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黛倩儿小说《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59

康乃馨 2017-7-21 352





黛倩儿小说《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959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1
引用 1
第一章  受伤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儿
午后,太阳晒的地皮微微发烫,人显得懒洋洋的,虫儿的叫声也比往日少了许多。

突然天空显出一黑一金两道光环,那金光率先落了地,黑光在后面紧紧的追赶着。

落地之后化作两道人形。

先前落地的金光乃是蛇王赫锦辰,他一手拄着剑一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不断涌出,印在了胸前,仿佛一朵朵娇艳的玫瑰花。

他看着后面追赶的浩天冷笑了几声:“这就是传说中的鹰王?原来只是个靠偷袭取胜的小人。”

“那又如何,结果我赢了不是吗?”浩天抖了抖衣袖,来到了赫锦辰身边,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满身的杀气充红了双眼,手腕一转,运出一个巨大的光圈“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乖乖的受死吧!”

话音刚落,光圈已脱手而出,砸向了赫锦辰。

赫锦辰被狠狠的砸起又随着光圈坠落到悬崖下。

浩天来到悬崖边大笑了几声后飞身离去。

山崖下。

八岁的芷蝶正低头寻找着野菜,她旁边那个大大竹篓里满满的都是野菜。

她擦擦了额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天空,自言自语道:“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去了。”

说着她背起了身边的竹篓,竹篓很沉,压的她小小的身子直都直不起来。

她笑着拍了拍竹篓:“今天的收获真不小,娘见了肯定会高兴的。”

芷蝶一边哼着歌一边向家里走去,突然她看到一道金光从天边落到了远处的草地上。

她连忙跑了过去:“咦?明明看到有什么东西掉在这里的,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低着头仔细的寻找着,突然听到细微的“嘶嘶”声音从身后传来,芷蝶回头一看,只见一条金色的蛇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吐着红红的信子。

金蛇大约有一个巴掌大小,全身通体都金灿灿的,就好像是用黄金铸成的。

芷蝶吓了一跳,连忙捡了一个树枝拿在了手里:“喂,你可不要过来哦,你要是过来我就打死你。”

金蛇垂起小小的脑袋看了一眼芷蝶,眼睛里闪过了一丝鄙夷。“不会吧,我怎么感觉它在瞪我?”芷蝶拿着树枝向它身上戳了几下,确定它没有攻击性后,才把树枝扔到了一边,来到了金蛇的身边。

赫锦辰翻着小眼睛,气鼓鼓的,该死的,她居然敢拿木棍戳它。

真应该给她点颜色瞧瞧,他想张嘴说话,但发出的全是“嘶嘶”的声音。

对于这条金蛇的所作所为芷蝶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还在仔细的观察着它。

“呀,你受伤了!”她翻过金蛇的身子看着它腹部的伤口惊呼道。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金色的蛇呢,你伤成这样一定很疼吧。”

废话,你伤伤看试试。

“别怕,我会救你的。你血流的太多了,得先止血才行,等等我,我去给你采些草药。”转身便向草地里走去。

赫锦辰很想就趁着这功夫游走,但每动一下就感觉身子像散了架一样,是一种万箭穿心的痛,痛的它无法行走。

它还在企图游走期间,芷蝶已采到草药回来了。

虽然说它并没有攻击性,但要是亲手去碰它,还是怕怕的。

芷蝶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的触碰了它一下,又迅速抽回,吓的拍拍胸脯,还好还好。

如此这般几次之后,她的胆子也大了些。

“我是在救你,你可不要咬我。”

说着她的手已全部覆在了它身上。

“这种草药涂在伤口会很痛的,但是效果很好的,你忍着点儿啊。”芷蝶把草药放在嘴里嚼碎了均匀的涂在了金蛇的伤口上,然后又在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儿布,仔细的把金蛇的身子包扎好。

做完这些她才放心的拍了拍金蛇的头“嗯,你的命算是保住了,看你这么可怜就跟我回家吧,我会好好待你的。”

