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米粒西西哒小说《穿越之凤起江湖》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07

康乃馨 2017-7-20 380





米粒西西哒小说《穿越之凤起江湖》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07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第一章,所谓穿越

穿越之凤起江湖
穿越之凤起江湖
米粒西西哒
胡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一直以为自己家里虽然不富裕,可也算幸福,父母疼爱,少有忧虑。只是不知母慈父爱,居然只是一个谎言,那个她喊了二十年父亲的男人,带着他的小三,明目张胆的跑回家里找母亲要钱,口口声声说着,这么些年你要赔我多少多少青春损失费。

母亲在一边的沙发上哭啼不止,那个人真的是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吗?胡碟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那个趾高气扬丑恶嘴脸的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就是他嘴里的所谓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小三?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很可笑,气急之下也只能感觉到可笑,身体开始不停的发抖,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这就是男人。

“我老公陪了你们母女三十多年,大好的青春就浪费在你们手里了,赔个几十万,那是必须的”这个无耻的女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一气之下,胡碟冲了过去要打那个女人。瞬间,父亲一把档住胡碟,“啪”扇了她一耳光。“你个没用的赔钱货,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找个有钱的男朋友,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滚开!”

母亲惊怒冲过来推他,你做什么打我女儿,打死她你开心是不是,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狠狠的瞪着胡碟瞪着她妈,彷佛她们是他杀父仇人,看着他维护那女人生气的样子,胡碟忽然觉得,活着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着那贱女人砍过去。父亲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菜刀,重重的推开。胡碟摔倒在地,心灰意冷,也是,他虽然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毕竟是当过兵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好。

母亲也好像失去了理智,冲过去要抢他手上的菜刀,一推之下,他晃了晃没站稳。手无意间往后一松,刀向胡碟飞了过来…..

公元五四四年西魏大统十年,北周大兴,大司马独孤府邸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间破落的小院里,木雕的窗,木雕的门,一个貌美的妇人躺在床上。要说妇人其实年纪也不大,最多不过二十岁开头,此时,她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在床上,脸色惨白,难受的抓着床沿上的被子,手上青筋暴露,全身透露出一股颓败,肚子高高的隆起,腿下的被子里有鲜血蔓延开来。

妇人身边,一个绿衫的侍女紧张的站在床边,流着泪诉说着:“小姐,大夫人欺人太甚,连产婆都不让请,我们该怎么办?”妇人缓出一口气,问:“小翠,老爷呢?他怎么没来。”小翠闻声泪流满面:“老爷在七夫人的院子里,我去请了三次,守院门的小厮不让我进去,说老爷在和七姨娘作画,谁都不敢打扰。我该怎么做?”

妇人听完气急,眼泪像止不住的河水开始泛滥:“信郎,你何以如此待我,当初的郎情妾意,都是假的吗!”说完腹内开始疼痛加剧,脸上汗如雨下。“小姐,你不能有事,小翠求你了,你还有孩子。”小翠哭泣着使劲的抓着妇人的袖子,一下也不敢放松。

孩子,对,我还有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活下去!妇人心想,停顿了半天妇人艰难的开口:“小翠,你去把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拿来。”“是”小翠恭敬的跑过去拿了盒子过来,打开放在妇人眼前。

妇人看完无奈叹息一声:“想我当初进门,无数嫁妆,金银首饰。为求自保只余下这么些东西了。小翠,这些东西你好好收着,若我的孩子出来了。若是男孩,这些东西就你自己留着吧。若是女孩,你就帮她收着吧。以后嫁人了也不至于太寒碜。”

“小姐,你不要吓小翠。你一定能亲自照看小少爷或是小小姐的!”小翠在边上啼哭不止。妇人没有答话,只是用颤抖的手,从首饰盒里拿出一根簪子。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小翠,我的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随即用尽全身力气把簪子往大腿上刺去,“啊”强烈的刺激之下,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同时,妇人的生命彷佛全部用尽再无生机,盯着床梁上的雕花,眼神开始失去生命的光泽。夕阳西下,几度轮回,几生情。

“小姐,出来了,是个女孩,快看啊,小姐……你去了让我们怎么活啊”小翠看着没有一丝气息的妇人,忽的放声大哭起来,睡梦中的小孩开始皱起眉头,好似被声音吵的不行,开始抗议的大声哭泣起来,没错,这个小孩,就是胡碟。

“伽罗小姐,你在那?快出来啊。”小翠到处紧张的张望着,胡碟躲在花园的假山后面,一声不吭思索着,到底是那里出了差错,从在这边出生后,就知道自己生母的死亡片段,这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来说,实在太奇怪,更何况,我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

