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帘霜小说《冷情至尊天界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23

康乃馨 2017-7-20 422





帘霜小说《冷情至尊天界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23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第一章  穿越碰上妖孽男—结仇

冷情至尊天界妃
冷情至尊天界妃
帘霜
头痛!膝盖痛,手臂更痛!

浑身都在痛!宛如被人踩烂揉碎一样!当眼前的意识逐渐在脑中链接成形后,蝶雪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天哪!为什么有个男人在她身边!

也不对,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再加上一个她,什么情况!蝶雪张大了绯红的小嘴看着眼前的一幕,女强?

俊美犹如魔鬼般魅惑的脸如雕如琢,就算是闭着眼也寒洌若冰,长长的睫毛盖在眼敛上,紫色长发妖娆的散落在肩头,袍袖半褪,优美极致的锁骨,带着诱人心跳的极致魅惑,光看一下就让人脸热心跳,俊美的惊心动魂,人神共愤,怎么会有这么俊美的男人,脸上的每一个线条却是极致完美。

他斜躺在宽大的床上,既便没有睁眼,那份俊美既己经使天地失色,一张红唇极尽妖娆瑰丽,紫色华服,暗纹锦绣,更让这份俊美如妖孽般生动。

他衣衫半褪,露出勾魂的锁骨,这是她所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更让蝶雪脸热心跳的是边上那个娇媚的女人很明显在引诱他.

下一秒,她只觉身子被什么勾住,还没等想明白,粉嫩的唇在瞬间被吻住.

“啊!”蝶雪蓦的睁开眼睛,后知后觉的尖叫冲口而出。

大脑一片混沌,用力推开男子,惊慌失措的抓住边上的缦纱,纱帐似乎被什么勾住了,一时竟拉不下来,手越发的忙乱起来,完全是咬着牙下意识的死命拉扯。

这什么地方,什么人!那个男人是谁,开始看到的女人是谁?

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不是她,引诱他的人不是她!

水眸惊恐的睁大,脑子象被雷击一样,轰的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境,她不过是因为太过伤心失望回家睡了一觉而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张俊美如雕琢般的脸,散乱披散在他身上的紫色长发,魅惑中极致的张扬,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应到的霸道和寒洌!心里不由哀叹,她,她到底惹上了谁。

贝齿轻咬着唇,闭上眼,平息着狂燥不安的心,灵动的水眸软软糯糯又委委屈屈的睁开!错了,一定是在做梦,是的,在做梦!今天因为伤心,所以回来睡觉就做恶梦了!

没事,梦会醒的,马上就可以了!

“你是谁?”森寒的语气带着嗜血般的阴冷和狂嚣,周围的温度因此足足下降了几度。

上一刻,蝶雪还在跟扯不断的轻纱拉扯在一起,下一刻己经落在一双冰冷修长的手里,脖子处一双死亡之手掐住了她纤弱的脖子,钳制住她的呼吸。

水眸惊惧的收缩,剧痛,窒息,迷迷糊糊间对上一双妖娆俊美的紫眸和极其冰寒阴鸷的问话:“说,谁?”

这样掐着她喉咙,她不能说话的好不!蝶雪伸出一只没被纱帐缠住的手,本能的用力去掰脖子处若死神般强劲的手,那双手紧硬如磐石,冰冷彻骨的紫眸,分明是万年的冰霜,看着她的眸如同看死人般寒洌。

嗜血的紫色,娇异而犀利。

这次不但痛,而且晕,呼吸困难,水眸愤怒的盯着眼前近乎妖孽般的俊容,为什么要掐她,她又没做什么,这么好看的男人是不是有病,不正常。

“放.......放开.......我。”粉嫩的樱唇无声的发出愤怒,尖利的手指抓挠着他的手,她要死了,再掐下去,她真的要死了!

玉脂般的小脸上露出不正常的绯色,那双蛊惑人心的漂亮眸子蒙上雾蔼,潋滟水眸冰雪般纯净,清澈的可以倒映出那双俊美狠戾的紫眸,绝色无双的容颜有种病态却倾城的美,那份美灵动而纯洁。

清淡的纯洁和艳丽的妩媚的完美结合,使得那双幽深的黑眸如同吸食人的旋涡,美的让人离不开眼。

因为呼吸困难,半张着的小嘴,竟有说不出的妩媚诱人,挣扎在他腕底,美眸却毫不畏惧的怒瞪着他,带着淡淡的倔强,这只死男人,凭什么掐她。

她在愤怒!不过他更怒!

淡淡的光线中,紫色眸子黝深莫名,阴霾着的眉头微微皱起,带着凌厉的威严和戾气。

“贱人!”