然后便捉起金蛇放在了竹篓里。

赫锦辰很是不高兴的由着她捉着自己娇贵的身躯,微微摇晃了几下见挣扎不过也就放弃了。

他趴在她背后的竹篓里,竹篓伴随着她走路的颠簸,一下一下的摇晃,赫锦辰感觉到了一丝倦意,微微的阖起眼皮睡了起来。

慢慢的芷蝶已走到了村子。

“芷蝶这么早就回来了?挖了多少野菜啊?”村里的刘大叔笑呵呵的问道。

芷蝶轻轻的把竹篓从背上取了下来“刘大叔,你看这么多呢,您老爱吃什么尽管挑。”

刘大叔用眼睛瞄了下竹篓,一眼就看见了赫锦辰“呦,你怎么还弄了条蛇呢,这蛇的颜色可真是稀奇。”

此时赫锦辰已被两人的对话吵醒了,他挣了下眼睛,看了眼刘大叔,又把眼睛闭上了。

“它是我采野菜的时候捡到的,不知什么原因它受伤了,可能是被天敌弄伤的吧,我见它可怜就把它带了回来。”芷蝶看着赫锦辰满脸疼惜的说道。

“你这孩子就是心肠好,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孩子该有多好啊”刘大叔拍了拍芷蝶的肩膀“早些回去吧,别让你娘等急了。”

芷蝶又把竹篓背上了肩“刘大叔再见,以后再去看你。”

“娘,我回来了。”还没等买进家门,声音就传了过来。

屋内传来了几声咳嗽声“咳咳…..咳咳….芷蝶这么早就回来了,娘还没有做饭,娘这就去做。”

芷蝶急忙把竹篓放在了地上,上前搀扶着陶妈妈“娘您歇着就好,饭我来做就好了。”

“唉,可怜的孩子,都怪娘不好一直的拖累你。”说完又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芷蝶急忙上前拍了拍她的背“娘您别这么说,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开心了。对了娘,你看看我捡到什么东西了。”

说完献宝似的把赫锦辰拿给陶妈妈看。

“是条金蛇的蛇,这颜色可够稀奇的,你从哪弄来的?”陶妈妈惊喜的说着。

芷蝶叹了口气“娘我是挖野菜的时候发现的它,您看它伤的这么重也不知是怎么弄的,它的爹娘也不知去哪了,可能这是条没人爱的蛇吧。”

竹篓里的赫锦辰听到这句话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才没人爱,你们全家都没人爱。”
康乃馨 2017-7-21
引用 2
第二章  是男是女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儿
芷蝶为赫锦辰编了一个小竹筐,不大但是很舒适。

吃过晚饭芷蝶搬了把小板凳坐在了竹筐边用小手拨弄着赫锦辰“别睡了嘛,你怎么总是睡觉,是不是因为你贪睡,你爹娘就不要你了?”

赫锦辰挪了挪小小的身子,不满意的瞪了眼芷蝶“可恶的女人,竟敢拿手指碰本大王尊贵的身躯。”

“啊,你终于醒了,眼睛还瞪的这么大,是不是感谢我?不用客气,我会好好待你的。”

“…….”赫锦辰感觉这个女人的理解能力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算了,不和她置气了,还是睡一觉算了。

“你怎么又把眼睛闭上了?真是条懒蛇。”芷蝶气呼呼的说着。

“啊,我知道了”芷蝶一拍脑门“你是不是饿了,都怪我不好,从下午回来你就没有吃过东西,我怎么给忘了呢。”

“可是你这么大点儿能吃什么呢”芷蝶犯难了,拄着下巴思索着“吃草?不对不对,我听说蛇是食肉动物。吃肉?你这么才这么大能吃下去吗?一块儿肉恐怕就得把你噎死。再说我家也没有肉。”

“哎呀,不管了不管了,总是要给你弄点吃的才行,要不然你的伤就算好了也得被饿死了。”芷蝶把竹篮放在了床上就匆匆的离去了。

“没有了那个女人的叫声可真是太美好了”赫锦辰这样想着便又昏昏睡去。

半晌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音向床边走来。

芷蝶用手将赫锦辰摇了摇,赫锦辰挣了下眼睛。“来我给你带吃的了,我也不知你爱吃什么,所以每样都准备了一些。”

“先尝尝这种草,看喜不喜欢?”赫锦辰不为草所动。

“看来你真的不喜欢吃草,没关系,还有肉,这可是我刚刚在草丛里抓的小虫子,可鲜活着呢。”

赫锦辰看了下她的手发现上面布满了伤痕,心里微微感动了一下。

但是她抓来的虫子,他是决计不会吃的。

开什么玩笑,堂堂的蛇王岂会吃虫子?!

