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伟岸蟑螂小说《末世黑暗纪》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13

康乃馨 2017-7-20 389





伟岸蟑螂小说《末世黑暗纪》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13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001  活下去

末世黑暗纪
末世黑暗纪
伟岸蟑螂
猩红如血的天空是西部荒野永远的主题,太阳在云层后散发着灼烈似火的高温,大地在高温的烘烤下卷起层层扭曲的空气,犹如火炉上扭动的气流,贫瘠的大地与天空一个颜色,分不清那是天空,那是大地。

一个个肌肉夯实,穿着小裤衩如健美教练的男人围住方圆十米的地坑,深达数米的地坑中正准备一场惨烈的搏杀,捕杀的双方却出人意外的让人惊讶。

一方是刚刚十二岁的少年,一方是低俯身子全身炸毛露出森白獠牙的野兽,双方都在极度紧张的氛围中对持,就在地坑上方,一具具野兽和少年的尸体各自摆放,上面的尸体决定了双方的命运,双方只能活下一个。

年幼的少年满脸稚气,比起上方冷漠旁观壮汉虬起的肌肉,他的手臂犹如麻杆一般廋弱,咬牙切齿,竟可能的表现出凶悍的样子,但那剧烈抖动的双腿说出他此刻害怕到极点。

沙狼炸起的毛发中沾染着斑驳的血迹,阴寒三角眼死盯着少年的喉咙,张开的嘴巴利牙森白,一滴滴湿嗒嗒的口水顺着嘴角滴落,迫不及待地想要享用这顿丰盛的大餐,终于,沙狼再也忍不住,在少年惊骇至极而放大的瞳孔中向前扑去……。

“啊!!!”高峰猛地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破洞钻进的光柱大声喘息,阴暗的房间,炫亮光柱里千百万计尘埃旋转翻舞,繁杂而静寂。

呆呆望着舞动的尘埃,脑中还沉浸在沙狼扑来的一刻,如噩梦,却那么真实,沙狼喘息,血腥弥漫,还有数百男人那冷漠的眼神,都让他一时分不清,梦中的世界才是真实,还是现实中的世界只是梦幻?或者,全都不真实。

阴暗的房间低沉压抑,与记忆中那间狭小凌乱却温馨的房间天壤之别,高峰赶紧闭上眼睛,想从这间房间的环境中挣脱出来,良久之后,他听见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呼吸,还有外面隐约的喧哗,他再一次无力的证明,他已不在记忆中的那个地方,而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个陌生的世界。

他希望这只是虚幻,但一切都真实的显现在眼眸,不由地从厚厚的皮草中坐起,望着对面裂开的破损镜面发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低头向肩头看去。

梦中最后一刻,恐怖沙狼正咬在肩头上,正是那锋利白牙咬进皮肉才让他从痛疼中惊醒,果不其然,肌肉紧绷的肩头上正有一圈儿陈旧的伤疤,有深有浅,成不规则圆形散布,看到这些伤疤,他能回忆起梦中撕心裂肺的痛楚。

这不是梦,这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高峰却不曾经历过,他的思维并不是这具身体原本的意识,而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和这具身体融入的,只是和身体融入,没有与这个世界融入。

“呼……。”狠狠出了口气,高峰不愿意再去想,过去的一个月中,他不停的想要找回以前失去的记忆,每一次想要找回除名字之外的记忆,都会让他脑袋崩裂似的痛楚,每次痛楚都让他恨不得死了才好,但一旦等他心中怀疑的时候,又不自然的重新想要回想,痛苦会再次来袭,就像一个恶性循环,让他在痛苦中逃避,逃避痛苦,逃避以前的一切。

不知道自己是谁,偶尔会有一些记忆碎片他脑中一晃而过,记忆碎片又与他所在世界完全不一样,仿佛失去记忆的现代人穿越到了蛮荒时期,即使他长得像个蛮荒人,内在却依旧是现代人,哪怕失去所有记忆,也依然格格不入。

下床站在镜子前,拿起抹布轻轻擦拭,原本镜子被主人当做一件新奇的装饰物,并没太多心思去打理,落满污渍和尘埃,高峰却说不清为什么要去擦拭,也许擦拭之后,想要从镜子里找回以前的自己,不在茫然的自己吧?