胡碟记得自己是一九八九年三月出生的人,在二零一二年的六月被父亲失手掉落的菜刀刺中了心脏而死去。但如今的这个地方,自己也生活了将近六年,不是虚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胡碟,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里是大司马家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独孤信的府邸,胡碟是这里的七小姐,一个遮出的七小姐,无人问津,无人关心的七小姐。就连胡碟的父亲,也很少关心胡碟的存在。除了小翠,胡碟这个世界母亲的贴身侍女,没有其他人。

甚至连本该分配给伽罗的几个侍女和小厮都因为父亲的不重视,而没人提起过。看着出生后到一年还未取名的胡碟可怜,整天吃斋念佛的祖母觉得好歹是独孤家的血脉,也不能没个名字,便取了名为独孤悯,怜悯之意,小字取了佛经中的伽罗二字,

响集七曰:“伽罗翻黑,经所谓黑沉香是矣。盖昔蛮商传天竺语耶,今名奇南香也。华严经云:菩提心者,如黑沉香,能熏法界,悉周遍故。又虚空藏经云:烧众名,器坚黑沈水。”玄应音义一曰:“多伽罗香,此云根香独孤伽罗。

胡碟也曾好奇的问过这里的皇上是谁和是什么朝代,也仅知道这是北周,当今圣上是宇文毓,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二零一二年的河南洛阳,不是她所熟悉的清或者明,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地理位置,历史和地理考试从来不及格的我,一点也不了解历史上这个朝代。

胡碟现在的这个父亲是鲜卑人,现任北周大司马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可谓正正经经的大家族,尊贵显赫,是传说中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核心人物独孤信。可是这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遮出的七小姐,她的父亲再有权再有权也不可能给她。衣食方面他们不曾苛刻让胡碟饿肚子,也不曾优待于胡碟。但这就足够了,所谓无视大概就是她经历的这么个意思。

那些哥哥姐姐们没事就爱欺负胡碟,辱骂她哑巴,做弄她,拿泥巴丢她。除了二夫人的儿子,大她六岁的三哥哥,独孤义。虽不是一个母亲所生,却是这个年代里除了小翠外待她最好的亲人,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她留一份,学了什么也都会告诉她,没事都会过来陪她说说话。

胡碟觉得很欣慰,在这个异世,至少还有两个真心实意待她好的人,让她心有安慰。她一直思念着跟我不存在于同一时代的母亲,那个世界的母亲,不知道母亲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让父亲和那个贱女人欺负和得逞。知道我死了,她一定很难过。

可是没有任何办法回去,我只能每日每夜的发呆思索,小翠每次看见我这个样子都会伤心落泪。为伽罗不能说话而伤心,为伽罗受到的不公待遇而难过。伽罗于心不忍却也没有办法跟她说清楚,不想说话,她的思想不符合这个年代,不能被别人当成是一个妖怪。

唯一让胡碟想知道的,就是怎样才能回到二零一二年,那个真正属于她的年代。在这个地方,守着一个寂寥的院子过一辈子,是所有未出阁和出阁了的姑娘该做的事情。除了平民,她们需要出门赚钱,所以才会抛头露面。毕竟是封建社会,是古代,那是她想想就会头痛的事情。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各种娱乐项目,连出门逛逛都是不能批准的,都快闷死在这里了,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忍着。

由于鄙人是第一次写小说,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点。若有喜欢本人作品或者对作品有意见得欢迎来QQ群:242203316指导,感谢各位朋友。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第二章,迷茫度日

穿越之凤起江湖
穿越之凤起江湖
米粒西西哒
沉思中,忽然听见哎呀一声。伽罗伸出藏在假山石缝里的头,只见一身锦衣、头戴琉璃簪的二姐正在那生气的瞪着小翠。正是大夫人之二女儿,司马府嫡出的二小姐,独孤珍儿。

此人年十三岁,平时杖着她母亲是孤独府大夫人,亲大姐又是当朝皇后,为人嚣张的不的了。她身后站着两个贴身侍女,挽红和挽紫。看见冲撞了的是独孤珍儿,小翠吓的直接跪在地上。

头在地上一抬一落的磕着:“都是侍婢的错,侍婢本是寻找七小姐,不着想冲撞了二小姐,求二小姐饶奴婢一命。”

挽紫看了下独孤珍儿的脸色,冲过去挥手甩了小翠两巴掌:“你是什么东西,连大小姐也敢冒犯。”小翠惊吓不止,只是不停哭泣磕头。

看不过去的伽罗拍拍身上的灰,轻轻的跳下假山,走到小翠身边。看着她们,不发一言。独孤珍儿看了她一眼,忽然傲慢的笑了“哟,这不是七妹吗?怎么嘴巴还是哑着,不能说话?”

伽罗继续看着她没有表情。“怎么,你想给这个侍婢求情吗?”

