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腾跃小说《桃花满庭院》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03

康乃馨 2017-7-20 404





腾跃小说《桃花满庭院》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03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第一章  被人坑了?

桃花满庭院
桃花满庭院
腾跃
“樱桃,刚下完雨,我和秋山要上山去摘菇子。要是运气好,还能遇上一两只出来唤气的野兔。摘了菇子咱们平分,要是逮着了兔子就归你,你去吗?”夕阳西斜,苗润生顶着红通通的落霞,眉眼弯弯,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来,笑的有点别有用心。

苗润生和苗秋山今年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两个农家少年,做起活儿来麻利干脆。而自己才十岁,还是个女娃娃,一个生嫩的穿越者,摘起菇子来怎么可能快过他们两个?

他说不但要平分菇子,若是逮着了野兔还要归自己?

这小子,明摆着是拐自己来了。

樱桃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状若无辜的问:“要是逮了兔子就给我吗?”

“润生哥说话哪里有不管用的时候?要是逮到了兔子就给你,要是没逮到,咱们平分摘来的菇子,杨桃姐晚上也能给你们做一锅鲜菇汤不是?”那糯软温润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透着诱哄。

“去,怎么不去?”她是因一场火灾穿越的,家里为了给她治伤,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现在的情况再没有比晚上吃上一顿兔肉更好的了。

“那咱走啦?”苗润生轻轻的一弯唇,露出一张好看温润的笑脸:“秋山在他家门口等咱们。”

“行咧。”樱桃回身拿只竹篓,跟正在院外扫地的二姐米桃打了个招呼,便跟在苗润生后头,往东面的小苗桥走去。

淌过小苗村的这条河叫南香河,在整个小苗村就只有这一座小桥可以过河。好在小桥离她家不远,来回过河还算方便。

苗秋山的家跟樱桃家是斜对门,只不过在河对岸,离小桥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两人过了小桥,苗秋山已经一手拐个小竹篓,一手拿着猪草叉等在那里了。

“樱桃,今儿秋山哥上山逮野兔给你吃。”老远的,就见秋山使劲挥了挥手里的猪草叉。那架势,孔武有力,哪像个十二岁的少年?

“那说好了,逮到野物,全是我的”她家里可是姐妹五个呢,少了还不够吃。

“行行,都给你。”秋山抬头望望落霞:“咱们快走吧,再过一阵子天就要黑了。”

“走咧!~~”樱桃扬起小竹篓,飞奔在前头。

“呵呵,你看樱桃,都笑没眼了。”润生笑呵呵的轻轻摇头。

“今儿怎么也得给她逮只活的。这妮子,脸都发黄了,不知多长时间没沾过油腥了呢。”秋山翁声翁气的回答。

虽然穿越在了农村,虽然这个家穷的快揭不开锅了,但幸好这个小村子还是个资源丰富的。不但有条南香河横惯小村,给小苗村带来一年四季充足的水资源和鱼虾,而且在村南还有一座小矮山。山虽不高,山上树草长的却是繁茂。每到阴雨过后,上山耐心的走寻两趟,多少都会有所收获。也有些半大的馋嘴孩子,爱偷闲跑到山上掏鸟蛋,捉山蛇来吃。

入了秋的山上,能寻到食物的机会大大增加。这场阴雨连绵了两天两夜,今天上午刚停下。算算时候,现在正是采菇子的好时机。而且时值傍晚,也正是小野鸡小野兔出来觅食的时间。

三人一上山,苗秋山就拿着猪草叉惦着脚儿去拨草丛寻野兔去了。苗润生则带着樱桃一棵树一棵树的寻起菇子来。

润生的手纤长灵活,眼力又好,没一会儿,他的小篓儿便满了。又拿过秋山的小竹篓装起来。

天黑前,秋山也没寻到只野物,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倒是润生捡了满满两小篓菇子,而樱桃才捡了小半篓。

润生将樱桃的小篓装的满满的,又将剩下的跟秋山均分了,三人便相伴着下山。

秋山没打到野物,心里难受,死活没要润生递来的菇篓,转手塞给了樱桃,竟撒腿往前跑去,一边扔下话儿:“樱儿,这菇子给你吧。篓子我明儿上你家取去!”

“哎~~哎~秋山哥~”樱桃眼睁睁看着秋山跑掉,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还不好意思了呢。

“他刚刚可放了狠话一定要逮只活物给你的,现在两手空空,哪有脸跟咱一块回?”润生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笑呵呵的轻拍樱桃发顶:“这样正好,我还怕你那一小篓菇子回家后不够吃的呢。”

“哪能啊。我们姐妹本来吃的就少。”樱桃瞄瞄篓中的菇子,盘算着今晚要是吃不了,明儿还可以再凑一顿。最近家里吃的越来越少,顿顿都是半饱,她上山前就饥肠辘辘了,现在就差眼珠发绿了。

“樱桃,你先等会儿。我有个事得问你一下。”苗润生抬头见秋山已经没了影儿,才停下脚步,拉樱桃到路边,悄声道

“啥事儿?”神神秘秘的

“我问你,杨桃姐为着你遭的这场火灾,把你家的两亩肥田卖了。可是你晓不晓得卖了多少钱呢?”润生神情认真,隐隐透着担忧:“就我估计,你家那地再加上地里未收的秋粮,顶少得要三十两银子呢。这里头除去给你治伤的钱,左右能剩下个十几二十两呢,可我看眼下的情况,怎么你家却像是要断粮了似的?”

“什麻?!!”像是被蜜蜂蜇了一般,樱桃瞪着眼猛然一声吼。娘的,那地竟然值三十两?难道是叫三婶儿给坑了?:“润生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嘘!!你小声些!”苗润生望望左右:“自然是真的。你上哪打听都是这个市价。不晓得杨桃姐收了多少,我是担心她被坑。你家那个三婶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苗润生看着樱桃咬牙切齿的表情,声音越来越低:“樱儿……杨桃姐该不会……真叫你三婶儿坑了吧?”

