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郁雪小说《穿越之皇后难娶》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10

康乃馨 2017-7-20 354





郁雪小说《穿越之皇后难娶》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10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第一章  穿越时空

穿越之皇后难娶
穿越之皇后难娶
郁雪
悠悠转醒,苏妍眼见这陌生的环境不禁心下一惊,动了动酸痛不已的身子,勉强坐起来后,方才仔细看了看这略显荒凉的院子,杂草丛生,房屋甚是破旧,虽不至于雨夜漏雨,但也是年久失修了。

看这构造倒有些像北京的四合院,只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还未理清楚思绪,突如其来的响动又吓了她好大一跳。

正对着的门被打开了,走出一个只用簪子挽起一头乌发的女子,穿着电视里才有的宫廷式的衣服,但是苏妍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衣服,该女子有了些年纪,但是长是甚是好看,身材娇小,脸型很好看,五官也精致,就是皮肤蜡黄,没有做什么保养的样子,可惜了。

该女子眼眸只是扫了苏妍一眼,素面朝天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而苏妍心中却是百转千回,虽然还不知道这是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人家的家里,这算不算是私闯民宅,不会被当成小偷什么的吧。

“我……”刚开口想解释一番,却被打断了。

“新来的?”女子清冷的声音就如同她的人一般,虽然是疑问句,但已然是肯定了,指了指她的左手边,“那边还有一间空着的屋子,你就住那里吧。”

说罢便没再理会苏妍,独自退回了屋内,关上了门。

……

苏妍愣愣的半张着嘴,看着紧闭的门扉,完全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事后的几天,苏妍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是冷宫,也就是说自己很不幸的穿越了!

虽然自己很喜欢看小说,尤其是那种穿越文,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穿越了要如何如何,但真的穿越了,心中唯一的想法便是——

这不是真的!

在现代社会中有着疼爱自己的父母,亲密无间的朋友,熟悉的社会环境。自己一普通大学生,虽然称不上绝对的人才,但好歹也是祖国的花朵,前途还算光明。但穿越到了这古代,所谓琴棋书画无一通的,女红更是不行,只绣过十字绣,刺绣估计连只水鸭子也绣不出来。好吧,虽然古代女人会的她都不会,但最起码怎么说她也经过了那么多年的读书生涯,不是博古通今吧,好歹也是有点学识的,最起码是古今中外的都有的,希望能在这古代派的上用场吧。

问题是哪里不好掉,偏掉这冷宫来了,那不就是注定要在此终老一生!

不要啊,她还年轻,以前的花样年华都在痛苦的学习中度过了,好不容易大学就要毕业,就要熬出头了,还来不及享受一下就跑到这鬼地方来了!

她要回去!

一定要回去!

也许一开始知道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的时候是惊愕的,甚至可以说是恐慌的。但苏妍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知道在这么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时代,没有任何亲朋好友的情况下,一切只能靠自己。

首先要确定的是自己为何会穿越到这里来,知道了缘由才有可能回去!

记得那天是学校组织的话剧演出,她不是话剧社的,只是被好友拉来凑数的,饰演一个跟随小姐出门的丫环,借的戏服也比较破旧,难怪那天她的突然出现那个女子一点都不惊讶,估计是把她当成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了,冷宫之中是没有宫女伺候的,住的都是犯了错,或是不受宠的妃子。

后来苏妍才知道,冷宫中的女人都是不太正常的,不是疯了,就是傻了,那天她碰到的那个还算正常,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想着,想着思绪便有些远了。

话剧的内容是小姐出门遇到一位高人指点迷津,当时的那个高人她看出来并不是学生饰演的,只是也没太在意,现在想想倒甚感奇怪。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她,感觉甚是诡异,就在那时她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醒来便在这里了。

看来,问题的关键便在那个老人身上了!

只是,天大地大她要去哪里找他,何况自己现在还陷在这深宫之中,更不知道在那个世界见到的人,在这个世界是否也存在。

越想就觉得前途一片惨淡!

真是头疼!

紧了紧身上这套唯一从那个世界带来的戏服,苏妍往外走去!

冷宫是宫里人避之为恐不及的地方,便也就不会有什么人来,连带着冷宫周围都是一派萧条之景。然而在离冷宫不远处有一小湖,甚是美丽,而且极为清静,是她无意间发现的!

她很是喜欢那里!

虽已深秋,那里却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甚是美好!

今晚的月色很好,银白色的月光铺撒下来,像是为大地穿了一身银色的衣裳。苏妍熟门熟路的踏着那青石小道缓缓前行着,在月光映照下的事物都有一种朦胧的美,很是别致。

然,让她意外的是,在她到达时,却看见在湖边唯一一张石桌子上竟趴着一个人,看桌子上有着几个空酒坛,苏妍猜测应该是醉倒的,只是这冷宫怎么会有人来呢,何况还是男的?

再想想,这皇宫之中的男人还是比较少的,莫非……是太监?

思索了一番后才想到,她管这些做什么,既然有人她便走吧,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被人发现可不好。

转过身去还没踏出第一步,又停滞不前,这么冷的夜这样子睡怕是要感冒的吧。

只是……

内心挣扎了一番,最后,苏妍还是回去拿了件衣服披在他身上。

唉,她就是比较心软!

第二天清晨,苏妍刻意起了个大早,天还只是微微亮的时候她就起来了,想早早的去把衣服拿回来,还顺便煮了碗姜汤,想放下便走。

谁知待她过去时,只看到一桌子的空酒坛,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心里极度的郁闷!

人走就走了吧,好歹把衣服留下吧!那可是她唯一一件可以稍稍御寒的衣物,就这么没了,叫她以后日子怎么过呀!

“你是何人?”