赫锦辰摇晃着小脑袋任凭芷蝶如何喂他都不肯吃。“你就吃一点嘛,不吃会饿死的。”

芷蝶气呼呼的撅起了小嘴巴“可真是挑剔,不吃就算了,饿的时候记得要叫哦。”

午夜,皓月当空。趴在竹篮里的赫锦辰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炬。

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终于看准了屋子里一块落满月光的地方,扭起小小的身子爬了过去。

他看着皎洁的月光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被浩天打死,但是却变回了原形,还变得这么大点儿,真是窝囊。罢了也只有借助月光的精华补充法力了。”

于是运功做法。

不消片刻蛇身周围已环绕一层淡淡的金光,身上的伤口也已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迅速愈合。

赫锦辰很满意身体上的变化,更加用力的吸食起了月光。

芷蝶早上醒来的第一件是就是看看趴在竹篮里的赫锦辰,用小手不断地拨弄着他身上的鳞片,被弄醒的赫锦辰很是不满意有人扰了自己的好梦,愤愤的睁开眼睛狠狠的瞪了眼芷蝶。

“呀,你身上的伤口怎么不见了?”她终于发现他哪里有些不对劲了,又仔细的翻了翻他的身子,还是没看到“真是奇了,昨天那么多的伤口,今天怎么都没了呢?”

“娘,您快来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陶妈妈听到叫声急忙走了过来,顺着芷蝶手指的方向瞧去,果真没有发现半点伤痕,她摇了摇头“娘也不是很清楚,这么些年也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可能这种蛇都这样吧,别想那么多了,它的伤好了不是更好吗,一会去给它喂些吃的,省着它饿着了。”

芷蝶听了陶妈妈说的话点了点头“娘说的有道理,我先给它弄些吃的吧,它昨天还没吃东西,别把它饿坏了。”

陶妈妈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眼赫锦辰,微微的叹了口气,她心里明白这一定不是一条普通的蛇,可是她又能对自己那个善良憨厚的女儿说些什么,既然女儿把它带回了家,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是福是祸,就要看女儿自己的造化了。

“唉,你怎么还是什么都不肯吃呢”芷蝶歪着头小手拄着下巴说道。

“算了,不吃就不吃吧,天气这么热我带你去洗澡好了。”

不一会儿,她就打了满满的一盘水回来了,用手试了下水温“我听说蛇都是冷血动物,水太热的话恐怕你会受不了,我试试这个温度,应该可以的。”

说完捉起赫锦辰就向盆里一丢。

小手轻轻的抚摸着他身上光滑的蛇鳞,蛇鳞丝丝滑滑的像上等的绸缎一样,摸上去舒服极了。

“对哦,应该给你起个名字的,要不然真不知该怎么称呼你,总是小蛇小蛇的叫也太难听了,可是你是男还是女呢?”芷蝶被难住了。

歪着小脑袋想着办法。

“啊,我知道了,我听人家说看看身体就知道是男是女了。”芷蝶灵光一闪拍着脑门说道。

赫锦辰听到这话全身抽搐了一下,很想还不如让浩天给杀死了呢,那死了也是英勇的,现在却沦落到让人摆弄身体检查性别,天哪,这要传出去还让他堂堂蛇王怎么见人!.