镜中少年很英俊,有初生牛犊不怕虎藐视一切的狰狞,散落着桀骜不驯犹如狮子般的中长卷发,但绝不熟悉,哪怕高峰已经看了一个月,依旧感到陌生和隔阂,虽然没有醒来第一天那样吓自己一跳,却依旧让他心里不舒服,就像镜子里站着熟悉的陌生人在和他对视。

不能想起以前就找不回自己,找不回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就像现在这样,吃着粗糙的犹如书品的沙枣饼,呆在这件阴暗的房间里,寻找能证明自己的一切线索,等他无数次徒劳无功之后,才会躺倒自己的床上望着乌黑的天花板,在这陌生冰冷的夜里,慢慢沉入梦中那残酷杀戮的世界,或者说,和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所交汇。

狭小.逼仄的屋子并非一无所有,床下堆着一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看上去是身体前主人收集的玩具,野兽的头骨,造型古怪而坚硬的树枝,琉璃质地的石头,还有一些他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东西,一些残损的玻璃器皿,没了商标的矿泉水瓶子,瓶身沾满泥土与污垢,却能分清塑料的质地,他也只能分清这是塑料,其他的就想不起来了。

而对他触动最大的却是床铺上被当做枕头的金属盒子,这里白天酷热,晚上阴冷,满是头油散发着味道的盒子白天能让人感觉到一点凉意,是这房子里最贵重的东西之一,但让他触动的并不是盒子本身,而是盒子下方那斑驳褪色的红色十字架,他感觉那个十字架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仿佛在那些一晃而过的记忆碎片中,他有过一些印象,是唯一能想起以前的线索。

盒子触感油腻,高峰心中已经绝望,他没有太多时间了。

身体的主人即将面临这辈子最大的考验,以随侍的身份去参加一场划定命运的考核,一场天堂地狱一线之间的考核,就像梦中那场面对杀戮的考验。

梦中的考验对他即将参加的考核来说,就像孩童的游戏和成人的战争一般悬殊,让他对自己的命运充满了无奈与忧心……。

即使再不愿意,也不能永远的躲在房间里不出去,每一次推开房门,都是对心里的一次考验,是他与这个世界正式接触的标志。

“不管我以前到底是谁,现在我就是三爪,西部荒野的三爪,不管以前有什么秘密,现在,我首先要活下去……。”高峰不断的对自己催眠

当他推开房门的瞬间,赤红如血的天空和梦中的天空一般无二的展现在眼前,铺天盖地的热浪从狭小的房门席卷进来,吹拂着中长卷发飘散荡起……。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两个对等的伤疤丑陋狰狞。

看到伤疤,高峰不由地紧握左手,掌心中有着同样疤,那少年就是他名义上的大哥,大爪,大爪脸上的伤疤是以前的三爪留下的,而在这之前,是大爪先用骨刺穿透三爪的掌心。

“红云消失后出发,三个红云后的荒人部落是你们考核的目标,得三个人头成为部落勇士,大爪,二爪,和三爪要取得五颗人头,不管是我的儿子,还是其他随侍,完不成目标,都将贬为契奴,好自为之……。”

黑爪没有废话,三言两语交代了召集少年的目的,下一刻,所有少年同时俯身行礼,无声地起身,相续向门外走去。

心中忐忑的高峰死死地握着双拳,恍恍惚惚的向外面走去,他到这个世界唯一了解的东西就是,黑爪不会因为他是三爪就会网开一面,就像三爪十二岁不会因为是黑爪的儿子,就不用与沙狼搏杀……。

黑爪犹如大山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阴寒冷漠的眼神从他的几个儿子身上一扫而过,最终留在三爪的背影之上,心中不由地涌起怒气,内心脆弱的人不配称为他的儿子,真想剥夺三爪唯一的考核机会,随即又想到那个淡雅静怡的女人,那个让他一辈子痛恨,一辈子懊悔,一辈子追思的女人。

“不管怎样,他还是我的儿子,也是她的儿子……。”

黑爪重新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沉默,仿佛万兽之王打盹般一动不动。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003  灼热的掌心

