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萧西小说《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012

康乃馨 2017-7-23 304




萧西小说《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012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1
第一章  特招新生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萧西
在世界的某处,存在着一所神秘的学院,没有知道创办它的人是谁。

学校的名字,叫做风洛学院。

传闻中,能够在风洛读书的人都有某些超乎常人的才艺和特长,随便在校园中遇到的一个学生都可能是世界级某奥数冠军,或者是芭蕾天才。

因此,风洛同时代表着世界顶级。

事情也有例外。

已经是巅峰的风洛学院,每年都会破例招收一批资质平凡的学生。这些学生,是被作为优秀学生的陪读而被招收。

于是,众莘莘学子为了这难得的名额真的是各显神通,偏偏风洛对这批资质平凡的学生有独自一套外人无从得知的标准。

这批学生被称为:近卫者。

外人无从得知,这三个字真正的含义。

…………

烟花三月,风洛学院。

今年风洛的樱花依旧繁茂绽放,甚至比往年的花期还要长久,一直开足了一个月。整个三月,风洛的四处都飘散着浪漫的粉红色樱花瓣,校园中洋溢着恋爱时节的青春气息。

只是在这阳光正好的午后,教学楼某个办公室幽暗的角落,却围坐着几个老师,正在低头切切私语,神情中满是狡诈和惊骇。

“听说了吗?今天那个传说中的学生就要来我们风洛了!”张姓老师无比激动的说道。

“啊~那个最强近卫者!”王老师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最强?哪里最强?”其他几位老师也纷纷的围到一起。

“咱们都是从近卫者过来的,你们听说过近卫者和异王者能有后代的吗?”王老师问道。

“这怎么可能!这是被禁止的!”老师们都纷纷摇头。

“但是……今天来的这个学生,就是近卫者和异王者的后代!我听招生办的人说,她的近卫者能力是史上最强的一个,传说能够得到她的异王者,将会统治异王者的世界!”

“什么!!!”众人集体惊叫出声。

老师们暗自心中都开始想要把这个学生,搞到自己的班上。

毕竟,这可是能改变世界的一个伟大的存在啊!

几位老师正激动热烈讨论的时候,清脆而空灵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几个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视线齐刷刷的射向那扇紧闭的门。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走廊中灼眼的阳光随着开启的门缝射入略暗的屋子中,让正在紧张注视的人们眼睛被刺痛。

众人暗自惊呼:果然是最强的的近卫者!出现之时,竟然有如天神降落,圣光万丈!

就在几个老师各种惊诧骇然万分期待的的时候,那带着光芒而来的孩子向前走了一步,遮住光芒,也让她的样貌被众人一览无余。

一个满脸带笑,眼睛笑咪咪,嘴巴笑弯弯,真的是笑开了花的一个女生跳到了众人眼前。

“亲爱的老师们,我来了!”

集体黑线。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老师,虽然这个女生有一点……神经跳脱。但是她的名字正是他打探出来那个近卫者的名字。急切的一个俯冲,王老师伸手握住了迟小米的手,激动的说道:“欢迎你!迟小米同学!”

看见王老师那热切的状态,其他老师也明了迟小米的身份,纷纷围了过来,说道:“欢迎欢迎,来迟同学,坐下说!坐下说!”

迟小米开朗的笑了起来,说:“果然是伟大的风洛。连老师都这么伟大的亲民,我喜欢风洛!”

“你们都省省吧!”

一个无比低沉的声音在办公室的门口响起,一名戴着圆框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伸手将迟小米一把拉到了自己身后。

他骄傲的昂起下巴,突然露出一个无比嘚瑟的笑容说道:“得罪了各位爷!迟小米同学已经被校长分配到我的高一三班了。各位就不必劳神了!”

“什么?你是不是贿赂校长了?!要不就凭你这个古文狗不理,怎么可能得到史上最强大的近卫者!”王老师无比恼火的嚷道。

为了迟小米,他可是做足了功课,没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是啊!你凭什么?!”其他老师也都愤愤不平。

“稍安勿躁老少爷们,事实已经注定,何必苦苦相逼在下!不如,你们去找校长问了清楚吧!”他得意的一咧嘴,拉过迟小米往办公室门外走去。

让一众老师在里面懊悔去吧!

出门后,眼镜老师转头对迟小米说道:“我姓毕,蓬荜生辉不长草的毕,不才是风洛的古文老师。从我的姓。小迟同学应该可以看出来,我对你的到来已经准备了三十多年。可能我这么说你不能理解……”毕老师难以抑制兴奋的搓着双手,停顿片刻后,他振臂一呼,大声道:“你的到来让我的教室从此蓬-荜-生-辉、金-光-万-丈!!!”

他兴奋的呼喊之后,迟小米茫然的看着他好一会。

毕老师尴尬的放下了手臂,迟小米突然拉起他的手臂,深沉的说道:“老师,刚刚你的热情我已经感受到了。现在,轮到我来表达了!”

她突然莞尔一笑,直接给毕老师一个深深的拥抱。

“老师!我爱你!”

“小迟同学,让我们好好的相处吧!”