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把苏妍吓了一跳,手里的姜汤都差点没拎住。

看着眼前之人,苏妍猜想他刚才不知道躲在哪里了,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加上他那质问的口气着实让她不悦,“忘恩负义!”

小声念叨了一句,苏妍还是屈身对他行了一个不知是对是错的礼,“奴婢昨夜见公子睡于此处不敢惊扰。”

刚才听见他的声音,略带磁性,那就应该不是太监,那便可能有一定的职位,礼多人不怪。

男子微微挑眉,他耳力极佳,刚才那句她虽说的极小声,但还是被他听到了,“这衣服是你的?”

“是。”苏妍望了一眼他手里的衣服,答道。

如果不是听到了她刚才那么一句,他甚至都要相信眼前这个谦卑的女子真的就是如此。

嘴角微微上挑,道:“那盒子里的是什么?”

“是奴婢煮的姜汤。”苏妍只是顺从的答着。

男子有一瞬间的恍惚,只是一碗小小的姜汤他却有一种被关心的感觉。

虽然只是一碗姜汤,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只是别人的姜汤都是冲着他的身份,或是别的目的,只有她是很纯粹的关心他。

当然这是在她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的前提下。

他心里有着怀疑,却没有表现出来。

“拿来。”

“嗯?”苏妍有一瞬间的惊愕。

“不是给我的吗?”

“……是……”

还真实老实不客气!

苏妍心中暗想,手中动作却不停,将姜汤端于他。

男子一口饮尽,将碗放下后,又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当场,随即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个……公子,衣服可不可以还我?”

男子一愣,才发现自己还拿着她的衣裳,剑眉微蹙,“这么破的衣裳不要也罢!”

苏妍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又道:“今晚我还来。”

随即带着她唯一一件可暖身的衣裳离去了!

苏妍是又惊又气!又无可奈何!

这人怎么这样,仗着自己位高权重的就这样霸道行事,也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偏偏她又不敢惹事,就怕在这宫中出现什么意外!

苏妍望着太阳渐渐西落,心里很是郁闷,撑着脑袋不知道叹了多少气了。那个人说要来,又没说何时来,她只得在这枯等,不等又不行,虽说他不一定能找到她,可是她还指望着问他讨回那件衣裳呢!

直到天边红霞变成银白月光,那人才姗姗来迟。

“等很久了?”来人脸上挂着笑容,很是温和,看的苏妍都有瞬间的闪神。

“没……奴婢参见公子。”回过神来的苏妍立马起身低头行礼,恭顺无比。

男子深邃的眼中微微有些不悦,“你不用如此拘谨。”

“奴婢不敢!”

男子眼角上挑,微眯起,复而又恢复如常,“你可知道我是谁?”

苏妍一惊,心里百转千回,不知他如此一问意欲为何,然而她对这皇宫是一无所知,怎会知他是谁。

“……奴婢不知。”这确实是实话。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第二章  湖边相识

穿越之皇后难娶
穿越之皇后难娶
郁雪
“那你怕我吗?”男子又问。

他虽霸道些,但不算难相处,倒也没什么怕的,只是这宫中危机四伏,谁知哪一日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连命都丢了,书中,电视中看的太多了,宫中的人命根本不被当成人命!

苏妍不知道该怎么办,他那问题还真不好答。

“我不问你是谁,你亦不知我是谁,我们只以彼此真性相交。”沉默了一会儿,男子观察着她的反应,又道:“……在这宫中我只想寻一处安静的地方,交一个真心的朋友……”

朋友?

苏妍听出他句句真心,只是在这深宫中会有知心的朋友吗,尤其是他那种身份。看他那华美的衣服,就知道身份不低,加上又能在皇宫里自由行走,她暗自猜测他该是皇亲贵族吧。

“好,我交你这个朋友!”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此刻她愿意交他这个朋友,只为他透彻心肺的寂寞悲凉。

何况,将来她或许还可求助于他。

既已朋友相交,苏妍便也不再假装恭顺,她抬起头直视他。

男子一瞬间绽开的笑颜晃的苏妍都有些睁不开眼,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他,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好看,脸型轮廓分明,五官精致,一双黑色的眼眸,深不见底,皮肤白皙,不知道是天生,还是保养的好,只是仍然掩不去那深深的倦意。

“这个给你。”

苏妍惊愕的接过男子手中的华服,做工精细无比,极其的华美,即使她不懂任何服饰,也看得出这衣服价值不菲。

“这个?给我?”苏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衣服,有点不敢相信。

“是啊,你那件太破了,我扔了,这件衣服算我补偿给你的。”男子习惯性的说着,绝对不是商量的,而是已经这么决定了。

现在,苏妍是越来越肯定他绝对是有钱人!

只是这衣服华丽成这样叫她如何穿啊,被冷宫的那帮女人看见,怕是不会让她好过!

“怎么了,不喜欢这衣服吗?”男子见她似乎很是犹豫。

“这是不是太华丽了?”完全不是她现在这种身份应该穿的。

“你们女人不都喜欢这些好看的衣裳吗?”那衣裳可是他特地挑给她的,如今看她不是很领情的样子,心里有着丝丝的挫败。

喜欢是喜欢,但也得看时间、地点啊!

“这衣服应该挺值钱的,改天我拿去卖了,应该有不少钱吧。”本来苏妍只是随便说说,不想他竟恼了!

“什么?!你要把我送你的衣裳拿去卖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心底的火一下子都被激了起来。

苏妍一怔!

“我就随便说说,你怎就当真了,再说,这深宫大院的我卖谁去。”

“你的意思是以后若有机会,你还是会把它卖了?”男子说着,眼睛微眯起来,似真的怒了!

苏妍翻了翻白眼,他还死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卖,不卖!”