末世黑暗纪
末世黑暗纪
伟岸蟑螂
“你没机会了……。”刚走出大门,大爪上前两步凑在高峰的耳边阴森说道,说完便不再理会高峰大踏步向前走去。

豁牙望望高峰,又望望大爪的背影,不知道大爪是什么意思,但高峰明白,他因为颤抖而被大爪发现,大爪认定他过不了考核,一定会贬成契奴。

想到契奴的命运,高峰的掌心就感到灼烧的痛楚,黑爪部落的构成简单,首领,部落勇士,尚没有成为勇士的随侍,剩下的阶层就是亲奴与契奴。

亲奴地位在契奴之上,是勇士的追随者,他们是考核失败的随侍,多是部落勇士的亲人或朋友,相当于管家的和扈从的身份,若是亲奴有一天立下功劳,也有可能转为部落勇士。

而契奴是最悲惨的一群人,他们大多是战败之后的奴隶,犯下过错的罪人,从荒野中捕捉的流浪者,没有衣物遮体,终日不得饱腹,喝最脏的水,没房子给他们住,在荒野最冰冷的夜里,他们只能将自己埋在畜生粪便堆里取暖,就像一群脏臭的老鼠。

“三爪,要是我失败了,你收我做亲奴吧,我阿大会给你尨角的,不会让你白养活的……。”豁牙没有信心一次性杀死三个荒人战士,不由地呐呐说道,高峰眉头微皱,疑惑说道:“你怎么会认为我就能成功?”

“因为你是三爪……。”豁牙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因为我是三爪?我是三爪还是高峰?我到底是谁?”高峰狠狠地关上房门,望着阴暗闷热的空间在心中发出狂吼,但没有人能回答他,他在这间狭小.逼仄的房间里疯狂走动,想要迫切寻找答案,他到底是谁?

让他脑袋剧痛不止的头痛再次来袭,高峰抱住自己的脑袋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头痛的侵袭让他感觉自己快要分裂,狭小房间的一切都在旋转,就连床铺都开始飞旋,在那仿佛分裂出无数快的镜片里,他看到一个个陌生而狰狞的面容正在疯狂的嚎叫,犹如受伤的野兽,无数个自己,无数个不是自己的人像,在嚎叫中不断地在眼前旋转,旋转……。

在这剧烈痛楚中,全身皮肤都冒出黄豆大小的汗珠,他不止一次想要放弃,黑爪冷漠的眼神,契奴的命运让他咬住牙关,继续坚持。

画面越来越快,在他脑中浮光掠影地闪现,新的信息如喷泉一般涌现在脑中,很多被他忽视的东西也被记起,突然间,他想起那件重要的东西。

趴在地上痛不欲生的高峰像虫子一般蠕动着,他想要找回真实的自己,解决即将遇到的麻烦,但没有想到,记忆中的碎片并没有解决困难的方法,即使如此,他心里也没有绝望,至少,他不再像以前那么茫然,对自己的信心也多了一些,熬过这场让他脑袋快要炸开的痛楚,心智也坚强了不少,至少敢于面对现在的自己。

慢慢爬到床前,双手扣住床板翻身上床,盯着横在床头的扁平金属盒大声喘息,就这么一个动作,犹如榨汁机一般,榨干了他所有的力气,眩晕让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他得使劲儿盯着才不会看到别处去。

他知道这是什么,一个不知道被人遗忘了多少年的急救箱,一个现实与记忆重叠的东西,也许对他目前的困难无关紧要,却让他对找回自己多了几分信心,他就是他,不是三爪,不是别人,而是高峰。

盒子锈蚀斑驳,隐藏边缘的暗锁在铁锈包裹下与盒子融为一体,不细心观察极难发现,找出细小锋利的钢丝,慢慢将暗锁上的铁锈划开,露出亮色的金属底色,汗水顺着脑门一直流到鼻尖,微微悬浮,便滴落到盒子上溅开一朵湿痕。

斑斑点点的汗水不断洒落在盒子上,高峰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打开了盒子。

高峰想要找出与记忆重合的东西,却意外发现呈黑色的黄皮纸,此刻他的心都被好奇填满,忘了之前的痛楚,专注地揭开黄皮纸,寻找着内心真正的自己。

包裹着凝固黄油的手枪呈现在眼前,这只手枪出现瞬间,便让他瞳孔骤然缩小,他对那乌黑沉淀的手枪有种意料外的熟悉,虽然脑中的画面没有特定的印象,但他感觉自己看到了最心爱的宝物一般。

不去想急救箱怎么会变成武器盒,剥掉黄油后的手枪冰冷沉甸,握在手中,在这陌生的世界竟让他产生久违的安全感,仿佛有了手中武器,他就能面对任何挑战,哪怕黑爪都不用在惧怕,当然,这种安全感是虚假的,却比任务鼓励都有用,让他忘掉成为契奴的恐惧,忘掉身处陌生世界的茫然与惶恐。