两个过分热情脱线的人,意外的十分投机。

迟小米还不知道这些老师如此欢迎自己的原因,当然也不知道她是风洛这个新学期都在疯传,都在期待的那个,特招来的近卫者学生中,能力最最强大的一个。

她的体质,和她不自知的特殊能力,整个风洛学院都在期待去见证。

就在他们惺惺相惜的时候,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风洛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走廊上。

学生们统一的校服是蓝紫色系的制服,不同于迟小米以前读书学校的那种运动式校服。白色的衬衫和紫小西服的上衣或搭配着蓝紫格的百褶裙或是裤装,相当的华美和质感。

迟小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肥大的校服,突然无比的怀恨自己曾经的母校。

同样的青春年华,为什么人家就能美丽优雅的度过,而她和校友就要被那些麻袋校服摧残!

偶尔有人对迟小米身上邋遢的校服投来惊讶的目光,她突然很是羞愧,忙用手半挡着脸低着头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到别人。

她急忙抬头道歉,却发现学生们都无声的注视着前方。

看什么呢?

迟小米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

远处的走廊,此时正走缓步走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名男生,他身上的校服和周围的不太一样。一身纯白色的西装制服合体的像是量身剪裁,领边袖口有银色的扣子点缀,胸前口袋中还插着一只玫瑰。无比的耀眼,却优雅的让人心醉。

他身后的几个学生也都和他是同样的制服。这几个人都比较瘦高,在人群中穿过,也无法遮住他们。而且,每一个都人无论男女都非常的漂亮的令人惊叹。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男生,就看了一眼,迟小米就心跳过速,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滴院长大人啊!

世界上竟然会有好看的让人眼睛发疼的人存在!

飞扬的眉毛那么刚好的和鬓角形成完美的映照,仿佛是最好的化妆师精心描绘出来一般完美,高一点会太张扬,低一点就会没气质。而眉下的双眸,好似冬日深潭之水,迷雾氤氲,若隐若现的看见一丝忧郁。偏偏在你以为他是忧郁王子的时候,他弯起的嘴角,却像是啜着一抹阳光般的笑意,让你看不清他究竟是属于那种性格,完美的融合了日月的神辉!

他昂着头,像是天神一样,傲然的自人群中穿过,目光不在任何人脸上停留。

“老师,他是谁?也是学生吗?”迟小米无比好奇的问道,视线无法从那个男生一头飘扬的紫黑色长发上拖走。

“你说天骄?”老师回答说。

“天骄?那是什么?是他的名字吗?”

“天骄不是名字,这是我们风洛每年推选出来学生精神领袖的称号。天骄,风洛的天之骄子。他的名字叫皇夜渊。”

“皇夜渊,好像很拗口……”迟小米砸吧嘴说的。

“以后或许你就不会觉得拗口了,甚至我可以预见,在某日,你一定会声嘶力竭的喊出这个名字,却不觉得拗口的。”

迟小米不解的抬起头,看着和蔼的毕老师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意,心里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她不觉得自己会有机会叫这个名字的主人,更不说声嘶力竭。

毕竟,人家那么高高在上,怎么能看到她这个低矮的狗尾巴草呢!尤其他还总是看着天空,装着范……

她也不是阳光,怎么能得到那种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人注视……

迟小米正在各自自嘲呢,一个黑影遮去她前方的阳光。

那个美貌不可言传的天骄,竟然伫立在她的面前。一双黑如沉墨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的额头,下颌一直高傲扬起。

“同学,你怎么不穿风洛的校服?”皇夜渊散漫低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点质问感。

“呃…………”

迟小米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怎么怎么地了……怎么和她说话了,这不科学!他怎么能在人群中看见她较小的存在?

她虽然是一个开朗的学生,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分量。

老师也许很喜欢她这种热情好学的学生,但是帅哥可不会买账。

她其实很平凡的呢!

难道,天骄注意到她身上无与伦比的热情之火了吗?难道,有人能够领会她的内在美了吗?

迟小米对着皇夜渊的俊颜,竟然凭空开始YY了。

一旁的毕老师对皇夜渊解释道:“天骄同学,她是刚转来的学生,还没有领校服。”

“哦。”皇夜渊还是很懒散的应了一声。

所有人都不知道,真正吸引皇夜渊和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女生说话的原因,并不是她身上那套脏得要命的校服。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召唤,一种只有他能嗅到的,来自近卫者强大的能力散发出的诱人香气。那个近卫者今天来报道的事情他听说了,会是眼前这个一脸白痴的女生?

他需要自己去证实一下。

“老师,我想听她自己回答。”

面对老师,皇夜渊依旧像是一个发号施令的君王。

毕老师见迟小米还在发呆,急忙一扯她的手臂。迟小米这才回过身来,看见皇夜渊竟然还在眼前,惊恐的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毕老师的冷汗开始渗出来了,在风洛,还没有人敢这样质问天骄。

天骄皇夜渊虽然帅气到让说有的女孩子惊叫,但是他暴戾的脾气能让全校师生尖叫。

迟小米不会刚来,就把这个煞神给得罪了吧!

皇夜渊冰冷双瞳下移,直视进迟小米的眼睛中,冷声说道:

“回答我的问题,三个数,否则开除你。”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2
第二章  诡异地牢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萧西
开除?!

怎么可以!