他惊恐的看着芷蝶那双小手在自己身体上胡乱翻着,很想装死。

……

赫锦辰感觉过了有一世纪那么久,那个在它身上胡乱翻着的小手终于停止了。

“怎么没有发现什么呢,真让人着急。”芷蝶遗憾的说道。

“算了算了,干脆给你取个名字好了,管你是男是女呢,看你一身都是金灿灿的,就叫你金子吧。”

赫锦辰无语了,这么恶俗的名字。

“金子,你洗这么久了也该洗的差不多了”

芷蝶把他从水盆里捉起,冲着太阳光底下晒着他身上的水分。

他身上的鳞片被太阳照的闪闪发光。

芷蝶看得呆了“好美啊,亮晶晶的,要是金子被这么照着恐怕也没有你闪的美丽吧,你可真是块好金子。”

她重重的朝他脑门亲了一下。

赫锦辰彻底无语了。
康乃馨 2017-7-21
引用 3
第三章  失踪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儿
日子还是要照过的,饭还是要照不吃的。

转眼间赫锦辰已来了一个月有余。

“娘都一个多月了,它怎么还是什么都不吃啊?”芷蝶看着赫锦辰焦急的对陶妈妈说道、

陶妈妈沉吟了一会儿,“自己先前猜的果真不错,这蛇定不是普通的蛇,现在又不是冬眠的日子,若是普通的蛇到现在什么都不吃,就算不被饿死,也会饿的精神萎靡,可眼下这蛇非但没有如此,却反而越发的精神了。”

芷蝶见陶妈妈并没有答话,用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娘你怎么了?怎么不说啊?”

被她这么一扯,陶妈妈才反过神来“娘是在想,他可能不是没有吃东西,可能他只是没有吃你喂它的东西吧,它自己已经出去找过吃的了吧。”

听了陶妈妈的解释芷蝶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可是娘我几乎走在哪都把它带在身边,它又是什么时候出去找吃的了呢?”

“你忘了你做饭的时候都把他放在屋里了吗,它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出去的。”陶妈妈很想结束掉这个话题“芷蝶我饿了,去做饭吧。”

芷蝶一听娘饿了也就不研究这个问题了“娘我去做饭了。”

走了没几步芷蝶就被陶妈妈叫住了“金子来咱家这事都有谁知道了?”

芷蝶仔细的想了想“嗯,就是我带它回来那天在村口遇见刘大叔了,就他自己看见了,怎么了娘,为什么要问这个。”

听到芷蝶这么说陶妈妈心理稍稍安稳了一下“没什么,既然没几个人知道,那你就不要再告诉别人了。”

“娘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呢,它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芷蝶不解的问。

“告诉了别人他们就会觉得金子稀奇,就该有很多人来看,金子这么小,肯定经不起折腾的。“陶妈妈只有这样和女儿解释了。

芷蝶点了点头。

待她走后,陶妈妈看着正假装睡觉的赫锦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但请你看在芷蝶救过你的份上不要伤害她,她的性子是憨了些,但她是个好孩子,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冲撞了你,请你不要见怪才好。”

陶妈妈走后,赫锦辰慢慢的睁开了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没有不透风的墙。”陶家有金蛇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刘大叔在村里急急地走着,突然他停住了。

因为有人挡在了他的前面。

“呦,这不是刘大叔吗,这么急要去哪啊?”拦住他的正是村里有名的无赖叫做王强。

王强这个人平时好吃懒做,专爱去别人家蹭饭,要是有人得罪他,他定会设法报复,村里人都忌惮他几分。

刘大叔一看是他左右闪了几步,却没躲过,只好站住了“你干什么?”

王强笑嘻嘻的说:“刘大叔我问你前几天在村里陶芷蝶那丫头给你看什么了,整的神神叨叨的。”

“什么看什么了,我可不知道。”刘大叔大声的说。

“唉你个老东西还装是不是,我明明就看见了,在村里,她背着个竹篓,里面有着什么东西,你俩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呢。”

刘大叔一脸戒备的问“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可不要打什么鬼主意,芷蝶她们孤儿寡母已经够可怜的了。”

王强笑嘻嘻的说:“看您老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就是好奇问问罢了。”

刘大叔看了他一眼,心知要是不说自己今天真的就走不成了:“最好是这样,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就是一条巴掌大的小蛇,只是那小蛇的颜色有些稀奇是金色的。”

怎么样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王强摆了摆手。

“金蛇,这可真够稀奇的,兴许是个值钱的东西,我得瞧瞧去。”

“家里有人吗?”王强一只脚刚迈进门槛就大声的嚷嚷着。

芷蝶听见声音忙出来看“是王大叔啊,你有什么事吗?”