挽红看着僵持的局面上前说话解围“小姐,夫人还在等着你呢?何必为了个不讨人喜的婢子惹坏了你的心情。”

独孤珍儿闻言撇了她一眼,然后对着伽罗说:“今天的事就先放过你们,以后少出来丢人现眼。母亲是个贱人,女儿又会差多少,滚回你们院子,别再出来了。”说完带着侍婢离开了。

看着小翠肿红的脸和摩挲的泪眼,伽罗叹息一声,由她牵着自己的手回到了居住的衰败小院。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好的了。

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院子,看着那摇摇欲坠的牌匾,胡碟不禁心里感慨万分。听说还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进门时候,父亲为表示喜爱,亲手为这个院子提的字“满香院”。

想当初,这里该是多么的繁花似锦,现如今“哎”唯有一声叹息了。来到房间的桌子边上坐下,小翠倒了一杯茶,递过来带着歉意的眼神望着伽罗:“小姐,你不要不开心了。都是小翠不好,惹出这么多的事情,还要你来操心。小翠对不住你。”

伽罗对她摇了摇头,意思是我没事。陪了我这么多年的小翠自然也知道我一举一动是个什么意思。“伽罗小姐,婢子只希望你好,其他的都没有什么想法了。若是伽罗的小姐哑疾能好,奴婢愿意下辈子为菩萨奉献一生。”

听着这话,伽罗的思绪又开始向虽窗外的天空中飞去,眼神开始呆滞起来。为什么要说话,现在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他们优越,但也始终饿不着自己。何况就算能说话,又能怎样,这边的母亲要是还活着估计也是这样受欺负和排挤的料子。

倒不如这样平平稳稳的活着,无需去出那个风头。以免被众人当出头鸟打,安稳活着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气。

院子大门外的花园里一片欢声笑语传来,哥哥姐姐们在亭子里闹着聊着玩着吃着乐着,无比的悠闲自在。边上的侍婢们仔细又仔细的照顾着。“你看那个破院子,哑巴今天肯定又不敢出来。”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指着我的院子大声嬉笑起来,正是我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

另外一个镶金戴玉的小女孩也笑着说“她敢,她要是出来,我们就把她推到水塘里让她得病,上次不就被我们推进水塘病了三天没死,还不是没能吭声。”

“五姐说的对,长的又丑又难看,还是个哑巴,做我们妹妹,真是丢了我们全家的脸面,一看到她那个呆呆傻傻的样子我就恶心。”又一个女孩站出来趾高气扬的说。

“对,咱们继续玩我们的,不用搭理这里面的那个哑巴。”白胖的小孩同意的指挥到,“好”“好”然后开始玩他们的接诗词。这正是我的四哥,五姐和六姐。

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平时非常宝贝,不舍得受一点委屈。五姐是四夫人的第一个孩子,虽不是男孩,但也宝贝的紧。最后一个,是七夫人所生,就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生我时,拉着我父亲一块作画的女人的孩子,跟她母亲一样的有心计。

听着他们说的话,伽罗心里暗暗无语,真是一群被圈养在猪圈里无聊的人。“小姐,该饿了。你先坐着,婢子去给你拿晚饭。”我继续望着窗外,无声无息且没有表情,小翠以为伽罗是难过他们说的话,伤心的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屋子。

古代人的生活习惯有时候真让伽罗觉得难以忍受,一天两顿的饭菜。上午十点吃一次,下午五点吃一,远没有现代的一天三顿饭菜合理。而且都是天黑就睡,日出就醒,让习惯明亮灯泡的我,实在有过不下去的感觉。

有钱人家倒好,没事吃点零嘴和糕点也就过去。但是在这个全国除皇宫之外最大的独孤府邸里,伽罗感觉自己就好比穷人家的小孩一样。别说糕点零嘴了,就是正餐也经常克扣我,不如哥哥姐姐们的丰实。

迦罗正在发育的小身板十分的瘦弱,远不如现代的我健康。年十岁的伽罗,看起来就像八岁的小女孩。只有一双眼睛十分有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经常望天的缘故。虽然不是很好看,至少长的不丑了。管家、婆子、婢子、小厮们,瞧着我不受老爷关爱,就开始不紧不慢的对待,无所谓起她这个独孤家的七小姐来。

“小姐,饭菜来了。快乘热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小翠从食盒里拿出饭菜和一双碗筷。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白菜汤、炒猪肉和炒豆腐。真是没什么胃口,古代人的手艺真正不如现代。

更何况炒菜需要的那么多香料在这个年代也还没传到中土,仅仅的调味料就只有盐而已。吃在嘴里就好像在吃猪食一样,但再难吃,也是饭菜,确实能填饱肚子。伽罗无奈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越吃越想念现代日子的美好。