迟小米听到开除两个字才终于清醒过来。

她可是千辛万苦的才进了风洛学院的,临走的时候院长哭了一个晚上,说她长脸了争光了云云。

“我是刚刚才来报道的!怎么会有校服!”迟小米大声的回答。

“名字。”他突然换了问题。

“什么?”

“你的名字。”

此刻,没有人看到,皇夜渊的手正在不停的摆出一些奇怪的手势,末了,他一把抓起迟小米的手,将她的手指放进他的嘴里,用力的咬了下去。

钻心的疼痛立刻传来,迟小米本能的想要抽回手,他却不让挣脱,原本冷漠的瞳仁突然晕染上一丝的欣悦。

可以肯定了,这就是他一直在找人!

“疯狗啊你!”迟小米痛的大叫。

皇夜渊不理会她的叫嚷,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蘸着口中的鲜血,开始在迟小米的手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图形,并大声的喝问:“快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迟小米!”她已经疼的快要哭出来了。

“好的,迟小米,”皇夜渊突然一笑,妖媚对她说道:“让我们来缔结……”

他的话还没说完,双瞳突然变幻了成冷魅的深紫色。

“你的眼睛……”

迟小米刚一惊讶他异于常人的瞳色的时候,那只刚刚还抓着她手臂的手连同皇夜渊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甚至,小米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冒着鲜血,凄凉的停留在空气中。

一瞬间的鸦雀无声后,在场的所有学生都喧哗起来。

“皇帝消失了!皇帝不见了!”有人惊叫出声,悲惨的声音如同帝王驾崩。

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迟小米愕然的后退了几步,慌乱的四下看去,那个俊美帅气的男生,那个一眼就魅惑人心的男生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诡异的让人感觉,这就是一场华美的噩梦。

一直跟在皇夜渊身后的几个人中,有一个面容冷厉美艳的女生站到迟小米面前,一指她,厉声说道:“皇帝的消失一定和她有关!把这个奇怪的女生给我抓起来!”

另外几个学生立刻回答道:“是!“

“巫马静一,你等一下。”毕老师立刻把迟小米护在自己的身后。

巫马静一,正是眼下那个发号施令的女生的名字。

她是风洛高中部的学生会长,在风洛的地位仅次于天骄皇夜渊。风洛学院不同于其他普通学院的地方就是,在这里,老师和校长并不是权力最大的人,权力最大的,是被全校学生评选出来的天骄。

天骄可以随意的罢免老师,甚至是主任和校长。而学生会长,其实就是天骄护卫会的会长。主要负责辅助天骄完成日常的工作。

当然,也负责保护天骄的安全。

巫马静一微微皱了下眉头,严厉的质问道:“毕老师,你是想要包庇犯罪者吗?!”

“此言甚错,包庇,意指袒护犯罪的人。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迟小米就是害皇夜渊失踪的人!”毕老师收起和蔼的笑容,句句犀利的说道。

巫马静一霸气的手一挥,指向迟小米:“第一,皇夜渊就是和她有肢体接触才会消失的,她是在案发现场最近的人,也就是最大的嫌疑人。第二。我们学生会办事,什么时候需要和一个老师来解释!来人,带走那个女嫌疑人!”

“是,会长!”

跟着她身后几个同样是白色校服的学生几步上前,把迟小米架住,就要走。

毕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闭上眼睛,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

巫马静一已经离开的脚步,又折了回来。

“老师,难道你是不想继续在风洛工作了吗?你知道在风洛,学生才是真正的主宰。”她冷冷的说出所有风洛老师最害怕的关键。

毕老师苦笑道:“呵呵,这里的待遇如此优渥,不想留下的,才是痴人。只是作为长者,我不想看着一个好孩子被冤枉。迟小米同学根本不可能会陷害皇夜渊同学,因为,她是一个近卫者!”

巫马静一冷冷的等着他,说:“继续说。”

“如果她是敌人来杀害皇夜渊的话,以天骄的本能,你认为会感觉不到吗?”

巫马静一说:“近卫者,和天骄的本能没有什么关联。”

“你到底是不是称职的学生会长?这两件事情怎么会没有关系。难道你忘记天骄的是异王者了?!是近卫者还是敌人,还不是一辨即知?!”

“近卫者,也有可能是敌人!老师,这件事情我们学生会会处理的,请你不要干预。”

巫马静一一挥手,瘦小的迟小米被两个高大的男生架住往前走去。不理会毕老师在身后挣扎的解释。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迟小米慌张的问着。

“你去了就会说实话的地方!”一个男学生冷漠回到道。

…………

…………

这就是他们说的……说实话的地方?!

分明就是地牢,好咩~~~

被强行带走的迟小米,此刻像是受难的耶稣一样,被绑在一个十字木架上。

关押她的地方,墙壁中红砖裸露,上面长满发黑的苔藓,发出阵阵的霉味。密封的三面墙,没有窗户,正对着迟小米的是一扇大铁门。

想不到,风洛这种世界顶级的学校,竟然也有地牢这种阴暗的地方存在。

这还真是皮毛下长虱子,华丽下隐藏着腐坏。

迟小米轻轻的挣扎了几下,无奈叹了口气,。胳膊被绳子绑的太紧,很疼。

现在,地牢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原本她以为,到了地牢之后,那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女生必定会来个严刑拷打什么的。

没想到,她只是让人把她绑住之后,就走掉了。迟小米听到她走的时候在说什么,要先找到皇夜渊之类的。

说起来,那个女生还真是好笑,说什么……自己是害那个天骄的坏人!

