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小说《绝色校草霸道爱》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26

康乃馨 2017-7-20 397





小说《绝色校草霸道爱》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26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1
01  女扮男装

绝色校草霸道爱
绝色校草霸道爱
流水微微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有指腹为婚这种事?萧沐雪头都大了。

让自己和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结婚,亏那些家长想的出来,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谁知道那个小子是不是长的歪瓜裂枣的啊,好像还是叫什么“阿木”,一定长的特别的呆,一副傻兮兮的模样。

啊!老天,你干脆杀了我得了!

不过作为新世纪女性,她是绝对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所以沐雪已经决定反抗了,呃,其实是已经实施了。

“嗡~~~”这不消息来了。

“欣语……”

……

在一所高中学校的大门口,一个刘海长得快要将眼睛都遮住,还戴着一副傻不拉唧的长方黑框眼镜的男生正站在那里。

他正无聊地欣赏着学校宏伟的大门,看着里面那高高冲向云霄的喷泉,还有四周那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花坛……

当然最醒目的还是门口上方“紫阳中学”那四个烫金大字。

不过那丫头怎么还不来啊!明明说好2:30集合的,那家伙又迟到,过分!

“呼……”长出了一口气,男生向校园内走去,终于来到了这里。

“欣语。”男孩向一个很可爱的女生走去,那女生愣愣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疑惑。

男孩看到她的表情后一副被打败的神情,摘下了眼镜,把额前的刘海儿分开了些许。

“沐雪!”欣语张着小嘴都要成O形了。

沐雪得意地笑着,很自豪,这说明她的改装成功了,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瞒过哥哥。

“好了,我从现在起不叫萧沐雪了,我现在的名字是蓝言浩。嘿嘿~”说完沐雪冲着欣语奸笑着。

这个名字蛮好听的,不过也因为太太得意了,没有看到欣语嘴角扬起的那抹诡异的笑。

美好的高中生活就要开始了,而此时的萧家却已经炸开了锅。

“找到小姐了没有?”

“还没有。”

“都是一群废物,找个人竟然找了快半个月了,还没有一点线索。”萧正愤怒地吼着,看着面前低着头的人们,“还不给我继续去找。”

“爸,放心吧,小妹一定没事的,她那么聪明。”萧沐风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一脸悠闲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小妹一点儿都不担心。

“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又让我怎么放心啊!”萧正一反刚才怒气冲冲的模样,叹息着。

他是不是不该逼着她和风家那小子订婚啊?“我是不是做错了?”

“爸,你不用担心,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其实学校也不是那么的太平。

“言浩,我们走吧。”欣语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每次都这样,唯恐其他人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一样,不过全误会了。

每次欣语去沐雪的班级,沐雪都会因此接收到男生们嫉妒的眼神,以及女生们不屑的眼神,没办法,在其他人看来她们是那么的不般配啊!可是……可是,她何其的无辜啊!

“欣语,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啊!”沐雪实在是受不了了。

“可以啊,不过你要陪我去钓帅哥。”

沐雪受不了的白了她一眼,估计谁都想不到欣语竟然会是一个有点儿花痴的女生,呃,说有点儿是为了给她留点面子。

“阿雪啊……不要这样吗,我们去报名文艺社怎么样?”

“不怎么样。”毫不客气地打击着她,“还有以后叫我阿浩。”

看着她机灵的眼珠转了转,“真的不再考虑了?”

不管她有什么阴谋都坚决不屈服,狠狠地点了点头。

“阿浩啊,我有点儿想沐风了,要不然我去找他玩会儿,顺便告诉他,他可爱的小妹……”

“陈欣语!”沐雪咬牙切齿地说,“我们去报名。”

欣语直接忽略了她想吃人的表情,“阿浩真乖,早这样不就好了,好喽,出发!”

沐雪一脸郁闷地看着前面欢呼雀跃的欣语,看来她以后的日子不决计不太会好过了。

“请问文艺社是在这里报名吗?”欣语面带微笑甜甜地问道。

看着对面的学长被迷得气晕八素的,就替他叫屈,面前这个有着天使面孔的女生可是有着魔鬼的灵魂啊!不知什么时候就把她招惹上了,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前方可能就有什么陷阱之类的正等着你呢!呃,说的有点过了,不过就是这个意思。

“学长,请问文艺社是在这里报名吗?”欣语很有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哦……抱歉,是在这里,学妹,你要报名吗?”

“嗯。”

然后那个学长拿出了一张表,“我叫赵明,学妹只要照着这张表填就行了。”赵明指着桌子上一张表说,之后又问道,“还不知道学妹叫什么?”

“我叫陈欣语。学长,我朋友也要报名,可以再拿一张表吗?”

这时赵明才发现旁边的沐雪,但看到是一个长的不怎么样,只能算的上普通的男生时,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但更多的不屑,沐雪对此已经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欣语,我们文艺社可以做演员,也可以做幕后的,你选哪个啊?”赵明不再理会沐雪而转向欣语。

“当然是做演员了,阿浩,你呢?”