蝶雪还没反应过来这两个字是骂她,脖子蓦的一松,身子被狠狠抛出,在空中翻腾了一下,又被手上的纱帐扯回,重重的撞在床沿边,滑落,额头上撞出的血慢慢的滑落她的眼帘,让她几欲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被晕眩感冲淡的疼痛如潮水涌上。

要不是一直缠在手上的纱帐缠着她的手,刚才她早就被远远的扔出去,恐怕连喊痛的机会也没有直接摔死。

一只手半挂在纱帐上,胳膊巨痛,冷汗从白嫩的额头上和着鲜血滑下,润红了她清澈明媚的脸,绯色的脸倏的苍白如雪,她的这只胳膊好象断了,洁白的牙齿用力咬着唇淡淡的血痕,连呼吸都是疼的。

而他,竟微拉衣襟冷漠的坐起,俊美的脸阴寒如冰,淡然冰洌。

蝶雪苍白着脸用力的喘了两口气,大睁着美眸恨恨的盯着他,现在情况不明,她忍!虽然痛的要晕过去,但至少她要说清楚才能晕过去,不能不明不白的被人冤枉。

不过,很显然蝶雪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或者说还是低估了男人的阴狠!

当她骄傲的仰高小脸,想跟他说她也是个受害者时。

一杯如血般艳红的东西猛的披头倒下,零乱懦湿了她一身,顺着光洁的额头滴滴搭搭的往下滴,点点如血,染红她的衣襟,如花泣血般美艳中透着阴寒。头上的伤口痛的彻骨,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悚,要不是身子半挂在纱帐上,这次她真的要晕过去了。

身子颤抖一下,她控制不住的涌上眼泪,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大大的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几颗晶莹的珠泪痛的溢出眼眶,咬牙忍下溢出口的呼痛,她不要那么软弱,更不会在这个讨厌的男人面前软弱。

“说吧,勾引本皇,有什么目地?”冷漠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杀机和暴戾的气势,蝶雪毫不怀疑下一刻,她会被他打的形魂俱灭,那双俊美无铸的紫眸中,琉璃般的宝光嗜血寒利。

这个男人真有病,别人勾引他跟她有什么关系!

愤怒的几近喷火,心头的怒意再忍不住,扯着边上的细纱幔帐,刚滑下泪珠的水眸挑衅般的瞪着眼前那张看不清的俊脸,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谁勾引你,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是那个女的好不好,又不是她,他眼睛是画的还是假的,难道看不到边上那个妖媚的女子,蝶雪吃力的伸出另一只手,往床左侧边的方向狠狠一指。

“你让我看什么?”阴狠的声音冷洌如冰,暴虐嗜人,俊美如削斧凿般的五官微微扬起酷烈的笑,不过那份笑却残暴嗜血,映着妖异的紫眸,令人冰寒恐惧。

脖子再一次被捏住,毫不怜惜的拧着转向侧面,蝶雪瞪大的眼睛蓦的呆住。

没人,竟然没人!

才一会时间,刚才那个女人竟然不在了,怎么可能!宽大的床上什么也没有,唯有男人,俊美魅惑的脸凝着浓重的黑色,冷枭的看着她,冰冷的杀气把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全部抵住。

他要杀了她!这个认知让蝶雪在模糊的大脑支撑下做出的决定。

“刚才还.......还.......在的,一个大美人。”蝶雪咽了一口口水,强忍着全身的痛,连额头上的血都不敢拭去,水眸换上迷离的可怜,指指边上困难的问,这个时候她知道绝对不能硬顶,无凭无据现在她只能先示弱。

看这个男人的样子就知道不是易于的货色,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点蝶雪还是深有体会的,收起眼底的倔强,换上这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相信面对一个女子恐惧脆弱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会下不去手的。

但是显然,蝶雪今天的想法又是错的!

“大美人?贱人!真无耻!”夜色有光线从窗处射入,不知为什么在他身前形成逆光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一切全部沉黑,唯有他俊逸的脸淡淡的如同要择人而食。

凭什么那个女人刚才对他上下其手的时候他不醒,她刚刚进来看了一下,他就醒了,受罪挨揍的倒成了她。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蝶雪伸出尚好的手软软想拉着他的手,胳膊处的痛的让她的讨好的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慢慢推开他捏着脖子的手,用力的喘了几口气,想挤出一些笑容,雷哥哥说她的笑,会让人心疼,不知道现在管不管用。

“不是我!”苍白的小脸扯出一丝娇柔的笑容,水眸期待的看着他俊美无铸的脸,喘着气,吃力的回答道:“是那个女人,你放了我!”

“放了你,凭什么?”冷血的声音带着让人寒悚的冰枭,拉扯开他手的小手被反手握住,刺骨的痛从手底传到头上,连心口处都窒窒的疼。

凭什么,凭她什么也没做,凭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都应当放了她!

他凭什么打她,凭什么骂她,凭什么不放她.......

心里的怒意几欲暴发,喉咙处千言万语堵着,才想张嘴,轻脆的断裂声音传来。

撕裂般痛楚还没来得及涌上,眼前己经漆黑一片。

这变态男人,竟然又折断了她的另一只手!这仇,就算结下了!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第二章  一不当心当了娘娘

冷情至尊天界妃
冷情至尊天界妃
帘霜
蝶雪慢慢的醒了过来,费力的抬头,全身痛的如同散架了一样,闪动了两下蝶翼般的长睫,水眸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这是什么地方?入目俱是一些陈旧的家具和墙壁,飞扬的帐幔都有腐朽的气息,这么一个破败的地方,比她以前住的尚不如,是什么地方?