拜托,要是她有能力把一个大活人凭空变没有,还会白白被他们抓住吗?

这显然是逻辑失调!

而且,现在也不派人看守自己,分明就是找替罪羊的赶脚!!!

风洛啊风洛,她心目中伟大的风洛,竟然是这么个是非不分的地方。

此刻,她忽然怀疑那么执着的进入风洛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迟小米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是他们孤儿院中唯一一个到了十几岁还没有愿意收养的老大难。

原因,就是她脱线的开朗性格。每次有收养的大人来院里的时候,她都过分积极的表现,各种才艺展示。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那些大人都认为这孩子有点二百五,收养之后会惹很多麻烦。

那些安静的孤僻的都被人领养了,只有她一直被留在了孤儿院中。

院长每次看见她,都摇头叹息。孩子是好孩子,就是有点傻。

后来,傻鱼竟然也翻身了。

一天,院长兴高采烈的拿着一个通知书,说她被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风洛学院特别招收了。然后和她说风洛如何好如何难进之类的话,总之,让她对风洛学院充满了向往。

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徒有虚名。

地牢此刻越发静的瘆人,迟小米不安的四下张望。她似乎隐约听到有人呼吸的声音。

呼…………呼…………

及其细小,却又如同在她的耳后。

“是谁?谁在我身后?!”她试探着喊道。

没有人回答,呼吸声也消失了。

迟小米刚刚送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对面的铁门上竟然不只到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脸的图案,只一张中年男子的脸,画的栩栩如生,仿若真人。

这里刚刚还是空白的呀……

迟小米慌忙眨了眨眼睛,怕是自己看错了。

但是,几次眨眼之后那个图案并没有消失,反而愈发的清晰。

突然,一个浑厚的男生在屋中响起:“小朋友,不要怀疑,你没有看错。”

“啊?谁?你怎么只知道我在想什么?!”迟小米被凭空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你是谁啊?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声音说道:“你不是正在看着我吗?”

“你骗人,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不要装鬼来吓我!要是你把我吓死了,你可是要偿命的!”

迟小米大声叫道。

“我不就在你面前吗?哈哈哈?”声音说着的同时,迟小米发现那个人脸的图案突然变得立体起来,而且,一直在向外凸起,接着下面出现了这个人的上身,然后是双腿。

一个完整的中年男人,像是魔术一半,凭空就出现在迟小米的面前。

迟小米惊讶的眼珠子已经快从眼眶中脱落了。

“你,你怎么……从铁门穿过来了”这是迟小米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比如特异功能。

“你觉得我神奇吗?小朋友。”

“神奇……”要人命的神奇。

“那么你愿不愿意和我玩意个更加神奇的游戏?”

“不愿意!”迟小米直接拒绝这种诡异的事情。

“呵呵呵——哈哈哈————”男人突然由低笑转为大笑,说:“看来伟大耶幕之月最后一点的勇气,你也没有继承。不过,现在你拒绝已经太晚了。”

“游戏,已经开始了!”

男人说着倒退回铁门,像来时那样,一点一点的与铁门融合,而后不见。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3
第三章  牢中遇险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萧西
望着恢复正常的铁门,迟小米身体一下子软了。如果不是被绳子绑着,她一定会直接瘫软在地上。

风洛学院,你到底是一个什么鬼地方?!

遇到了那个所谓的天骄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诡异的出奇。

首先,她虽然很惊慌,但是她没有看错。皇夜渊的眼睛竟然是紫色的。那么深沉妖异的……紫色。她知道世界上最诡异的是绿色眼睛的人,但是,人类中似乎没有紫色。她是信奉科学的人……

世界上绝对没有什么鬼神存在。

那么,是不是她的知识太有限了。她真心不能接受这个突然消失在他眼前的皇夜渊。当然,刚刚出现在铁门上的人让她更加想哭……

院长……救救我啊……

迟小米在心中无奈的呼喊着。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紧,接着她的头剧烈的疼了起来。

这种疼,就像是自己的头盖骨要被人掀开来一样。迟小米立刻疼到要叫,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一直在抽搐,根本叫不出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要死掉了?!!

好疼,好疼……迟小米渐渐被疼到时去了意识,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她闭上眼睛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的背后,割断了绑着她的绳索。

失去了绳索的支撑,迟小米直接扑倒在地上。这个人弯腰放了一把匕首在迟小米的手中,然后将双掌用奇怪的姿势合十,口中开始默念什么。

原本昏迷的迟小米,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的瞳孔变成了诡异的红色。她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大哭,而后又狂笑不已。

“我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出生,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可笑的错误!”