男子心绪缓和了一下,“我送你的东西都不准卖!”

还真是霸道!

苏妍如是想着。

男子忽而又道:“你要是缺钱可以跟我说。”

苏妍顿时眼前一亮,感觉面前有不少白花花的银子在等着她,只是她不喜欢随便用别人的钱,感觉心里不舒服,也就没应声。

“那是什么?”此刻她才看到他还带了个食盒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随即他自食盒中拿出几样精致的小菜和一壶酒。

苏妍盯着那菜猛咽了下口水,那冷宫中的粗茶淡饭早就吃腻味了,何况这菜一看就是极其好吃的,即使在现在的大酒店也没见过如此精致的菜呀,皇宫就是不一样。

看着她一脸谗样,男子忍俊不禁。

苏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却仍不甘示弱的瞪他一眼,“笑什么笑!”

男子嘴角仍上扬着,却也不为难她,“吃吧。”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苏妍也就不客气了,只是想到这古代女子的温婉,也就稍稍注意了一下自己的吃相。

“真好吃!”美味,让人流连忘返啊!

“那就多吃点。”男子自斟了一杯酒饮尽。

沉吟了片刻,男子又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苏妍抬首,有些疑惑。

“总不能‘喂喂喂’的叫吧。”

“我叫‘苏妍’!”说完,她又继续吃着可口的食物,名字而已,何况他肯定查不出什么。

见她如此爽快,男子倒有点意外,看她之前那般小心翼翼,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

“我叫‘君千煜’!”

“君千煜。”苏妍继续奋斗于食物中,品着他的名字,连头都没抬,只是轻微的重复了一遍,“好名字。”

君千煜观察着她的反应,见她没有任何异样,也不像装出来的,笑意更深,他猜的不错,她果然不知道他是谁。

“我们来行酒令如何?”心情大好的他,此刻想来玩些个游戏。

“行酒令?!”苏妍一惊,险些被口中的食物呛死!

她所会的那些诗啊词啊的都是从前学的,背的,自己做是完全不行。何况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那些诗词有没有问世还是个问题,她也分不太清哪首诗是哪个年代的,万一搞乱了历史可不好。

“嗯……我不会!”所以苏妍干脆拒绝了。

“没关系,我们来些简单的就成。”

他今天是铁了心一定要玩这个啊!

苏妍只得又道:“简单的也不会。”

简单的也许能对上点,只是她不愿费那心思。

君千煜一愣,随即笑道:“你倒是诚实!”

“诚实是美德吗。”

看着眼前无拘无束的苏妍,君千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畅快无比,嘴角一直擒着润朗无比的笑,心情极好。

此后几天君千煜晚晚都与苏妍相约在这小湖边,相谈甚欢,也因此就谈的极晚。苏妍见他满脸难掩的疲惫之色,似是没有休息好。

“你每日都很早。”每次来,君千煜总会带着些酒菜,苏妍也就大饱了一下口福。

“我是闲人吗。”每日睡到日上三竿,醒来也无事可做,闲的都要发霉了。

“可真好!”君千煜淡淡一语,似羡似叹。

看来他是每日忙的不可开交,而且据她所知,古代的早朝都是极早的,而他每日又与她聊的那么晚,难怪一副不堪重负,极其疲惫的模样。

“明日你就不要来这里了吧。”

君千煜一愣,道:“怎么,你已经不愿意待见我了吗?”

本也只是想同她玩笑一下,可想着有这种可能性,心里一阵闷的慌,极是不悦。

“当然不是,只是我接下来几日有事要忙,没有闲暇了。”

君千煜状似无奈的一叹,“看来明日我只得早早睡下了。”

苏妍知道他看出了她的心思,也不再回应,只浅浅笑着。

“那今日我们饮些酒吧?”

苏妍双眉一拢。

“知你酒量浅,今日我带了比较清爽的酒,少喝一点没事。”说着,就拿出酒杯,给她斟了一杯。

她也不是很清楚自己酒量如何,以前只喝过几次啤酒,没醉过,那是因为喝的极少,喝多点不知道会怎么样。

“舍命陪君子!”苏妍说的豪气干云。

“你这丫头,不过是让你饮些酒,搞的跟上战场一样,”君千煜笑的极美,险些迷惑了苏妍的心神。

只是此刻她抓住了最重要的一点,“我可不一定比你小,别叫我‘丫头’!”

看他就没有多大的样子。

以清朗的月色为背景,映着她那气鼓鼓的样子,明明只是普通姿色君千煜竟会觉得凭添了一股妩媚。

“想什么呢?”见他痴痴的样子,苏妍甚感疑惑。

正了正心神,君千煜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

“你今天很奇怪哦。”

“有吗?”只瞬间又恢复了那潇洒风流,淡然无比。

看他现在处变不惊的样子,苏妍还真有点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撇撇嘴,不予纠缠。

“不是说要饮酒吗?”

“请。”君千煜虽一饮而尽,却不是透着豪气的,反而有儒雅贵公子的感觉。

苏妍想到,古代女子好像皆是以袖掩面而饮的,也就学了起来,只是却不想引来君千煜的一阵轻笑。

她无言,只以目瞪他!

看来还得多练习!

而酒她却极为满意,在她的印象里酒都是极为难喝的,却不想这酒饮入口中,有种清清爽爽的感觉,滑入喉咙却温暖心肺。

见她饮了一杯又一杯,君千煜忍不住劝道:“你少喝点,这酒虽不烈,饮多了也还是会醉的。”

苏妍倒是忘了这一点,这终究是酒,不是饮料,只是待她意识到的时候已些微有了醉意。

见她这样,君千煜甚是无奈,也知她酒量真是很浅。

意识有些缥缈,眼前也有些朦胧,但并未全醉,似醉非醉,颇有一番别样感觉。

望着苏妍双颊绯红,媚眼如丝,黑发半掩芙蓉面,竟勾出一种别样风情的诱惑,君千煜深深的痴了。

“你长的可真好看!”苏妍吐气如丝,凤目勾出一丝妩媚,似真似幻的说着。

君千煜一愣!