脑海里闪过一双冷血阴枭的紫眸,手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那些是梦吧!

“娘娘,您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惊喜的声音让她不由自主的侧过来看看,可是,只这一动,便牵动了身上的痛,一阵剧痛传来,令她忍不住想尖叫,只得用力咬紧嘴唇,额头上斗大的汗珠滚下,痛,真的很痛。

“娘娘,您别动,才给你接好骨。”眼前出现一张女孩子讨喜可爱的脸,脸上还挂着泪痕,想来刚才迷迷糊糊的哭泣声便是她了,可是她还是不明白情况。

“你是谁?”蝶雪皱着柳眉,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有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娘娘?叫她吗?她什么时候成的娘娘,什么情况?

“娘娘,奴婢是侍候您的香草!……您怎么连奴婢也不记得了,那天你还叫了我的。”女孩子瞪大了惊讶的眼睛,一把抓住蝶雪的手,竟然又大哭了起来。

那天,看到混身是血的蝶雪被人随意拖来扔下后,她竟然还醒着,等香草说完名字后她才晕倒的,可是今天怎么又忘记了,虽然这是一个星期前的事情了。

香草可能忘记了蝶雪手上骨折的事,才一抓紧,蝶雪就疼的颤抖起来,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

她顾不得再想其他,另一只手伸过来,使劲推搡那个女孩子,痛苦的尖叫道:“啊……你放手,好疼!”

看她疼的那样,女孩子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退后几步,差点摔倒:“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香草慌乱的样子,蝶雪倒有些不忍,苍白的小脸上,勉强扯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安慰她道:“没事的……别抓我的手……就行!”这是她现在一点小小的要求。

香草听了蝶雪的话,又抹起眼泪来,哽咽的道:“娘娘,都是奴婢不好……您跑去君皇的天宇宫,被打成这样……”

君皇,天宇宫,娘娘?要不是实在痛的起不了身,蝶雪早跳起来了,这是皇宫?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又怎么能了什么劳什子的娘娘,急喘了几口气,受伤的手伸了几下,示意香草停下来。

“这是哪?”

蝶雪的话才出口,香草惊恐的瞪大双眼,愣愣的看着蝶雪,半响,才在蝶雪气急的比划中才明白过来,娘娘真的失忆了!看着娘娘苍白的脸,香草越发觉得娘娘可怜,絮絮叨叨的把她知道的全告诉了蝶雪。

她是血界至尊血皇的妃子,一个才被送到血宫中的妃子!这个认知让蝶雪脑袋“嗡嗡”作响,一时听不清太多的话,只抓住这两句话,水眸睁的比那个女孩子还惊恐,脸色苍白如同死人,连手指也不自觉和颤抖了两下。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五大至高位面中,血界的血皇素有残酷冷血之称,做为至尊层面上的人物,血皇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一个无法摧毁的传奇。

天界,血界,暗界,魔界和妖界是所有物质位面上最高层面的位面,一般物质位面上的人飞升之处便是这五大至高位面。

只有在这些位面上的人才有可能修练到永生,所以这些位面都称之至高位面。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而且还是冷酷血君皇的一个莫名的妃子。

“我是什么地方的人?”蝶雪急切的抓住香草的胳膊,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一想到那个冷酷冰寒,毫不留情就折断她手,打断她胳膊的妖孽,她心里就哆嗦。

报仇,她不要了!她只想回家!

她,来这里,肯定是个意外!

虽然她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在天界睡个觉都会睡到血界来的,五大位面之间隔着空间乱流,不是什么人想穿越就可以穿越过来的。

她一个最低级的天人,相当于最低等的血人,凭什么穿越时空的乱流,出现在血界,而且最主要的是竟然出现那个不知是谁的妖孽的床上,而当时那个妖孽的神识看起来是不清的。

她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个妖孽不会就是.......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心里喃喃自语,求告诸天神佛,千万千万,别跟她猜想的一样,小脸更是因为害怕失血,显得脸色苍白。

不能想这个,再想这个她要疯了,想想现在的处境吧!

她被弄得遍身鳞伤!看香草的样子就知道这一次她险死还生。

这些现在蝶雪都可以不管,最主要的是怎么回去,她可不想呆在那个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血皇身边做一个被打的找不到方向的妃子。

弄错了,这里全弄错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她知道弄错了,也没人会承认真的弄错了。

见血皇把误会说清楚,她没有想过,血皇如是没有证据,肯定不会相信她,而现在要命的是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这里面真有问题。

所以,现在她唯有自己想办法离开血宫,离开血界,天界再不好,至少还有雷哥哥。

这个地方,旧破不堪,明显是冷宫类型的,她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种地方。

“娘娘,奴婢也不知道您是什么地方的人!”香草为难的看着她道,血皇陛下的妃子,有的来历还算清楚,还有的,根本不是一个小宫女可以知道的。

蝶雪的脸色黯沉了下来,小嘴无奈的扁了扁,心情憋屈!她绝对肯定自己不是那什么血皇的妃子,现在的情况就是她就算有能力逃出血界,也依然无法回到天界。

回去的方法只有两种:撕裂位面或者直接找到空间裂缝。

以她的修为,现在两种方法都没办法做到。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第三章  冷宫也算是好地方

冷情至尊天界妃
冷情至尊天界妃
帘霜
不过,不管,她现在只要先养好身体,其他可以慢慢等,雷哥哥会来救她的!