迟小米疯了似的狂叫着,突然高举起手中的匕首,对着自己心口就要刺下去。

与此同时,那个身份不明人的口中默念越来越快。

他是在控制迟小米把匕首刺下去。

突然,迟小米的身体一震,眼睛中诡异的红色忽然褪去。她清醒过来,错愕的看着自己对面,竟然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人。

“你是谁?”迟小米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匕首,不解的问。

白衣男子一愣。

他显然没有想到迟小米竟然从他的控制中清醒了过来。他眼睛一黯,手势开始反转,口中默念的速度更快了。

迟小米的头再一次剧烈的起来。

她忽然明白,自己头疼似乎是和这个人有关,挣扎着向那个人扑去,却还是失去了理智。

匕首又一次被举了起来。

就在刀尖马上就要刺进肉中的瞬间,白男子突然疑惑的发出一声“咦?”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香气?

这种香气他只在天爷的实验室中闻到过一次。这是专属于他们一族的近卫者才有的香气,这个女生身上怎么会有它的存在。

男子犹豫间,迟小米的匕首停止在半空。

外面隐约传来了脚步声。

穿白色大褂的人停止了操控迟小米,静静的看了看她,开始犹豫是下手还是……

脚步声却愈来愈近。

最后,他叹了口气,伸手在迟小米的额头一点消除了她刚刚的记忆,接着向空中一跃,消失不见了。

迟小米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依旧站着一个人,但是,并不是刚刚想要杀掉她的人。而是那个学生会长,巫马静一。

现在的迟小米,根本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巫马静一进门后,就发现迟小米竟然从绳索中挣脱了。她俯视着躺在地上的迟小米,冷冷的说道:“现在你还能否认和皇夜渊的失踪没有关系吗?”

她认为迟小米是自己从绳索中解脱出来的。

迟小米也还纳闷,她怎么突然躺在地上了。从阴湿的地面上爬起来,她回答道:“你说的那个皇夜渊失踪,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经历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迟小米突然没有功夫自卑了,说起话来也顺溜了许多。

“那你是怎么从绳索中逃出来的?”巫马静一直截了当的质问。

“我也想知道,同学!”迟小米无奈的站起来,伸出自己的手臂给巫马静一看,说:“我要是有能力逃脱的话,何必让我自己的胳膊被弄成这样。”

巫马静一瞥了一眼,上面果然都是被绳子勒出的红印。

迟小米接着说道:“这位同学,我看你也是一个学生领导者吧,怎么一点脑子都不用呢?难道你留着它谈恋爱去了!”

巫马静一脸一寒,低喝道:“不要胡说八道!”

迟小米气愤的说:“是你一直在胡说好吗?难道你就不明白,要是我有办法让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那么厉害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被你们抓到好吗?我要是真的犯人,你怎么不找人看着我呢?!”

她一股脑的吧心中的话都倒了出来。

巫马静一听了她的话,略微沉思了一会。

迟小米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也许敌人是利用她接近皇夜渊,然后趁机暗算也说不定。渊,你到底为了什么要接近这个脏兮兮的女生……

“那也许就是你厉害的地方吧,你想装无辜,全身而退。”巫马静一冷冷的说道。

迟小米惊呆了。

她想起了岳飞,想起了那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起了狗血的某编剧的神作……

好吧,你赢了。

“总之,我真的没有那个能耐。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迟小米感觉在这个女生面前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普通,普通的学生可是进不了风洛学院的。”巫马静一嗤笑她说:“你就不用装可怜了。不要跟我说,你连自己是近卫者都不知道。”

近卫者,这个词她听毕老师说过,似乎院长也说,她是很与众不同才会被招进风洛的。

但是,她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不同。

“那个,巫马同学……”

“哦,你知道我的姓?”巫马静一脸色更阴沉了,怀疑加深。

“毕老师说过,你叫巫马静一。”这个人,疑心病也太大了。

“哦。”

“你们一直说的近卫者到底是什么?还有,风洛学院,是不是闹鬼啊?”她想问刚刚铁门人面的事情。

“呵呵呵……”巫马静一难得的笑了笑,说:“你要装无辜,还要我配合你。好吧,反正现在也没有找皇夜渊的线索。我就陪你玩会。近卫者,是特招的学生。身上有特殊的能力。被风洛的某些学生需要。但是,风洛并不闹鬼。这里,本来就是妖魔鬼怪横行的地方。你,要小心了。”

她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学生急急的跑来,说道:“巫马会长,皇帝回来了!”

“什么?快带我过去。”巫马静一急忙跟着离开了。

“喂!不要又留我自己……”迟小米的叫喊中,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她突然觉得一直恶寒。

这里,真的是妖魔横行……吗?

**************

巫马静一和来报信的学生一起去了学校的医务室。赶到的时候,皇夜渊已经包扎完毕,躺在床上。

“渊,你怎么样了?”巫马静一急切的问道。

皇夜渊的脸色十分惨白,他微微的睁开眼睛,虚弱的问道:“那个女生呢?”

巫马静一知道他问的是迟小米,恨恨的说道:“放心,她逃不掉的。我把她关在地牢里了!”

“不是她害我的。”皇夜渊淡淡的说道。

巫马静一一愣,说:“不是她?怎么会……”

皇夜渊挣扎着坐了起来,说道:“敌人是在她背后的一个学生。因为我专注于她的事情,才会一时大意。没有发现那个杀手。静一,你要是不想我死,马上带那个女生来见我!”

“是!”

巫马静一行了一个礼,出了医务室的门,对手下的几个学生吩咐道:“等一下送天骄回他的住处。”

吩咐完,她回头看了看,最后,还是离开了。

天骄这么在意那个女生,一定会是她日后最大的麻烦!