说男人好看,这对男人来说并不是一种极好的赞美,然而君千煜却生出了丝丝的喜悦之情,溢满胸膛。

“养眼!”

“养眼?”对于这新名词,君千煜不甚理解。

然苏妍却并不打算为他解释,只是盯着他猛看,咯咯的笑的极为开心。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第三章  搭救刺客

穿越之皇后难娶
穿越之皇后难娶
郁雪
苏妍沿着青石小路,准备回去冷宫了,拍了拍自己红扑扑的脸,刚才酒喝的不是很多,在半醉半醒之间,所以自己说了什么也是知道的。倒不是觉得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只是不是这个时代的词还是不要用的好。

现在也终于知道,自己的酒量真的很差!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把明晃晃的剑把苏妍狠狠的吓了一跳,什么醉意都给吓没了,抬头看到一黑衣蒙面人唯一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一闪而过的惊愕,随即转为狠厉!

苏妍心下大惊失色!

这分明就是刺客吗,怎么这么倒霉就给她遇上了,难道她今天要命丧于此,她也没干什么坏事,怎么老天就这么待她!

还不待她感叹完老天是如何的待她不公,一声重物倒地声又大大的吓到了她。

苏妍有些茫然的看着倒在地上不动的刺客,又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他始终握着的长剑,还有些摸不清状况。

再看到自他胸口溢出流了满地的血,才明白他是受到了重创!

虽然她不晕血,可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流那么多的血难免还是有点头晕晕的感觉。

然而现在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是扔下他不管,还是救他,也不知他现在是死是活!

挣扎了许久,苏妍选择了漠视!

在这危机四伏的宫中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何况对方还是刺客,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走了几步后,苏妍又有些怜悯的回头看了几眼,心里又开始挣扎不休,如果不救他他一定会死的,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无奈至极的叹了口气,她走回去认命的把他弄了起来,艰辛的往冷宫走去,还好冷宫只有几步之遥了,又很晚了,冷宫周围也没人,不会被发现。

满头大汗的拖着他,苏妍还在心里骂着自己!

她干嘛要那么好心,干嘛要那么心软!他跟她又没关系,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折腾了大半宿,把他的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把外面的血迹清理了一下。天微微亮时,苏妍终于累的睡着了。

黑衣人缓缓醒来,外面明媚的阳光刺的他一时睁不开眼,而身上传来的剧痛提醒他他还活着。待视力适应后,简单环视一下,他才知道他是在一个陌生的破旧的屋子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破旧的梳妆台,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当下脸一沉,意欲起身,却惊醒了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女人!

苏妍迷蒙的睡眼对上一双令人不寒而栗的厉眸时马上本能的跳离他很远,神智也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苏妍警惕的看着他,虽然把他的剑拿走了,不过武功高强的人通常杀人根本就不需要剑,所以她不敢离他太近。

“这是哪里?”从她刚才的动作他就知道她是没有武功之人,何况逐渐清醒的脑袋也意识到是她救了他,也就收敛了杀气,语气平和了许多。

“冷宫!”虽然他的话语僵硬而冰冷,不过苏妍已经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减少了许多。

见他皱眉,似是不解,苏妍解释道:“你晕倒了,所以我把你弄到了这里,这里不会有人来,所以还算安全。”

“多谢姑娘相救……咳咳……”

见他剧烈的咳嗽,表情甚是痛苦,苏妍也顾不得其他,焦急的扶他躺下,见他胸口渗出大片的血更是急道:“你身上可有什么伤药?”

黑衣人强忍着痛不哼一声,额头布满汗水,他以眼神示意他腰间有药。

苏妍根本就没有任何男女授受不清的意识,径自取来药,解开布带为他上药,再小心翼翼地缠好。

抹了抹汗,她终于松了口气!

“你不要出声,也不要出去,这虽是冷宫无人会来,但另外几间屋子还住着几个女子,切不可引起她们的注意。”

苏妍叮嘱着,却看到他脸上裸露在外的肌肤不自然的泛着红,难道发烧了?

这可怎生是好,她到哪里去弄药来给他啊!

当她的手伸到他额头试温时,他的脸更红了!

是蛮烫的!

待感觉到那蒙脸的黑巾被汗水浸透后,苏妍便犹豫了起来,是拿掉还是不拿?

“蒙面只为方便行事,此刻无事,姑娘拿掉便是。”短短的几句话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苏妍,他是信任她的。

知道了他的意思,苏妍便道了声:“好。”

本来不看他真面目也是为了不想惹来祸事,不过似乎是多虑了,人都救了,还怕那点事。

待看到黑巾下的真颜时,苏妍又是一愣。

虽说因失血过多而面色惨白,但那轮廓分明的脸,刀刻出来般刚毅的五官,酷帅无比!

这随便一个刺客也长这么帅,这什么世道!

“你可还有什么退烧的药?”感叹了一下,苏妍也没忘记正事。

“姑娘生病了吗?在下……并无药。”说道这里,他竟担忧而歉意的看着她。

苏妍无语!

“是你发烧了要用!”

黑衣人一怔,随即有些茫然道:“可是在下并未发烧。”

苏妍奇怪的看了看他,发现他现在确实是脸一点也不红,那刚才是什么情况?

算了,没发烧最好!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出去一下,一会儿送饭菜过来。”

拿着那些染了血的衣物和布带,苏妍来到了小湖边,准备把它们清洗一下,却在湖边石桌上发现了一个食盒。

当即她想到了君千煜!