“可不是坑了怎的!”樱桃气的跺脚。那两亩肥地加上地里的粮,三婶总共才给了十两银子。为给自己治伤,现在那点钱早就花的光光的了,家里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自己刚穿越来不久,不晓得行市,要不是润生说,自己还不知道呢。

“樱桃,你先别急。要不你先回家问问是怎么回事?”苗润生声音温润柔和,轻轻安抚樱桃眼里那跃起的火苗。

“是得要问问!”这么大的亏,姐姐们又不是白痴,怎么会明明知道却甘愿的上了当?:“润生哥,咱们赶紧回家去,回去好好问问。”

“哎,咱们走。”润生接过樱桃手里沉甸甸的竹篓,两人迎着最后的余霞往家走去。

往东过了小苗桥,往西一拐就是樱桃家的院子

这座院子已经很破败。

院外的篱笆是用枯树枝和玉米秸子免强拦起来的,又低又矮,摇摇晃晃。屋子是土胚的,年久失修,墙体早就开始掉渣。屋顶长着厚厚一层杂草,现在已经发了黄,正迎着霞光做着最后的舞动。屋门上裂了几道大缝,大秋天下的就呼呼往里冒风。窗子则直接是用玉米秸子绑起来的,冬天根本挡不住风。

屋里面是东屋西屋和堂屋的构造,一共才两张床。

听说以前爹娘在时,五姐妹是挤在一张床上的。现在,大姐让二姐带着自己和五妹核桃住在有火炉的东屋,她则和三姐住在了西屋。现在这时节还好,要是上了冬,不知要怎么冷。

不过现在还顾不上这破屋烂院。现在家里随时有断粮的可能。她要尽快的找到个赚钱的法子,要不然,这个冬天姐妹们可就难熬了。不过眼下要是能要回三婶坑去的那二十两银子,那足够修葺一下屋院,再让姐妹们花销好长一段时间的。

这样想着,樱桃的脚步有些急

“你慢些。回家问清楚了再说。我今晚晚些灭灯,有事儿就来找我。”苗润生的声音带着担忧

“嗯,晓得了。我得进院儿了,你也赶紧回家吧。”樱桃摆摆手,抬脚踏进自家院子。

苗润生的家紧临她家,在她家的西侧,东侧则住着她的大伯大娘一家

润生站在院门口,一直等樱桃进了屋子,才往前进了他家院子。

院里安静的很,屋里有簌簌的说话声。

有客人

樱桃奇怪的挑眉,自己穿越来十几天了,除了大伯一家,还没来过第二个人,今儿这天都快黑了,竟然有客上门?

老远的,闻到一股浓香。走到屋门口才瞧清里头的人:浓妆艳抹之下,也瞧不清具体的模样。那脸抹的跟宣纸一样惨白惨白的,嘴巴涂的血红,眉边还有一颗标志性的黑痣。还未入冬,已经穿上了红袄绿裤,手里握着一根泛着油光的红绸布。

只见她一只老手不老实的揉着大姐杨桃的嫩手,另一只手挥着她的红绸布,咧着一张血红的大嘴,哈哈的大笑:“杨桃哎,你就放心罢。进了这样儿的人家,你请等着享福就行了~~”说到这儿,半空中的红绸布一折,指着立在堂下的米桃和刚进门的自己:“你们呀,也偷着乐吧。沾杨桃的福,不用挨饿啦。这做人可得知趣,回头你们得好好谢谢你们三婶儿,这事儿可是她托人求来的。”

三婶?樱桃闻言一僵。再仔细看屋里的人,杨桃正微垂首坐在炕沿上。二姐米桃沉着一张脸立在堂下,额头还隐约可见青筋在跳。三姐棉桃和五妹核桃不知去了哪里。

媒婆这话一说,米桃就忍不住了:“享福?您可真是说笑,您当我不晓得呢?那大赵村的李户,家里那是一穷二白。他那个儿子,人长的又矮又胖不说,性子还坏的很,家里多穷的姑娘都不愿跟他,您这是欺负我们隔的远,不知道是不是?”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第二章  此等媒婆

桃花满庭院
桃花满庭院
腾跃
媒婆‘哟’的一声立起三角眼来,指着米桃:“瞧瞧这张嘴,利的跟刀片子似的。杨桃啊,可不是我说,就冲着你有这样的妹妹,你呀寻婆家也难。要说真是奇怪,都是一娘胎里生下来的,姐姐这么温娴,怎么妹妹这么野“”

坐在另一头炕沿上的杨桃轻轻瞪米桃一眼:“老二,别无礼。”

“哼”媒婆见杨桃数落妹妹,立即掀起鼻子,不屑的出气:“杨桃,你说就冲你家这条件,说门亲那是件多难的事,是不是?我申媒婆要是不给你牵这线,你还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嫁得出去呢。这回我看你的面子,就当她是小孩子说话没分寸,不跟她计较。”

杨桃微微扬起的脸深深的垂下去:“这事,还烦劳申婶儿了。”

什么意思?大姐这是想要答应这门亲事?樱桃听着心里着急,刚要张口说什么,爆脾气的米桃已经抢先跳了起来:

“你说谁说话没分寸啊,我家条件怎么了?不就是穷点麻,我大姐是出嫁又不是娶妻,挑我们的条件干麻?难道您给寻的这位还想吃点老婆饭是怎么着??我还跟您说了,我大姐还没过十五的生辰,还没及笄,才不急着嫁人!您那,哪儿忙哪儿呆着去吧,我家这穷破地儿可容不下您这贵客!”