打定主意后,蝶雪静下心来,在香草的扶持下痛苦的坐起,看看周围的环境,皱皱眉头不动声色的问道:“香草,我那天怎么回来的?”这是站定脚跟的第一步,至少得先熟悉情况!

那天醒来的地方,高大宏伟的建筑是血皇的天宇宫,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但至少可以知道她到底怎么来这里的。

有了线索才可以找到回去的路,她会查清楚的。

“娘娘……是被君皇的侍卫……拖回来的。”香草想起当时侍卫把娘娘拖进来,只觉得形容起来多有不便,不过为了让娘娘想起当时的情况,她还是勉为其难的把当时的情况真实的反映了出来。

当时娘娘一身的血迹,宛如是从血池里被拉出来的一样,看不清头脸,披头散发,连呼息都脆弱的几乎停止。

不但无缘无故被人暴打,而且还折断手骨,弄断胳膊,最后被侍卫拖死狗一样拖回来,想到这里,蝶雪就恨的牙根痒痒,血皇是吧!这辈子,噢,不下下辈子,也不要见!

再见面,有机会,她绝不留手,死妖孽,竟然这么对侍她这么一个弱女子,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怎么着都是她救了他!

当时的情况,蝶雪现在虽然想起来很诡异,但有一点她还是很坚信的,那个死妖孽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那个娇媚的女人的确是在引诱他,而他坚闭的眼睛说明他的意识是模糊的。

是她的那声尖叫,唤醒了他,当然也吓跑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目地肯定没达到,这难道不是救他,而这死妖孽竟然还把她打成那样!

是可忍,孰不可忍!咬咬牙压下心底的愤怒,灵动的水眸瞪大的溜圆!她涵养好,先忍着,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修为差,不能拿他怎么办才不去报仇的。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现在她绝对不要出现在那个死妖孽面前。

“娘娘,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您己经晕眩了两天了。”香草看蝶雪一忽儿咬牙,一忽儿懊恼,精神不错的样子,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痛,倒笑了,娘娘这么有精神,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她本来以为这次娘娘是必死无疑的。

“要!”蝶雪恶狠狠的道!心里憋着火听香草一说,更觉得受了委屈,肚子早就饿的不得了。不行,她得补充点,可不能还没出血界就先饿死在这里,到时候雷哥哥就算来了血界,她还得有力气通风报信不是。

一碟稀饭,两根咸菜,这是香草所说的全部的菜肴,蝶雪看着这么熟悉的菜肴,不由的感叹一声,她果然是个衰人,到那里都只能吃这稀饭扳咸菜。

小嘴暗暗撇了撇,再不说什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吃没力气,她现在没办法奢侈到挑选食物,有食物填入肚子就算不错了。

实在是太饿了,以至于平时淡而无味的饭菜,倒也吃了个痛快,惹得边上的香草看着她的眼神多带了份怜悯,娘娘也可怜,这么饥不择食!

“还要!”一碗稀粥片刻就下了肚,一只包扎着的手,指指空碗可怜兮兮的抬头示意香草再上一碗,几天没吃了,不饿才怪,况且她还抱着吃饱后养足精神逃跑的打算,怎么着也不能难为自己的肚子。

香草为难的看看空空的碗,再看看蝶雪饿的绿悠悠的大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

摇头?什么意思,蝶雪把最后一口咸菜用力咽下,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这咸菜竟比她平时吃的还差,真不是人吃的,可是现在她竟然还想吃,看香草没反应,以为香草没明白她的意思,又用手指了指空碗很直白敲了敲碗边道:“香草,我还要喝粥!”

平时这种咸菜过稀粥的日子她虽然也经常过,但好在雷哥哥专门会给她偷偷送些好吃的来,所以一般也是爱吃不吃的,但今天不同,饿的前心贴后心,再不吃,她还真怕现在这副被打的破败的身板挺不到雷哥哥来救她。

为了身体好,一定要加油吃饭!

“娘娘……稀粥……没有了!”香草尴尬的看着她,苦着脸道。

蝶雪一愣,大眼睛眨了两眨不太理解她的意思:“为什么没有了?”稀粥咸菜而己,又不是什么好饭菜,以前服侍她的那个鬼婆子虽然凶,但稀粥咸菜还是管够了,倒是她一般都是耍脾气,不爱吃,害得雷哥哥总是会带她出去开开小灶。

这怎么都算是震撼五界的血皇的皇宫吧,不会连稀粥咸菜都吃不起,蝶雪噘起嘴唇不悦的看着香草,水眸干巴巴的充满渴望,奈何香草,依旧只是看着她苦笑,一脸的无可奈何!摊了摊手。

怒了,蝶雪虽然一直受着恶婆子的窝囊气,但却从来不会连吃饱都会觉得那么困难,用力拍下手中的空碗,怒气冲冲的刚想站起,却不知又碰到什么痛处,“啊”的惨叫一声,脸色蓦的惨白如雪!