一颗颗黄橙橙的子弹从枪膛退出,仿佛欣赏绝世珠宝一般,贪婪地扫视每一颗子弹,握着枪的右手刚健有力,与他握着冷兵器的感觉居然不同,手枪犹如他手臂的延伸,让他第一时间掌握这只冰冷的杀器。

盒子里除了一只手枪,两只弹夹,还有一柄五十公分长的锋利锯齿军刀,这件武器同样让他熟悉,却没有手枪带来的感触大,拿起军刀,下意识的在手指间翻转盘旋,瞬间掌握这把军刀的重心和使用方法,一种全新的感悟划过心头,他似乎记起在某个时刻,同样一把军刀在他的手中翻舞飞旋,划破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敌人颈部……。

“呵……,原来,真实的我也不简单啊……。”杀戮片段一晃而过,带来头部剧痛的喷发,在这剧痛中,高峰脸上神情纹丝未变,反而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就像黑爪那般散发出冰冷森寒的杀意。

猛地睁开双眼,原本的茫然和惶恐全都消失一空,多了几分锐利的坚毅,此刻虽然还是搞不清自己的来历,但心中已不再茫然,也终于有了主动走出房门的决心。

想到下午就要出发迎接未知的挑战,高峰缓缓调节自己,将这些时日积攒的压抑统统的消散,这种调节没人教他,却自发的领悟,仿佛原本就藏在他的身体深处,就如身经百战的老兵享受最后的安逸。

调整状态的同时,双眼却盯着房间角落里的花朵,这是株荒野人公认的废物植物,木蔸花,也是他见过最美丽的花朵,浅蓝色花瓣如少女的兰花指自然弯折,有着清净怡然的醇美花语,荒野人不懂欣赏,他却将这株能抵抗酷热与严寒的花朵搬进了房间,只因为在茫然中,他还有一份发现美的心灵。

在未知的地方,木蔸花并不足以让他抛开心中的忧虑去欣赏那份美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对这株木蔸花有着难以言喻的亲近,双方之间仿佛有着某种超乎想象外的联系,这也是他这些天打发时间的主要消遣。

蹲在木蔸花前,轻轻的抚摸着丝绸般滑.润的花瓣,左手掌心又开始灼热,似炭块上烘烤的感觉,但他手心下是娇媚脆弱的木蔸花,显然,这种作用不是来自外力,而是他自己身上。

像往常那样,凝神静气地将左手悬浮在花朵之上,感受着这股越来越强的灼热,期待着能够发生一些什么,灼热有临界点,每当到了紧要的关头,总会停滞不前,直到缓慢的消失。

不知道是不是掌心有伤口的原因,阻止灼热升温的地方正是那道伤口,不由地想起梦中,三爪七岁时,为了一块很普通的沙鼠肉,大爪将一根锋利骨刺扎进三爪掌心,而三爪在剧痛中如爆发的小狮子,抽出骨刺横穿大爪的脸颊,留下一辈子难以消除的伤疤。

当他回想到这里,所有记忆由此而止,他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怎么一种仇恨让年纪幼小的三爪受到如此伤害?不由地涌出一股戾气冲入大脑,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大爪杀死,好一会儿高峰将这股戾气压制在心中,这是三爪的仇恨,不是他高峰的,即使这具身体是三爪的,但掌控者是他,他不允许三爪残留的思想夺走主动权。

瞬间的恍惚,让他遗忘花瓣上的手心,突然,掌心一抖,化作清冷的冰凉,让他以为今天的实验再次失败,却没有想到,那娇艳的木蔸花亦然枯萎,犹如隔年的枯草,而在他的掌心中,悬浮着浅蓝色的水滴。

花生米大小的水滴就是木蔸花所蕴含的菁华,在高峰的意念下,犹如灵动的光球在指尖萦绕飞舞,下一刻,又在挥手间甩到了墙壁上化作一点水渍,却散发着刺鼻难闻的味道,让他哭笑不得,算是干了件蠢事。

高峰古怪的望着干枯的木蔸花,心中闪过木蔸花的资料,荒野中木蔸花并不罕见,白天盛开,晚上闭合花蕊抵抗严寒,本身蕴含毒性,不管是昆虫还是兽类都不会吃它,就算当做柴禾都不行,会发出犹如生化武器的浓烟,将厨房变成人间地狱。