“你瞧瞧,你瞧瞧!”申媒婆让米桃呛的惨白的脸都红起来了,拍着桌子,立着眼对杨桃吼道:“我申媒婆走到哪儿不是个香勃勃?我什么时候受过你家这待遇?瞧瞧这些个野孩子哪个能受得了?这亲啊,我还不稀得给你说了呢。你呀,你就等着成老姑娘吧!叫你三婶儿别再来找我啦!”说着,从炕上跳下来。

“申婶儿……”杨桃扬起头

“哼”申媒婆听见杨桃唤她,以为是要留她,得意的扬起下巴,拿鼻孔对着米桃:“还有啥事儿?快说”

“大姐!!”米桃为杨桃的执意气急,立在堂下狠狠的跺脚。

“大姐,你听我说。咱家虽然事事你作主,可这么大的事儿还是姐妹们商量商量再说。退一步讲,你也该听听三姐的意思,是不是?”樱桃不明白大姐为什么想应下这门明显是火坑的亲事,只好先拿三姐来稳住杨桃。三姐主意向来正,大姐一直听她的。

“杨桃~”申媒婆倨傲的声音传来:“有话快说,我可是大忙人。”

杨桃望望樱桃,又望望米桃,轻叹一声,在两人双双注视下望向申媒婆:“申婶儿……我的妹妹们可都是正经的好娃娃,不是什么野孩子。您还是走罢。”

杨桃的话虽轻,但柔弱的气势里却带着强硬。

本来满以为杨桃会再次开口求她,却没想到得了这么一句话。申媒婆气的狠狠一跺脚,拿红绸布指着杨桃的鼻尖儿:“行!!你行!!”说着,像是出气般踏着重重的步子,转身出了岳家小院儿。

“哼,德行!!”米桃气的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

“行啦二姐,人都走了。”樱桃上前,对米桃露出个笑,把小竹篓递过去:“我上山采的菇子,你给收拾一下,晚上弄个汤喝喝呗?”

米桃低头扫扫竹篓,抛出个白眼:“你呀,这是又占人家润生的便宜了吧?”她自己的妹子自己清楚,那手笨的,就算摘上个半下午也摘不出这么多来。

“好二姐,快去吧,我都饿了!!”二姐虽然脾气不好惹,厨艺却是一顶一的,大姐做的饭都没有二姐做的好吃。赶紧把她打发走了,自己好仔细的问问大姐,这申媒婆是怎么一回事。

“馋嘴猫”米桃瞪她一眼,悄悄使个眼神

樱桃晓得她是想叫自己打探打探大姐的想法,笑着将她推出去:“你就快走吧!”

“你们两个,真是越来越出息了。明白着使眼神儿,当我看不见?”杨桃轻笑着收拾起桌上两只碗。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来客人喝水用的都是吃饭的大陶碗。

“看见了还不说?”樱桃上前两步,凑到杨桃身前,认真的:“大姐,你刚刚想应下这亲事?”大姐虽然性子软,但却不是个没主见的人,怎么会想嫁给大赵村李户那样的人家儿?除非……:“是不是家里没粮了?”

“樱儿,你甭管这事儿。”杨桃露出个若无其事的笑:“有大姐在呢,没事儿。你不要多想,去帮你二姐做饭吧,一会儿你三姐和五妹去拾柴也该回来了。”

她这么说,那就是了。

樱桃知道,大姐是怕说出来,叫她心里难受。因为家里的钱都花在了她身上。

鼻头有些酸溜溜的

家中这三个姐姐一个妹妹,为着她的烧伤,可谓是倾尽了所有。她养病期间也对她照料的无微不至。就连才五岁的核桃每回都偷偷把几个姐姐独留给自己和她的吃的留出来,再趁人不注意拿给自己吃。她还哄自己说她不爱吃,以为自己不知道呢。

就算她是个穿越来的,就算她与她们并不是真正的意义上的姐妹,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真心可贵,她亦是一片真心的把她们看作了亲姐妹。

“我们回来了~~”院里响起棉桃和核桃的声音。

樱桃忙转身出屋去迎,趁机擦干有些湿润的眼眶:“三姐,你回来了?刚刚……”她想把刚刚申媒婆的事说说,叫三姐帮着分析分析,爹娘才刚走几个月,三婶儿就托了媒婆,她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申媒婆来了是不是?”棉桃一边卸下身上的柴垛一边不紧不慢的:“我刚刚遇上她了,就猜着是从咱家出来的,顺道探了探口风。”

“怎样?”心中暗赞,她这个三姐,人可真是精明干练,才十二岁,做事却向来沉稳,有时比她这个二十多岁的穿越者想的还周到。

“现在说了怕影响你们胃口。呆会儿吃完了饭再说。”说话间,柴垛堆上了墙角,人已经抬脚往屋里走去。

秋的天,已经一天天变短。没一会儿,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各家都掌了灯,岳家五姐妹也围着堂屋里那唯一一张破矮桌坐了下来。

晚饭是一大锅鲜菇汤,另还有两只窝窝头可怜巴巴的放在黑色的陶钵里。

三个姐姐分食了其中一只窝窝头,另一只掰成两半,一半给樱桃,一半给了核桃。

“我吃不了这么多。四姐脸上还有伤呢,给四姐吃吧。”核桃从自己那一半窝头上又掰了一半,塞进樱桃的手里,童生童气,语调却老气横秋。

樱桃心疼的摸摸核桃的发顶,抬头望向米桃:“二姐,家里没粮了?要不把明天的份儿先拿出点来给今晚补上,明儿再想办法?”

“哪儿补去?家里总共就这么些吃的,明儿一早咱们就得挨饿了。”米桃深深叹口气,她厨艺再好,奈何无米下锅啊。

杨桃放下筷子,垂着长睫毛,有些自责的:“大姐无能……要是,你们今儿要是不拦着申媒婆……”

“大姐,你说什么呢?那李户是什么样的人家,哪能叫你嫁过去?哪里能为了我们一口吃的,叫你往火坑里跳?说起来,我正有个事想问。大姐,咱家那两亩地明明值三十两,却怎么才卖了十两银子?咱三婶儿是怎么说的?”要是能要回这二十两,姐妹几个哪用得这么艰苦?她本来也想留到饭后说的,可还是没忍住。

哪知,这一提,却像是捅了杨桃的眼泪腺。她微怔过后,轻轻垂首,泪水哗哗流起来。

“大姐……”樱桃慌了,这是怎么回事?该死的三婶做了什么事,惹得大姐哭成这样?