“幕后。”

听到欣语叫了沐雪一声“阿浩”,赵明狠狠地瞪了沐雪一眼。

沐雪想着这个人真是没有素质,不过还是防着点儿的好。

填好报名表之后,欣语和沐雪来到学校后院。现在是中午时间,她们并不准备回家,便带着饭盒来到了后院吃。不过,这个时间后院里的情侣倒是蛮多的。呃,她现在和欣语应该也算吧……

“阿浩,你真的要一个人住在外面啊?”欣语显然还是不很放心。

“不然呢?总不能被逼着和那根木头在一起吧,我才不要。”沐雪坚定地说。

之前沐雪一直住在欣语家,但欣语的爸爸妈妈要回来了,为了避免麻烦,沐雪决定今天搬出去,反正她也没有想过要一直住在欣语家,房子都已经看好了,不过也幸好自己出来的时候没有忘记带钱,那些钱应该可以坚持几个月吧。

“唉,那你自己一个人住,要小心点儿。”

“没事的,放心。”

她们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大树的背面有一个男生正在休息,不过似乎听到了什么朝着她们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又移开了目光。

搬进了自己的小窝,沐雪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直想一个人住,可以不被爸爸管着,不被沐风那个坏蛋欺负,这下终于如愿了。

早晨醒来时,沐雪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下表,7:30!

眼睛霍地睁开了,要迟到了!大脑里传来这样的讯息。

迅速的收拾了一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学校进发,幸亏她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远,不然就惨了。

正想着,跑到拐角处时,猛地和一个男生撞到了一起,压在了那个男生的身上倒了下去,不得不说这个男生长的实在是……太帅了!

褐色的头发此时显得有些凌乱,却又有种别样的感觉,小麦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轻咽了一口吐沫。

移开视线,却对上了男生的眼睛,不得不承认,男生的眼睛很漂亮,亮亮发光的那种,但此时却夹着些危险的气息。

沐雪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很……怎么说呢,就是有些暧昧了。况且在别人看来两个男生这样,未免不引人遐想。

“对不起,对不起……”急忙起身,想到快要迟到了,当然更多的是避免尴尬,一溜烟向学校冲去。

而原地的风夕默缓缓起身,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衣服和略显凌乱的头发,眼睛里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现在的他满肚子的后悔,刚才怎么没有出声训斥那个男生,就那样的任由他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可是现在只好安慰自己,只是因为当时的情况有些震惊了,那个男生就是昨天后院看见的男生,他……应该不会是一个gay吧?想到他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的,很亲密,应该不会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和自己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阿浩啊,你好背啊,第一天搬出去就迟到了。”欣语幸灾乐祸地说。

“陈欣语,你少说风凉话,告诉你,今天早上是因为见到一个极品的帅哥才迟到的,那个男生太帅了,你就自己郁闷去吧。”

“阿浩,真的啊?有多帅啊,和你住的地方近吗?”欣语凑近沐雪说着。

此时的欣语一脸的花痴表情,要是让别人看到她这种表情和她说的话的话,估计会有大批的男同胞们郁闷至极吧,毕竟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个可爱的小美女会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花痴的。而今天早上的那个帅哥,你绝对不要被这个小花痴看到哦,不然肯定郁闷死。

此时的风夕默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阿默啊,是谁在想你啊?”萧沐风打趣道。

“对啊,我们的单身王子是不是要有女朋友了?”林日影也说道。

“不会是梦彩芝吧?”南宫遴说完就被风夕默一打资料丢了过去。

“还有没有要说的。”风夕默看着自己的这几个好友因为自己的一个喷嚏而如此浮想联翩。

“有。”萧沐风不怕死地说。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2
02  竟然是邻居!

绝色校草霸道爱
绝色校草霸道爱
流水微微
“阿默连未婚妻都有了,女朋友算什么啊!”

“什么?”遴和影异口同声地惊讶出声,同时转头看向风夕默,只见他的脸色并不太好,心里即使是再想要问他,现在也是不敢问的,只好转而追问沐风:“是谁啊?”

“秘密。”只见他神秘一笑说了这两个字。

“好了,不过是有些着凉了,你们的想象力用不用这么丰富啊。”风夕默说完看向南宫遴,“以后不准再我的面前提起梦彩芝那个女人。”

“好吧,知道了。”南宫遴举起手说。

等南宫遴和林日影走了之后,萧沐风对着风夕默说:“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妹妹。”

“没兴趣。”

“这是她的照片,要不要看一下。”

“不要。”风夕默连头都不抬地说。

看着这么倔强的两人,唉!阿默打死也不见沐雪,连照片都不见,而沐雪更绝,直接离家出走。

在上高中以前,沐雪一直在外婆那里上学,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儿女,可惜妈妈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的重病去世了,而沐雪就一直陪在外婆身边,所以自己的这帮损友都没有见过沐雪,现在自己在学校留意了一下高一的情况,沐雪那丫头可是超喜欢这所学校的,一定已经来到了这所学校。

不过他可不敢发动那些校友去找,尤其是他们只告诉了风家沐雪生病的消息。

看着眼前认真办公的风夕默,沐风又气又无奈,其实他是挺看好他们俩的,可阿默却说什么,“沐雪是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你见过哥哥和妹妹在一起的吗?”