这死妖孽,不但差点打死她,如今还想饿死她!蝶雪恨的咬牙切齿!若是他出现在她面前,她不保证现在会不会窜上去咬他几口泄愤。

竟然下手这么狠!不过这死妖孽是谁!下次有机会见到,她若是有能力就二话不说上去直接揍他,若是没能力,刚是离多远就离他多远,那男人绝对危险。

“娘娘,您当心点。”香草忙上前扶住她痛的差点从床头摔下来的身子,小心的半环半抱着她,重新让她靠好!

蝶雪痛的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就着香草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痛出来的汗。不行!不管怎样,她绝对不能饿死在血皇宫里,要想办法自救,估计这一小碗粥还是香草省下来的,那死妖孽的意思,绝对是要饿死她。

“香草,我们这里是不是冷宫?”蝶雪苍白的唇上绽出一丝绝美的笑容,忍不住心里唾弃这个地方,这地方怎么看都是冷宫!不过转念一想却又安静下来,冷宫有冷宫的好处,至少她不会觉得冷清,她果然与冷宫特别有缘。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第四章  连粥都吃不饱

冷情至尊天界妃
冷情至尊天界妃
帘霜
多少年来一直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过来的,对蝶雪来说,还真不怕冷清,倒怕不冷清!水眸灵动的一转,忽的一闪,冷清好啊!

“娘娘,烟水宫……的确是冷宫!”香草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娘娘何以看起来倒似乎高兴起来的样子。

蝶雪潇洒的笑笑,伸出尚行的那只手,拍了拍香草纤小的肩膀,说实话这地方真不养人,连个小宫女也养的这么瘦,鼓励她也算是鼓励自己大声的宣誓道:“冷宫好!冷宫才是好地方。”

唇边的笑越发绝世清美,却又带上一丝小小的诡异,至少香草看不懂,还特地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又拭拭自己的,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皱着眉看着她,娘娘不会是被饿傻了吧!

蝶雪不在意的拍掉香草的手,小手把碗往边上一拨弄,身子轻轻的躺了下来,现在最主要的一件事是养伤,其他的再图后计,不过冷宫真好,真不错啊!果然是传说中的冷宫啊!冷清的很,她当然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水眸狡黠的眨动了一下,己经算计好一切,现在若是在其他地方她还真不好行事。

心满意足的闭上眼,全身骨架散掉似的痛,让她有些小得意的心,痛的抽搐了两下,人啊!果然不能太得意!还是悠着点!话说,得意就会忘形!

淡定,要淡定!

这死妖孽,下手真狠,果然是要弄死她才下的手,她绝对不相信她活下来是因为那个妖孽一时手软,粉白纤细的玉手无力的握起,这死妖孽这么危险,她永不要见。

或许因为喝了点粥,再加上实在痛的受不了,一会儿,蝶雪就半昏半迷的沉入墨暗,清美绝世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美的纯洁而调皮!甚至还在半梦梦醒之间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绯色的樱唇。

看的边上的香草不觉有趣。

香草替她拉好被她不经意间蹬掉的被子,看她睡的大大咧咧,很是安详的样子,不解的抓抓头,不明白娘娘为什么象是放心的样子。

看蝶雪睡下,轻手轻脚的收拾了碗筷,;轻轻带上门出去了,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暗暗思量,可怜的娘娘连粥都吃不饱,再去厨房跟人讨要点不知道行不行。

七天后,烟水宫!

破旧的宫殿里,荒败的小径边被清理出一小块地,蝶雪高高挽起袖口,露出雪白的小手,清理着小块地上的杂草。

才七天时间,身上的伤就好完全了,连骨折的手都完好如初,让蝶雪不敢相信之余也多了份欣喜,不管怎么样,好的利落,好的快,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烟水宫据说在血皇宫的最边角的地方,平时根本不会来人,所以连吃喝都是香草去自己找来的,不过依然份额很少,每次最多两碗粥和一碟咸菜。

蝶雪开始时候还天天躺在床上嘟着嘴抱怨,到后来也没办法了,只得挣扎着起身收拾出这块地来,香草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因为每次她都神神秘秘的笑着让香草等着瞧,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香草把手边长长的荒草扔到一边,站起身喘了口气道:“娘娘,您要是累了,就休息会,我来就行了。”娘娘玉白的小手上己经被划拉出几道小口子,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这一小块地并不大,蝶雪比划了一下大小,也抹了把汗站起来,白嫩的额头上撞击的疤痕,只留下一个淡淡的红印,倒也看不清楚,在这般艰苦的条件下恢复成这样,真不错!