“你看你,遭了一场火灾出息了,哪壶不开提哪壶。”米桃狠狠丢过来个白眼:“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就算卖地是为了给她治病,可也不用非卖给三婶,吃这个亏呀?:“我的好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当时那个情况,你伤成那个样子,要是不马上送进镇上那家最好的医馆,恐怕小命难保,哪还能活蹦跳的在这里说话?”还是棉桃开了口:“庄户人家,家里哪有存银多的?当时就只有三婶家有十两银子。可她开口就要咱那二亩肥地。若不给,你就要小命不保,大姐不给能行吗?”

说着,向来一脸淡定的棉桃眼睛竟然有些湿润:“爹娘留给咱们的,除了这间空房就只有那两亩地了。当时娘病成那样,爹都没舍得卖,而是去海里打鱼赚钱。现在,这地却在咱们手上送出去了。你跟核桃小,都不知道,大姐晚上偷着起来哭过好几回呢。”

原来如此……樱桃沉默了。她心里发紧,这个家,这些姐妹们为她付出的太多了……

提起爹娘,姐妹几个都沉默起来,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重。

“既然提起来了,那我也说了罢。”半晌,棉桃吸了一口气:“刚刚拾柴回来时,我遇上申媒婆了,探了一点口风……这事儿是三婶帮着张罗的,她……申媒婆说,这事若是成了,李户答应秋收后给三婶儿两石玉米棒子。”

~~~~~~~~~~~~~~~~~~~~~~~~~

新书上传,需要亲们的支持呀,点击票票统统打劫~~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第三章  要钱

桃花满庭院
桃花满庭院
腾跃
“太过分了!!”米桃重重拍上桌子,本来就不结实的小矮桌发出一声呻吟。

“我看,我们该去把那钱向三婶儿要回来。”樱桃深吸一口气以保持冷静,她一条条的分析:“这事儿虽然签了地契,但她终究是咱们的三婶儿,官府管不着,嬷嬷又不明事了,可咱们不是还有大伯大娘呢么?就算要不回那二十两,哪怕是要回点碎银来也强过让大姐去跳火坑啊,是不是?”

“我看行!!”米桃又拍桌子:“我同意老四的。大姐,咱现在锅都要揭不开了,可不是做好好先生的时候。再说,是她不仁在先的。坑咱的钱不说,还想把你卖了再赚一笔呢。这样的婶子,打着灯笼都难找,怎么就叫咱们遇上了呢?”

杨桃沉默了一会儿,转向棉桃:“老三,你看呢?”

“我看,咱们也是该去见见她。”棉桃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平淡。

“三姐都这样说了,那咱们今晚就去大伯家说一说,明儿一早就去三婶儿家,把咱们的地钱要回来!!”樱桃握拳,她该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了。

当晚杨桃带着棉桃和樱桃去了一趟大伯岳富家,把地钱的事情说了。

岳富兄弟四个,老二岳贵走的突然,岳贵媳妇又紧跟着他去了,留下五个娃娃无依无靠。做为老大,岳富一直都记挂着这几个娃娃,只可惜他家本身就穷的要命,也是个上顿不接下顿的窘况,想帮一帮杨桃也是有心无力。

杨桃卖地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虽然明知老三媳妇这是趁火打劫,可他也无可奈何。十两的银子,打死他他也拿不出来啊,要不也不可能叫几个娃娃变卖祖产了,那地可是从老父亲手里传下来的,家里兄弟几个每人两亩。为着这个事情,他已经在家难受了好几天。

现在,杨桃想要带着妹妹,去老三家里讨一点地钱回来,以凑一点过冬的粮钱,他自然是同意的。如果没有棉被和粮食,天晓得这几个娃娃能不能挨得过这个冬天去。

第二天一早,岳富便带着杨挑和棉桃两姐妹往东面小苗桥走去。米桃的嘴太快,脾气又不好,怕她坏事,就把她留在家里跟樱桃一起照看核桃,顺便收拾院子了。

岳家这兄弟四个,老大岳富和老二岳贵住在河北头的老院儿,老三岳吉和老四岳祥则是在河南面盖的新房,两家也是东西紧邻。

“哟,是大哥啊,稀客呀。”叫了半天门三婶才来开门,一照面就阴阳怪气的。仿佛她知道岳富三人今日是讨钱来了,硬是横在门口,丝毫没有把人往院儿里让的意思。

“三婶”杨桃姐妹礼貌的称呼。

“弟媳妇,老三在家吗?”岳富虽穷,人却不笨,他晓得老三媳妇不好对付,打算从三弟弟身上做工作。

“不在。”岳吉媳妇眯着眼,来回扫视着杨桃姐妹俩:“上东头三胖子家喝酒去了。”

“这个岳吉!”岳富恨不争气的叹一声。三弟是个酒鬼,整天不醒事,要不三弟媳也不可能这么嚣张大胆。

“大哥,你要是有急事,上三胖子家去找就行了。没事了吗?没事我可关门了。”岳吉媳妇没等岳富说话,抽身就要关门。

“别急呀!!”岳富眼急手快,伸手按住门:“你先把门开开,我有事要说。岳吉不在家,跟你说也是一样的。”

“啥事啊?我们家,我可主不了事。你跟我说,那可没用。”岳吉媳妇留了条只容她一张脸的门缝,老大不情愿的翻着白眼。

十两银子,两亩大地的事儿你都说了算,你还主不了事?岳富心里暗气,可他性子弱,又是来求人的,只好陪着笑脸:“你先把门开开。”

“甭开了,我这一会儿还得回去睡个回笼觉呢。有事儿你就在这儿说吧。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岳富回头,一一扫过杨桃和棉桃的小脸儿,两人眼巴巴的望着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岳富开口:“成,在这说也成。弟媳,其实今儿我是来跟你商量商量你二哥家那两亩地的事儿。你看……”