脸色陡然一变,这些东西可不能给君千煜看见,这下可如何是好?

在心里想了N多种解释后,手心都沁出了汗水也不见有人唤她,也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也突然想到,现在是白天,君千煜一般是不会来的,那这食盒该是他昨晚放的了。

想到这里,苏妍当下松了一口气。

打开食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精致无比的小点心,当下有一股异样的感觉直冲心头,眼泪不自觉在眼眶中打起了转来。

这一盒点心她可以感觉到君千煜细致入微的关心,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被孤独和害怕揪着心脏,而他对她的关心仿佛一道阳光,把她从黑暗中拯救了出来,终于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也许以前有着利用他的心思,但此时此刻她是把他当成了她真正的朋友和依靠。

她不是一个人!

自那天以后,君千煜每天都会给她准备一些小点心,她也有五天没有见过君千煜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手里抱着一盒点心,痴痴的望着天空,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因为——是中秋!

眼泪一滴滴的打在糕点上,思乡之情揪的她的心很疼很疼。

她来这边大半个月了,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他们就她这么一个女儿,现在她失踪了,他们该是多担心,多伤心啊!

好想回去!

她不要待在这里,整日的担惊受怕!

越想心越疼,哭的也就越伤心!

“……苏姑娘……”冷清影犹豫的叫了一下,看她哭的如此伤心,定是有什么极为不好的事。

可他一向不懂得如何安慰人。

苏妍惊了一下,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冷清影,随即慌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她没有在人前流泪的习惯。

“苏姑娘……”冷清影最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陪她坐下。

两人静默了良久,突然苏妍带着点鼻音道:“……清影,可不可以让我靠一下?”

冷清影没有作答,只是把身子往她那边挪了挪。

靠着他宽实的肩膀,苏妍鼻子一酸,又差点落下泪来,今天的她太孤单,太孤单,幸好此刻有一个人陪着她,否则只怕那孤单的感觉就可以杀死她。

“我的家庭是一个很简单的三口之家,家里不是很有钱,会为了一些小事烦恼,可是却很温馨……”

听到这里,冷清影感觉到他肩头的衣服湿了。

“苏姑娘若想回家,在下可带姑娘出宫。”这冷宫应该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待在这里的。

出了宫就可以回家了吗?

苏妍心底凄苦无比!

“你这承诺日后对现可成?”

她要先在皇宫中找一下那个老人,既然她出现在这里,那么那个老人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在这皇宫的。

“嗯?”冷清影一愣,很是不解,但也没有多问,只是应承道:“苏姑娘什么时候用的到在下,随时吩咐一声便可。”

“谢谢,只是你伤养好后便要出宫了吧,我该怎么联系你呢?”

“冷清影以后听凭姑娘差遣,以报姑娘救命之恩!”本来他还想起身行礼的,只是苏妍还靠着他,也就作罢了。

苏妍抬头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不用了,你承诺带我出宫便算是你报恩了。”

她没想到,他虽是杀手,倒是义气的很,还是那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人!

苏妍感觉到冷清影的身子僵直了起来,语言也冷了几分,“苏姑娘是觉得在下身份低微,不配跟随姑娘吗?”

她一惊,不至于吧。

“没、我没那个意思,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想呢,我……”苏妍有些着急的解释。

这什么世道,她不要他报恩,怎么反倒像是她错了似的?

“苏姑娘若是不愿见到在下,那在下可暗中保护姑娘,姑娘若有事叫一声在下便可。”冷清影仍然执意着要报恩,只是完全换了一种语气,态度恭顺而冷硬。

苏妍急忙拉住意欲起身掩藏自己身形的冷清影,无奈道:“你这又是何苦?”

冷清影低着头不说话,苏妍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以后你就叫我‘妍妍’吧,总是‘姑娘’‘姑娘’的叫,太生分了。”

冷清影惊愕的抬头,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我们以后做朋友吧,不要分什么主仆。”

“这怎么行,我只是……”

“你现在是看不上我了?”

“没没没、我……”冷清影慌张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苏妍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继续诱导他,“那现在就叫我一声‘妍妍’。”

冷清影甚是扭捏,怎么也叫不出口。

苏妍不甘心的靠近他,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冷清影被盯的极其的不自在,小小声的叫了声:“妍、妍妍。”

“嗯!”苏妍很开心的应着。

然后她发现冷清影的脸居然红了,真是没想到啊,他竟会这么害羞,跟他那一脸酷酷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极端吗!

冷清影见她还在盯着自己猛看,当下更是不自在了,本能的往后退。

苏妍见他那样,终于忍俊不禁!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第四章  刺杀对象

穿越之皇后难娶
穿越之皇后难娶
郁雪
又一个夜晚,在那小湖边,时辰还不是很晚,只是现在夜晚来的比较早,前两天刚过中秋,现在的月亮还是很圆的,月光也很充足。

“真是让我意外啊,今天你居然来的这么早!”苏妍表现的极为夸张。

“我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啧啧,好一个油腔滑调的花花公子啊!”

苏妍和君千煜都轻笑了起来,各自坐下,她还不忘刚才的事,“说说,你骗了几个漂亮姑娘了?”

君千煜认认真真的数了起来,然后有些为难道:“这……太多了,还真数不清。”

苏妍假意瞪他一眼,“真是一祸害啊,可怜了那些如花似玉的美丽姑娘!”

君千煜冲她抛一媚眼,那个叫风情万种,“怎么样?”

苏妍把头一转,假装吐了起来,“好不要脸!”