饭菜是香辣可口,还有各种蛋糕、冰激凌、水果、巧克力、酸奶、零食。闲的没事,还能自己制作烤奥尔良鸡翅。想吃甜食了,还可以买可可粉自己制作巧克力。天啊,在这里的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小翠看着伽罗难以下咽的样子,又开始忍不住的抹泪“这群天杀的,就天天克扣我们小姐的饭食,别的小姐都是两荤两素两汤,就知道欺负我们小姐,就连月钱也是拖欠少给。我可怜的小小姐啊,要是小姐还在。”

伽罗无奈对着她笑了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是没有说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也就是现在我这个样子吧,就算是我这个年代的母亲还在,估计也是好不了多少。

窗外明月星稀,夜凉如水。小翠收拾好床铺后就去外间睡着了。躺着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伽罗,想着那个世界上的母亲、想着她结交了九年却没有吵过一次架的好姐妹雪梅、想着她那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关爱的表姐雅君、想着她的同学朋友们。

想着他们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自己死了,他们会不会伤心难过。

想着我那台陪了她五年的台式电脑,还是4G双核的。越想越伤心,不禁泪流满面,开始低声抽泣。她想回家,好想想回家,六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她的年代。窗外,星光闪烁,就连月亮的淡黄色光辉都比平时柔和,彷佛也不忍看见这个孩子哭泣的脸。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第三章,请安祖母

穿越之凤起江湖
穿越之凤起江湖
米粒西西哒
清晨伽罗睁开眼,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年代。她扶着床沿坐起身子,小翠从房外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小姐,奴婢侍候你起床洗漱。”闻声,伽罗闭上双眼,任小翠帮她洗脸,服侍她穿上唯一一件能穿出去的粉色丝绸菊花衣裳,伽罗最讨厌菊花了。

起身坐在梳妆台边的凳子上。看着铜镜里那张无甚特别的脸,不由的想起以前的那具身体。虽不是倾国倾城,至少也是大眼睛,尖下巴的。比之现在这张黄黄的小脸,真是过之甚远。梳妆台上有一个首饰盒子,是她那过世的母亲留给我唯一值钱的东西。

打开一看,一对翡翠耳环、一个金镶玉手镯、一个翠玉镯子、一款过时的金簪子、一套银饰头面。虽然是不受宠的遮女,基本的规矩还是要守的,每天早上去祖母那请安的事情,每个子女都不能避免。

面见长辈,自然要好好梳理一番才行。要是什么都不戴,到时候还会被耻笑,也被老夫人责备说丢了规矩。这个家族里,除了小翠和三哥,都不是我的亲人,伽罗心里想着。小翠帮她梳理好头发,戴上这些首饰。然后跟随在她身后,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此时,主院里。大夫人罗氏帮老爷独孤信穿戴好衣物后,恭恭敬敬的送老爷出门去进宫上朝。看着老爷的轿子越走越后。罗氏抽出衣襟里的帕子,甩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让贴身侍婢平姑给自己梳妆。

梳妆完毕后还得去给老妇人请安。要说起来罗氏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嫁给独孤信这么多年,夫人的位置坐的稳稳的。从没见那个小妾能翻过天去,得到了老夫人的看重,又得到了自己老爷的敬重。自然是有她的做法,从给老夫人请安上也能看出,二十年来从未迟到一次。

罗氏的贴身心腹只有一个,就是出嫁时从娘家带过来的平姑。平姑帮罗氏梳好头,从顶端的首饰盒里,选了个梅花簪子插在罗氏云髻上。看着鬓角有些泛白的发丝,罗氏叹息一声。“哎,岁月不留人,都老。”

平姑笑着接话“小姐一点都不老,还是年轻时候一样,貌美如花。”

罗氏看了平姑一眼:“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也不年轻了,鬓角也有白发了!”

“小姐自然是不怕的,湘君小姐都进宫做了皇后。谁还敢反了天的,在小姐头上撒野不成。”平姑懂事的安慰到。

“还是你最懂我”罗氏满意的笑了笑

“我们家湘君啊,从小就带在身边。现在进宫做了皇后,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皇宫里,那可都是吃人不吃骨头的地方。”说完罗氏开始抹泪。

平姑回:“小姐无须担心,湘君小姐,再怎么说也会是锦衣玉食一辈子的,不会吃多少苦。更何况还是个有孝心的,各种皇宫的好东西往夫人这里送,真是长了夫人不少脸面。”

“是啊,湘君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说完罗氏对着镜子笑了笑“走吧,给老妇人请安去。”

伽罗走到祖母的大院子门口,小翠上前跟守门小厮禀报。小厮进去通报后,伽罗走进进院子。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笑声一片。进去一看,不愧是老夫人的房子,富贵华丽。来了这么多次,都还是会晃花眼。