“地?地的事儿不是清楚了吗?都说亲兄弟明算帐,那地已经签了地契,我也付了银钱,银货两讫,再清楚不过了。大哥,你还要说啥?”没等岳富说完,岳吉媳妇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我晓得,我晓得。只是给十两银子实在是有些……这马上要入冬了,几个娃娃没吃没穿的,你看咱们能不能……”

“十两银子怎么啦?那又不是我强迫来的,你情我愿的事儿,怎么现在又想要反悔啦?”见岳富果真是上门来说那两亩地的事,岳吉媳妇立即吊起眼,将门缝又往窄里拉了拉:“我说大哥,你虽是咱们老岳家老大,可也得公正办事吧,这地的事儿人家杨桃五姐妹都愿意,都不说什么,你来管的什么闲事?难不成你家又缺粮吃,想要捞一把子?”

“十两是不少,可是差的也太多了”要不是为了老二家五个娃娃,岳富决不会跟人来做这争嘴皮子的事儿,而且还是跟自己的弟媳

“差的多?嫌钱少啊?”岳吉媳妇一双铜铃大眼瞪向杨桃,指着她的鼻尖儿,破口吼道:“嫌少别要啊!!哦,当时解了你的燃眉急,现在没事了,就后悔啦?”又瞪向岳富:“老大也不能看着弟弟们的东西眼红啊!!你这叫什么老大啊你,呸!什么玩艺儿!”

这话说的气人,连一向淡然的棉桃都气的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却被杨桃拉住。她现在要是乱开口,大伯今儿就白来了。她们吃些屈没什么,可是万不能饿着了家里几个妹妹。

岳富忍着气:“我没嫌少。只是现在老二家这五个娃娃都断粮了,眼下马上又要入冬,你怎么说也是个做三婶儿的……”

“嗨,断粮?!”岳吉媳妇的眼瞪的更大,门缝也拉开了一截。她伸手指着岳富身后的杨桃:“说别的倒还好,可是你说断粮?我看未必吧!要真是今儿就断粮了,昨儿你怎么不应下大赵村李户的亲事呢?多好的一门亲事,还能解了你家的燃眉急,可是你怎么着?还揣大小姐性子不愿意啊?那还是没饿到!!

我好心好意为你们着想,怕你们缺吃少穿,千求万求才托了媒婆寻下这么一门亲事,可是你们呢?好么,拒了也就罢了,还把人家媒婆气个半死,我这是为哪般那?”岳吉媳妇越说越激动,想捞两石粮食不成,却被媒婆狠嫌一通的气涌上来,‘呼’的拉开了门,跳着脚儿:“昨儿做下那样威风英雄的好事,今儿跑来跟我说没粮,求我给钱来?!有胆做下那样的事,恐怕你们家里不知藏着值钱的宝贝呢吧,还跑到这里来给我装穷!!明摆着欺负人是不是?”

“老三媳妇,你……”岳富气的手都抖起来

他还想说什么,被岳吉媳妇一把打断:“你们合着伙儿,来欺负我们家是不是?哎哟!!快来看哟!!都欺负到门儿上来了哟!~~”

几人闹腾的声音已经招了几户人家出来看热闹。

隔壁的老四媳妇也出来了,倚在自家门口不出声,兴灾乐祸的看热闹,还不时的跟身边的邻居悄声嘀咕两句。

围观的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岳富早已臊红了脸。他无奈的回头,望向杨桃。

“大伯,咱们还是走吧。”杨桃性子也弱,此时脸色比岳富的还红。

棉桃这时恢复了几分理智,知道再闹下去三婶也不给拿出一文钱来的。她上前拉拉岳富:“大伯,咱们回吧。”

*****************

“咕噜~~”樱桃与米桃和核桃正在家里忙着收拾柴垛,一道腹叫声在安静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响。

“不是我,不是我”核桃见樱桃和米桃望过来,赶紧摇头,使劲摆着小手儿:“我一点也不饿,不饿!!”

“乖核桃,过来。”樱桃朝她招招手。小东西昨晚就没吃多少,今早更是没饭可吃,现在这都快巳正时了,幸亏她昨儿晚上悄悄留了一小块窝头出来。

“我不吃,我不吃”见是窝头,核桃像是怕烫着一般,小脸儿拼命摇着,身子使劲往后缩:“我不饿!四姐,我不饿!”

“管你饿不饿的,你四姐给你的,你吃就是了。”一向大咧的米桃此时面带忧色,不知第几回的又往院外望,幽幽的叹息:“老大和老三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回来?这眼瞧着就要中午了,要是讨不回钱来……”

正说着,隔着低矮的篱笆,老远的看见岳富和杨桃棉桃三人从东面过了小桥,往家而来。

到了岳富家门口,他垂头进了院子。剩下杨桃和棉桃两人往家走来。

什么情况?樱桃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三姐棉桃老远使来个‘不要多言’的眼神。

樱桃心下暗暗失望。看来是没讨到钱。大伯出面都没用,这个三婶也太……

~~~~~~~~~

今天是双更哦,二更可能在八点左右。

求票票,求收藏~~~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第四章  吃的来

桃花满庭院
桃花满庭院
腾跃
“二姐,咱们先进屋。”趁着杨桃和棉桃还没进门,樱桃赶紧先把米桃和核桃拉进东屋里,好好叮嘱了几句才出来。

杨桃和棉桃双双垂着首,走进院子。

樱桃装作没那回事一般,弯起眼,笑着迎上去:“大姐三姐回来了?我跟二姐和核桃刚把柴垛理好,你们看整齐不?”

