕磕碰碰的进了一个房间,等她终于摸索着坐在了床沿之上,便有一个破锣嗓子在耳边说到:“新娘子,你就在这里安心的等着吧,等晚上太子殿下会过来的。我们走!”

“是。”几个听上去还显得年幼的少女声音在耳畔响起,然后谢芷若感觉到房间内一瞬间就只剩下了自己。

这……怎么回事?刚刚那个破锣嗓子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屑,而且她有提到太子?如果自己没有听错的话,自己即将嫁的这个人是这个一国的储君?

身份尊贵,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那么即使只是一个妾,那些人也不该轻慢自己到如此的地步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说,这具身子的主人,并不得太子爷的待见,但是既然不待见,为什么又要迎娶进门呢?难道有什么隐情?谢芷若越想越觉得头疼,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如果叶廷在就好了,什么事情他都知道,他一定可以替自己分析得一清二楚,而不用自己费劲脑汁的在这里乱想。

如果,叶廷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坐视自己嫁人吧?叶廷,说好要给我的幸福呢?

肚子咕咕直叫,又累又渴又饿的谢芷若终于停下了胡思乱想,实在是饿得连动脑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没有搞错的话,这群人至少将自己丢在这里不闻不问半天了,连茶水都没有一口喝的,这也太抠门了吧?

饿得头晕眼花的谢芷若一把扯下盖头在屋里转悠着,希望能找出一点果腹的东西,结果连水都没找到一杯。桌子上那一套茶壶茶杯好看是好看,可里面连一滴水都没有。这些人是想干嘛?想要活活的饿死、渴死自己吗?

谢芷若一脸愤愤的坐在桌子旁边,恶狠狠的瞪着桌子上面的茶壶和茶杯,似乎这样瞪着就能瞪出一杯茶水来。

“你们倒是给我倒杯水啊!”谢芷若嘶哑着喊了几声,其实她也不确定门外有没有人,可是实在是渴得太痛苦了。但是喊了半天都没有人理,嗓子又实在干渴的厉害,也只能停歇下来。

“小月姐姐,我们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隔了许久,门外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谢芷若一跳。

这……门外真的有人啊?那听到自己喊话为什么声都不吱一下呢?要死要活好歹是拿个话来说啊,这么折腾人算什么啊?

谢芷若软软的爬在桌子上想到,她实在是连和人理论的力气都没有了。

“能有什么问题?你以为她是来做太子侧妃的啊?她是来做侍妾的!不,她注定了连侍妾都不是,连我们宫女下人这些都不如。”

门外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来,声音听上还算悦耳,可是从这嘴里说出的话却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啊?为什么呢?”小女孩的声音里带着疑问。

“因为屋里这个女人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太子殿下娶她也是逼不得已。你虽然还小,可是也要记住,咱们做女人的最重要的是洁身自好,这样才会有难让人喜欢,记住了么?”叫小月的女子声音里一副说教的样子。

“嗯,记住了。可是,她是怎么不知羞耻的呢?”小女孩的声音清脆的传到了谢芷若的耳里。

谢芷若定了定神,也竖起耳朵专心注意着门外,她也想知道,自己这具身子是怎么不知羞耻,以至于这么的不受人待见。

“哼,她呀名叫谢芷若,她是那个什么乐安府知府的女儿,有好命生在官家做小姐,可却是个自甘下贱的胚子。去年太子殿下随着皇上一同巡视江南,路过乐安府的时候在入住的是乐安知府的府邸。这女人妄图攀龙附凤,几次勾引太子殿下不成,居然在太子殿下的房中下了媚药。”

“下媚药?”

“可不是嘛,自己脱光了身子跑到殿下的床上,太子殿下被媚药拖累,中了她的奸计。而且,她还故意使人将皇上和知府以及其他随驾的王公大臣引了过来。被捉奸在床的时候一边说自己和太子殿下是两情相悦,一边寻死觅活的今生今世非太子殿下不嫁,皇上无奈,只能下旨要太子殿下迎娶她。”

“太子殿下那么尊贵无比的人,却是有苦难言,气愤之下只能自请圣旨,要纳她为侍妾。不过,也只是侍妾而已,而且是一辈子的侍妾,即使有一天,太子殿下登基,她也只能是个侍妾。”叫月儿的女子用满是鄙夷的语气娓娓道来。

“不会吧,如此狗血的剧情!”听完来龙去脉,谢芷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吐槽无力了,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做妾也就罢了,可居然还这么狗血这么招人仇恨,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还好这个身子也叫谢芷若,只是没想到这个谢芷若竟然是如此不堪的一个人。”谢芷若一边怨念,一边趴在桌子上,她连哼哼都无力哼哼了,难怪人家都这么不待见自己啊,可是,原主为什么要自尽的?难道是因为不甘为妾?可从原主设计的事情来看,不应该啊?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当那张和叶廷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饿得半昏迷的谢芷若面前的时候,她一度以为叶廷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孙悟空一样,架着七彩祥云来拯救她了。

虽然紫霞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但她好歹还是被孙悟空拯救了,可是谢芷若连开头都没有猜中,更别说结局了。

“叶廷……你来带我走了么?”谢芷若的喃喃的说道,声音在喉咙口打了个转,却始终发不出来,只能发出蚊子一样细小的嗡嗡声,除了她自己,谁都听不见。

“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这样就已经不行了吗?看来本宫准备的这口棺材真是很及时呢。”那张和叶廷一模一样的脸,一边恶毒的说话,一边轻轻的拍了拍他一起被送进新房的棺材。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第二章  洞房棺材

替嫁太子妃
替嫁太子妃
初桃
漆黑的棺木在这个烛火跳动的压抑的房间中散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森。谢芷若真恨不得就这么一头撞死算了,下人们口中这具身子的主人不知羞耻陷害的对象居然有一张和叶廷一模一样的脸,这让她情何以堪。

可是,她怎么舍得?