实验算是成功,对高峰来说,这并无任何意义,甚至没有对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所具备的惊喜,木蔸花还是木蔸花,就算提炼出让人侧目的菁华,他也不敢吞噬,而他却不能从中得到任何好处,这就让人有些失落了。

正当他为这个小小的挫折而呼吸乱想,外面传来豁牙的叫喊:“三爪,我们去领武器和防具,要是去晚了,好东西就没了……。”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004  沙暴

末世黑暗纪
末世黑暗纪
伟岸蟑螂
豁牙的叫喊嘈杂难听,犹如小公鸡打鸣,高峰眉头微皱,他真心不喜欢这个粗俗而简单的家伙。

慢慢起身推开房门,看着熟悉的红色天空,心中再无茫然和失落,也再无忐忑与不安,心情不由地放飞出去,他突然很想去看看围墙外面的世界,随即,他的好心情被豁牙那口缺了门牙的大黄牙消散的一干二净。

整个部落都知道,今天是随侍们最重要的日子,每每看到高峰和豁牙,都会向他们点头示意,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目光,豁牙都洋洋得意的挺起胸脯,至少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个人物了,哪怕之前他还在想考核失败之后,成为高峰的亲奴,但此时,仿佛部落勇士的光环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

豁牙亢奋的状态没有影响到高峰,比起之前,现在他能更加冷静的内心去接受周围的事物,不再向以前那样排斥,但也别想高峰对这里亲热,看着那一个个五大三粗向他袒露胸怀的母大虫们,高峰就有一种行走于猛兽之间的惊骇。

不提缺了两颗门牙,机灵却猥琐的豁牙,高峰可真真是一表人才,那俊俏的小摸样,和一群粗鄙的部落勇士比起来,就像香草冰激凌一样可口,女人向来比男人难感性,更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盯着高峰冷漠的俊脸,真想一口将小正太连皮带骨的吃下去。

无数大妈级奴女的窥探中,高峰只感到这炎热酷烈的空气中阴风阵阵,不由地加快了步子,想早点离开这群眼神不对劲儿的女人们,豁牙则歪斜着眼睛贪婪地盯着每一个大妈的胸口,即使这些女人从没有掩饰的习惯,也看的他口水垂涎,也不知他这辈子是不是欠奶吃?

突然一个从旁冲来的小身板一下撞到高峰怀里,高峰虽然没有成年,壮实却如石墩一般,让那小身板横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就听豁牙大骂一声:“作死啊,耽误三爪的大事儿,剥皮抽筋都不够……。”

“算了,赶时间……。”高峰拉住作势欲打的豁牙,看了一眼卷曲着躺在地上脏兮兮的小契奴,带着骂骂咧咧的豁牙离开,豁牙却由嫌不够,还说着契奴的不是,最关键的原因却是契奴冲撞了高峰可能带来的晦气。

高峰这时没有露出不耐的神色,脑中不由地回忆起刚才小契奴胆怯而纯净的眼神,这是他第一次在荒野人身上看到这种纯净的眼神,在黑爪的部落中,契奴的眼神是空洞而麻木的,勇士是疯狂而暴躁的,女人则是贪婪的,就连小孩子都是凶悍的,唯有这个小契奴不一样。

“对了,听说发放武器的勇士是奎土,奎土是大爪的老表,大长老死了,还有很多部落勇士站在大爪这一边,这一次恐怕不顺当,都怪那个小崽子,出了事儿看我不锤死她……。”

豁牙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呐呐地说出他心中的担忧,高峰眉头微皱。

豁牙算是他倒这里之后最熟悉的人,豁牙的嘴巴闲不住,很多情报都是豁牙自己告诉他的,其中就有大爪母亲和奎土的姑侄关系,奎土是大长老的儿子,相对来说,大长老一系的勇士都是支持大爪当首领的,这也是三爪小时候被大爪欺负的根苗,三个嫡系后代中,只有三爪来历不明,从小就没有母亲,

“你若是怕连累,自己走就是,我到要看奎土敢怎么刁难我?”高峰不再是昨天那个茫然不可终日的他,有了熟悉的武器,有了熬过痛苦的坚韧,还有那不知用途,却与常人不一样的古怪能力,他有了足够的自信。