当时听完他的话,他真的有种想要吐血的欲望。这是什么逻辑啊,不过他也不敢硬撮合他们俩,这小妹也不知道去哪了?

下午上完课。

“阿浩啊,你把前面的刘海儿稍微剪短一些吧,最好把这副丑不拉唧的眼镜也换了。”欣语在一旁建议着。

“这样站在你旁边,我也还有些面子。”

“不要,那个死变态一定会认出来的。”

“咳……我说阿浩啊,他怎么说也是你哥,你怎么这么叫他不好吧。”沐雪只是看了欣语一眼。

“阿雪,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嘛?”真不知道萧沐风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啊?虽然他们现在的关系还算不错(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而已……),当然因为沐雪回家的时间不算长,只是在放假的时候回去几天。

也正是因为沐雪要在外婆家,她们才会成为初中同学的,这也算是缘分吧。

“好了,我不谈他了,阿浩,今天我们要去文艺社报道。”欣语小声地在沐雪身后说。

“嗯。”

赵明刚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沐雪和她身后拢拉着脑袋的欣语,狠瞪了沐雪一眼,心道: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样貌没样貌,要家世没家世,竟敢欺负欣语,一会儿有你好看的。

然后起身,对着沐雪身后的欣语说:“欣语,你来了。社长正要见见这次新入社的成员,就在三楼左拐的房间里,你去吧。”

沐雪刚要跟上去,就被赵明拦住了,“你不用去了,只见演员不见幕后的,跟我来,给你分配一下工作。”

赵明瞥了一眼沐雪纤瘦的身材,眼里闪过一丝歹毒。

他带着沐雪来到一个房间,房间很大,物品很杂,上面还挂着许多的蜘蛛网,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最近可能要用到这间房,你把这里打扫干净,明天我来检查,好好打扫哦。”说完得意地离开了。

这家伙?说什么“可能”,明摆着就是不可能,这样说的话,就算没有用到也和他无关,可是我还要考虑真的用的那么一点儿可能性。

“混蛋,假公济私。”沐雪朝着已走远的赵明的身影怒道。

“这么乱的房间怎么可能用得到。”沐雪嘴里嘟囔着。

她想,随意打扫一下得了。可是就算是如此,打扫完了,外面的天也已经很黑了,浑身酸痛啊!

伸出手,打了打肩部,动了动腰,“死混蛋,要是我是社长,一定把你踢出文艺社。”

回到家里,饭也没吃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

“阿浩,昨天你怎么不等我一个人就先走了。”欣语问沐雪。

沐雪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为了不让欣语为天担心,便没有把事实说出来,“也没什么,以为你们会说到很晚所以先走了。下次一定先告诉你。”

沐雪本想着息事宁人,但没想到赵明竟然更加变本加厉。不但让她又打扫了几间类似的房间,而且还越来越过分,尤其是看到那张丑陋的嘴脸(当然并不是指的长相,而是他的内心),她现在真的很想跟死变态道歉,以前自己说他是最恶心,最没品的男生,现在她收回这句话,最恶心,最没品的男生莫过于这个叫赵明的混蛋。

等着,总有一天,让你血债血偿。(某微:说的有些过了吧……某雪:过什么过,你来打扫试试!哼!某微:……)

因为学校将在一个月后举行迎新晚会,文艺社更是重中之重,所以这段时间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忙,而沐雪更是首当其冲,累的都快散架了。

这也算是唯一一个不用参加演出但是却比其他的演员更加劳累的典型吧。

这不,本来只是打算在打扫了一半的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再回家的,可似乎现在已经呼呼睡着了。

因为靠在一些衣服上,还放有几个小铃铛,沐雪转了个身子,那些个铃铛就滚了下去,发出悦耳清脆的声音,当然这是在一般情况下,在被吵醒的沐雪耳中则名副其实的是噪音啊!

晚上的楼道里甚是安静,结果风夕默刚走到这附近就听见了铃铛的声音,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本以为是老鼠,所以打算继续走,却听见从里面传来的脚步声,便走向了那个房间。

沐雪刚走到门口,门竟然竟就那么的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里,“啊!鬼啊!”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因为已经很晚了,灯已经灭了,只有月光照进来。所以沐雪会喊是很正常的。可惜,她喊的对象错了,并且她此时的身份也是男生,所以……

“喂,喊够了没有?”听见那人说话了,声音还挺好听的,如果没有那些不耐烦的情绪在里面的话,就更好了,但就算如此,沐雪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

“你不也没回去吗?”

“我不回去是有原因的,因为……”沐雪突然意识到并没有必要和对方说那么多,自己嘟囔着,“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来参加这什么文艺社。”

但是对面的风夕默却听清楚了,“你是新来的。”风夕默并不是多事之人,但是关系到了社里的事,就多问了一句。

“嗯,前几天刚加入的,有人看我不顺眼,天天干苦力。”说着已经往外走了,好困啊!现在只想赶紧回去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啊!