**********

迟小米第二次和皇夜渊相见的时候,是在皇夜渊的豪华宿舍中。

皇夜渊紧闭着眼睛,面色苍白的躺在豪华的床铺上。迟小米砸吧砸吧嘴,这待遇,跟皇室有一拼了。难怪别人都叫他皇帝。

家具摆设看起来都是很名贵的样子,大概卖一件就能让他们孤儿院翻修一下吧!

迟小米感叹着,往床边走去。

即使是睡着的,皇夜渊依旧是那么的光彩夺目,让人无法直视。

只是迟小米不理解,这样一个耀眼的男生,想要看什么样漂亮的女生没有,非要见自己呢?

她缓步的走近皇夜渊睡着的巨型床铺。

“请问,是你要找我吗?”她怯怯的问了一句,直到现在他也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皇夜渊没有说话,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脸色惨白如同纸人。

迟小米听巫马静一说,皇夜渊能够回来,已经是死里逃生。

捡回一条命回来第一件事情,却是见你这个肮脏的人。

这是巫马静一的原话,说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迟小米在走到床脚处,就没有胆量在往前走了,只好再一次问道:“皇夜渊同学。是你找我吗?”

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那魅惑的紫色双瞳。

迟小米吓了一跳。

原来她真的没有看错。这个人的眼睛真的是紫色的!

“你,你,你不是人!”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4
第四章  缔结血盟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萧西
“你才不是人……”皇夜渊懒懒的说道,虚弱的没有一点杀伤力,他接着说道:“没见过带美瞳的男人吗?大惊小怪。”

美瞳?迟小米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对嘛!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神存在的。

皇夜渊的这一解释显然让迟小米大为安心。

见她放下了戒心,皇夜渊开口道:“我找你帮我办一件事情,你能帮我吗?”

“可以……就是不知道我能帮上你什么……”迟小米有点局促的笑道。

大王子求人了,她没听错吧!

皇夜渊张嘴说了些什么,迟小米没有听到,只好凑近了身子听,但是还是没有听清。于是她又往前凑了凑。

这时,她已经站在皇夜渊的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

“你能大点声音吗?我听……”迟小米还在费力的侧耳听皇夜渊说什么的时候,皇夜渊突然伸出手臂抓住了她的手,大声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迟小米被吓了一跳,他怎么突然有力气说的这么大声。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皇夜渊从床上坐了起来。

“迟小米……”

皇夜渊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一咬。鲜红的血立即染在他苍白的唇上,看起来触目惊心。迟小米却想要哭了。

“你为什么老咬人啊?!你是属狗的啊!”

皇夜渊没有应声,只是快速的用手指蘸着迟小米的血在她的手掌中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整个手掌又贴合上去。

迟小米立刻觉得手掌中烧灼般的热了起来。

她惊讶的抬头望着皇夜渊,惊慌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皇夜渊没有血色的脸上缀上一抹再绚烂不过的笑容,像是某种宣示,他大声说道:“迟小米,们来缔结吧!从此以后,你专属于我了!”

一句话,震动真个星河。

属于他?

迟小米还没弄明白他话中的含义,皇夜渊突然闭上了眼睛,重重的跌回床上。双眼紧闭着,看起来是昏了过去。

只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握住迟小米的那只带有他鲜血的手,一点也不放松。

“喂,你……喂……皇夜渊,你怎么了?!”

她想,应该找人来救救他才对的。

“你在不松手,你要死掉了,我可不负责任。”她无力的恐吓道。

该什么办啊,迟小米狠狠的咬着手指甲,不知所措。

最后,在焦急和疑惑中,迟小米蹲在床边睡着了。

皇夜渊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迟小米的脑袋抵在床边睡着了,流出的口水浸湿了一大块床单。

他的眉头皱了皱,看来等一下必须要换床单了。

要不是他亲自鉴定过,真不敢相信,这个肮脏的女人就是那个传闻中最强大的近卫者。

而他竟然和这个肮脏的人类缔结了。

闭上眼睛,皇夜渊内视一下他的内伤,已经好了大半。

看来她还是名不虚传的。

“我说,你睡够了没有?”他懒散的开口说道。

迟小米听到他说话,一个没支撑住脑袋,醒了过来。

她仰头,看的皇夜渊正一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他。半眯的眼睛,带着冷漠的戏谑意味。看起来,像是站在墙头上的猫咪,那种高高在上的蔑视着人类一样。

迟小米感到整个眼睛再一次的疼了起来。

这个妖孽,真的作死的太好看……

见迟小米发呆,皇夜渊起身坐直,直视她已经泛红的眼睛,说:“看够了,就滚吧!”

滚?

这个人是什么意思?

病的要死的时候,死活拉住她不让她走,现在清醒了,不谢谢她的陪伴也就算了,居然叫她滚?