也许,这真的是叶廷,也许他只是没有了上一世的记忆,上一世,叶廷对自己那般的温柔贴心,拼却姓名也要护住自己的平安。

那一次意外的车祸,她一直都怀疑那并不是意外,只是叶廷为了要把他的心脏给自己,让自己活下去而布下的局,不然为什么叶廷那么巧的在自己被医生断定再没有合适的心源就活不过一周的时候出车祸,而且车主的赔偿和他的心脏居然还被一起交到了医院,让她多活了一个多月。

是的,也只是一个多月而已,心脏排异。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容不下一颗那么爱自己的心,也许,只是为了将自己送到这一世来与他团聚的吧?谢芷若下意识的摸了一摸自己的心口,虽然那里已经没有了他给自己的心脏。

“怎么了?不说话了?当初,你不是很能说吗?寻死觅活的说和本王有多么的两情相悦,多爱本王,多想和本王在一起,除了本王谁都不嫁……现在,怎么像一条死狗一样什么都不说了呢?嗯?下贱的女人!”

太子殿下一边怨恨的说着,一边捏起谢芷若的下颌往上抬,让她的眼睛和自己对视着。

那是一双怎样的充满了羞辱、恼怒、怨恨的眼睛啊,只一眼就让谢芷若如同坠入千年冰窟一般的冷到灵魂骨髓里,只一眼就让谢芷若疼得心心口好像有人拿着一把钝刀在来回的割一般,只一眼就让她恨不得将自己这具身子杀死千百次……是的,她也恨!

明明是那么爱她疼她到骨子里的一个人,现在却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她要怎么办?

一死是很容易的事情,他连棺材都给她准备好了,她本来就是应该死去的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她舍不得,她真的舍不得,这一张和叶廷一模一样的脸。

叶廷,如果真的是你,如果你真的在这里,那么,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守着你,守到你记得我的那一天。历尽艰辛,受尽磨难我也不怕!

“请太子殿下恩赐一杯茶水吧。”谢芷若用尽全身力气才从那已经干渴得快要着火的嗓子里挤出一句还算清晰的话来。

“嗯?下贱的女人,你这是在请求本王么?也好,本王怎么能让你那么痛快的去死呢,不看着你受尽折磨怎能消解你给本王带来的这种种的屈辱呢。一想到本王堂堂风云国储君慕云霆居然被你这样的下贱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本王就恨不得将你细细的剁碎拿去喂野狗呢。”

自称慕云霆的男子一边刻薄狠毒的说着,一边缓缓的松开捏着谢芷若下颌的手。松开之后,从怀里拿出一块手帕仔细的擦拭了一遍自己捏过谢芷若的手,擦完之后随手将手帕仍在了地上,仿佛谢芷若是一件肮脏得让人作呕的垃圾。

做完这些,慕云霆就转身走出了房门,今天本是他和那个下贱的女人的新婚之夜,可是他连踏进有那女人在的房门都觉得很恶心又怎么会碰她呢?

如果不是为了羞辱那个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将那具棺材送到那个女人面前,他才不会踏进那房门半步呢,不知道他的玉嬛等他等急了没有。

风云国太子慕云霆是当朝皇帝的嫡子,身份本不同,又自小聪敏好学,长大之后更是文武双全,治国安邦,无所不能。赢得皇帝和朝野上下一片齐声称赞。

慕云霆又不像其他皇子一般沉迷女色,至今仅有一位太子妃和两位侍妾,当然,谢芷若是不算的。

太子妃沈玉嬛是慕云霆老师的女儿,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了也顺理成章的得了皇帝的赐婚,一直是伉俪情深。不知道整个风云国有多少名门闺秀芳心暗许,只是像谢芷若那边下作的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不提太子慕云霆去往太子妃沈玉嬛之处,只说谢芷若这边。

当太子出门之后片刻,终于有人送了茶水和吃食过来。虽然茶水像是用树叶熬的一般苦涩得让人作呕,吃食是硬得像砖头一般的馒头,可好歹算是有了吃喝,不会再饿死渴死了。

谢芷若一边默念我这是在喝极品大红袍,吃顶级御制点心,一边强忍着不将吃喝进去的食物吐出来。

前一世叶廷不要命的爱着她,用生命守护着她,这一世,不管吃什么样的苦,受什么样的罪,她都要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守着他。谢芷若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唤醒叶廷的记忆的,一定可以!