唉,要不是不想闹得太厉害,让那死变态找到的话,她早就发火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总觉得那个人一直跟着她。

“你干什么一直跟着我?”沐雪心里有些毛毛的,声音很大。

而另一边风夕默则是被喊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是马上就明白了,“放心,我不会打劫,当然也更不会劫色,我没有那种癖好,我住的地方也这样走。”不知道为什么说那种癖好的时候,风夕默竟然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男生。

而沐雪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听了他的话,也就释然了,只要不是那什么阿飘之类的,就没事,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男的。

然而直到拐进小区,他还跟在后面,忍不住转身,“你也住这里?”

“嗯。”

转身。

到自己住的地方才发现那人竟然就和自己住对门。

到这时,沐雪彻底无语了。但是因为楼道里的灯坏了,所以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不过,她此时也没想那么多,此时她只想赶紧进门到舒服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沐雪都想好了,如果那个赵明再让自己干苦力,绝对不再干,大不了离开文艺社也就是了,本来就是被欣语逼的。

“汪汪汪!”

“啊!救命啊!”

沐雪闻声看去,正好看到一只大狗追着一个女生,那女生都被吓哭了。

正好附近有一处施工地点,沐雪捡起几块石头,猛地朝着那狗丢去。

“嗷嗷……”那狗看向沐雪的眼神都变得畏惧,沐雪作势再扔一块,那狗“嗷嗷~”的掉头就跑了。

“你没……”沐雪还没有说完,那女生就已经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弄得她抱住她也不是,推开她也不是,两只手尴尬地停在半空。

“你……你别哭了,别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沐雪看着怀里的人无奈地说。

那女生终于停住了哭泣,提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沐雪,看清之后又猛地离开了她的身边。“对……对不起……我……我太害怕了……”

“没关系,已经没事了,回家吧。”

“我要去学校,我是紫阳高中的学生,叫风觅儿,你呢?”这女生转变也太快了吧,刚才还一副哭哭啼啼的,现在就笑靥如花。

沐雪有些汗颜!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3
03  反抗

绝色校草霸道爱
绝色校草霸道爱
流水微微
“我叫萧……蓝言浩。”沐雪笑着说,心里却在吐舌,刚才差点儿就把萧沐雪说了出来。

“浩哥哥,你好漂亮!”

漂亮?那应该是形容女生的吧,虽然她的确是,可是现在的打扮分明就是男生啊!而且怎么说也和漂亮沾不上边才对啊,她都成这样的,她竟然还会用那痴迷的眼睛看着自己,说自己漂亮,真是奇怪啊!

到底是她奇怪,还是她的审美观的问题啊!

“浩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真的吗?那我们一起去学校吧。”

“嗯。”

边走边聊。

“浩哥哥,你是哪个班的?”

“高一(2)班。”

“我是高一(3)班的。有时间我去找你玩。”风觅儿很开心的说。

“呃?”不会吧,有一个欣语已经让她在(2)班快呆不下去了,再来一个的话,估计(2)班的男生把她扔出去的心都有了吧。

“浩哥哥,你不想我去找你吗?”语气里好像有着莫大的委屈。

“当然不是,我是怕我们班的那群男生误会,以为我拐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

“嘻嘻。”觅儿冲着她笑了笑。

的确,觅儿长得很漂亮,白皙的肌肤,长长上翘的睫毛,大大亮亮的眼睛,略显点儿婴儿肥的脸蛋,再加上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根本就说不出什么不同意的话来。

“浩哥哥,再见!”

“觅儿再见!”

看着觅儿进了教室,她才进了自己的教室。

中午和欣语进了文艺社,真感觉这地方就是现实版的地狱,刚一进去,就看见赵明那个混蛋的眼睛亮了一下,看了他又想给她一些“重要”的工作了。

无奈地看了一眼欣语,这次的表演中,她是女二号,还不错,对于新加入的成员来说,很厉害了。

果然欣语离开去排练以后,赵明就皮笑肉不笑的向她走来,“蓝言浩,储藏室里有些东西要搬一下,你去做吧。”

沐雪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凌厉地看着赵明:“你是干什么吃的,你自己不会啊!”

“你……”赵明没料到这么久都没有反抗的人会突然反抗。

“你一个刚来的成员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那又怎样?”沐雪看着赵明稍微有些慌乱的样子,无所谓的说着。

“你……”赵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沐雪打断了。

“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可现在不照样只是一个闲人,文艺社竟然养你这种闲人,前途堪忧哦!”看着赵明的脸色越来越差,沐雪的心情却空前的好。

赵明恼羞成怒,一拳直接朝着沐雪打来,沐雪早就料到赵明可能会有这样的举动。身形向后移了些,伸手直接抓住他手腕,另一只手直接握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之后在他在过去的时候有加了一脚。

和本小姐斗,你来差得远呢?雪瞳心里想着。

赵明起身想再打。

“住手!”门口处传来一声怒喝。

“浩哥哥好棒啊!”但紧接着就是一句兴奋地声音在给沐雪加油!不用说沐雪也知道这是谁。

沐雪抬眼看去,觅儿和一个男生站在一起,那男生蛮帅的,不过似乎还有点儿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社长,这小子打人。”沐雪还没说话,觅儿就已经出声为她辩护了。

“浩哥哥,想我了吗?我可是想你了。”边说边向着沐雪扑过去。

沐雪那叫一个汗啊!