杨桃免强的笑笑:“樱儿,咱没讨得钱。中午的饭,还得另想撤子。”

樱桃赶紧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打着哈哈:“没有就没有吧,昨儿的菇子还剩了好多呢,我一会儿跟秋山哥出去再掏点鸟蛋就行了。”看姐姐这一脸要哭的表情,不知在三婶那儿吃了多少委屈呢。早知如此,她不该出主意去要钱,她对这个地方的人和物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樱儿,那上树的事儿可不敢做。你还是带核桃赶紧出去挖点野菜回来。我跟大姐一会儿也去空田里瞧瞧,看有没有落下的粮食。二姐就在家收拾菇子,等着做饭。”几句话,棉桃已经做好了安排。不管怎么说,早晨饭已经没吃了,中午的饭得吃啊。

“哎”众人纷纷照话去做。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得手脚麻利才能弄出点吃的来。

秋时的野菜还是很丰富的,特别是秋发的荠菜,又嫩又新鲜。

樱桃带着核桃赶在正午前挖了满满一小竹篓回来。她有些忧心的想,别看满满一竹蒌,用水一焯就没什么东西了,家里姐妹又多……可恨自己前世堂堂一个林业局副局长,到了这世,却混不上口吃的,眼睁睁看着姐妹们挨饿。

回到家,杨桃和棉桃还没回来,米桃正站在院儿里跟岳富说话:“大伯,您这是……”

岳富手里端了只小竹盘,上面整整齐齐摆着三只不大的小窝头。他面带愧色:“米桃,等你姐回来了,你跟她说,地钱的事大伯帮不上忙,别的地方想帮,却有心无力。大伯家里也困难的紧,这三个窝头你们先凑一顿饭,晚上的时候大伯再另想办法。”

“大伯,您……”米桃的声音有些发涩。大伯家的情况也紧的很,这姐妹们都晓得。

“唉,这兄弟几个里头,也就你四叔过的还可以,可惜他又长年在外务工。要不,他能伸手接济一下,也不至于这样。”岳富叹口气,将竹盘塞进米桃手里,转身出了院子。

过了一会儿,杨桃和棉桃才回来。这时节,麦子和豆类早就收了,红薯和玉米则还没有收,两人只捡回来一点菜叶子。

听说大伯送来了窝头,杨桃又叹息:“大伯家也是上顿不接下顿,比咱们好不到哪里去。这三个窝头,恐怕是从两个哥哥嘴里抠出来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咱先把中午对付过去再说。晚上饭还没着落呢。”米桃手脚麻利的已经在洗野菜了。

“樱桃姐~~”几个姐妹正在院儿里忙活,院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唤。

“秋红?”樱桃忙迎上去:“你怎么来了?快进院儿里坐。”秋红是秋山的大妹,今年八岁。个头却跟樱桃差不多,力气也跟她哥一样,大的很。她手里提了只竹篓,篓上盖了几片树叶子,瞧不见里面装了什么。

“不了,我是来取竹篓的,这马上该吃饭了,我取了竹篓就走。”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昨儿装菇子的小竹篓还在家里呢。

听说秋红来要竹篓,棉桃帮着将篓子拿出来。

秋红接过竹篓,又反手将她手里那只塞进樱桃手里,腾出手来顺势亲切的挽住樱桃的胳膊:“樱桃姐,上午的事儿我哥都瞧见了,还跑去跟润生哥说了。你那三婶儿,恁不是东西。诺,这是润生哥托我捎给你的,里面是两个白面馒头。他在学堂一时回不来,叫我捎话儿给你,要你不要急,有事晚上他回来了再商量。”

“这?”润生从学堂捎回来的,岂不是他的午饭?秋山也真是的,嘴那么快,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樱桃将竹篓往回推:“这个我可不能要,秋红你快给润生哥送回去。”

“那我可管不着啦。”秋红跳出去一步,笑嘻嘻的道:“这篓子呢,是润生哥的,晚上回来你还他就行啦。”说着,蹦蹦跳跳跑出去老远,又过身来,卷起手,放在嘴边大声的吆喝道:

“樱桃姐!!那篓里还有十来个鸟蛋,是我哥上午特地去掏的!他爬树跌了屁股没好意思来,还不叫我跟你说呢!!哈哈哈~~~”说完摇摇手,哈哈笑着跑开了。

“这个秋山”棉桃故意拿着调儿:“待他亲妹妹都没这么好。唉,不知道摔的怎么样,屁股是不是开了花。”

樱桃瞪她一眼:“就会逗我!诺,白面馒头和鸟蛋,晚上的饭有着落了。”

中午姐妹几个就着大伯送来的窝头和野菜,将午饭凑合了过去。

下午,樱桃和核桃依旧去挖野菜,杨桃则带着米桃去了趟镇上绣坊,想问问有没有绣活儿可做。她跟米桃的女红都不错,要是有绣可做,多少也能赚几个,家里总得有个收入来源。棉桃则守在家里。破屋烂院也得有个人看着。

润生就怕樱桃就着那两个馒头的事再说些别的,他下了学堂,趁着樱桃不在家来取走了竹篓。

晚上,杨桃和米桃两个空手回来了。绣坊里是有活儿,可是她们两个是新手儿,又没有押金,人家不放活。

“要是有押金,我还用这么急么我?”米桃气的,吼一路了。

“好啦,吃饭吧。”杨桃拉她坐下。

晚上的饭是野菜蛋花汤,白面馍,还有大娘送来的两个窝头。饭少但汤多,姐妹几个都混了个肚饱。

饭后,米桃和杨桃在东屋教核桃女红,棉桃坐在院儿里的小木凳上出神。

樱桃收拾好碗筷,悄悄凑到棉桃身边。

“三姐,在想啥?”思来想去,想要解决家里断粮的窘况,她还有一个法子。不过这件事得先跟棉桃商量。

“没啥。”棉桃转身,她的脸色不太好。

见是樱桃,棉桃对她干巴巴的笑笑:“核桃在学女红,你怎不一块儿去学学?”