带着这样的念头,谢芷若和衣睡去,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闪过前世叶廷温柔的笑脸、细致的呵护,以及这一世那个长着和叶廷一模一样面孔的男人眼中的冰冷刺骨的怨恨和伤人肺腑的话语。

屋里除了跳动的蜡烛时不时发出的噼啪声之外,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烛影摇曳之间,屋里停放的那口棺材也越发的显得阴深恐怖,让人胆战心惊。

胡思乱想的许久,累得不轻的谢芷若才睡了过去,睡眠极浅,梦中一片混乱。

“丫头,你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用我的心看着世界。”浑身插着各种各样的导管的叶廷温柔的看着她吃力的说着。

“好痛,好痛……爹爹不要打,以后芷若再也不和姐姐抢东西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看着高高扬起的荆条,一边哭一边求饶。

“爹爹……我……我不是故意打翻墨盒的,是姐姐,姐姐推我……”

“不,爹爹不要打了,不是姐姐推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打翻的,不要打了,爹爹我知道错了……”

陌生的小女孩蜷缩在地上,浑身蜷缩青紫的印痕。

“爹爹……为什么……为什么姐姐犯下的错要我来承担,为什么从小到大你都偏疼姐姐,爹爹,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为什么可以偏心至此……”

花轿一摇一晃,泪痕还没擦干的女子将手中的瓷瓶打开,一仰头将瓶中的粉末吞了进去,瓷瓶上赫然是鹤顶红三个字。

“不!”谢芷若大叫着从梦中惊醒。心口好闷,好疼。凌乱的梦境,模糊的记忆……难道,这具身子的主人是带人受过?

谢芷若看着屋中那一口漆黑的棺材,陷入了沉思。

一直到凌晨谢芷若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且睡得极不安稳。正半睡半醒之间,谢芷若隐约感觉到有人推攘自己,耳边还响着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

“喂,快醒醒,快醒醒。这都什么时辰了,还睡。”

“做什么啊?”谢芷若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问道。

“哟呵,你还真以为你是来做夫人享福的啊?告诉你,做梦呢。”眼前模糊的人影刻薄的说道。

“大清早的,你干嘛啊?”谢芷若努力的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影是谁。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和自己穿越过来的本尊应当是一般大小。

“这还早吗?这都已经卯时一刻了。昨儿个太子殿下可是吩咐过了,要一早叫你起床干活,”说着,小丫头仍了一套衣服到谢芷若的身上,口里说着:“换上吧,这可是太子殿下亲自吩咐要拿给你的。”

“慕云霆亲自吩咐的?”谢芷若心中疑惑,不知不觉的将太子的名字说出了口。

“呸呸呸,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直呼太子殿下的名讳,你想死也别拉着别人啊。”小丫头连声呸道,一边说,一边还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有没有人听见。

“慕云霆那么好心?”谢芷若不理小丫头,自顾自的拿起了面前的衣服,打开一看,是一件和眼前的小丫头一模一样的宫女服,心中顿时明白这也是慕云霆要收拾自己的手腕。

“呵呵……”谢芷若心中笑笑,说得多么的英明神武,却是像小孩子一样的手腕,以为一套下人的衣服就能羞辱到自己。不过也是自己这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对于这些并没有什么抗拒之心,倘若还是之前那个原主,只怕到真是会被羞辱到。

“喂,你还在磨蹭什么,赶紧的把衣服换上跟我走。要是晚了,活干不完,今天的早饭可就没有了,你不饿,我是饿的,不要害我。”小丫头不耐烦的盯着谢芷若说道。

“嗯?干活?干什么活?”谢芷若这才想起刚刚恍惚间似乎是听见眼前的小丫头说昨晚慕云霆叫自己起床干活的。

“干活就是干活,啰嗦什么,穿上衣服跟我走就知道了。”小丫头一脸厌弃的说道。

“好吧,那请你出去一下吧,我换了衣服就来。”谢芷若平静的说道。虽然前一世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小到大都干得最‘重’的活不过是帮妈妈从厨房里把碗拿到饭厅,而这句身子的主人虽然是不得宠爱,可也是没有干过活的样子。

但留在这里就有机会看到叶廷也就是现在这个自称慕云霆的太子殿下,不管怎样辛苦,都是可以忍受的。唐僧取经还有九九八十一难呢,就当是老天给自己的磨难吧,谢芷若这样想着。她相信,自己总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第三章  洗衣婢女

替嫁太子妃
替嫁太子妃
初桃
“啰嗦。”小丫头说着就转身出去了,语气虽然依旧不耐烦,可脸色已经好看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谢芷若对她说的那个请字。

这个小丫头名叫小米,她自幼生长在贫寒家庭,家中有一个弟弟,父母重男轻女,向来将她当做是拖油瓶赔钱货,呼来喝去的,连小她许多的弟弟也有样学样,对她只有呵斥。

前几年小米的家乡遭旱灾,粮食欠收,再也养不起她这个“闲人”,父母将她买与人牙子,被一富裕人家买去,顶替了自己要被送入宫中做奴婢的女儿。她辗转被送入宫中,没有半分钱财,又不会讨好他人,故而一直也是受人欺凌,哪里有人对她客气过。

谢芷若再怎么遭太子殿下厌弃,可毕竟曾经是官家小姐,现在又是太子侍妾。身份总是在那里的,谁知道会不会有咸鱼翻身的一天,这初次叫她干活,当她是奴婢这样的事情,聪明的人自然是能躲就躲,小米没人提点,也没人帮忙,是以这样得罪人的差事才落到了她的身上。

小米刚刚见谢芷若对她的恶言恶语并不放在心上,还对自己以礼相待,心中暗暗的便有了一分善意。

片刻之后,谢芷若换好衣服,推开房门,对小丫头笑笑,说:“麻烦你久等了,我们现在便过去呗。”