走进屋子一看,只见当堂正中间坐着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妇人,发髻上是全面的金镶玉头套,双耳戴着祖母绿宝石耳环,身穿褐色镶金丝锦孢,脚上穿着细密针线的绣鞋,显出一种华丽和富贵的气势。

左右两边围绕着两个女孩子正在笑嘻嘻的说着讨喜的话,哄她欢心。仔细一看,正是二姐独孤珍儿和四姐独孤明玉,各各衣裳华丽,首饰贵重。要说起来,平时除了已经出阁做了皇后的独孤湘君之外,就属这两个姐姐最讨祖母喜爱。

珍儿嘴甜会说话,明玉则十分貌美,唇红齿白、眼眸若星、肤白如脂、玉手芊芊,可以说是独孤府里众姐妹中最美丽的女子。伽罗走进老妇人身前,正对着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小翠在边上替她说到“给老夫人请安,祝老夫人青春长寿。”

祖母崔氏看了一眼,态度冷淡,给七小姐拿个凳子,坐着吧。独孤珍儿看着我,嬉笑不止。刚说完就有小厮立马搬来个凳子放在两侧的角落,我走进去不声不响的坐下。

“老夫人,我来啦”大夫人罗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给老夫人请安,请老夫人身康体健。”

老夫人笑看了她一眼“你啊,就是这么个性子,起来坐着吧”

“谢老夫人。”

“今天可是有什么喜事儿?”

“是这样的,我想跟老夫人商量一下珍儿的婚事,毕竟都这么大了,也该说个人家了”

“珍儿也有十三了,确实也该说一个了”

珍儿听完捂脸撒娇道“哎呀,母亲和祖母真讨厌,当真人家面说这些事情”

“呵呵,珍儿还害羞了呢,没事,也该嫁个好夫君了。罗氏有什么好的人选吗?”老夫人宠爱的点了点珍儿的鼻子,一脸疼爱。

罗氏听完认真的回答“是这样的,这个事情有点麻烦,老妇人还记得李昞吗?”

“李昞,就是同为西魏八大柱之一,陇西郡公李虎的儿子?”

“是啊,要说郡公府与我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当初和李夫人闲聊的时候也说了那么几句孩子们的亲事。上次踏青那李小公子也是一块在的,年十四,相貌英俊,人虽小,礼数都健全,请安问好都是有规有矩的,是个不错的孩子。”

“那是不错,珍儿有福了”

“可是,有点问题……”罗氏为难的说到。

“什么问题,难道他们还能嫌弃我们独孤家不成?”老夫人眼睛瞪圆等着罗氏解释。

“不是,是李夫人跟我聊过,李小公子好像对明玉比较上心”

老夫人思索了一会说道:“这孩子,毕竟也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不能搞砸了。你也是个懂事的,家族联姻不能在乎个人利益。是我们家的孩子就行了,既然李小公子看上了明玉,那就交给你来操心了。”

罗氏在表面上一向对老妇人敬重有加,自然不会在这个地方翻脸,只是心里估计也是愤愤不平的,自己二女儿的好亲事,白白被四夫人的女儿的了个好。“是,我明白了,那珍儿?”

“珍儿的事,你就放心吧。我帮她物色一个好夫君就是,绝对不会让我孙女吃亏了去”老夫人稳重的说。

独孤珍儿闻言脸色惨白,大好的亲事就这样被抢了。上次踏青她也在,明明先看见李公子的是我。独孤明玉,你居然抢我的人,我和你势不两立。气恼的瞪着对面温婉坐着的独孤明玉。

明玉瞟了她一眼,淡淡的笑而不语。彷佛得意万分的在说,你有什么本事和我争,你姐是皇后又怎样的,你心想的那个人还不是要成为我的夫君。

伽罗在边上看的心里直冒寒气,就这么简单的把婚事给定下了。女人的一辈子就被这么几句话给套牢了。我该怎么办,虽然我才十岁。但是古代成亲委实不晚,十二岁基本就开始嫁人了,十八岁还未出阁就是老姑娘了。

这样的话,我在这个家里又不受宠,到了十二岁,很有可能被随便的指了人。要是好男人还好,要是指了个天天花天酒地的,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或者十多个老婆的。这让我一个从小接受现代教育,遵从一夫一妻制度的我怎么受得了。

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行,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能要这样的结局。一定有办法的,伽罗想着自己是现代人,不能接受。既然暂时回不去,就的给自己找个机会,让自己过的更好一点。不能这样默然的过下去了,若如此,未来的日子必定艰辛百倍。

恍恍惚惚中,伽罗随小翠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既然打定了注意,就该付出行动了,要想个办法出了独孤府去外面看看才行,院子外的天空有燕子留过的痕迹,窗外乌云密布,看着像是要下雨了。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第四章,宴会风波

穿越之凤起江湖
穿越之凤起江湖
米粒西西哒
浑浑噩噩的一上午又过去了,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离开这里。“伽罗小姐在吗?”小翠闻声出去一看,祖母院子的侍女多福正在院门口询问。

“多福姐姐,请问找我们小姐有什么事吗?”

