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妃宠不可

蔷薇 1月前 60



妃宠不可(书号:32476)
类型:古言

简介:本为忠义侯府嫡出的千金,成了堂堂的楚王妃,却遭失忆楚王凌辱、虐待……

点击阅读《妃宠不可》

最新回复 (1)
蔷薇 1月前
引用 1

夜,冷月如霜,寒意逼人。

夏霜添完了炭,又去被子里摸沈时媛的手。

还是冷,一片无边的凉意。

明明已经盖了两床被子,她全身上下依旧一丝暖意也无。小脸上更是覆着一层惨白,光是瞧一眼,便让人心惊肉跳。

夏霜一下子泪意上涌,她给沈时媛掖好被角,转身就往门口走。

“夏霜,你要去哪儿?”

眼见得即将跨出房门,沈时媛的声音恰在此时清清淡淡地响起。虽不大,却已足够令她听清。

“王妃,您醒了?”

夏霜忙跑回床前,细心地给她垫好靠枕。

她的眼睛还是红的,沈时媛自幼与她一道长大,如何看不出她哭过了?

“你要去哪儿?”她靠在床头,再一次问自己的丫环。

虽然病着,但她一双眸子却极为清亮,如蕴星芒。

“我……我要去找陈叔,让他马上派人请太医。”

再如何说,她家小姐也是忠义侯府嫡出的千金,堂堂的楚王妃,就算再不受宠,可也不能放任她病重不管吧?

“不许去,我没事。”

“可是……”

“听话。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咳咳……此刻太晚了,咱们还是别把人都惊醒了,明日一早再去也不迟。”

沈时媛的语气虽淡,却也不容人辩驳。

她从小便是如此,是极有主意的人。

夏霜到底不敢违逆,只得作罢。

这一夜,沈时媛不停地醒过来,又连连咳嗽。夏霜便一直守在床前,一宿不敢合眼。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日天明,她忙去前院寻陈管家。

陈良一听沈时媛病了,吓得不清,忙道:“怎地不早些派人来通知?”

“陈叔,我们王妃的性子,您是知道的,她不肯,我如何敢不听?”

“唉……”陈良长叹了一口气。

这王妃明明是大元第一美人,才貌双全自不必说,难得的是性子也好,素来最是体恤下人的,可偏偏却不受宠,嫁进王府一年有余,都被王爷冷落,连带的,也让府里的下人们轻视怠慢。

他命人速去太医院请人,又继续问夏霜:“王爷最近还是没去王妃房里吗?”

“嗯,已经数月未至了。”

说到这个,夏霜也是一脸忧愁。她是侯府的家生子,自幼伺候在沈时媛身边的,主仆两人感情甚笃,自然是希望她与楚王一切如意。

陈良喝了一口茶,接着问:“你跟在身边没劝劝王妃?王爷既不去,她不妨主动些,到底是夫妻,总不能一直如此。”

“如何没劝呢,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只可惜王妃说她和王爷的结无解,这辈子只能如此了。”

夏霜说完,两个人一时默然。

整个王府,人人皆知他们的结在何处。

楚王萧木何,他是有喜欢的女子的,他喜欢京城绮红阁的头牌明月,并曾为了她,与人大打出手。

此事当时传得沸沸扬扬,一直传入了当今皇帝耳中。

圣上震怒之下,便给楚王赐了婚。

而在赐婚过程中,宫中的玉妃从中做了些梗,于是王妃便由谢氏的长女便成了沈氏的么女。

萧木何生性高傲,最恨被人摆布。

迫于无奈成亲后,便将气出在王妃沈时媛身上,数次冷言相待,以至于夫妻二人感情愈发冷淡,渐至陌路。

夏霜又跟陈良说了几句,忽地,一个小厮从外头来报:“陈叔,王爷回来了。”

夏霜闻言,急道:“陈叔,我先回去了。”

一路疾行回到碎竹轩,找遍上上下下,却没看到沈时媛的人影。

夏霜忙拉住一个小丫环问:“王妃呢?”

“回夏霜姐姐,王妃刚刚说今日天气甚好,想去园子里走走。”

完了!夏霜心中轰隆一声。

楚王府占地极大,府内亭台楼阁皆是出自名家之手,一花一木皆有花匠精心照料。

沈时媛自碎竹轩出去,一路前行,一直走到了府内的湖心亭。

秋日,荷花已谢,满池残荷皆已被清理干净。

湖畔,几丛蒲苇长得倒盛,正随着秋风轻轻摇曳。

沈时媛怔怔地瞧着,出了一会儿神,忽地,手伸到亭外,轻触那苇叶,轻声道:“木头哥哥,我想你了……”

“他是谁?”

耳畔,忽地一人吐着热气,沉声发问。

沈时媛悚然一惊,吓得连连后退。

这一退,她整个人便直直地往湖水里栽去。

入水的那一瞬间,她终于看清了来人。

是萧木何。

她的夫君。

他看着她的眼神,冷漠、厌弃,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就这样死了也好,那样,便可以彻底忘却那些过往,与从前告别。



点击继续阅读《妃宠不可》(书号:32476)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