倒不是谢芷若天生就有别人打了右脸要赶紧把左脸送上去的心理。只是她来自信息爆炸的现代,深谙伸手不打笑脸人的真谛,自己初来乍到,又是这般处境,当然不能再树新敌,不然只怕还没有唤醒叶廷的记忆,自己便被这陌生的环境吞得连渣都不剩了。

谢芷若的笑脸再次赢得了小米的善意,小米没有再恶言恶语,只说:“走吧,再晚宫嬷嬷要发火了,咱们都没有早饭吃。”

“宫嬷嬷?”谢芷若语带疑惑的开口。

“嗯,宫嬷嬷是管理我们洗衣房的嬷嬷。”小米回答道。

“不知道宫嬷嬷是怎样的人,可不可以请你给我说说?你是老人,一定比我懂得多的,还请你多多提点一下。”谢芷若面带恳求的看着小米说道。

“不管是谁,不管这人的地位多么的卑贱,只要他是人,他就有被尊重的需要。”这是教社会关系的老师在课堂上教的,谢芷若一直记着。

生平第一次有人用这样的恳求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小米的潜藏在自卑深处的虚荣心蓦然便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宫嬷嬷脾气不太好,最见不得人忤逆自己的话,以后嬷嬷分派下来的,不管是什么事情,不管能不能做到,先答应下来便是。如果实在是难办,过后再去求她,多半还是会应允的。其实嬷嬷,也很少真正强人所难的。”

“谢谢你,我记住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在请教你,可以吗?”谢芷若看着小米,真诚的道谢。

小米想了一想,点头说道:“可以,但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小米虽然没有什么人提点,可毕竟在太子宫中也待了有一段时间了,趋利未必是会,但避害的心,却早早的就有了。只是她本来是个善良的女子,刚刚谢芷若又让她潜藏在心底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自然也是好说话的。

“嗯,我都明白的,谢谢。”谢芷若再次道谢。

路上渐渐有了早起洒扫的宫人,两人不再说话,只低头一路向前行去。偶有两三个小丫头在和谢芷若擦肩而过之后,在谢芷若的背后指指点点,不过谢芷若也都自动无视了。

谢芷若自觉自己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功夫和无关紧要的人生气。当前重中之重是如何让叶廷恢复记忆,其他的,一切都没关系。

谢芷若并没有去想这个人是不是真的不是叶廷,既然她都能够穿越,那叶廷为什么不能呢?老天让她到这个地方来,冥冥之中,自然是有所安排的,她相信老天总是慈悲的。

“丫头,这辈子我不能再好好的照顾你了,但是下辈子,我一定会找到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这是叶廷亲口对她说过的话,他从来没有骗过她,只要他说,她就信。她相信她的叶廷是无所不能的。

谢芷若和小米一路默默无话,走了两刻钟方才转进一个院子。院子里全是晾衣服的架子,高高的架在一片片的空地上,小米并没有停留下来,而是直接带着谢芷若穿过小院,走到一间还亮着灯火的房前,垂首低头的说:“宫嬷嬷,我将人领过来了。”

“嗯,进来吧。”隔了半晌,一个严肃得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才在屋中响起。

“是。”小米恭敬的应了一声,示意谢芷若跟着自己往屋里去。

“宫嬷嬷安。”见到宫嬷嬷,小米就恭敬的请安。

见小米向宫嬷嬷问安,谢芷若也赶紧学小米的样子一福,口里说:“宫嬷嬷安。”只是她的灵魂终究是现代人,行礼学得有些不伦不类。

被称为宫嬷嬷的老嬷嬷并没有将谢芷若那不伦不类的行礼放在心里,在她看来,有些官家小姐本就是不学无术的代表,更何况眼前这人的狼藉名声可是在整个太子宫中传遍了的。

宫嬷嬷严厉的上下打量了谢芷若好一番,才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我也不管你现在在心中将自己看着什么身份,既然太子殿下让你来了我洗衣房,那你的身份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洗衣房的宫女。”

“是,芷若明白。”谢芷若恭谨的说道。

“你若真明白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要试图在我洗衣房生事,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将分派给你的任务完成,我自然也不为难你,否则……”

宫嬷嬷顿了顿,加重了语气说道:“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手里的藤条是吃肉的还是吃素的!可记住了?”

“是,芷若记住了。”谢芷若依旧恭谨的回道。

“嗯,那小米带她下去吧。告诉她今天要做些什么。”

“是。”小米只应了一声,便示意谢芷若跟着自己退出门去。

谢芷若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当下跟着小米,低头退出了房门。

“快走吧。”出了宫嬷嬷的房门,小米急急的说着,一边说,一边低头赶路。

谢芷若有些好奇,看上去这个小丫头怕宫嬷嬷得紧,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刚刚退出门后,她还偷偷的拿衣袖擦了擦额头,不会是擦汗水吧?

想到这里,谢芷若有些讶然。宫嬷嬷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客气,可实际上话里话外都没有什么恶意啊,上面人希望下面的人老实本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谢芷若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很怕宫嬷嬷?”