“三姐你别扯开话题,你这脸色可不对,你刚刚在想啥?”樱桃根本一点女红都不会,也不想学,能逃就逃,能躲就躲。

棉桃见没逃过樱桃的眼神儿,不禁掀眼瞪她一眼:“遭了场火灾,变人精了。”说着,长睫毛微垂,轻轻颤了颤,轻轻道:“我昨儿晚上又看见大姐偷偷掉泪了。今儿为了地的事儿又闹了这么一出,不知她心里要有多难受呢。”

“是我不好,不该出主意去问三婶儿要钱。”樱桃轻轻坐在棉桃身边,有些自责的。那两亩地简直成了大姐的心病,以后家里要是有钱了,定要买回来。

“这事哪能怪你?咱家现在这情况,有办法自然是要试一试的。大姐还跟我夸你脑袋变灵活了呢。”棉桃伸出手来,轻揽住樱桃的肩:“樱儿,你这身上还带着伤呢,家里的事情就不要太操心了,有三姐在呢。”

“三姐,我有个事想问。咱家的地卖给了三婶儿,是不是除了地契再没有别的文书或是证明了?有没有人公证过呢?”

“有地契就可以了。说起来当时咱们急着给你治伤,三婶呢,急着把这个便宜占下,所以事儿办的匆忙,只做了地契,倒没找里长公证。”棉桃有些疑惑:“你这妮子,问这做啥?”

果然!!樱桃心下窃喜

“三姐,现在咱们地是要不回来了,可我有办法把地里的粮弄回来。只是这法子有点……你听我说完了可先别急。”

“你说”

“咱们跟三婶儿签的是地契,只是把地卖给她了,但地里的粮食却没有明文规定,也没有人公证过。那么这些粮如果没人争,就是三婶儿的,可是如果咱们说话,这事儿就可以说道说道了。这地是前几天才到三婶手下的,可地里粮食都已经成熟了,明摆着不是她家种的。那么自然就是咱家种的了,自然也该归咱们,这个即便是官府来了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咱们呢,也不用跟三婶说什么,直接去地里把粮收回来就行了。只是这么一做,就相当于跟三婶家撕破了脸皮。”不过今天三婶一文钱没给,还闹了一场,也算是已经撕破脸皮了。她不仁,就不要怪她们不义了。她们姐妹现在可是随时要挨饿,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

“这样……”棉桃神情认真的思量几番,沉着道:“法子,倒是个好法子……只是就怕大姐不同意啊。”

樱桃点头:“这事做的话,就不能叫三婶知道,还得趁她知道这件事之前把粮都收回来。怎么都有点偷偷摸摸的味道。可是三姐,这事咱们做的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啊,这本来就是咱们的粮食啊。要知道,就算地里的粮食收回来了,三婶那儿还坑咱十几两的地钱呢。”她也是考虑到大姐可能不同意,才先找棉桃商量的。

“三姐,咱们现在已经断粮了,大伯家已经接济了咱们两顿,再多他也受不住。现眼下,咱们要是不这么做,哪有办法能解决这燃眉之急?哪有办法能在入冬前存下点粮?”樱桃说完,也不再多言。三姐是个理性的人,她晓得。