“哈,谁不知道我和三爪是一起的?你是黑爪的儿子,再怎么也不可能刁难吧?”豁牙说的很坦然,但那眼中的忧虑怎么也消散不了,黑爪部落的水很深,有些东西不像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抚摸着插在裤袋上手枪温热的枪柄,高峰眯起了眼睛,不再理会豁牙的忧虑,加快了步子向前走去,直到他们到了随侍领取装备的地方,在哪里,百多名少年相续达到,一些人已经领取了装备和武器,看着一个个拿着武器跃跃欲试的少年们,豁牙所有的担心都飞走了,赶紧冲过去,想要早点摸到属于自己的装备。

这时,穿着全身皮甲的大爪走到高峰面前,炫耀似的展现胸口上由十多片小三角黑色鳞片平凑的护心镜,看到那护心镜,高峰双眼骤然微寒,那是沙地尨额头上最坚硬的鳞片构成,在部落中称之为尨角,是可以作为货币的贵重物品,豁牙不止一次地念叨想要尨角买个奴女。

十多片尨角是一笔很大的财富,至少在他们这群少年中间,很多随侍都羡慕的望着大爪,低声交谈着什么,那闪烁的眼神有着各种不甘和无可奈何,炫耀永远是小孩子的把戏,高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孔雀开屏似的大爪,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让大爪更加洋洋得意,仰首望天,准备给他可怜的弟弟说两句假惺惺的肺腑之言。

一低头,身前空荡荡的卷起三两颗沙粒,却不知高峰去向,豁牙宝贝似的抱着自己的护甲和长矛找了一大圈儿,在最边缘的地方找到了蹲在一棵歪脖子丑柳树前不知道干嘛的高峰。

高峰没有去领武器,光着肌肉微虬的上身,仰着脖子望着丑柳树上,仿佛癞子头的枝叶,那左手就像抽筋儿似的,老是晃来晃去。

“三爪,你先用这些武器吧,我再去领一次,奎土那王八蛋早就准备好了一套废弃的护甲,连手指头都能捅穿,可惜了那把獠牙刀,为了整你,他硬将整个刀刃都磨平了,连沙鼠都砍不死,也难为他舍得……。”

豁牙裂开他的大黄牙说道,还是那难听的变声期,但高峰却没有了之前的反感,不管豁牙品行如何,有多么的猥琐,多么的不讲卫生,至少他讲义气。

抬手想要拍拍豁牙的肩膀,而豁牙也眯着眼睛,摇晃着膀子准备承受高峰的鼓励,可高峰看到那膀子上油腻腻的污渍,头皮刷地炸起,最终没有勇气落下去,转而拍着豁牙怀中的护甲武器说道:

“我是谁?我是三爪,奎土那些鬼点子算计不到我头上来……。”豁牙呆滞地望着意气风发的高峰,裂开了大黄页,好一会儿才呐呐地说道:“三爪,你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变得不是我,是这个世界……。”突然间,高峰眼神深邃而悠远,多了几分凝重的沉稳,即使他依旧没有完全的找回自己,却不再茫然,就在这时,豁牙张开了大嘴巴露出大黄牙,望着高峰的身后结结巴巴地喊道:“沙……,沙……,沙暴!”

“沙暴?什么沙暴?”高峰不明白,又看到所有随侍全都惊惶失措,纷纷向周围的房屋冲去,猛地转身,一眼看到殷红天空多了一层东西,如翻滚的阴云般向这边席卷过来,在那层阴云中间,还有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飞舞翻滚,下一刻,围墙之上报警的金属敲打音便响彻部落。

“跑啊!!!”惊恐的豁牙爆发出的怒吼严重走音,高峰却能听的明白,二话不说,转身就向他住的地方跑去,跑出三两步,豁牙抱着一堆装备,犹如高抬腿一般飞快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能将性格散懒的豁牙逼成这样,可见那沙暴显然不简单,高峰心中一沉,猛地加快速度向前冲去,身后跟着零散的十多个少年随侍。

三爪留下的身体刚劲有力,爆发力十足,每一次跑动,都能跨出让人惊讶的距离。

更让人惊叹的是他们的速度,从小就作为勇士后背力量培养的随侍犹如一阵旋风,从狭窄的街道上跑过,在他们身边,一栋栋房屋纷纷关上房门,卡上窗户,只在缝隙中露出一双双惊惶的眼睛。