“老夫人今晚宴请郡公府的朋友来这里做客,公子和小姐们都要出去见客的。你跟伽罗小姐说下,今晚要准备到场,不要迟到,以免失了礼数。”

“好,谢谢多福姐姐通告,进来坐坐喝杯茶吧?”小翠客气的邀请。

“不了,我还要去八小姐那传话。”

小翠转身回到屋子对伽罗说:“小姐,现在要好好打扮一下,郡公府有不少小公子。要是小姐入了那个公子的眼,下半生就好过了。虽然做不了正室,至少比随便许配了人强。”

郡公府,伽罗好像在那里听过。对了,昨天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听他们说起过,也是个大家族。不就是给珍儿说的亲事,被明玉抢走的那个李府。看来这次是来联络感情的,李夫人是来瞧自己未来媳妇的。

至于小翠说的被那个李府公子瞧上做个小妾,伽罗仅仅只是笑了笑,无语的想,不是他们瞧不瞧的上我,而是我瞧不瞧的上他们。不过,今晚倒是个好机会。想个好法子,离了这独孤府邸去。

天下之大,不可能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伽罗开始认真的思考,小翠在耳边的唠唠叨叨也全都没有听见。有了,她高兴的跳了起来。既然他们是为联姻而来,那么在宴会上要好好筹划一番才行…….

只要能离开这里,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打定主意的我,开始高兴起来。小翠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估计是第一次看见我这么开心。

伽罗住的小院到摆宴的地方,要走两刻钟。到大门就更久了,要半个时辰。走过长长的花园走廊,来到摆宴的地方。

夜晚,宴席上,欢声笑语一片。祖母还是坐在主位上面,一身的雍容华贵。左边坐着独孤信和罗氏,右边坐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妇人,年过四十,依然保养的很好。像这种情况下小妾是不能入席的,毕竟是上不了台面的。

然后依次是大哥哥,二哥哥,这样按身份排起来坐。伽罗坐在最末位,三哥哥坐在前面悄悄的冲她眨巴眼睛,伽罗也回了他一个开心的笑脸。心里暗想,对不起了三哥哥,我要离开这里了,你要好好的。

独孤明玉今天安排的位置的比较前面的原因?大家心里都清楚。也就没人说什么。毕竟是今天宴会上的主角人物。不过心里有没有怨言,可就难说了。明玉对面坐着一位明眸酷齿的小少年,估计也就是李府的李小公子了,果然长的十分秀美。

伽罗一边看着众人,一边思索着,什么时机来实施我这个计划才好。忽然,总管大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跪下请示说:“老夫人,门外有个道士求见,自称青山居士。”

祖母闻声十分诧异“可是白云观的青山居士?”

“他正是这样说的。”

李夫人说“哎呀,居然是青山居士。据说此人通天晓地,乃世外高人。多少人愿意花重金求他一言,都无法如愿。”

“我也听过他的大名,上次欧阳郡主亲自上山求见居士,也没见着人,今儿个怎么到咱们府上来了。”罗氏惊疑的说。

“这是世外高人,怠慢不得。大贵,快去请青山居士进来。”老夫人急忙说道。

青山居士,这又是个什么人。古人好愚,难不成是个什么骗子,玩的是水中插筷子的把戏?伽罗正想着,人却已经进来了。一头青丝披肩而下,俊美的脸庞,高耸的鼻梁,犹如河水般的一双眼眸。身穿着干净的白袍,佛手在手边摇摆不定。

这世上竟有如此天人,我定定的看着,彷佛呆了。他忽然瞟了伽罗一下,目光柔和。她立马回神,脸开始微微的泛红。再看看其他人,也都跟我差不多,都没有回过神来。“咳咳”他轻咳了两声,众人皆从恍惚中醒过来。

老夫人温和的说:“快请青山居士坐下。”

他依言坐下“谢老夫人”温和有礼。这种人,不会是那种骗子吧,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青山居士,今日到鄙府来,可是有什么指点?”老夫人的眼神,好像他就是天上的神仙,来给她指点明精了。

“在下今日前来贵府,正是有要事相告。”青山居士一本正经的说。

“居士无需多礼,还请告知我们是什么事情?”老夫人尊敬的问。

“六年前,有一颗紫微星下凡而投生,贫道追查它多年,一直了无音讯。直到今日路过贵府门口,隐约看见府里有微弱的紫光闪烁。”

老夫人一惊“居然有这种事情,可是有什么灾难?还请居士救我们全府?”常年吃斋念佛的老夫人自然不会怀疑青山居士话里的真假,伽罗倒是觉得奇怪。难不成我穿的地方,还有神仙存在,那不是修仙书了吗?