小米瞪了谢芷若一眼,又看了看左右,方才开口说道:“宫嬷嬷手下活生生打死过人的。”

听她这样说,谢芷若有些咂舌,看不出来啊,原以为就只是个严厉的老嬷嬷,没想到这么凶狠,乖乖,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正想着,在前面引路的小丫头停了下来,指着一个大大的木盆说道:“以后这个木盆就是你用的,自己保管好,要是坏了,那可是要自己掏银子置办的,一层层下来,没个三五两银子不行,可贵了。”

其实也是小米想着之前谢芷若对自己说话比较有礼,才好心提点于她。这宫里头一层一层的,弯弯道道的,多着呢。谁都是挨过坑,上过当,磕磕碰碰的走过来的,没那么多善心来提点别人。

谢芷若心中自然也是明白,虽然只是一句话的问题,可这样的提点,那也是一份恩情,当下认认真真的道了谢。

小米点点头,又指着身边木盆旁边一个大筐,说道:“这是你今天早上必须要洗完的,饭后还会有人送衣服过来,应该也是这么大一筐。上午洗完下午倒是没有多少事情,洗好后会有人来收去晾晒的,那时候就没什么事情了。”

看着满满的一筐衣服,谢芷若有些头疼,从小到大,她连用洗衣机洗衣服都没试过。因为心疼她身体不好,在家里的时候有爸爸妈妈,最初去学校的时候有一同长大的好姐妹,后来认识了叶廷,生活上一切大小事情都是叶廷打理的。哪里有机会自己洗衣服,更别说手洗了。

“如果洗不完会怎么样?”谢芷若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洗不完就继续洗,过了饭点就饿着。洗到半夜三更也必须把今天的量洗完。”小米回到。

“天啊!”谢芷若扶额长叹,谁派个仙子来拯救她啊,她真的很需要啊。

“别天啊地啊的了,快洗吧。”小米皱着眉头对谢芷若说道,“水井在那边,要自己拿桶过去提水。”

“不能把木盆和衣服搬过去洗么?”谢芷若问道。

“水井旁边有人占了的,过去的话会被赶的。”小米回答道。

“呃……”谢芷若默默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一个小小的洗衣房都如此弱肉强食,那整个太子中宫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自己是不是太乐观了呢?

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小米也失去了耐心,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自顾提水洗起属于自己的那筐衣服来。

哀怨了一小会,谢芷若便清醒过来了,事已至此,自己反抗也是无效的,不如顺其自然,先找一块立足之地,再想办法接近叶廷。

说干就干,谢芷若将衣袖一挽,就提了水桶去打水去了。

可真走到水井旁边,对着那轱辘和系在轱辘轴上的水桶,谢芷若傻眼了。

不管她将木桶丢下去多少次,将木桶转上来的时候,里面都只有连桶底都铺不满的水。

“这……谁告诉我一下这水要怎么打啊?”谢芷若欲哭无泪的看着木桶,再次诚心的恳求老天爷派一个仙子来拯救她。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第四章  遭遇排挤

替嫁太子妃
替嫁太子妃
初桃
“躲开,好狗不挡道。”

正在谢芷若愣神的时候,一只粗壮的大手将谢芷若推开了,谢芷若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脚步,没有摔倒。

只见一个牛高马大蒲扇大掌水桶腰的女人站在了自己刚刚站的位置。

那女人看谢芷若看她,凶狠的瞪了谢芷若一眼,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美……美女……”谢芷若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打结了,这什么时候美女长得赛张飞了?

不过谢芷若并未将心中的话说出来,甚至脸上都没表现出来任何惊异的深情,只是开口抱歉的说道:“这位姐姐真对不起,档你路了,你先提水吧。”

谢芷若在心中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看一看别人是怎么打水的,要不然,连水都打不上来,自己那满满一大筐衣服要洗到何年何月。

“哼,算你识相。”赛张飞从鼻子里哼出一句话来,将打水的木桶倒过来,狠狠往井里一贯,连轱辘轴都不用,呼哧呼哧的就将满满的一桶水从水里提了上来。

站在一旁的谢芷若连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果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啊。

“你真厉害。”谢芷若幽幽的开口对着赛张飞感叹道。

“嘿嘿,我大妞别的不说,论起力气,可是这洗衣房里数一数二的。”自称大妞的赛张飞昂首挺胸,骄傲的说道。

“我相信你。”谢芷若还是有些呆。

不知道是谢芷若的话让大妞乐了还是谢芷若的表情让大妞乐了,反正大妞看着谢芷若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凶狠,只是将自己的两个大桶都装满水之后,又大手一伸,将谢芷若的捅拎了过来,呼哧呼哧的提了一桶水给她倒上。

“谢谢。”谢芷若觉得自己简直是人品大爆发了,正在对着这木桶发愁呢,居然老天真就派了一个天使来拯救自己了,虽然这天使的体型有点让人咋舌。

“不用。”大妞蒲扇样的巴掌拍在谢芷若小小的肩膀上,说:“这洗衣服谁不知道我大妞侠义,最爱帮助他人。以后我罩着你,有谁敢找你麻烦,就报我的名字。”

大妞把胸脯拍得碰碰响。

“谢谢。”除了谢谢两个字,谢芷若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对于这个叫大妞的宫女,她的心里生出一种感激,这是第一个对她表露出真正善意的人,虽然看上去有点傻,可这善意却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

“说了不用。”大妞打断谢芷若的话,说道:“对了,你都知道我叫大妞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叫什么啊?”