她做错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滚?“

迟小米不自觉的问道,说完,她使劲的咬住下唇。这一问,太多余了。人家已经一脸嫌恶了,她还没看出来。

迟小米慌张的想站起来,却发现腿麻的不能动弹。

“你还在磨蹭什么?难道你想和我一起过夜?”皇夜渊那双令人魅惑的眼睛中的讥笑已经装不下了。

“才不是!”迟小米羞红了脸。过夜?说的好像她是一个花痴一样。“我的腿麻了,动不了……”

“哦?”皇夜渊听到这句话,竟然下床了。他用脚踢了踢迟小米已经麻到不行的腿,迟小米立刻有种想杀了他的冲动。

“不要碰我!”她难过的大叫起来。

皇夜渊似乎对她的惨叫相当的满意,居然扯起嘴角笑了笑。但是,接下来他的举动,真的出乎迟小米的预料。

皇夜渊缓缓的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然后,缓缓的走回来,突然抓起迟小米的后领,用力一甩,直接将瘦干干的迟小米,丢出了门去。

一瞬间的地覆天翻,迟小米错愕的的跌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看着皇夜渊缓缓的走到门口,优雅的关上了房门。

巨大的疼痛,霎时间传遍了迟小米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竟然,竟然把人就这样丢出来……

好痛……

皇夜渊,风洛天骄,你,也和其他的人没有什么两样……迟小米心中愤恨的道,是的,你们,都只会歧视她这种不起眼人,随意的呵斥,任意的凌辱。用过之后,像是没有味道的甘蔗渣,那么嫌恶的唾弃着……世界上的人,根本和动物没有什么两样,还非要美化自己,说什么同情心,爱心……

作为孤儿这些年,她看够了这些人的嘴脸。

迟小米用这种强烈的愤怒,支撑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宿舍外面走去。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夜晚起的风,带着些许寒凉。让迟小米的身上更加疼了起来。

她的心,此刻无比的委屈。

来到一个梦想中以为的天堂,本以为人生会变得不同,会摆脱那些被人歧视的日子。没想到,不但被人诬陷,而且,还被一个……

被一个……

迟小米的心越发的低沉下去。自卑,那么多的自卑,实在是太沉重了,压到她无法昂首挺胸。她也喜欢美好的事物,但是,事实让她明白的道理是,越美好的东西,越是不会属于她这种平凡卑微的人的。如若硬要占有,那必定会是一身伤痕,犹如,今天。

是的,她心中对于这个今天刚刚见面的皇夜渊定义,是一个梦想中的少年。

被自己梦中的男生给丢了出来,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打击一个人的信心……

她竟然是这样被人嫌弃的一个人……也许她早该知道。

一直怕被人看出自己的卑微,才那样伪装着开朗。

迟小米一直这样颤巍巍的走在路上,无视路上的一切,无视到,撞到人,也没有说一句抱歉。

被撞到的人回过同喊住她,迟小米迷茫的回过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同学,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被撞的人问道。

迟小米略略回了点神,低头看看自己,摇了摇头。转身要走,那个人却在一次的喊住她。

“同学,你真的丢东西了。”

迟小米回过头,看向那个被撞的人。

即使是在灯光下,也掩饰不住这个人白皙的肤色。这个男生年纪大概有二十左右,穿了一身干净的白色运动装,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学生。

“我真的没丢什么,那是别人的,不是我的。”迟小米小声的说了句,还是要走,这个男生几步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臂。迟小米惊讶的回头要说什么的时候,男生已经抱住她纵身扑进路边的灌木丛!

嘘!

男生用手指抵住了迟小米苍白的嘴唇,示意她不要说话。

灌木丛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踏过。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5
第五章  风起学区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喵公主嫁到,殿下请俯首
萧西
脚步声走远后,男生长出了一口气,拉着迟小米走出灌木丛。

他扭头看见迟小米疑惑的瞪着两个大眼睛,笑着解释说:“不用害怕,我是在救你。”

“救我?”

“你不知道风洛最近夜里有暗巡吗?要是发现夜不归宿的学生,就会把他们关禁闭的。”

“是这样吗?”迟小米对这个突然和自己搭讪的人说的话不是很相信。“你刚刚不是说我丢东西了?”

“没错。你丢了魂,算不算丢东西?”

嘁……

迟小米心底小小的无奈了一下。搭讪就说搭讪,还说丢魂。不过,被他这样一搭讪,迟小米心中原本要压死她的自卑突然消失了。

只是,她似乎不是一个会引起人注意,或者招人搭讪的漂亮女生啊?

“你是近卫者吧?”男生突然把话题一转。

迟小米一愣,说:“你怎么知道的?”

“乖乖妹,我只是试探一下。”男生突然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男生笑起来特别的明媚。让人一下子就放松了戒心,仿佛遇到了儿时邻家大哥哥一样。

“那我想问一下,近卫者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迟小米突然好奇起来。

“你想知道?”男生小的更加明媚了。

“你不说,就算了。”迟小米一低头,就要走。男生急忙过来拉住她,说:“你这人真没劲啊?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啊?”

“反正你也不知道,还不是戏弄我。”迟小米气哼哼着说道。

“我……”男生还想解释什么,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只好松开拉住迟小米的手,说:“今天没法告诉你了,你要是想知道,就来风洛的校医室找我吧。我叫小天。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

男生说完,急急的跑开了。

最终,迟小米还是没能知道近卫者真正的秘密。而且,她还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天已经黑了,她还没有地方睡觉呢!

天啊!这个问题太致命了!