笑着拉过香草,调皮的伸了伸舌头的笑道:“香草,我不累,你把杂草挪到边上,看我变戏法!”

白嫩的小手己经沾染了乌黑的泥土,蝶雪不介意的用脏脏的手又抹了一把汗水,绝美水灵的脸上又抹上了两道黑线,看起来狼狈的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明媚大眼睛,只是苍白失血的小脸很是让人心疼。

顺势坐在边上的杂草堆中,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小绸缎包好的东西,污垢的小脸绽开欣喜的笑容,心疼的看看里面黑色颗粒状的种子,纤长的睫毛闪动了两下,笑容越发清纯美艳。

不多了,才只有十几颗了,纤嫩的手指拈起一颗种子,看看,心痛的叹了口气,又拈起一颗,水眸纠结的看看眼前的地,虽然是不大的一片,但种子太少也不行,可是真心疼,雷哥哥给的就剩下这么几颗了。

不心痛!蝶雪拍拍胸口安慰自己,不这样,在这血皇的宫中她可真没活路了,为了活路,只得把雷哥哥送给她的种子用掉了,天知道她有多心疼,可还得跟自己暗示不心痛,一点也不心痛,那可雷哥哥送的啊!能不心痛吗!

吁了口气不顾形象的从杂草中站起,小心的洒下种子,手指一抬,道道甘霖从天而降,地上的种子瞬间埋入地面,片刻间发芽,抽蕊,地上长出大片大片的花朵。

花朵不大但是很美,点点缀映在绿色柔软的枝叶中,清风阵阵,暗香袭来,沁人心脾!

“娘娘,好美,这是什么花?”香草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小片花海,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淡白色的花瓣,在最外层有淡淡的红晕,花蕊处娇美的淡黄,娇小美丽的在风中摇曳。

这花,香草没见过,美的清纯而娇柔!煞是好看!

蝶雪暗暗松了口气,小脸露出欣喜的笑容,幸好,幸好在这里也可以用,这是雷哥哥送给她的花种子,以前她也曾经在屋边种过一小片,这花不但长的清美绝伦,而且还有入药功能,宁心定神,最主要的把花根辗碎后,可以制成护肤品,涂上去肌肤如玉。

她虽然没做过,但却知道做法,在这皇宫中,有了这些东西,才可以换到想要的东西,血皇的那个妃子们,想来一定很乐意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心里有了计划,蝶雪笑的越发狡黠,怎么看都都象一只小狐狸,还得亏,雷哥哥把甘霖的法术封在她体内,不然光有花种也不行,看起来,天还是不想亡她的。

想到这里,心情大好,藏好花种,拍拍小手,拉过依旧还在边上发愣的香草,凑过头,在她耳边低低的嘱咐道,美眸灵动婉转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眉开眼笑之间连带着心情也不错。血界的皇宫或者没有想象中的难混吧。

“娘娘,你确定这能行吗?”香草不太确定的苦着脸看着蝶雪,把除掉的草扔到边上。

蝶雪上前,摘下一朵花,得意的放在鼻尖嗅了嗅,斜眼看看香草不相信的表情,把花放到她手里,诱惑眨巴着水眸问道:“香草,你觉得这花好不好看?香不香?”

香草下意识的接过花闻了一下,喜道:“娘娘,这是香草看到的最漂亮的花,这清香淡淡的,真好闻!”

“如果,你有许多吃的东西,有人用这样的一朵花,换一碗稀粥,你觉得怎么样?”蝶雪侧过头拍拍她的肩头循循善诱,颇有为人师表的骄傲。

许多吃的东西,当然吃的很饱,也不在乎一碗稀粥,如果可以用一碗不需要的稀粥,换一朵这么漂亮的花,好象也挺合算的,香草在心里比划了一个后,眼睛一亮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应该可以!”

“那现在,你觉得我的想法对不对?”蝶雪高兴的拍拍黑乎乎的小手,大声而自豪的道:“好了,香草,你现在进去,先打扮打扮,怎么着也不能失了我们烟水宫的面子,不是!”

烟水宫做为一个冷宫还有面子吗?香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蝶雪当作计划的一部分来处理了。

现在雪月算是种出来了,但具体情况怎么样还真不好说,因为所有的事情有一个前提,就是那些人自己不饿的情况下,如果连自己的温饱都没有解决,她又怎么要求别人把自己尚需填饱肚子的一碗粥跟她换呢!

希望这血皇的皇宫中,只有她这个地方是冷宫,不然她可真悲催了。

蝶雪暗暗计划着,看着香草头上戴着雪月出了宫门,摸摸扁扁的肚子,可怜兮兮的嗍起小嘴,她觉得更加饿了,早上那一点点稀粥早就因为干体力活,消化的一干二净。

不过,有了雪有就好了……

略显苍白的唇边泛起一丝狡黠灵动的笑容。

若是她记得没错的话,雪月除了这些功效外,还有一些特别的功效,就是会散发一些淡淡的光泽,这些光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光,不过做为天界之人,可以自然的感应到这种虚无意义上的光泽。

这种光泽的感应就如同是黑暗中的明灯,所以,只要有天界的人来到血界,就会感应到这片盛开的雪月,到时候,她就可以通过天界来人,找到雷哥哥,雷哥哥一定会来找她的。

想到雪月特殊的用处,蝶雪也忘了饿的前心贴后心的苦处,小脸兴奋炽烧起来,失血后苍白的脸色微微泛起红晕。

血界虽然跟天界并不太友好,但两界之间的交往还是存在的,只要有一个人来,她就有希望了!