“我叫谢芷若,你可以叫我芷若。”谢芷若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谢芷若?”大妞疑惑的皱了皱眉,恍然说道:“哦,我知道你了。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啊。”

“呃……”谢芷若一脸尴尬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还好大妞并不管她是不是接了话,只自顾自的说下去道:“他们说你不知廉耻的勾引殿下不成,在殿下房中下了媚药,还非逼着殿下娶你。”

说着说着,大妞有些兴奋起来了,“殿下那么英俊,你们真的成了好事了?”

谢芷若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一切语言都苍白无力或者直白一点说,这会儿说什么话都说废话。

还好,大妞并没有真要询问谢芷若的心思,只是只顾自的在那里说起话来,“你就好了,至少跟殿下躺在一张床上过,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殿下能看我一眼,一眼就足够了。”

“你?你也喜欢殿下?”谢芷若弱弱的问道。

听谢芷若这样啊一问,大妞忽然扭捏起来,半天才低着头,捏着衣角做娇羞状,半响才点点头,说:“嗯。”

说完一个“嗯”字,大妞又理直气壮起来,说:“别说是我大妞,这整个昭阳宫甚至整个皇宫,整个京城,谁会不喜欢太子殿下啊。”

说着,大妞顿了一顿,看了一眼谢芷若,继续说道:“只是,不是谁都像你那么大胆的。”

谢芷若觉得自己连苦笑都苦笑不出来了,自己一穿越就顶了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名声,喜欢的人忘记自己了不说,还被喜欢的人所厌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自己有善意有善举的人居然是个活宝,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自己这种处境,如果不是活宝,只怕也不仅不会帮自己,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了吧。

“那个,大妞啊,时候不早了,你不用洗衣服吗?”谢芷若觉得再不转移话题自己都会被带成活宝了,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哎呀,对哦,我先不跟你说了,我洗衣服去了,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啊,记住了。”大妞一边说,一边赶紧拎着自己的两桶水走了。

谢芷若一边一脸羡慕的目送大妞轻松的拎着水桶离去,一边一步一停歇的将自己那一桶水慢慢挪到自己的水盆旁边。

前世刚上大学的时候,都是闺蜜帮自己洗衣服,而自己从来没有觉得心安理得,通常也都是陪着闺蜜一起,一边和闺蜜聊天,一般看她洗衣服。所以虽然没有洗过衣服,但是谢芷若还是知道洗衣流程的。

木盆旁边有个瓦罐,瓦罐里是煮好的皂角,前一世在书里看到过,古人都用皂角洗衣服,书里说,非常好用。

谢芷若用力将自己那一桶水倒进盆里,又倒了一些煮的皂角水到木盆里调均匀,这才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放进去浸泡。

闺蜜洗衣服都喜欢浸泡一刻钟再洗,说那样洗着轻松很多。书里也说过,一般用洗粉水浸泡15-30分钟,附着在衣服上的脏东西就会自己跑到水里去,也不知道用皂角是不是一样的,不过试试就知道了。

等这边的衣服都浸泡好了,谢芷若才甩了甩发红发痛的双手,拿着水桶又往井边提水去了。

谢芷若学着刚刚大妞的样子,将打水的木桶口向下,狠狠往井里一扔,这一次,连着木桶的绳子有了重量,不再像之前自己打水那般轻飘飘的了。

不过,谢芷若可学不来大妞直接就能将水从桶里提上来,自然还是要努力的摇轱辘才能将水打来的。

等谢芷若将水从井里弄到自己的桶里,裙摆和鞋袜都被水打湿了,还好现在不是冬天,否则就这么一次,就要长出冻疮来。

谢芷若虽然被太子慕云霆打发到洗衣房来洗衣服了,但她自己名义上也是慕云霆的侍妾,自然是有自己的小院的,而自己的嫁妆也是还在的,嫁妆里自然有衣服鞋袜。心里暗暗打算将这一桶水拎过去就回去换一下。

等谢芷若提了木桶回到自己的木盆旁边时,她的木筐里又堆了半筐衣服,旁边几个正在洗衣服的见她回来,一边对她指指点点,一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那半筐衣服的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谢芷若心中明白,这是有人给自己下马威来了,自己初来乍到,按说不应该多结仇怨,所以一些言语上的挑衅她都是置之不理的,可这种明目张胆的欺到自己头上的行为,却是最不能容忍的,否则别人只会变本加厉,甚至会让其他在观望的人也跟着一起,欺负到自己头上。

倘若其他人看自己软弱,也有样学样,欺负到自己头上,那自己才真是双手难敌四拳,到那时,只怕自己每天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要耗费到这些小人物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上,更别说是想办法唤醒叶廷的记忆了。

这决不允许!谢芷若偷偷的握了握拳头。谁都不能打扰到自己唤醒叶廷记忆的计划,虽然现在自己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未雨绸缪,清扫一些必要的麻烦还是有必要的。

心中有了打算的谢芷若冷静了一下,回忆着昨夜慕云霆看自己的样子,试图学习当时他眼中的凶狠。

这样的行为让谢芷若又一次想到了慕云霆对自己的冷酷和绝情,心中狠狠的一疼,她也只能安慰自己说现在这个人的记忆是慕云霆的记忆,等他找回了属于叶廷的记忆,就不会这样对自己了。

谢芷若对自己的催眠显然是成功的,一种类似于慕云霆的眼神在谢芷若眼中出现,她冷冷的扫了周围的人一眼,缓缓的开口说道:“不知芷若这筐里的衣服是哪位姐姐记性不好忘在这里的呢?还是有人要和芷若开玩笑呢?芷若可当不起这样的玩笑,这衣服占了芷若的木筐是小,若是耽搁了姐姐洗衣服,让宫嬷嬷责罚,倒是芷若的失当了。”