跑动中的高峰大脑有些缺氧,身体能适应,但他的思维不能适应,有种恶心的感觉弥漫在心头,前面的豁牙也慢了下来,似乎也有坚持不住的迹象,这时一个少年随侍猛地推开高峰,超过他向前冲去,突然传来一声呼啸,人头大小的石头从天而将,宛如炮弹砸在高峰身边的墙壁上,炸开无数碎裂的石片。

数十片碎石片犹如炮弹一般向四周溅射,在这瞬间,高峰下意识的扑到在地面上,险险躲过这许多的碎石片,就像在战场上躲避炮弹一般,而他身前身后的少年们却不懂得卧倒,瞬间被卷入碎石片中间,爆出一声声惨叫。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005  小契奴

末世黑暗纪
末世黑暗纪
伟岸蟑螂
一团团血花溅射,又被席卷而来的尘埃给冲散,当那大小碎石纷纷落下的瞬间,高峰一跃而起,撞开弥漫的尘埃继续向前冲去,他知道,能让人惊恐的沙暴绝对不简单,就当他冲出尘埃,看到前锋正向他跑过来的豁牙时,心头一暖。

突然,他猛地加速,冲到豁牙身前,一把拽住豁牙的头发向路边两栋房子之间的空隙落去,下一刻连续三颗从天而降的大石头先后砸在街道之上,这石头最让人恐惧的地方不是硬度,而是脆弱性,荒野白天黑夜的高低温交替,让这里的石头也变得脆弱,落地瞬间,就变成了开花弹向四周溅射,全范围的溅射几乎没有死角。

黑爪部落的人如此恐惧沙暴的原因就是,在这些爆碎的石头中间根本无法躲避,就算穿了护甲也挡不住高速迸飞的锋利碎石,街边围墙在石头的撞击下与石头一起粉碎,整个的坍塌下来,撞出数十米好的红色尘沙扑天盖地的顺着所有缝隙向四周席卷。

豁牙还搞不清楚状况,高峰再次一跃而起,拽着他向来跑去,在弥漫的尘埃中,伸手不见五指,但高峰却能清楚的找到方向,豁牙接二连三的撞到尘埃之后的墙面,却被高峰拉回,这一刻,豁牙对高峰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敬畏。

每隔数年或十数年的沙暴是荒野部落最害怕的灾难,荒野人与天斗,与地斗,唯独在沙暴之下毫无能力,但高峰却能轻易的避开那些最强大勇士都恐惧的碎石,每每卧倒或者转移,总是在生死线上跳跃,豁牙不知道高峰躲过了多少次必死的境况,但若没有高峰,他一定活不下来。

“轰……。”一栋坚固的房子在他们身前不远骤然崩碎,坍塌的尘埃犹如巨浪将他们淹没,呛人的尘沙冲进豁牙的嘴鼻,让他剧烈的咳嗽,吐出嘴里的沙子,猛地被高峰推倒地上,他也习惯性的抱头,准备迎接漫天的沙石,没想到高峰嗖地冲了出去不见踪迹。

有了高峰,豁牙便习惯性的依赖高峰,在这场浩劫之中艰难的活下来,但没有了高峰,他便像个真正的荒野人那样,依靠本能行事,他在两栋房子之间的缝隙,折断了手中的长矛,用矛头在墙壁上挖掘起来,希望能挖出大口子进入到房间里面。

豁牙知道,这些石头只是暴风雨前的狂风,真正的灾难还在后面,若是不能进到建筑物里面,将必死无疑。

高峰硬着风沙狂潮向前冲去,在这所有荒野人都畏惧的环境中,他却能感到如鱼得水的自然,那一颗颗爆裂的石头掀起的碎片和他记忆深处的片段重合,不需要他去想怎么做,躲避炮弹碎片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还有这弥漫的尘沙,就像那印象中缭绕在战场上的硝烟,就连那一声声巨响都让他有种战栗的熟悉。

在这场人人都害怕的浩劫中,只有高峰不害怕,他很享受这种熟悉的感觉,有种不断找回自己的充实感。

高峰眼中的目标是被倒塌房屋边缘,一个抱住原木顶端的小人儿,倒塌的房屋里各种杂物纷纷被卷入半空回旋,倒塌之后的残骸就像被强拆的废墟,在一颗颗石头的撞击下,不断摇晃,崩碎的石子似横飞的弹片,在废墟上撕下各种零碎,如果没有意外,那个小人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无数碎石子撕碎。