早晨刚刚认识,分开才一个上午,就好像她们已经认识几百年,分开几年几十年似的。

现在的她别提多尴尬了。

猛然想起那个男生不就是那天早上撞到的男生,他是文艺社的社长,怀疑地又看了他一眼,真是看不出来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眼神,风夕默看向她,“到底怎么回事?”

沐雪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反正又不是她的错,如果这个社长空有其表无法做到明辨是非的话,那她也还真的不屑再呆在这里。

“表哥,那个人太过分了,让他走,我们社不欢迎这样的人。”觅儿怒气冲冲地对着风夕默说。

“可是,他也打了赵明。”赵明这个人他也是知道的,平庸无奇,就是长的还凑合,如果当初不是正好少个打杂的,也不会把他留下来。

“反正我不要和他一起呆在一起工作。”沐雪坚定地说,其实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浩哥哥……”觅儿嘟着嘴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对了!”突然觅儿的眼睛一亮,转向风夕默,“表哥,让浩哥哥当你的助理吧,这样他就不会离开了。”

看着风夕默的眉头紧皱,打量着沐雪,觅儿不干了,“我不管,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告诉姑姑你欺负我。”

“好了,我答应还不行吗?”风夕默虽然不情愿,但想到家里那位,如果再加上这个小家伙的话,他会烦死的。又看了沐雪一眼,现在就稍微妥协一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嘻嘻,浩哥哥,表哥答应了,你也同意吧。”

这个风觅儿,真是服了她了,都把事情说到这个份上了,才来问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是不是有些太晚了,不过反正她也无所谓,便点点头。

“太好了,浩哥哥,我领你去表哥的办公室。”说着,拽着沐雪的胳膊往楼上走。

看着一个文艺社社长的办公室都这么好,“是不是很漂亮,旁边还有三间也很漂亮。”沐雪有些疑惑地看着风觅儿。

“咯咯……浩哥哥连皱眉都这么的好看。”

沐雪听了真的无语了。

“文艺社还有三个副社长,但那三个哥哥只是挂名,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来的,不过因为他们四个身份比较特殊,所以才有此特权。”

“哦。”原来只是四个富家子无聊的产物啊。

“不过他们四个很好的,你就放心吧,所以在这呆着会很轻松的。”

“嗯,谢谢你了,觅儿。”

又和觅儿聊了一会儿,觅儿似乎是怕沐雪无聊,提出了要去看他们排练。

“喂,你怎么这么笨啊,这么一小段,练了这么久都演不好。”刚进入他们排练的地方就听见一个女生蛮横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另一个女生小声地道着歉,似乎快要哭出来。

这个声音沐雪很是熟悉因为那就是欣语的。

她和欣语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欣语,想她们这么多年来,什么时候被人欺负的这么惨过。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4
04  被欺负

绝色校草霸道爱
绝色校草霸道爱
流水微微
沐雪看到这情况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走上了舞台。

“你凭什么这么说欣语,你刚参加排练的时候就一次就能演好吗?”沐雪的声音有些阴沉,走到欣语面前握住她的手。

“阿浩……”欣语看到是沐雪不禁叫了出口。

看到欣语满眼的委屈,沐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初中和欣语在一起三年,何曾见过如此这般的模样,现在却……

想到这,不禁恨恨地瞪了对面的女生一眼。

要不是知道欣语喜欢表演,她早就把好友带走了,沐雪看着欣语,询问着她的意见,而欣语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却是摇摇头。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把男朋友也带来了,麻烦你们卿卿我我也挑个地方,不要当着大家的面干些龌龊的事。”她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陈欣语麻烦把你的男朋友带远点儿,别污了我的眼。”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沐雪从小到大何曾听有人说过这样的话,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握了握拳。

这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尖叫,“你……你这该死的丫头。”

刚才那个女生气的不得了。

“你什么你,竟然敢诋毁我的浩哥哥,活该。”沐雪不用看也知道是风觅儿,不禁冲着她笑笑。

“这位同学,希望你记住,只有龌龊之人才会想龌龊之事,而至于我的容貌则与你无关,你不喜欢不看就是,还是你自己有自虐倾向。”

“你……”那女生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明明就是你眼睛有问题,我浩哥哥这么帅,绝对是你的问题,如果没有长好的话,赶紧去医院治吧。”风觅儿直接把那人气的离开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风夕默刚才出去买了些东西,回来却见到梦彩芝哭着跑了出去,就把她叫住了。

“默,这死丫头拿脚绊我。”梦彩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风夕默回头看了梦彩芝一眼,这个女人真是惹人讨厌,早知道就不拽住她了。

“默是你叫的吗?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风觅儿讽刺地说,她可知道的,表哥最不喜欢别人如此近地称呼他。

梦彩芝刚想在说几句,就听见风夕默的话。

“不好意思,你口中的死丫头正是我的表妹。”觅儿在家再怎么的折腾,他都不舍得训她一句,这女人竟敢这么说她。“还有正如觅儿所说,默不是你能叫的。”

“大家都回去了,今天的排练就到这了,梦彩芝你也回去吧。觅儿也不要胡闹了。”