说着,谢芷若的脸上浮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四周正在窃窃私语的人们齐齐停了声音,都开始埋头认真的搓洗自己的衣服。

见无人接话,谢芷若又开口说道:“哦?难道是芷若搞错了,不是哪位姐姐放在芷若的木筐里的?而是芷若本就应该比各位姐姐多一些衣服?芷若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是先行去问过宫嬷嬷好。”

谢芷若一边说,一边往宫嬷嬷的院子方向走去。她在赌,赌那人既然没有明目张胆的当自己的面将衣服丢到自己的筐里,也是在试探自己,赌那人也不敢将事情闹到宫嬷嬷那里去,赌这些人都和刚刚带自己来的那丫头一般,见着宫嬷嬷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

“站住,你是想吃板子还是想挨藤条?这点小事就敢去惊扰宫嬷嬷。”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宫女站起来喝道。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第五章  第一个朋友

替嫁太子妃
替嫁太子妃
初桃
宫女的衣服虽然根据品级的不同而略有差异,但同级之间却肯定是千篇一律的。洗衣房的宫女属于粗使宫女,品级最低,所以衣服也是最为普通的绿染棉布,那站起来的女子却在衣袖上绣了几朵白色细碎的小花,倒是显得刻板的宫女服多了两分生气。

“哦?姐姐真是好心人啊,居然会担心芷若是不是会吃宫嬷嬷的板子或者藤条,倒是多谢姐姐了。”谢芷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站起来的宫女说道。

“呸!”站起来的宫女唾了一口,说道:“谁会担心你,你要找死你自己去就是,可记着不要连累别人。”

“是不要连累姐姐吧?”谢芷若盯着站起来的宫女说道:“这么说来芷若衣筐里的衣服是姐姐放的了?”

“是又怎样?”站起来的宫女梗着脖子看谢芷若,只是眼神中有一种叫心虚的东西一闪而过。

谢芷若敏锐的抓住了那站起来的宫女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心虚,心中越发了然,说道:“不怎么样,还是请姐姐受累拿回去吧,不然一会儿要是芷若不小心惹怒了宫嬷嬷连累姐姐可就不好了。”

“哼,拿回来就拿回来,有什么了不起,有你求我的时候。”站起来的宫女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扔在谢芷若筐里的衣服拿了回去。

谢芷若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宫女将衣服拿了回去,转身依旧往宫嬷嬷院子里走去。她还要去找宫嬷嬷请示一下,回自己院里换一双鞋袜呢,这湿漉漉的鞋袜穿在脚上,可真是叫人不好受。

“喂,你还想干嘛,我都已经把衣服拿回来了,你还去找宫嬷嬷干嘛,可不要觉得我是真怕你哦。”刚刚那个宫女心虚的喊道。

“我自然是有事要去向宫嬷嬷请示,姐姐放心,这一次是我自己的事情,倒是不会连累姐姐。”谢芷若嘴里说着,脚下却没有停顿半刻。

“那就最好了。”那宫女低头嘟囔了一句,开始专心的洗起属于自己的衣服了。

“你要回去自己的院子一趟换鞋袜?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宫嬷嬷满脸怪异的看着谢芷若。居然真有不怕自己的人,这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么?

“是,鞋袜都打湿了,穿在脚上极不舒服,请嬷嬷允许。”谢芷若恭敬却平静的说道。

“你可知道我洗衣房的规矩?”宫嬷嬷神色复杂的说道。虽然之前自己就说过,要她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带到自己的洗衣房,可难不成自己就真的完全无视她的身份?

虽然太子殿下早有暗示,要底下的人好好的为难她一番,可谁知道今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她未来会不会有咸鱼翻身的一天?太子殿下的暗示,不正是说明心中有这个女人的印象么?不管现在是好印象还是坏印象,始终是有了一个印象,这未尝不是一种机遇。

自己因为为人刻板,又不懂得讨好上方和贵人,一辈子在宫中到老来也不过一个太子宫中洗衣房管事的位置。难道真要在这个位置上熬到自己老死的一天?然后被人一床破席子裹了,丢到城外乱葬岗去吗?

眼前这个叫谢芷若的女子现在是奇货可居,自己只需要卖她一个好,并不用付出什么,就可以轻松的获得她的好感。她若没有翻身的一天,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她若是真有翻身的那一天,对自己可就是大大的有利了。

想到这里,宫嬷嬷开口道:“这到确实是情有可原,不过洗衣房有洗衣房的规矩,倘若人人都像你一般一点小事便要放下手头的事情,那我这洗衣服管事也做不长了。”

听宫嬷嬷这样一说,谢芷若满心失望,居然真是个不通情理的人。

宫嬷嬷见到谢芷若眼中的失望,心中想是时候了,于是话锋一转,说,“我这里倒是有一双新领的鞋袜,你若不嫌弃样式刻板,便拿去穿吧。”说着走到衣橱旁边,将鞋袜拿出来,递给了谢芷若。

“多谢宫嬷嬷!”谢芷若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转折,心中自然是大喜,连忙谢过宫嬷嬷。

“谢是不用了,你快些换了鞋袜出去做事吧,莫连累我得一个偏心的名声就好。”宫嬷嬷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话里却没有了初始见面时的严肃。