“呦芷蝶就你一个人在家啊?”心想要是只有她一个人事情就好办多了。

芷蝶点点头:“我娘去邻村的李婶家了,要晚些回来,你找她有事吗,不如坐下来等等吧。”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也没什么大事。”王强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伸长了脖子朝屋里看“唉芷蝶我听说你在外面捡了一条金色的蛇是真的吗?”

芷蝶心一惊忙说道“王大叔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我家可没有什么蛇。”

王强走进了屋子“芷蝶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怎么可以骗王大叔我呢,我就是好奇想瞧瞧罢了,我年轻的时候研究蛇最有一套了,我帮你检查一下你的蛇健不健康。”

芷蝶一听他说懂得蛇,立马高兴起来,忙说“王大叔金子我都带回来好久了,可它什么都不吃,您要真懂就给我瞧瞧是怎么回事,您先坐会儿我这就把它拿给你看。”

说完芷蝶就转身出去了。

看着她的背景,王强摸着两撇胡子轻蔑的笑了下“果真是个憨子,这么几句话就信了。”

不一会芷蝶便提着竹篮回来了“王大叔,你快看这就是我家金子。”

王强接过竹篮一看,看见里面金灿灿的小蛇,眼睛都直了心里连连感叹“好蛇,好蛇啊,这要是卖给城里的大户人家准能发大财。”

赫锦辰看着王强心存鄙夷“蠢货,竟敢打本大王的主意!”

芷蝶看王强半天都没说话,忙推了推他“王大叔怎么样啊,你看出什么来了?”

“啊?啊。”王强如梦初醒“没有,我看他挺健康的,不像有什么病。”

“听王大叔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顺势将竹篮拿了回来。

王强见手里一空“芷蝶啊,我看你留着这条蛇也没用,你也不会养它,开个价卖给我好不好?”

芷蝶一听他要买蛇连忙摇头“王大叔这我可不能卖,金子虽然不会说话,可我早已把它当做了一家人,你说我又怎么会卖掉它呢。”

“你和你娘的日子过得也不宽裕,把蛇卖了就能过几天好日子了,有什么不好的。”王强试做最后的挣扎。

“王大叔,你别再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卖的。”芷蝶回答的很坚决。

赫锦辰听着芷蝶的话微微有些感动“这个女人还是挺有原则的嘛。”

王强见说服不了她也就罢了“那好吧芷蝶,我先走了,如果你改主意了想卖给我就去找我。”

“王大叔我送送你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王强摆了摆手“不用了,你去忙吧,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吃过晚饭芷蝶照例要给赫锦辰洗澡,可四处都不见踪迹,那个竹筐也不见了。

赫锦辰失踪了!
康乃馨 2017-7-21
引用 4
第四章  惹祸上身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儿
陶妈妈回来的时候芷蝶正坐在门槛上哭。

她焦急的问道“芷蝶怎么了,怎么坐这哭呢?”

芷蝶抽抽咽咽的说“金子……金子不见了。”

“什么?它是不是自己跑出去了,一会儿兴许会回来的。”陶妈妈安慰着女儿。

芷蝶摇着头“不会的,它不可能自己跑出去的,连篮子都不见了,肯定是被人捉走了。”

“今天又什么人来过吗?”陶妈妈问道。

“有的,隔壁的张婶来借过米,还有姚叔也来过。”芷蝶一一的说着“对了,王强王大叔他也来过。”

“他来干什么?”陶妈妈疑惑的问。

“他不知从哪听说我捡回了金子,他说他年轻的时候最会给蛇看病了,我寻思着金子不吃东西,就拿了出来让他看了下。”芷蝶一五一十的说道。

“傻孩子他哪会给蛇治病啊,他会吃蛇还差不多,那他还说什么了?”陶妈妈继续问道。

“他还说要我把金子卖给他,可是我没卖,金子就是我们的家人,我怎么会卖它。”一提起这个芷蝶还是微微有些生气。

“金子肯定是让他给拿走了,他见你不肯卖,一定是趁你不注意时就把它带走了。”陶妈妈肯定的说。

“我说他走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送他呢,原来他是想拿金子怕我发现。可是娘,我们应该怎么办啊,他会不会伤害金子啊?”芷蝶焦急的问道。

“不会的,他既然想要买金子,就说明金子有利用的价值,他可能是把金子拿去卖掉了。”陶妈妈真不知这条蛇被人偷走到底是福是祸。

“不行,我一定要把它要回来。”话音未落,已跑了出去。

“芷蝶……”陶妈妈朝着芷蝶的背影大声的喊着。

芷蝶怒气冲冲的跑到了王强家。

王强正坐在屋外喝酒。

“王大叔,你怎么能拿我家金子呢,它在哪儿快把它还给我。”

王强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这孩子说话的口气可真冲啊,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拿了你家蛇?”