“知道了,表哥。”说着觅儿去拉风夕默的胳膊。

“欣语,离开社团吧。在这里还等着让人欺负啊?还有你被这样的欺负也不告诉我。”沐雪微微有些生气但最多的还是心疼的说。

“没事。”勉强露出一抹笑容,却让沐雪更心疼,她本来好朋友就不多,对朋友很珍视,如果是她受了委屈,她还可以忍,但是伤害了她的朋友却让她没法忍受。

“是我自己太笨,多练练就好了。”沐雪只是叹了口气,又紧了紧拽着欣语的手,告诉她自己会是她一直的依靠。

远处的风夕默和觅儿只是看着他俩,紧握的手和沐雪眼神中的心疼,不知为何风夕默竟觉得有些刺眼,而旁边的觅儿只是低下了头,风夕默看了一眼旁边的觅儿,这丫头八成是喜欢上那小子了吧。

沐雪拉着欣语走到风夕默的面前,此时她的眼中只有坚定,没有一丝第一次见面时的彷徨与闪躲。

“风社长,希望今天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我也相信文艺社并不是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新人的。”说完拉着欣语就走了出去。

沐雪此时心里一直埋怨着这几天的疏忽,竟一直没有觉察到欣语的异常。

而此时排练室二楼的某个地方一个男生就那么看着她们走了出去,眼中闪着的是明了的意味,但看到某一个角落的时候,闪着是恨恨的眼神。

敢欺负他家的人,找死呢!

“欣语,如果她们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替你出气,毕竟我现在可是你名义上的‘男朋友’,这一点儿别忘了,我可是你的骑士哦。”

欣语的脸上已不禁爬满了泪水,“欣语,别哭啊。”

“阿雪,你最好了,呜呜~~”

“这几天好难过……”

“没事的,都过去了,明天是周末,我去把头发理一下,再换个眼镜,收拾地帅帅的,不让那些人再损你。”沐雪还是很在意别人的话的。

“不要,现在的你就已经很帅了,再变帅,就有很多人和我抢了。”欣语慌忙地摇摇头。

沐雪当然知道欣语这是在为自己着想,不想自己被找到。

“谢谢你,欣语。”

“傻阿雪,你怎么总是这么傻啊,傻傻地为别人付出,傻傻地替别人出头,再说,今天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欣语敲敲沐雪的头。

“我哪里傻了,再说那个被欺负的人是你,换成别人我才不理呢?”

“傻阿雪,你怎么可以这么好呢?”

“嘻嘻,就是要你夸我好,呵呵~”

“欣语,今天去我那里住一晚吧,正好我帮你对一下台词,这样明天也好过些。”

“嗯。”

下午沐雪并没有去风夕默那里,风夕默改剧本,想情形还有处理服装的问题,很快就到了晚上,他揉了揉眉心,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一楼的楼梯的拐角处时,眼角不自觉地瞥了一眼那间房间,而后走了出去。

“慕,其实我……我一直都喜欢着你,可是世间很多的事都不是我们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我们之间的距离并不在心而在于世俗。”凄凉又似发自肺腑的悲怆从门内传出。

那一个“慕”字风夕默愣在了那里,附耳……

“原谅我,我们……分手吧。”那似乎将心捏碎发出的声音竟有那般的魔力,将风夕默的心都带走了。

“阿雪,你的表演太棒了,我崇拜死你了。”欣语欢呼着。

耳边似乎传来了欢呼的声音,风夕默才从刚才的感觉中醒了过来。

“欣语,不要太吵了,小心被邻居投诉,还有似乎该你说了。”

“知道了,不过你说的太好了,你不参加真是可惜了,那个梦彩芝和你比差远了。”

“好了,不跟你贫了,快点儿练会儿就睡觉了,好困啊!”沐雪都不明白了,明明就是困到极点说出的话,怎么欣语还说好。

又听了一小会儿,没什么感觉,原来刚才的不是“默”而是“慕”。

风夕默打开门回到房中,这个小子挺有天赋的,而且反串女生也挺像的,以后或许可以和这个小助理对台词,嘴角不自觉上扬。

礼拜天,沐雪和欣语两个懒虫睡到很晚才起床,于是欣语直接提出吃过午饭后再出去玩,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有机会蹭到沐雪做的饭,岂有不吃之理,从小在萧沐风的高压政策下,沐雪的饭炒得那叫一个好,其实也不全是这个原因,王妈有时候不在家,而家里那个老头的胃似乎也不太好,所以沐雪便有了这一专长,并强迫老头不管干什么事三餐必须回家吃。

“唉,我好命苦啊,在家被那个死变态欺负,出了门还要被朋友指使,我去厨房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边说便叹气地往厨房走。

一阵狼吞虎咽之后,欣语满足地靠在沙发上。“我说,阿雪啊,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算是积了几辈子的德了,我怎么投胎成女的了,要不一定娶你。”

“那是,我以后一定把我男朋友养的白白胖胖的。”

欣语斜了沐雪一眼,“还白白胖胖的?你以为养猪呢?不过呢……”突然欣语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阿雪,在你没找到男朋友之前,先把我这个朋友养的白白胖胖的,算是做个实验怎么样?”

