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若能情深共白头

蔷薇 1月前 12



若能情深共白头(书号:32420)
类型:现言

简介:新婚当晚,顾言之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便从我身边离开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多年的努力仍然成了泡影。 因为,他爱的人回来了。“傅筱棠,我们离婚吧!”“我们昨天才刚刚结婚。”“你知道的,我不爱你,而且,永远不会爱上你。”

点击阅读《若能情深共白头》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我终于嫁给顾言之了。

此刻,他带着薄薄的醉意,两只手撑在床上,衬衫口袋上别着的胸花开的格外艳丽。

我爱顾言之,爱到要死了。

我伸出手拽住他的领带,他很合作地向我压低了脑袋。

刚才的婚礼上,顾言之第一次吻我,虽然只是隔着面纱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我的唇,但他嘴唇的温度,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他的吻,终于落下来了。

但不是我的唇,只是轻轻落在我的额头上。

我的心肝很没出息地颤了颤,伸出手抱住了他的后背。

上个月我过生日,傅泳泗问我许了什么愿。

我说,跟顾言之睡。

她说我就这点出息。

没错,我目前的人生目标,就是跟顾言之睡。

今天,我如愿了。

这时,电话铃声很不识相地在床头柜上响起来。

顾言之的电话铃声一直都像是拉警报的声音,二里地都能听得见。

他看了一眼,开始没理会,电话铃声锲而不舍死不断气地鸣叫着。

顾言之接通了:“喂。”他低声道。

我偷偷啃他的脖子,有点痒,他的眉头蹙了蹙,然后就越蹙越紧。,我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电话。

“什么?在哪里?你确定?”

他忽然推开了我的脸,从我的身上翻身下床,随意裹了一条毛巾就走进了洗手间。

伴随着淋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他讲电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落进我耳朵里。

“哪个医院?真的是她?我马上来。”

他带着湿漉漉的气息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我拥着被子在床上坐起来,看着他飞快地穿上刚才脱下的衬衫,西裤,外套。

“顾言之。”我莫名地看着他,他的表情很紧张,我很长时间都没从他的脸上看到如此的表情了:“你去哪?”

他一边套上西装,一边匆匆地看了我一眼,语速极快地跟我说:“你先睡。”

顾言之走了,关上房门的声音,快速下楼的声音,再接着是窗外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

我裹着睡袍跑到窗口去看,只看到了顾言之的汽车尾灯。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湿气卷着冷风吹进来,我露着大片胸口,然后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关上窗,拉上窗帘,抱着双膝坐在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在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跑走,还有...

我的目光落在白色印花缎面床单上的红色印迹上,伸出手摸了摸,还有点点潮湿。

如果这件事情被傅泳泗知道,估计她会笑话我一辈子。

能让顾言之如此失神的,可能只有一个人了。

溫采音,他的初恋女友。

她失踪好久了,久到我都快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我保持了这个姿势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的腿和胳膊都僵掉了。

手机响了,我僵直着胳膊去接,不是顾言之打来的,而是傅泳泗。

她的声音鬼祟又带着点兴奋:“喂,新婚之夜过得怎样?有没有翻云覆雨?”

翻她的死人头,我独守空闺一整晚。

我努力伸直了麻木的双腿,疼的我都哼了一声。

她在电话那头色迷迷的:“你不会直接表演给我看吧!”

“滚。”我没好气地挂掉电话。

我又发了会愣,等胳膊腿不麻了就起床,顾言之的一个生活秘书给我打电话:“顾太太,顾先生之前订了今天下午四点钟飞北欧的航班,下午两点钟会派车准时来接你们。”

“顾言之呢?”我问她。

“啊?”秘书小姐的语气比我还要惊讶。

看来她不知道顾言之去哪了。

不管了,反正今天下午我们就要去北欧度蜜月了,之前我说我要去冰岛看极光,没想到他就记住了。

洗漱完我就收拾行李,冰岛很冷,顾言之特意准备了又厚又长的羽绒服,还是情侣款。

我摸了摸滑溜溜的面料,一扭头看到了床上那斑驳的血迹。

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来日方长,等到了冰岛,听说有时候会遇到极夜,几天几夜都是夜晚,到时候还怕没有机会?

我的脸热了,要是被叶馨知道,肯定说我没羞没臊的。

行李收拾好了两大箱,已经快中午了,我饿的头晕眼花。

下楼去厨房找了点东西吃,再换了衣服化了淡妆,给顾言之打过去电话。

电话倒是通的,但是他没接。

我坐在皮箱上等啊等啊,等到了他的生活秘书带着司机来接我。

我往车里看了看:“顾言之呢?”

生活秘书比我还傻:“顾先生没跟您在一起吗?”



点击继续阅读《若能情深共白头》(书号:32420)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