其实说实话,凭君千煜那姿色,再加上他那动作,实在是很有勾人的魅力啊,苏妍都差点没抵挡住。

“真是一不懂风情的女人!”君千煜叹道。

“你那些花招还是用到那些漂亮小姐身上去吧,我可不漂亮,你就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说着,苏妍就自顾自的把君千煜带来的食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吃了起来。

苏妍现在已经不跟他客气了,轻车驾熟的自己动手了。

她不是美女,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女人光有美貌又有何用。”君千煜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复杂,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不管如何貌美的女子他都见过,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动心的,她们全是一个样,除了每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没别的事可做了。

“那谁让男人都喜欢美丽的女子呢。”

一个漂亮的,一个丑,让谁选都肯定选那个漂亮的。

“这也未必,一个心灵美的普通女子,肯定比一个蛇蝎心肠的美丽女子来的好。”君千煜饮尽一杯酒,连自己都很差异自己会说出这番话。

他从未对男女之事上过心,围绕在他身边的漂亮女人太多了,他甚至有些都没记住名字。对他来说,女人都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的。

可是,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女人与女人之间也是有不同的了?

苏妍轻笑一下,似乎不太认同他的观点,“心灵美是需要时间来验证的。”

而漂亮的人儿给人的第一印像肯定是比较好的,普通的人很容易被忽略,这也就缺失了了解心灵美的机会。

“你好像很在意一个人的容貌啊?”君千煜看着苏妍,有些怪异。

“不管是谁都希望自己长的好看吧,更何况是女人!”

就连那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都还希望自己能更美呢!

君千煜沉默了,他不觉得她会是那种只注重外表的肤浅之人,可是现在她真真切切的这么说了,难道是他识人不清吗?

他不相信他会看错人!

她……不会是这样的!

“那么……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问这话,君千煜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样问一个女子是极为不礼貌的。

然而苏妍自然也是没有这种意识的。

“爱我,待我好的人!”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君千煜甚是错愕,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那你刚不是说……”

“我只是说美丽的人比较有优势。”苏妍纠正他,自然要第一印象好了才有可能有下文吗。

君千煜失笑,想到自己刚才那莫名其妙的心理更是觉得好笑了起来。

苏妍见他笑了,以为他不赞同自己,挑了挑眉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对,很对!”君千煜应道,看着她的眼眸多了一份光彩。

一道寒光闪过,待苏妍反应过来时就看到君千煜与一黑衣人正缠斗在一起。虽然她不懂什么功夫,但也看的出来黑衣人招招致命!

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帮不上一点忙,只能在旁边焦急的看着。

他们在她面前电光火石的过着招,黑衣人手持利剑挥动生风,剑光耀的她心里发寒,而君千煜没有任何武器,在这一点上已是落于下风。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刺杀谁也没有预料到!

君千煜一开始还与他打的难舍难分,但在黑衣人狠辣招式的紧逼下,渐渐落于下风。苏妍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同时,她发现他们越是打斗离她便越远,似是有意远离她的身边。可是苏妍现下担心的很,便紧紧的跟着他们。

“啊!”苏妍一声惊呼,感觉到脸上有一阵寒风扫过,眼前剑光一闪。

“妍妍!”君千煜焦急的大吼,抱着她的身子一转身,意欲为她挡下那一剑,然而那黑衣人却是剑锋一偏,堪堪滑过君千煜的衣裳,留下一道口子,却没有伤到他。

因为是中途变招,黑衣人落地后急退几步方稳住身形,望向他们那边似要探究什么,随即又一起身,消失于黑暗中。

对于黑衣人的离开,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君千煜焦急的拉过苏妍,好好的检查了一番,见她确实无恙后才松了一口气。但想到刚才那令他惊恐的一幕,立马脸色一沉,怒吼道:“你不要命了吗,谁让你冲上来的!”

苏妍还处在恐惧中没有缓过神来,听到他如此说,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是自己冲上去的!那样不要命的往上冲!

原来就在君千煜要被那剑当胸刺中的电光火石间,苏妍惊呼一声,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突然急速挡在了他的面前!

君千煜原还在气愤她如此不珍惜自己的性命,意欲再说什么时发现了她的异常,“妍妍,你怎么了?”

“我……我……”苏妍空茫的眼睛一下子蓄满了泪水。

他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妍妍别怕,有我在呢。”

苏妍靠着他,哭了会儿,似乎缓过了些气来,“……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待我意识到的时候……”

是啊,她也不知是怎么了,她绝不是一个不畏生死之人。可是在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她却英勇的冲了上去!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那可是差点陪上了自己一条性命啊!

没有意识的行为,也就是说是本能了!

君千煜不知心里是什么感觉,很陌生,令他有些恐惧,又很是期待。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只是将她搂的更紧!

“刚才那人是你,是不是!”回到冷宫后,苏妍非常气愤的质问着。

在那个时间出现,又刻意远离她,不想伤害她,她猜测着应该是他。也终于明白自己那时怎么敢往上冲了,她是在赌他不会伤害她!

冷清影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虽然已经知道是他了,但当事实摆在眼前时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为什么要这样?”苏妍也说不清楚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是愤怒,还是什么的,她把他们当朋友,不想他们任何一个人有事。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冷清影看着她,只是吐出这么一句话。

苏妍一怔!

是啊,她忘了他是杀手,只要是给的起钱的人,要他杀便杀谁,这也算是他的职责所在,她又怎么能怪他呢!

可是……

“你放过他,成吗?”苏妍恳求他。

看她那样的焦急,请求,冷清影迟疑了,“……我已收了钱……”

道上规矩,既然已经拿了钱,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死在任务中!

“那把钱还给人家?”

其实不用他说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又不是买东西说退就退的,这可是拿命拼的事!假使他把钱还了,恐怕他就会成为被追杀的人吧。

“你……为何如此在意那人?”冷清影没有直接否定她的话。

苏妍此刻甚是苦恼,她不怪他,可是她要怎么办才可以帮到君千煜呢,同时她也不希望冷清影有事。

“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冷清影错愕不已,“你……知道他是谁吗?”