“那你不是刚才还说我养猪吗?”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欣语张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沐雪。

“见过无耻的,但如你这般的却是头一次见啊!”沐雪看着欣语那般无辜的神情很是无奈地说道。

“多谢夸奖,不过我也要求不多,只准备午饭就好。”欣语笑嘻嘻地说。

沐雪实在是无语了。

“我一定赶快找个BF,不然让你欺负死我了。”

“找什么找,不是有个更高级的吗?”

“什么?”

“未婚夫啊!”

“死去,就是他害的我有家归不得。”边说边将手边的靠垫朝欣语扔去。

欣语一手接住,然后说:“好啦,好啦,不说他了,我们出去玩吧,反正你找不到BF,我的午餐就有着落,嘿嘿~”

看着正在奸笑的欣语,沐雪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

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包,沐雪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陈欣语,你还有完没完啊!”

“还没玩呢!”

不顾沐雪那抓狂的表情,留下一个迷人的微笑。

欣语凑近沐雪,附在她耳边说:“我先去下洗手间,一会儿再继续。”
康乃馨 2017-7-20
引用 5
05  识破

绝色校草霸道爱
绝色校草霸道爱
流水微微
看着周围一群被欣语迷倒的花痴男,在他们眼中,她一定是幸福的,毕竟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友”,其实是女生好朋友,还是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天知道她还要买多少东西。

刚走几步却不小心撞到了别人,身上的东西“哗”地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沐雪慌忙向对方说。

“没关系。”迷人的嗓音让沐雪一愣,向对方看去,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乌黑的头发服帖的垂着,很柔顺的感觉,他的眼中也有种很温柔的感觉。

对方只是轻轻一笑,便收拾起地上的东西,沐雪也从发愣状态醒了过来,并不是她见过的帅哥不多,风夕默还有她哥哥都算是,但这种从内到外的温柔却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的。

呃……现在而已。

只剩下最后一个袋子了,沐雪刚要去捡,却感觉到了衣兜里手机的震动,站起身。

“喂。”

“沐雪,我是欣语,因为一些事所以我先走了,东西先放到你那了,拜拜!”

“欣语…欣语…”

“嘟嘟……”还没等沐雪说话,欣语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满眼的袋子,沐雪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了?”

“没事。”

似乎看出了她的烦恼。“如果信得过我,我帮你那一些吧,对了,我叫蓝言浩。”

“什么?”本来前面的话沐雪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他的名字,却实在让她吃了一惊。

看着沐雪的反应,蓝言浩只是笑了笑,然后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我的……那个,你叫我阿浩吧。”不自然地说。

现在她是男装不能用萧沐雪这个名字,总不能说她叫蓝言浩,总之,陈欣语,你死定了,沐雪心里想着。

呃,这是赤裸裸的迁怒啊……

不过也是欣语自己的错了,当然其实她也是蛮无辜的……

眼神微微愣了一下,转而又恢复了往常说:“阿浩,我帮你拿回去吧,太多了,你自己拿回去会很不方便的。”

反正现在自己的身份是男生而且看对方也挺好的,所以沐雪点点头。“谢谢。”

到了楼梯拐角处沐雪停住了脚步,因为对面站着一个人,正是风夕默,她现在的头头。

风夕默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将目光落在了旁边的蓝言浩身上,“蓝言浩?”

“风夕默?”

说完两人都笑了。

“你们认识?”沐雪有些好奇。

“听沐风提起过,而且是风氏未来的继承人,怎么会不知道?”

“彼此彼此,蓝氏企业的少董谁人不知。沐风也提到过。”

“我怎么不认识?”沐雪心里很奇怪,有那么有名吗?

“不认识也很正常,一般情况下谁去关注这些?”风夕默直接回答说。

“沐雪没有再说什么,她本来奇怪的是这两个人怎么都认识她那个变态哥哥,可是她却不认识,不过想想,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打架就是吵架,也难怪了。

三人一起到了沐雪住的地方。

“你们两个的名字一样,以后我就叫你小浩,叫他阿浩,也省的分不清你们。”风夕默冲着沐雪说道。

“什么?我们的名字竟然一样?”蓝言浩显然很是吃惊。

看向沐雪,沐雪还能怎么样只是尴尬的笑笑。没办法,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借的就是他的名字。

“你们要不要喝些东西?”赶紧转移话题。

“不用了,有没有吃的,有些饿了。”我有些不解的看着风夕默,他刚才不是要出去吗?

似乎明白沐雪的想法,“本来是打算出去买些吃的,正好碰到了你们,所以顺便就来蹭饭了。”

瞥了他一眼,干嘛说的好像他们很熟似的。

“好吧,那你也留下来吧,我去给你们做饭。”沐雪对着蓝言浩也说了句。

“你还会做饭啊?”两个人都有些惊讶。沐雪白了两人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香菇肉片,麻辣豆腐,水煮鱼……让这两个大男人见识一下她的手艺,沐雪把下午和欣语买的一些材料用上了,现在她正兴高采烈地幻想着,却不知道之后的事情让她对于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

“小浩,你做的饭菜挺不错的嘛!”餐桌上的两个人津津有味地边吃边夸奖着她。

她也一点儿不谦虚,“那是。”

“以后我就赖在你这了。”