“老夫人不必忧心,这颗紫微星是灾是幸,还的看机缘巧合。”

“居士有什么好办法救我们吗?”

“办法是有的,只怕老夫人不舍得自己的孙女”

老夫人一脸坚定的说:“居士不必当心,若是我那个孙女,我必然会交由居士处置。家族事大,个人是小!”

“老夫人请放心,只需要贫道收她为徒,带她回白云观教导它是非黑白,那就是福不是祸了。”青山居士淡定道。

“好,那就全交给居。青山居士大恩大德,老身万分感恩。只不知居士说的是我那个孙女?”

居士听完笑了笑,看向伽罗,她蓦然一惊,不会是我吧。“就是她,贵府的七小姐。”所有人都顺着他的手指看向伽罗,惊诧莫名。伽罗无奈的摸了摸头,还真是我。这人不会知道我是穿越的吧,难道要把我当妖怪炼丹。

今天的计划怕是不用施行了,也省了伽罗的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出了狼窝又进虎窝。有了居士那句话,在独孤府不受重视的她。立马就被全家打包送出了府,本想带小翠一起走,青山居士却不让。说是去吃苦修行的,不是去享受的,不准带侍女。

拿着自己的包裹跟在这个陌生男人后面走着。心里暗想,这群人还是有点良心的,临走时还给了我一荷包金子。这可是金子,以后跑了至少不愁吃穿了。

当然伽罗也没漏掉,出门前老夫人塞给居士的一大包东西,看着沉甸甸的。比给她的可多多了。伽罗疑惑的看着他,眼神里闪烁着不解,居士也要钱财?青山居士转过头,对伽罗狡结一笑,彷佛知道我在想什么,回答说“居士也是人需要吃饭的。小丫头,以后就喊我青山师傅把。”

伽罗猛的一惊,这人知道我心中的想法。而且还让我喊他青山师傅,难道他知道我没哑,一边想着一边跟他离开这里,这个我生活了六年的地方,感觉除了小翠和三哥,对其他人都毫无留念。再见了,小翠、三哥你们要好好的。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第五章,道观生活

穿越之凤起江湖
穿越之凤起江湖
米粒西西哒
跟随青山居士走了整整三个时辰,终于到达白云观。全身无力的伽罗,猛的坐倒在地,一边喘着气,一边打量我未来要居住的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山清水秀,空气也清晰。估计来到这个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空气好了,没有现代城市里那么多的灰尘。

白云观坐落于青城山半山腰上,道观不算大,总体来说只能算是一座小道观。大门处有一牌匾,上书“白云观”。字迹飘逸潇洒,若我没猜错,该是出自青山居士本人之手。

第一眼看到此观的时候还略有诧异,这么个全国闻名的道士观。居然这样小,也不是说太小,只是相比于护国寺之类的庙宇而说,实在是超过太远。前面是一排大厅,厅里有着一个道士像,听说是什么什么真人。

往里走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一个亭台。亭台旁边种满了花草,看着真是悠闲自在。联想到他这人,倒也符合初中语文课本里的一段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亭子的里面是一排住房。

伽罗跟随青山居士走了进去,他指着地方告诉了她,那里是柴房,那里是厨房,那里是属于她的房间之后,带她来到大厅。

青山居士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用一双戏谑的眼神看着伽罗。“丫头,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能说话的人不用装哑吧”

伽罗沉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心里却七上八下,不停打着鼓。

“我知道你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哦,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吧?”伽罗猛然一震,诧异的看着他。

“若再说不话,我就把你交给官府。说你是妖女转世,会被烧死的哦?”他风轻云淡的说着这话。

伽罗担心的要命又不敢表露分毫,前世的经验告诉她,任何事情镇定下来都会比较好的处理。心里又暗暗交战着,说还是不说。要是被烧死怎么办,这个人又能信任吗?对他什么都不了解,怎么敢跟他说实话。可是他知道底细,难道真的是神仙。

既然穿到这里来,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让我死掉的,赌了。他看着伽罗表情挣扎的样子,又风轻云淡的抿了一口茶,等待着她的坦白。

“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或者说你想知道什么?”