苏妍看了看他,很明显他是知道君千煜的身份的,而且看他的样子,君千煜的身份该是相当显赫的!也是,如果身份不显赫,又怎么会有人花钱请他那么厉害的杀手来刺杀他呢!

“他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是他是我的朋友!”

冷清影因她的话,心里有些怪怪的,似羡似妒。

“你是不是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

苏妍因他无比认真的神情而迟疑,最后缓缓点了点头。

“好,我退出杀手界!”冷清影坚定的说着!

苏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杀手是说不做就能不做的吗,他们会允许他那么做吗!他不再杀人,那便很容易被别人所杀!他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做赌注啊!

“你不用这样!”苏妍也不希望他有事!

“在下以后跟随姑娘,但凭姑娘吩咐!”不再做杀手,那便是全心全意的跟随她了!

本来冷清影便是决定以后都跟随苏妍的,那么也就不可能再做杀手了,本来想着既然已经收了钱,最起码完成这最后一项任务,只是现在看来也是不行了。

他是因为她才……

冷清影深邃的黑色眼眸似旋涡一般拉住了她,令苏妍说不出话来。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知道她的担忧,冷清影安慰着。也为她为他担忧而有丝丝的欣喜。

是啊,他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不再做杀手那应该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做杀手,也是相当危险的事。

苏妍还来不及说什么,冷清影的身子忽然晃了晃。她这时才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如纸,因为身着黑衣而没有被发现胸前一片可怕的血迹!

是啊,他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岂是几天就能好的,可他竟然还逞强的再次动手!

“清影,你没事吧?”苏妍扶着他向屋内走去,看他这样伤口肯定是又裂开了,得赶快为他重新包扎!

“小伤而已!”冷清影靠着他过人的毅力支撑着,其实伤口在冷清影为了不伤到苏妍而强行改变剑的方向时就裂开了,可他还是坚持着等她回来,他知道她一定有话问他。

苏妍简直不敢相信这伤在他眼里竟只是小伤!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第五章  知晓身份

穿越之皇后难娶
穿越之皇后难娶
郁雪
在这起刺客事件中,君千煜没有受伤,冷清影也答应她不会再去刺杀他了,但它却并没有就此结束!

这些天宫里乱的很,到处都在查刺客。

苏妍想来君千煜的身份果真不一般啊,连这冷宫都有人来查了!而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冷清影没有被抓到,但她被逮了!

谁让她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呢!

“臣,李英武参见皇上。”

苏妍跟着他们跪下,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被带到御书房来,她这么一个小人物居然劳动皇帝亲自审理!

“起来吧。”

苏妍一愣,因为这声音她很是熟悉,因宫中规矩,她低垂着头,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座上之人的容貌。

一干侍卫皆起身恭敬的立于一旁,只苏妍一人还跪在那里。

“那女子是什么人?”

“启秉皇上,此女子乃是在冷宫中发现,但宫中没有任何关于此女子的记录,臣疑她与刺客之事有关。”

座上之人沉默了,苏妍感觉他似是在看她。

“把头抬起来。”座上之人的语气有丝不稳,似要求证什么。

苏妍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这或许是她的机会。

缓缓把头抬起,时间慢的仿佛停止,当四目相接的那一刹那,惊异,不敢置信……各种感觉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苏妍猜对了,那座上之人就是君千煜!

她曾经猜测过他身份之显赫,从他衣着之华丽,言谈举止之贵气,言语中对国家之希冀、抱负,她甚至猜测他有可能是太子,国家的储君!

却不想他真正的身份还要超乎她的想象!

不是太子,而是已经登了基的皇帝!

“奴婢参见皇上!”苏妍的声音令君千煜恢复了神智。

虽然他们各自心里百转千回,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便都恢复了常态,也就没有人发现异样。

“你可知自己所犯何事?”

“奴婢冤枉!奴婢根本没有见过什么刺客!请圣上明查!”苏妍讲的哀戚无比,带着浓浓的哭腔。

“如你确与刺客无关,朕定会还你清白!”

听完君千煜的话,那李英武急道:“圣上,此女子甚是可疑,即便与刺客无关,也是别有企图之人!”

君千煜一敛剑眉,也知道自己太过急燥了!

他沉吟道:“李侍卫所言甚是,此女子身份不明却出现在皇宫之中,行为极其可疑!”

“皇上,丞相大人求见。”一尖锐的公鸭嗓子突然在门外喊道。

“让他进来。”君千煜应允了,继而又道,“李侍卫,先将她押入牢房,容后再审!”

“是,臣遵旨!”

苏妍被那李英武拉起,转身押她入狱,在转头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君千煜安抚的眼神。

牢房的条件很差,连外面的天气也是阴沉无比,乌云遮住了整片天空,看不到一点月光。苏妍坐在草铺的床上,周围是黑漆漆的一片,心里感慨万千啊!

人家穿越不是公主,就是小姐的,一个个日子过的那个叫舒服。而她穿越,先是掉到了冷宫,再是被抓入狱,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唉~~

突然有些许怪异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苏妍一激灵,该不会是有老鼠吧?

看这地方这么脏乱,非常的有可能啊!

不要啊,她真的不喜欢老鼠!

声音停了一会儿,又再一次传来,这次苏妍好像听到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而且声音怪怪的,像是敲打发出的。

苏妍小心翼翼地往门边移了移,一双乌亮的眼睛灵活的转动着,四处搜索着,可是这么黑的情况下,她真的是看不到什么。

“小姐。”

苏妍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险些把惊吓就这么喊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

冷清影一身黑衣,在这么黑的夜里简直就是溶为一体了!苏妍一颗小心脏直到现在还被他吓的“砰砰”直跳!