“当然……”猛地反应过来,“不行!风夕默你不要太过分了,否则我就搬家。”

“偶尔来总可以吧。”他的胃只一次就让她抓牢了。

“嗯……好吧。”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毕竟他现在是她的上司,和他闹得太僵也没有什么好处,还有他们毕竟也是邻居,俗话不是说的好吗?“远亲不如近邻”,更何况现在她还正在离家出走的过程中。

“那我可以来吗?”蓝言浩也不禁问道。

虽然已经听他说了不少的话,但他的声音加上那天使般的微笑,让沐雪很容易想到《网球王子》里面的不二,微微有些愣神。

“小浩,回神了。”风夕默很不满地将手放在沐雪眼前晃了晃,然后又将目光转向蓝言浩,“拜托,你要勾引去勾引良家妇女去,别把小浩带坏了。”

蓝言浩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又挂起了绵绵的微笑,说了句让沐雪和风夕默都震惊到地板上的话,“我觉得勾引小浩比较好玩点儿。”

沐雪苦笑地看了看风夕默,之后才转向蓝言浩说:“看来我要提高一下抗你美色诱惑和抗雷的能力了。”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不勾引他啊?”沐雪指着风夕默说。

“没有你好玩!”

“我晕!我到底是哪好玩了?”沐雪做了一个晕倒的动作,不满的问着。

突然感觉一道阴沉的目光注视着她,沐雪移过目光去,正对上风夕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老大,我开玩笑的,千万不要当真啊!”沐雪被看地有些瘆得慌了,赶忙求饶。

“好啊,不过……”

“不过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我可以随时来蹭饭,并且午饭就拜托你带到学校了。”

“反对可不可以?”沐雪可怜兮兮地问道。

“反对嘛……”风夕默留下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说,“当然是无效!”

“我偶尔也会去你们学校的哦!”蓝言浩在这个时候还不忘为自己争取一下权利。

“好了,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们两位也该回去了吧。”

“好吧,那我们走了。”

“小浩,我们走了,拜拜~”

出乎意料的没有听到他们的反驳。不过临出门的时候某人还不忘提醒一下沐雪:“小浩,明天中午别忘了哦!”说完还露出一迷人的微笑。

微微一愣,很快恢复过来,“都给我滚!”说完把门直接关上了。

在外面的风夕默摸了摸鼻子,“恼羞成怒了!”

“我被你连累了。”蓝言浩撇撇风夕默説。

躺在床上,盯着昏暗的天花板,脑海中却闪现着蓝言浩和风夕默那完全不同的笑容。

蓝言浩的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就像是冬日的阳光,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但又感觉就应该这样;而风夕默的则不同,虽然只定睛看了一眼,但却已经映入了脑海,就像冰花绽放,昙花初现,短暂却更让人过目不忘。

唉!现在对帅哥的抵抗能力越来越差了,怎么说死变态也是个帅哥,怎么自己的抵抗力会这么的弱呢?沐雪郁闷地想着。

肯定是他在家的时候除了长相还可以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不说,还老是欺负她的缘故。

转而又有些好奇,不知道死变态在学校是个什么形象,不会是白马王子吧?沐雪嗤之以鼻。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应该也在这个学校吧,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或许是为了满足她的要求吧,萧沐风第二天就出现再来文艺社。

中午一进文艺社就听见社员们在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

“今天四位社长都来了。”

“对啊,听说,这次他们也要演出一些节目呢?”

“日影学长最帅了,他应该会唱情歌吧。”

“不知道,沐风学长好像是弹钢琴。”

“可能是,沐风学长弹钢琴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恬淡,那么……”

“他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我最喜欢风夕默学长了……”

“遴学长最帅了……”

……

我晕,听着这些人的话,沐雪无语了。

那个变态弹的琴能听吗?至少在她听来都是噪音,还有他会温柔,不会是真的吧,想到他会温柔,沐雪觉得好恐怖。

本来沐雪打算直接去社长室的,但又担心会遇到萧沐风,如果被认出的话,她就完了,为了安全起见,她决定还是溜了吧。

想法不错,可惜天公不作美,刚扭头就对上了萧沐风,其他三人也在他身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但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一定要忍住,不自觉的退了几步,希望没被他认出来才好啊。

“我长得很吓人吗?”沐风指着他那张长的很是英俊的脸庞,沐雪很想说比魔鬼还恐怖,但碍于现在的形势,她没敢说出来。

“小浩,你来了。”然后对旁边的三人说,“你们先去排练,我一会儿再去。”

萧沐风就那么的盯着沐雪看,然后对风夕默说了四个字,“重色轻友!”

“拜托我是重食轻友好不好,你们先去吧。”风夕默笑着说。

在他看来的一句笑话,到沐雪这就是晴天霹雳啊!拜托她都把自己搞成这样了,那家伙怎么还认得出来啊。

林日影和南宫遴不屑的“切”了一声,”怪不得刚才吃东西的时候让我们多吃点儿,还以为你转性了,原来是怕我们和你抢吃的啊!”

然后两人先行了一步。

萧沐风看了看沐雪手中的饭盒,又不怀好意地看看沐雪,目标很明确。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