小家伙是高峰的熟人,刚才在街口撞过他,在高峰心中留下一双纯净的眼睛,契奴在黑爪部落是最底层的人,死再多也不会让部落勇士感到可惜,可高峰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只为那让他感动的眼睛,让他能够在这个世界感到心中宁静的眼睛。

高峰的行为与荒野人的价值观矛盾,两种价值观在这一刻产生碰撞,不管高峰以前是什么人,在这一刻,取决于生命的不是价值,而是生命本身,他没心思救别人,却愿意为了自信的意念行动,在他冲过去的时刻,眼神不由地与小契奴对视。

小契奴的眼睛里没有恐惧,没有惊惶,依然是那清澈的纯净,哪怕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脏,但那双眼睛却干净的让人心悸,这时高峰眼中的神色骤然一变,在废墟之后的远处,铺天盖地的红色沙浪猛地撞在边缘的围墙上,发出海啸般的轰鸣,下一刻,千万亿的尘沙冲上百米的高空,将整个围墙的天空分裂出巨大的阴影。

这一刻,时间也为止停顿,巨大的阴影犹如倒灌的海水,将围墙整个的吞噬,那狂野的潮头似脱缰的野马将一间间边缘区的房子撞塌,飞起的原木在尘沙中翻滚,散碎的砖石形成新的石头雨,扑天盖地地浇打过来。

高峰在这浩劫一般的天威下,第一个念头就是快跑,找个地方藏起来,那漫卷的沙尘比先前散碎的碎石恐怖一千万倍,他看到有被卷入尘沙的人在空中翻滚,硬生生被千万亿计的沙子碎石磨成虚无,还有那翻滚的原木,刀砍斧劈都不一定有事儿,却在石头雨中炸碎千万。

但那双纯净犹如水晶的眼睛并没去看那铺天盖地的恐怖沙尘,只是凝视着尘沙中隐约可见的高峰,似乎在自己的生死并不在意,高峰猛地从双腿爆出巨大的力量,将三爪潜藏于身体深处的力量压迫出来,爆发出惊天的怒吼,三两步冲到了废墟之下,伸出双臂。

小契奴猛地松开抱住原木的双手,坠入高峰的怀中,小小的身板不到二十多斤,高峰抱着他猛地冲进废墟由三根原木搭建的缝隙中,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尘沙席卷着毁灭一切的威势冲入部落的每一条街道,犹如洪水将所有缝隙填满。

废墟残留的框架和支架纷纷坍塌,高峰紧紧闭住双眼,抱着小契奴圈在一起,这一刻,全世界只有他和怀中的小契奴,在自然的怒火中,人类的力量是如此的微薄,坠落的原木或砖石纷纷砸在他的身边,他只能用身体保护怀中的人儿,用自己的身躯去迎接各种磨难。

席卷的尘沙犹如粗糙的砂纸打磨在他身上,每一颗沙粒就像一枚针尖,不断地刺痛着他的神经,高峰脑中一片空白,但更多的记忆碎片浮现在他脑中,是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人物画面。

人物的形象模糊不清,但那胸口上的红色十字是那么鲜明,鲜明的让他心脏不由地抽搐起来,带来撕心裂肺的痛,这痛楚远比沙子打磨皮肤的痛苦剧烈一千倍,作用的不止他的心灵,还有他的眼睛,在这种怪异而心酸的痛楚中,眼眶也湿润。

整个黑爪部落都在沙暴的席卷下颤抖,不时有房屋被飞落的石头击穿屋顶,随后而来的尘沙便卷入房子,由内而外的将其撕裂,巨大的声浪仿佛海啸,震动所有人的耳膜,在这灾难中,不管是高傲的勇士,还是低贱的契奴,都在心中向自己的祖先祈祷,祈祷祖先能够庇护他们,给他们指引方向,让他们能够度过这场灾难。

虔诚的荒野人在死亡的灾难中颤抖,高峰紧咬牙关,寻找着在狂沙之中的一线生路,地面也在颤动,一声巨响,不知道是哪儿的房子坍塌,就在这声巨响中,他藏身的角落也发出喀拉拉摧枯拉朽的巨响,高峰猛地冲了出去,跳进席卷街道滚动的流沙,下一秒,他藏身的地方猛地轰响,又被无数沙子填埋。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