“你是鬼啊,无声无息的出现想吓死我啊!”

冷清影很是哭笑不得,“声音小一点,不要被外面的侍卫听到。”

苏妍自是知道现下的形式,极力的压低着自己的声音,“你没被发现吧?”

她指的是,之前搜查时,不过他既然能出现在这里,那应该就是没事了。

“我没那么容易被抓住的。”

“那你的伤怎么样?”对于他的伤苏妍甚是担心,根本就没怎么好,又经过这么一番奔波,可千万别又裂开了!

知道她那么担忧他,冷清影心里暖暖的,“我没有和人动手,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苏妍松了一口气。

“小姐请先忍耐一下,如果我现在把你救出去,恐怕我们难以活着离开皇宫。我想皇帝是会救你的,不过,小姐放心,我会在暗中保护你的。”虽然她身份不明,让他诧异,不过他认准了君千煜是会救她的,这也是他之前没有马上救她的原因。

现在苏妍知道了君千煜的真正身份,也明白他那时的担忧了,毕竟伴君如伴虎!

不过,此刻,他是她唯一获救的机会!

“我没事的,倒是你要小心,可千万别被抓住了!”他要是被抓了,苏妍还真没本事救他!

冷清影听到了脚步声,神情一秉,“有人来了,小姐保重!”

在苏妍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只觉得眼前一晃,冷清影便没了踪影。

然后就是突然的光亮照的她眼睛有些睁不开。

“姑娘,受惊了,请出来吧。”

待她的眼睛适应那亮度后,苏妍看到的是一个长相甚是清秀的男孩,但从他的穿着看,以及显得过于尖锐的声音,苏妍知道他是太监。

“公公这是……”苏妍有些迟疑,选择在这深更半夜来找她,她心里很是忧虑。

“奴才是皇上身边的。”

苏妍一惊,当即明白是君千煜来救她出去了!

“公公莫怪,是奴婢失礼了。”苏妍盈盈一拜,赔着歉。

能被派来做这种事的,定是身边的心腹了,她自然要先与之打好关系,可不能得罪了!

“姑娘这是做什么,可是折煞奴才了!”小全子赶紧将其扶起,对她可是恭敬的很。

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今日皇上让他来这,他马上就知道这姑娘对皇上而言是个特别的存在,对她自然是不敢造次的。

随即小全子递了一条黑色斗篷给她,“这里不宜久待,姑娘请随奴才来。”

“好。”苏妍极为麻利的穿上斗篷,当下也不敢迟疑,跟了上去。

苏妍跟着小全子七拐八弯的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还要走多少路。不过倒是印证了一点,皇宫的确是大的离谱,路又七拐八弯的跟迷宫似的。

“姑娘,到了。”

苏妍还在想刚才走过的路都是很相似的,这样就更是分不清哪是哪了,小全子的声音唤醒了她。

苏妍看了看这精致华美的建筑——“甘泉宫”

这叫什么宫什么宫的一般该是什么人的寝宫吧?该不会……君千煜此刻正在这里跟他的哪个妃子……

苏妍赶紧把脑中那些暧昧的画面甩掉!

想想也不可能吗,要不怎么会把她带到这里来呢。

“姑娘快请进吧。”见她良久也没有动作,小全子忍不住催促。

苏妍一惊,原来跟着小全子又走了一段路,这时已经到了内室了,此刻正站在门前,随即对他微笑道,“多谢公公。”

然后推门进入。

走到里面,当然不可能看到苏妍之前脑子里想的那些画面,而是看到君千煜正在很认真的批着奏折。

这么晚还在办公,可见他是个不错的皇帝!

“奴婢参见皇上。”苏妍见他连她进来都不知道,可她却不能失了礼数。

君千煜看到她,当下眼睛就弯成了一条缝,“你来啦。”

苏妍很是受宠若惊的见他扶起她,然后好好的把她打量了一下,“还好吧,有没有被欺负?”

她很木讷的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

“奴婢……”当下觉得不对,苏妍急急的想要跪下。

今时不同往日,此刻她已经知道他是皇帝了,自然不能再那么放肆了!

对于她的拘谨,君千煜很是不悦,“你这是干什么,现下就我们两个人,就跟我们以前那样就行了。”

“奴婢……”

君千煜揉了揉因批了太多奏折而发疼的头,对她真是无奈的很啊,他就知道会是这样,她知道他的身份后就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轻松的相处了。

“我已经让人备好了热水,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啊?”苏妍愣愣的,这么三更半夜的还给她准备了水洗澡?

“去吧,从牢里出来身上一定难受的紧吧。”

满满的一大桶水,暖暖的,水面上还有很多的花瓣,香香的,这是她来到这里后洗的最舒服的一个澡了。

君千煜对她的细心与关心她也不是现在才知道的,只是现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便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跟皇帝做朋友,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她对“皇帝”这个词其实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的,毕竟生活在21世纪,讲求的是人人平等,对皇权没什么特别的概念。可是小说上,电视上看多了,他可是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人,谁让她现在是在这个古代呢!

不小心可不行啊!

苏妍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眼前黑影一闪,当下把她惊醒了!

对上的是一黑衣蒙面人,苏妍的表情是惊讶,而不是惊吓,她当机立断的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

因为已经习惯他总是一身夜行衣了,所以苏妍只要看他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便可以知道是冷清影。

苏妍看他眼中的呆愣,便可知道黑色面巾下他的脸肯定是红的差不多要溢出血来了!

这也是她现在捂住他嘴的原因,就怕他惊叫出来!

只是,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立场是不是倒了啊?

苏妍相当无奈!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