有了希望心情也更好了,虽然头还有点晕,不过心情好,自然不在乎这些,不过看看这片雪月总觉得还差了什么。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第五章  关于十碗弱的故事

冷情至尊天界妃
冷情至尊天界妃
帘霜
水眸灵动的转了一下,拎起长裙,跑进边上的厢房,从厢房的角落里,翻出一些破败的纱幔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可能被丢弃的时间也久了点,发出霉烂的气味,蝶雪捏着小鼻子皱了皱娇俏尖挺的小鼻子,嫌恶的看了看,不过没办法,还是憋着气从里面拉出一大片纱幔来,这么漂亮的雪月可不能让人随便看到。

烂兮兮的纱幔在花地外面兜起,若不是走到这边,掀起纱幔,还真发现不了,里面那一小片灿若云锦的雪月。

蝶雪扶着腰累得气喘吁吁,也顾不得脏乱,乐呵呵的在纱幔边的杂草堆上坐了下来,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这一片花林,清美的水眸眯成了一条线。

希望啊!雪月,就是她的希望之所在,生命中的明灯啊!

响午时分,香草带来一个好消息,还真有人愿意拿食物换她们的花,蝶雪大喜过望,亲自不辞辛劳的采下十朵雪月,仔细的修剪以她最喜欢的倾斜型的插花方式,做成一盆清香绝美的花卉。

倾枝而插会使花型更悠闲,更秀美,这是蝶雪最喜欢的方式,不过貌似她也就会这个,但是这样也不错了!

“娘娘,你好聪明,真是太漂亮了!”香草现在己经完全被她蛊惑,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她,一脸的崇拜,这让她很受用。

清美的小脸特地梗了梗,脖子一挺,得意的把手中的插花放到香草的手里,又左右仔细看了看。

这可是她的开门生意,一定要做足面子,虽然现在只是换一些简单的食物,但等她的花出了名,到时候还不是想要什么有什么,财源滚滚来,一想到会有成千上万的财源奔她扑来,白嫩的脸上越发红绯可爱。

“香草,人家说拿什么跟我换花?”蝶雪站在边上退后两步,看看花,又拿剪刀修剪了一下,娇嫩的唇边勾出开怀的笑容,长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忽的转回头认真的看着香草道。

刚才太高兴了,以至于一下子没想起问香草别人拿什么来换花的。

这可是关系国际民生的大事情,怎么着也得弄清楚,不是她看不起香草,只是香草那样子还真有点傻傻的,说不定给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她怎么着也得替香草把把关!可不能让人给坑了!

“娘娘,那人说了,一朵花换一碗稀粥,我们现在拿去十朵,正好十碗稀粥。”香草老老实实的回答,一脸兴奋。

十碗粥啊,就算娘娘再能吃,这次也肯定能吃饱,敢情蝶雪在香草的心中就一饭桶,哦不是一粥桶!

香草一想到这个就高兴,这几天来,每一次娘娘喝完粥,都把碗舔的干干净净的样子,真让人心疼,那张苍白的小脸没有一点血色,受那么重的伤,再加上营养一直跟不上,巴掌大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伤痕,狼狈之余更让人心疼。

好几次香草把自己的粥推过去,却总被娘娘准推回来,说到底,香草觉得还是自己没用,到现在也没有让娘娘吃饱过一次。

娘娘盯着粥碗眼睛都发绿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揪心啊!

不过,现在好了,十朵花十碗粥,娘娘真是太有办法了!

“十……十……碗粥?”蝶雪咽了口吐沫,有些困难的问,脸上绝美的笑容也僵持了下来,跟着嫩白的小脸垮了下来,水眸可怜兮兮的看着香草,心里暗叹,香草还真是一个老实的孩子!可是这也太实诚了吧!

“娘娘,难道有什么不对?”香草胆子本就小,被蝶雪盯的有些发毛,脚往后退了几步,讪讪的问道。

“香草,我们可不可以不喝粥?”蝶雪舔了舔嘴唇,提出了她进一步的改进意见。虽然现在她很饿,来一碗粥也是好的,可是如果有的选,她还是想吃好点,更何况十碗粥啊!

再不济,换几个蛋吃吃也好的,七天了,她嘴里都淡的没什么味道了,不求什么喷香的凤凰蛋,最次的鸡蛋也行的啊,现在就算是光想想她都馋的要流口水了。

“不喝粥,娘娘我们吃什么?”香草为难的道,冷宫里的伙食就是粥和咸菜,还不管饱,现在能吃饱就不错了,娘娘难道还想吃其他的,那也的有人肯要这花才成,那人就只说了一朵花一碗粥。

“我们还可以吃肉啊,如果实在没肉,其他的也行,只有是荤的……比如说蛋什么的,也是可以的。”蝶雪眼睛一亮,水眸转动了两下,拉着香草坐下提示道,说起来她自己也觉得可怜,到了血界,她现在最常做的就是扫盲启蒙工作,这以前可是雷哥哥的工作啊!