“是,芷若明白。”谢芷若连忙应道,换了鞋袜便告退出门。

远远的有人看到了谢芷若,当下咳嗽一声,原本正窃窃私语的人顿时便闭上了嘴不再言语。

谢芷若心中好笑,自然是明白这些人刚刚在议论的必然是自己,这会儿看到自己像没事人一样的从宫嬷嬷房中出来,再有人想要欺负自己的话,想必也会在心中重新惦念一下。

如此也好,少了许多麻烦,自己才能好好想想清楚,如何接近慕云霆,困在这洗衣房一片小小的天空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浸泡过的衣服果然是好洗,谢芷若分到的也不是多么难洗的衣服,其实都是挺干净的。

在整个太子宫中,有资格送衣服到洗衣房的人,不外是太子、太子妃、太子的两个侍妾,以及各处有品级的管事和太子、太子妃跟前有头有脸的大宫女。

太子和太子妃的衣物,自然是重中之重,他们的衣物自然是有专人负责清洗,半点马虎不得。

太子的两个侍妾,虽然不算太过得宠,可太子宫中人少,等太子一登基,一个嫔妃的位份是跑不了的,也自有那擅专营的人抢着打理起她们的衣物来。

余下的人不是各处管事就是有头有脸的大宫女,也没有谁会真正将衣服穿脏了才送到洗衣房,在主子跟前伺候,干净爽利是必须的,没有谁敢惹主子厌烦。

所以,连谢芷若这般没洗过衣服的人,洗出来的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只要漂洗几次便好了。

不过对谢芷若而言,难的不是洗衣服,而是提水。来来回回的提水,却是比蹲在那里洗衣服累人多了,一个早上下来,谢芷若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了,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不过总算是赶在饭点结束之前,将衣物都清洗干净了。

早餐是一人两个馒头,稀饭管够。

宫嬷嬷虽然为人严肃刻板,可从不在吃食上克扣底下的人,每一月都是足足的交齐了人头钱到厨房,厨房那边自然也是不会克扣。所以同别处相比,洗衣房的活虽然累人了一些,也没有什么上进的机会,可毕竟单纯一些,又能吃饱饭,倒是那些没有野心的人的好去处。

谢芷若也领到了一份自己的早餐,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一顿真正意义上的饭。稀饭熬得颇为浓稠,两个雪白的大馒头热气腾腾的散发着香气。谢芷若咽了咽口水,大大的喝了一口稀饭,又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满足得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昨晚的馒头压根就不叫馒头,这才是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啊!

谢芷若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喝了大半碗粥,吃了一个馒头才放慢了速度,稀饭和馒头下肚,一早上的劳累似乎都熨帖了起来,力气回来了许多,腰背也没那么酸痛了,力气似乎也回来许多。

如果只是单纯的穿越而来,没有原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慕云霆,甚至说慕云霆不是长得和叶廷一样,谢芷若都愿意安心的待在洗衣房里。

她就是个胸无大志的人。

而且前一世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她从未做过活,连享受劳动的愉悦都不能,这一世,倒是可以体会一下了,只是还有叶廷……

是的,还有叶廷。现在的叶廷还是慕云霆,她还没有唤回叶廷的记忆,她怎么能甘心,怎么能安于现状?

不过,其他人把自己当做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了吧?毕竟“叶廷”身份尊贵,又生就一副好皮囊,又有一副好本事。可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倘若不是他是叶廷,他身份再尊贵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她只是要叶廷而已。

全世界都误会她都没关系,因为不重要。

只要叶廷不误会她。可是,可能吗?“叶廷”早已经深深的唾弃她了啊……她要怎么办才好?

吃过早饭,迎接谢芷若的又是一大筐衣服,却是比早上那一筐大多了。洗洗刷刷的一大上午,再也没有人来找茬,谢芷若依旧是累得精疲力竭,看看周围和自己一样的洗衣宫女,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

当然,也有一个人是例外。

看着一脸兴奋的从远处走来的大妞,谢芷若有一点微微的头疼。不可否认,大妞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可谢芷若真是怕了大妞那一张嘴,说话完全不经思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人居然能在宫里生活下来而且还活得好好的,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芷若快点,今天中午厨房做炖肉,去晚了可就得不到肥肉吃了。”大妞兴冲冲的对谢芷若说,嘴角一丝疑似口水的液体在阳光下一闪一烁。

古人吃肉多是以肥腻为上佳,这与现代人是大大的不同,当然也和古人除富裕人家以外,其他人家都少食肉有关。

虽然有些无奈有些头疼,可对着热情的大妞,谢芷若还是说不出丝毫拒绝的话来。之前给她领路的那个小丫头虽然也是有一丝善意露出来,可一看就是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她不想在这深宫之中变得耳目闭塞的话,还是需要朋友的。

而如今,放眼整个洗衣房,只怕肯与她做朋友的也只有大妞一个。大妞虽然嘴上不收敛,可实际人还是不错的,同这样的人做朋友,至少不用担心她随随便便就会将自己给卖了,不用担心她在背后给自己捅一刀子。

“嗯,好的。我也洗完了,我们一起去吧。”谢芷若回应大妞道。

“哎,好勒。”得到谢芷若回应的大妞有些高兴。她长得牛高马大的,身上有一把好力气,所以在这洗衣房没有人敢欺负她,可也没有人肯和她说话,也没人肯亲近她。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