“终于愿意说了?我只能算出你是异星转世,却不知道你是从那里来?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伽罗虽然回答了,却依然有自己的坚持。“告诉了你,我又有什么好处?既然是交易,那就是双方都有利益才行。”

“小丫头还挺精明的,你跟我说实话。我教给你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你活的随意所欲一点的东西。看的出来,你在独孤府里生活的并不怎么如意”

“你要教我的是什么?”伽罗问,心里却在猜测着有多大的利益可行。

“武功和医术。”

“哦?我还以为你要教一些道术。”伽罗假装淡定的回答。

“你要是想学我也可以教你这个,只是你确定要学这个?”青山居士笑眯眯的抿了一口茶。

伽罗想了一下,道术说不定是些骗人的玩意,还不如学点有用的。武功啊,不知是真是假,那不是以后可以仗义江湖了,难道作者那个笨蛋要改变风格,变言情为武侠。(作者在边上怒吼,哎呀呀,反了天了,居然骂亲妈是笨蛋。)

“想好了,我要学武功和医术。”伽罗坚定的说。

“那么,现在你该告诉我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了。”说完用一双魅惑的眼睛看着我,真是个妖孽。

“我是千年以后的人,生活的年代是二零一二年。在我的那个年代,北周早已成为历史。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也不清楚。我在那边被刀刺死,就来到了这里,生活了六年。”

听完之后,他的表情略显慎重“你的意思是,你是未来人?”

“是的”

“那么你知道这里未来要发生的一切事情?”“不知道,因为我历史成绩不大好。”说完脸开始微微泛红。

青山居士疑惑的看着我“成绩是什么”

“反正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词汇,我也解释不清”伽罗越发的窘迫。

青山居士端详了一阵后说:“看的出来你没有说谎话,那你就先住在这里,明天开始教你习武。”

过关了,伽罗高兴起来“还有医术!在这里不会看病,那天感冒死了都难说。”

青山居士站起来理了理衣襟“医术等我师弟回来,你跟他学吧。我只教你习武,今天也走了不少路,你回房休息吧。没事在附近走走熟悉熟悉环境,有事再来喊我。”

“是的,居士。”

“还喊居士”他轻轻敲了下伽罗的头。

“哦,师傅,那我走了。”说完抱头回到自己的小屋。

打开房门,附在门板上的灰随风扬起。“咳咳咳咳。。。。。。”好厚的灰尘,看来要好好清理下才好。虽然在独孤府里没做干过活,但在现代,搞搞卫生还是经常做的。从井里打了一盆水,拿起抹布开始四处清理起来。辛辛苦苦的擦完扫完后,从柜子里拿了床铺盖。铺在床上后,伽罗就累的不想动了。躺在床上挺了一会尸后,就放松的睡着了。

天渐渐的暗了,太阳在天上挥手离开,晚霞映的漫天红色,青山居士手上端着一个食盒。推开伽罗房间的木门,走了进去,轻轻的把食盒放在桌上。这小丫头,今天倒真是累坏了。难不成自己要变奶爸了?居然想要照顾这个小丫头,真是头昏了。轻手轻脚来到床边,帮伽罗盖好被子,转身离去。

“喀”关门的声音惊醒了小迦罗。她坐起身子,揉了揉迷茫的睡眼,定了下神。恩?这里是哪儿?哦,对了,这里是白云观。看来自己睡了有好一会了,天都快黑了,师傅不会骂人吧。

跳下床来到桌边,看见桌子上的饭盒。打开一看,两个馒头,一叠小菜,小叠炒菜。看不出来,师傅这人还挺贴心的。拿出饭菜扒拉几口快速吃完,准备去问问师傅今天还有什么吩咐。

来到道观的院子里,看见亭子上坐着一个人。走近一看,正是青山师傅。亭台的桌子上摆着一壶酒。他一边喝着,一边望着月亮,好似在思念什么人。夜凉如水,白衣如雪。一头散乱的青丝下,脸庞显的格外寂寥。那样的神情,看的伽罗心中猛然一疼。这人有很伤悲的往事......

伽罗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师傅有伤心事?”

青山居士笑着看了伽罗一眼,继续望着月亮说“你还太小,不懂。乖乖陪师傅坐着就好。”

“我不小了,我在未来的世界里活了二十年,加上在这里的十年。说起来也有三十岁了,比师傅还大一些。”

“虽然如此,但既然你还是十岁的样貌就该有十岁的样子,以免让人起疑。徒儿在那边可有夫君?”

“是。没有夫君,在那边像我这样的年龄都很少有嫁人的。”

“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难怪你处事如此淡然。若是我能去未来看看,倒也不枉此生。”虽然师傅这样说,却并没有多在意。

伽罗没有答话,也随他一块望着天上的明月。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忘怀的地方,谁都一样。“谢谢师傅帮徒儿送饭。”

他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半响,他发出了声音“回去睡吧,天色已晚,明早还的教你习武。”

“是”我恭敬的回答。

既然已做他徒弟基本的恭敬还是要有的。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