“这……”芷蝶一时梗塞“你让我进屋找找就知道了。”

“放肆,我这屋子可是你能随便乱进的。”

“你不让我进就是心虚,金子一定是你拿走的。”

“呦,你可真会冤枉人,我就是不让你进呢,你能怎么办?”

“我……”

“爹,这蛇真能值一百两银子吗?”一道不属于他们二人的声音响起。

芷蝶扭头一看,王强的儿子王大力手里正拿着一条金色的蛇。

她急忙走上前想从王大力手里夺过蛇,可王强却挡在了儿子前面。

“王大叔这就是我家金子,你快还给我。”她焦急的说道。

王强见败露了,眼珠一转说道“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有意思,什么东西要是都和你家一样的,是不是都是你家的啊,这蛇可是我在半路捡到的。”

“你胡说,我家金子最听我的话了,不信我叫它一声。”芷蝶气的直跺脚。

王强摸着两撇小胡子,想了一下“我还不信蛇能听懂人话,姑且让她试试。”

于是对她说道“好啊,你叫他试试。”

芷蝶叫了几声。

赫锦辰很配合的抬起了头,小身子还一扭一扭的朝向芷蝶爬去。

芷蝶得意了“怎么样王大叔,我就是这是我家金子吧,你快把它给我。”

王强没有料到小蛇竟能听她的召唤,感到失算了,又听她要蛇,不禁恼羞成怒了“这就是你家的蛇又如何,是我拿走的,我就是不还了你又能奈我何?”

“你”芷蝶没料到他回这么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王强有些得意了“我告诉你,你不要想再要回去了,当初让你卖给我你不卖,现在在我手中就是我的了。”

芷蝶气的身体微微发抖“你不就是要钱吗,你要多少,我给!”

王强一听说钱双眼顿时放光“一百两,给我一百两我就把它还给你。”

“一百两这么多?”芷蝶高声叫道。

“少一个子你都休想把它带回去。”王强目露凶光“大力去把芷蝶送出去。”

王大力听见父亲的话,上前去赶芷蝶“去,去,快走。”

芷蝶边哭边往家走,走到半路正遇到前来寻她的陶妈妈。

见女儿哭,她心都碎了,芷蝶将事情的经过向陶妈妈将了一遍,却也没有办法,王强那个恶霸是惹不起的,安慰了几下芷蝶便带她回家了。

回到家后,芷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以往这个时候都是她喂金子吃饭的时间,虽然它不肯吃,但她还是会喂的,今天金子却叫人偷走了,自己还没有能力把它抢回来,这样想着想着,眼泪一串一串的落了下来。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鞋,她顺着鞋向上看去,鞋的主人正是王强。

“芷蝶你娘呢?”

她擦了擦眼泪,站起来说“在屋子里呢。”

陶妈妈听见院里有人说话就出来了,见到是王强微微有些惊讶。

看着陶妈妈王强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陶他家的,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找你的,刚才你们家芷蝶去了我们家,她走后我发现家里丢了东西。”

陶妈妈微微感觉不妙“胡说,我家芷蝶岂会拿你家东西。”

王强径直的拿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你还别不信,她走后我就发现我们家少了一百两银票,今天我家没去别人,一准儿就是她拿的。”

“你,你凭什么冤枉我?我根本就没拿。”芷蝶气的大叫起来。

“不是你拿的,难道我的银票会自己长了腿飞了不成?”他又将头转向了陶妈妈“陶他家的,你说该怎么办呢?”