“蛋?”香草眉头皱起可怜兮兮的看着蝶雪,愣是没想起什么,看到那张绝美的小脸慢慢的垮了下来,忽的眼睛一亮,娘娘要吃蛋,那个地方不是有蛋吗!急忙站了起来道:“好的,娘娘,我去帮你找蛋。”

她顺手拿起边上的插花,急匆匆就跑了出去,蛋还是昨天看到的,今天不知道还在不在,去晚了可能就不在了。

身后蝶雪忍不住擦擦嘴边溢出的口水,小鼻子勾动了几下,咧开小嘴乐的跟偷吃了荤腥的狐狸一样,提鼻子闻了闻,果然能闻到蛋的香气,真诱人啊!

香草果然不负所望,带来了蝶雪想象中的蛋和换来的十碗粥。

蛋只有一个,而且还不大,跟一般的鸡蛋差不多,但色彩斑斓,明显不是一般的鸡蛋,不过现在在蝶雪眼里就只是一颗喷香的蛋而己。

蝶雪扔下边上的粥,水眸盯着那颗煮熟的蛋,盈盈的清波中皆是渴望,同时也泛起了可惜。为什么这蛋看起来这么小,一把拿过蛋,剥掉蛋壳,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因为吃的实在快了点,闷到了!

眼睛往上翻了翻,,手捂着胸口喘不过气了。

香草一看出事了,马上跑到她身后,扶着她,用力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娘娘,您当心点,慢点吃,没人来抢。”

心里也不由为娘娘叫曲,娘娘实在是太可怜了,竟然饿成这个样子,看看别宫的那些个娘娘,谁不是穿金带银,爱吃什么吃什么,娘娘长的这么漂亮,怎么就混到这份上了!看起来以后要提点提点娘娘,让她有事没事去君皇的天宇宫逛逛。

怎么着也不能叫娘娘被冷落了!

蝶雪没想到她一向觉得笨笨的香草在心里还觉得她笨了,如果知道了不知道是不是当场气昏过去。

她翻了翻白眼,咽下口中的蛋,总算是喘了过来,接过香草递过来的水杯,喝了几大口,才觉得胸口处松了点,拼命的咳嗽了几声,平息下来。

才缓过来就拉着香草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香草,渴望的摇着她的手问:“香草,还有没有?”

以前也没觉得蛋有多香,今天这一啃下去激动的她只想流眼泪,真是太香了,香的她刚才差点吞掉自己的舌头。

可是,不行,她真的好想吃蛋,灵动的水眸祈求的看着香草,只希望她当场再变出几个来。

“娘娘……”香草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把还有几个蛋的事情说出来,那个地方实在诡异,要不是因为娘娘实在饿的可怜,香草自己绝对不会上那个地方去的,那地方说起来现在香草还是担惊受怕的,瑟瑟的咬着唇犹豫起来。

蝶雪侧头一看香草的表情就知道有戏,美眸眨动了两下,挤出两颗眼泪,拉着香草的手,哀哀的哭起来,喃喃间那张绝美的脸委屈的让人不忍再看。

不过若是香草能够仔细听的话,一定听到蝶雪哼哼唧唧的只有一句话:“我的蛋,我的蛋哪!”

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上的苦涩,伤心让香草终于发了狠心,拉起蝶雪的手认真的道:“娘娘,还有几个,可是那个地方看起来不安全,我怕被人发现。”

果然还有蛋,蝶雪蓦的站起,挂着泪珠的清美小脸激动起来,随手抹了一把眼泪,水眸明亮的把香草都吓了一跳,那里还有半点刚才柔婉娇弱的神情。

娘娘不会是装的吧?

看到香草受惊吓的样子,蝶雪喜滋滋的拍拍她的肩,小嘴一抿强压下心底的狂喜,瞬间又换上一副弱不禁风的娇滴滴表情:“香草,再没蛋吃,我要死了,我们现在不怕危险,就怕不危险,有多少危险就有多少收获,危险跟收获是相对应的,所以现在我们马上去偷蛋,你给我把风,本小姐偷起蛋来得心应手的很。”

越说到后来,保持的娇弱形象荡然无存,最后香草近乎呆滞的看着眼前“娇弱”不堪的娘娘,这还真的是宫里的娘娘吗?不会是什么人遗弃的野孩子吧!说起偷蛋怎么如此得心应手,好象还是个惯犯哪!

蝶雪这时也没心情答理香草呆滞的样子,心疼的看着桌上的几片蛋壳,舔了舔苍白的樱唇,意犹未尽!怎么可以只拿一个蛋呢!

不管了,现在她要吃蛋,而且是马上!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