棉桃沉默了一会儿,使劲敲敲手心:“行!!这事儿我去跟大姐说。”

~~~~~~~~~~~~~

昨天的二更有事耽搁了,今天补上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第五章  收粮罗

桃花满庭院
桃花满庭院
腾跃
姐妹两个正说着,院门外传来一阵悉索声。跟着,黑影儿里传出妇人一声轻唤:“棉桃?”

“谁啊?”棉桃起身迎上去:“成事嫂子?”

樱桃紧跟在棉桃身后,也跟着叫了一声:“成事嫂子”一边打量起这妇人。夜色很浓,只瞧得清一个轮廓,是个长相一般,约摸二十三四的妇人。只不过她的声音很轻,在黑夜里带着股温暖的气息,听了叫人心里又舒服又妥贴。

“哎,是我。樱儿也在这儿啊?”妇人的声音压的很低,柔柔的:“棉桃你别喊了,我就跟你说两句就可以,不用叫你大姐出来了。”

“哦”棉桃点头。

成事媳妇麻利的塞过来只布袋:“棉桃,今儿的事我公公也晓得了。他特意叫我送一点吃的来,诺,只是些窝头,你们将就吃。我怕白天来送有人会瞎编话,就趁晚上来了。你们也别跟我推来推去了,赶紧进屋,别叫人看见了。”

“嫂子......”

“嘘!”成事媳妇打断棉桃要说的话,轻轻的道:“好棉儿,你是个聪明的娃,定晓得这是个什么事。可是你不要叫你大姐知道,不要跟她说这窝头是我送的。我晓得昨日你家还来了媒婆,她若想应,你就让她应,她的事儿就叫她自己拿主意,不要因着这几个窝再叫她心里过意不去。几个窝头罢了,本来放在平常的人家家儿里也没什么,你万不要放在心上。”

“嫂子,我晓得。可是……”

“嘘!!!”成事媳妇再次打断棉桃的话:“不要说话了,赶紧进屋吧,不要叫人看见。嫂子走了啊。”说着话儿,人影儿隐进黑影里,又一阵悉索声,人走远了。

“三姐,这是个什么意思?”她有点听不懂,但也有点明白,可又不是很明白。

棉桃扔来个白眼:“小孩子,别瞎问!!”扭身拎着布袋进了屋。

也不知棉桃是怎么跟杨桃说的,杨桃没问窝头的事,而且竟然同意了收粮的事。

既然要做,自然就要趁早。若是过几天粮食熟透了,村里大联收,三婶儿家把粮收了,她们可就真的要干瞪眼了。

当晚,五姐妹决定明儿一早天不亮就办这事。

不过两亩地的粮虽不多,五姐妹要在短时间里收完也是个困难的事。而且这是个得罪人的营生,恐怕不能请村里人帮忙。

杨桃和棉桃商量着,想请北户村的舅家来帮忙。

五姐妹在北户村有两个舅舅。大舅对五姐妹不错,可惜他家有五个儿子,五张吃饭的嘴,自己都穷的很,所以在粮食上接济不了五姐妹。不过如果是来干活儿,应该是没问题的。

至于二舅么,就不用考虑了,连问都不用问,他定不会来的。连同二衿子在内,两口子都是会算计的人。

除了两个舅,五姐妹还有个小姨,嫁在双河村。只不过她是个媳妇,凡事做不了主,还是不要去为难她的好。

杨桃决定当夜就跟米桃一块去北户村大舅家一趟,把事情说了,明儿一早好把粮收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北户村离小苗村不近,中间还隔了一个曲家村。杨桃和米桃两个女娃娃,大半夜的跑那么远,樱桃不放心。又去隔壁喊来了润生,陪着姐妹两个一起去了一趟。

润生是家中独子,父母都是开明的人,对于儿子的行为一般不会多加管阻。岳贵生前,跟润生的父母关系一向是很好的。所以听说是去帮隔壁五姐妹,润生父母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润生陪杨桃和米桃去了一趟北户村,回来了又跟五姐妹商量他明儿请假也来帮忙。杨桃死活不肯,又撵了半天,他才悻悻的回自家院儿去了。

第二天一早,才寅正时,大舅何大就带着他的五个儿子扛着工具,拉了一辆借来的板儿车来了。

姐妹几个寅初时就起了,这时候已经吃过了早饭收拾停当准备好了。大舅带着表哥表弟们一到,一行十来人就悄悄的出院儿往田里走去。

田里种的是红薯和玉米,这还是当时岳贵死前种下的。现在玉米已经熟了,只是大部分农户愿意把玉米留在田里晾晾干再收。而红薯这时候收却是早了些,薯果没有霜后的大,也没有霜后的甜。不过那也没办法,小点总比没有强啊。

到了地方,天色还蒙蒙黑,田里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很。

何大带着几个儿子到红薯地里闷不吭声的挽起裤腿,扬起了铁锨。

杨桃则带着几个妹妹拿着布袋子进了玉米地。熟透了的玉米,桔子早就变的干枯脆弱,玉米棒子一掰就下来。

趁着没人,几人快速的收获着田里丰熟的庄稼。

**************************

“丽珍,拿这钱上村头小货栈买点蜜饯回来,顺便捎点鸡蛋。”大清早儿起来,吃过早饭,岳吉媳妇丁菊花拿出五十文钱来,递给大女儿岳丽珍,并大方的道:“你不是想要绢花吗,剩下的钱就归你了。”

“谢谢娘!!”岳丽珍接过钱来欢喜的道:“不用顺便买点粮吗?”

“不用。”丁菊花露出个得意洋洋的笑:“再过个十来天田里庄稼就该收了,咱家现在可是有四亩地的粮,刚买来的那两亩庄稼长势又好,又不用交租子,吃够用的。”

“哎!!”岳丽珍欢天喜地的跑出去了。

“哎~~哟~~山上那个花儿红哟~~”丁菊花哼着小调,心情大好的转身进屋。

脚刚抬起还未落下,院外响起一阵‘咕咚咕咚’急跑的声音,带着隔壁王满仓的大女儿王大妮大惊小怪的声音:“岳吉婶儿~岳吉婶儿,不好了,不好了啊~”

“啥事啊,大惊小怪,慌里慌张的?”王满仓是上门女婿,他原是外乡人,跟丁菊花是老乡,所以两家人的关系一直很好。只是丁菊花有些瞧不上王满仓的两个女儿。一个整天咋咋呼呼,结结巴巴,另一个则又丑又傻,呆里巴气的,看着就叫人不舒服。

“婶儿……呼,呼……婶儿……”王大妮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那个……那个,岳杨桃家那两亩地,那个……那个……”

“那现在是我家的地!!”丁菊花跺着脚儿:“到底是哪个啦?大妮,你能不结巴吗?”

王大妮瞪着眼:“我,我……”

“得得得,你赶紧说事儿吧,那地怎么了?”丁菊花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地,地,地里的粮……粮叫岳杨桃带人给收了!!”王大妮急得脸都红了,奈何她越急越结巴:“你,你你……你快去看看看看看……”

“什麻?”丁小菊调儿一扬,回手抄起家里的锄头,吼出家里的小女儿去喊她爹,又让小儿子在家呆好,便扭身小跑着跟王大妮往村西的田地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回头问大妮:“你啥时候知道的?”

“我,我,我……”

“她带了多少人?收多少了,还剩多少?”

“那个,那个,那那那……”

“哎呀,行了,你闭嘴吧!!”丁菊花狠狠瞪大妮一眼,扭头专心跑起来。

大妮不服的瞪着眼。烦什么烦,不就是结巴点吗?要不是我跑回家跟你报信儿,你还不知道哪年哪月才知道这事呢,等你晓得了,那粮人家都晒好了。

“我的天啊!!!”跑到田里,一眼看见光秃秃的地皮,粮食被收的干干净净,连玉米桔子和红薯蔓子都拔出来被拉走了。现在田里光溜溜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丁小菊一下子瘫在地上。呆了半晌,才反应得过来,又呼天喊地的骂了起来:“杀千刀的啊~~”

~~~~~~~~~~~~

二更到~~

觉得不错的同学,顶起来呀~~收藏,票票,点击,你们的支持是跃跃码字的动力吖~~~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