陶妈妈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下来,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她心里知道这王强是铁了心的要栽赃给芷蝶了,任凭说破了嘴皮也是没用的。

“那你想怎么办?”声音有些颤抖。

“要么还钱,要么就让芷蝶给我儿子当媳妇。”

“什么?”陶妈妈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晃了晃芷蝶急忙上前将她掺住。

“要是不还钱我就抓你们去见官。”王强恐吓的说道。

“见官就见官,难不成还怕了你。”陶妈妈倒也丝毫不畏惧。

王强从椅子上起身,站到陶妈妈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可别忘了县太爷是我姐夫。”

陶妈妈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怎么把这事忘了,看了今天的事是完不了了。

“我还钱。”

“就你那把老骨头还能挣几个钱,只怕钱没攒够你就已经死了,和你说明了我今天就是为了芷蝶而来,被我看上是她的福气。”

芷蝶可是她的心头肉,叫她如何舍得。

“要芷蝶不行。”陶妈妈斩钉截铁的说。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走跟我去见官,治你个管教不严之罪。”边说边拉着陶妈妈向外面走着。

“放开我娘,我答应你。”芷蝶一见王强这样,也有些急了。

王强拉着陶妈妈的手放了回去“早说嘛,还是你比你娘识趣。”

陶妈妈见女儿如此说不仅也有些急了,刚要说些什么便被芷蝶打断了。

“娘就答应他吧,你的身子是受不了牢狱之苦的,我都没有爹了,我不想再失去娘。”芷蝶拉着陶妈妈哭着说道。

擦了擦眼泪又对着王强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我要在家照顾我娘,不能去你们家,等到了婚配年龄我自然会和你儿子成亲。”

王强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过你和你娘要在这张纸上按上手印,日后好有个凭证。”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按着芷蝶的指头重重的按了下去。
康乃馨 2017-7-21
引用 5
第五章  礼物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儿
十年后。

当年的小蛇被王强卖给了镇里第一首富徐员外的家里,不久他的法力恢复,便回到了蛇界。

而王强的那个县太爷姐夫因贪污受贿被朝廷所追查,他为了不受牵连急忙连带着儿子远走他乡。行走匆忙,以至于来不及将芷蝶带上。

芷蝶的母亲终日被病魔所折磨,也早在几年前去世了。

芷蝶依旧住在陶家镇,守着那间小破屋与那三亩二分的薄地。

蛇界。

赫锦辰坐在宝座上看着眼前的水晶球。

水晶球里显示着人间的场景,一座绵延起伏的山峰。

山脚下零星的住着几户人家,在最靠山口处的房子里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

少女长的很标致,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脸上透出一股健康的气息。

少女的怀中有一只伤了一条腿的兔子,她皱着眉小心的把小兔子伤口包扎好,弄好后摸着兔子的身体说道:“睡吧,睡醒了就好了,就不疼了。”

赫锦辰收回目光,满脸笑意:“十年了,你还是这么善良可爱。”说着赫锦辰慢慢的从宝座上走了下来,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十年了,我们的帐也该算算了。”

赫锦辰来到桌案边提笔写了一封信,让下人给丞相送了去。

“好了,可以走了。”赫锦辰化作一道金光而去。

人间。

芷蝶正看着包扎好的小兔子发呆,花花就风风火火的从篱笆外冲了进来,边走边边大声的嚷嚷着:“芷蝶,下个月就是柳公子的生辰了,你准备好了礼物没有啊?”

芷蝶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花花说:“还没呢,想了好久都不知道送些什么,怕市集里卖的东西过于俗气了,配不上柳公子。“

“那你说你想好什么不俗气的东西了吗?”花花叉着腰说。“还没呢。”芷蝶摇了摇头。

花花从怀里掏出了一帕方巾,朝芷蝶挥了挥“瞧见没有,这个就是我送给柳公子的,柳公子带上它一定会更加的俊逸非凡。”

“只是一块方巾而已嘛。”芷蝶撇了撇嘴吧。

“唉你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我可告诉你这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抢来的呢,我就是来通知你快去给柳公子买礼物的,现在集市上都快疯了,人人都给柳公子买礼物,晚一时怕是抢不到的,你快跟我走,就怕柳公子的生辰都过了你也想不出什么不俗气的东西,到时想买都来不及了。”

说完就拉起芷蝶想篱笆外冲出。

“门没关......”芷蝶的声音消失在了尘埃里。

少顷,院子里降落了一道金光,赫锦辰环顾着四周,摇摇头头道:“看来太不巧了,家里没有人,不过没关系。”轻笑一声又化作一道金光而去。

陶家镇一个默默的伫立在天地之中的小镇,没有人去过多的注意它。

但是这天这个小镇却变得与众不同,大街小巷挤满了人,仔细一看大多是待字闺中的少女。

为什么满街头的都是少女?