报道第一天她都干了些什么啊!居然连这头等的民生大事都没解决!她的行李还寄放在老师办公室里。

今晚,不会又要……睡在长椅吧……

好冷……院长,你是不是又把我的被子收走了……我知道弟弟妹妹们也冷,但是我更冷啊……

昨晚在校园某处长椅上蜷缩睡着的迟小米,正在做着一个凄凉的梦。梦中的她因为寒冷,一直在找可以取暖的地方。终于,她捡到了一个滚烫的红薯。她开心极了,两只手紧紧的捏住红薯,来回的摩挲。

好温暖……红薯,你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吧……

她开心的对着红薯说。

红薯突然裂开来,露出黄色的大嘴说道:“你摸够了没?”

沃特?红薯说话了?在风洛里连红薯都是妖怪?!

还让不让人上学了?!

迟小米大叫着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眼前突然出现一双深紫色的大眼睛,吓得她本能的往后一缩身体,直接掉到椅子下面了。

“你怎么在这里?!”迟小米气急败坏的问道。

不用看她也知道,这眼睛的主人没有其他,肯定是那个阴晴不定又暴力的皇夜渊!

皇夜渊气定神闲的看着狼狈的迟小米,缓缓的将手插进了口袋,说道:“用够了就翻脸,你们人类真是最无耻的生物。”

“你是在检讨你自己昨天的恶行?。”迟小米爬起来,拍拍手上额泥土,离开长椅就要要走。

“你是一个很讨人厌的女生。“皇夜渊远远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

迟小米在心里回答说。

但是,那其实和你没有关系。

一抬头,却发现皇夜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在她的前面,瘦高的背影,穿梭飘落在粉红花瓣的路上,文艺的像一部电影。

迟小米的目的地,是毕老师的办公室,风洛里分三个教学主区。分别是,风起、云行、星落。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风起。这里也是皇夜渊就读的学区。风起学区是在风洛学院中是半封闭式的,在这里的学生,都是学院最顶级的,所以他们的校服都和其他两个学区不同。而迟小米要去的学区,叫做星落。星落的学生全部都是特招而来的近卫者。因为是特招的学生,所以资质良莠不齐,甚至也有地痞样的不良少年。而云行中,大多都是世界各地招收来的有特长的学生。

按照常理来说,星落的学生是三个学区中资质最差的,进入风起的机会应该最小。但是风洛却有一个奇怪的规定。每一个风起的学生,都必须在星落选择一个陪读。

于是,很多星落的学生开始想进办法结交风起的学生,因为风起和云行星落的差距也相当之大。

现在,在风行高中部,其实只有皇夜渊一个人还没有陪读。

没有知道原因。

可能是他太骄傲太耀眼,所以没有人敢站在他身边吧!

毕老师是星落的老师,迟小米开始按照路标往星落走去。

就在下一路口就要转弯的时候,一直走在前面的皇夜渊不知道何时来到了迟小米的面前。

“走错路了。”

迟小米抬头看看路标,一指,说:“我要去星落学区,是这条路。”

“我说,错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可动摇的强势。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明明就是错的还说的理直气壮。她突然想起毕老师昨天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总有一天,你会大声的叫出这个名字儿不觉得拗口的。”

此刻想来着句话真多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她真的很想大叫:皇夜渊,你这个霸道的坏银!!!

不过,她为什么一定要理会他?

此时的迟小米还不知道皇夜渊这个人,或者说皇帝这个称号在风洛学院到底代表了什么。

如果她知道,胆小的她一定不会再这个路口执着的转弯。

迟小米低头想要绕过皇夜渊,皇夜渊却手臂一伸,拦住了她。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为什么还有管我去哪里?我不是理你越远越好?”迟小米气愤的低语。

昨天被他摔的地方还疼着呢。

皇夜渊深紫色的瞳仁滑到眼角,冷冷的说:“重复的话我一般不说,但是……”

“但是怎样?”迟小米皱着愤愤不平的小脸反问。

“若是说了,后果自负。”

“嘁……”就这样而已……

迟小米低头要从皇夜渊的胳膊下钻过去,刚弯下腰,忽然脚下一轻,身体离开了地面。

皇夜渊一只手将她拎了起来,手一扬,迟小米直接飞上了半空。

连惊叫都来不及。

然后,伟大的皇夜渊同学就这样一路抛起,接住,再抛起,再接住。像是在玩一个水瓶一样,一路往风起学区走去。

路上经过的学生看的这一幕,竟然带着仰慕的神情看着他。

这样玩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迟小米像是坐了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云霄飞车一样,被不停翻转着,直到风起的学区大门,皇夜渊才将她丢在了门口。

终于着陆的迟小米一头栽倒在地面上,眼珠乱转,口吐白沫。

“我不喜欢任何重复的事情,包括说话。我在高一一班。等你走的时候,记得过来报道。“

皇夜渊缓缓的说完,优雅的走开了。

粗暴的……人渣!!!

根本不把她当人!

迟小米吐了大半天,才清醒过来。,不甘心的爬起来往学区大门里走去。她真是怕了他这种粗暴的整人方式。

大该是听到了皇夜渊的话,值班守门的学生并没有盘问她的身份。

进门后,迟小米直接呆住了。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