原因很简单,下个月就是第一美男子柳鹤宣的生辰了。

柳家世代是书香门第,传说柳家的祖上还出现过一个丞相,但是具体时间已不可考。

这柳鹤宣没有辱没柳家的门第,是陶家镇唯一的举子。

不仅长的玉树临风,潇洒俊逸,性子更是温文如水,最重要的是不曾娶妻,不曾娶妻啊!

家世好,人品好,长的好,这是令多少万千少女心仪的对象啊!

少女们都想在柳鹤宣的生辰上受到青睐,于是纷纷为柳鹤宣挑选生日礼物。

花花拉着芷蝶穿过重重的人群,好不容易挤到到一个卖文房四宝的店里。

花花拿起了一块墨砚,对芷蝶说:“你看这块怎么样?”

芷蝶点了点头“不错,挺好的。”

“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花花自卖自夸的说着。

“先别得意,也得问问多少银子才行,贵了我可买不起。”

“嗯,有道理。”花花又大声的嚷嚷了起来“老板这块墨砚怎么卖?”

“一百两银子。”老板督了一眼说道。

“什么,一百两?你抢钱啊,平时不只要十两吗?”花花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尖锐起来。

“你要不买就放那,你可要知道现在可不比以前了,我卖一百两都少了,我要卖到一千两也是有人买的。”老板鄙夷的说着。

“就剩下这一个了,你要不买可就没有了。”

花花还没有从老板的话中消化出来,就看到几个少女从花花的手中把墨砚抢了过去。

“就剩下这一个,一百两银子我买了。”少女甲如是说道。

“我先抢到的,就是我的。”少女乙一边抢着墨砚,一边不甘示弱的嚷嚷着。

花花被挤到了一边感到十分的气愤,气鼓鼓的那几名少女说道:“那是我先看到的,就是我的,你们怎么可以抢!”

其中一个红衣女子听到花花的话不禁嗤笑了一声:“笑话,你先看到的就是你的了?那满大街的东西我还都看过呢,那按照你的说法就都是我的了?自古都是价高得者,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了,当然是谁出的价高就归谁了。”

花花看了一眼老板,老板急忙将头转过去,假装没看见。

少女们听着红衣女子这么说也都认同了。

“我出一百五十两。”某个少女喊着。

“我出两百两。”又一个少女不甘示弱的喊着。

“我出三百两”

‘我出四百两”

“我出五百两”

……

最终墨砚以八百两的天价被那个红衣的女子买走了。

临走时还故意的撞了芷蝶一下。

花花气的想要追过去,但却被芷蝶拦住了“算了,她兴许不是故意的,不要计较了。”

“唉,礼物没了,快想想该买些什么吧。”花花叹了口气。

“你有没有发现,那个红衣女子长的好漂亮啊。”芷蝶抓着花花的衣袖兴奋的说。

“拜托人家抢了你的东西,还撞了你。你还说人家长的漂亮,真不知你的脑子里想些什么。”花花无奈的说。

“本来就是嘛。”芷蝶拽着手指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

突然间外面一片混乱。

人群里有尖叫,有人昏倒。

只听有人发出颤抖的声音大声的嚷嚷着:“乖乖,这个还是不是人啊?”

花花本就是个好事的人,急忙拉着芷蝶奔了出去,就连店铺的老板也按耐不住好奇心跟了出去。

芷蝶还没有从红衣女子的美貌中清醒出来,便莫名的被花花拉了出来。

到了外面看向那人群骚乱之处,芷蝶突然清醒了。

“呀,这……这……这…….这…….”芷蝶惊讶的都磕巴了。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