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影子月小说《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026

康乃馨 2017-7-23 388





影子月小说《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026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1
第一章  那边的学长看过来!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影子月
又是一个无聊的午后啊。

凌夏趴在靠在走廊边上的座位上睡觉,美其名是闭目养神。

同桌江边一直紧张兮兮的张望着周围,如果教导主任来巡查的话,凌夏肯定会被叫出去罚站的……

果然,越是紧张什么就越偏偏来了,在江边还没注意的时候,教导主任‘大驾光临’了,并且一眼就看见了趴在桌上的凌夏。

卯足了劲吼了一声:“凌夏!又是你!给我去走廊上罚站。”

不明原因的凌夏被江边给推醒了,本来还想发一发起床气的,结果一看见教导主任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是算了。

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老老实实地去到走廊上罚站。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罚站,让还在犯迷糊的凌夏彻底清醒了过来,啧,那位对自己笑的帅哥不要那么刺眼好么?

现在太阳正大着呢,容易刺伤眼睛的好么!

不过那笑容真是好看,就像是从漫画的世界里,不知道怎样就掉到了人间来了。

还有那身本来很宽松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总觉得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可能是因为他身高的问题吧!

凌夏看了几眼后只觉得心里小鹿乱撞,小脸红通通的。

而那位帅哥夜熙呢,在教导主任出来后瞄了她一眼,两手插在裤袋里跟在主任身后走了。

凌夏还依旧沉浸在那个理解中带着打招呼的微笑里……

放学的时候凌夏依旧是魂不守舍的,一直在想着那位帅哥是哪个班的?

要不要去求求自己的大哥给自己调查一番呢?

好像大哥那边是行不通的,谁让他整天板着一副脸,没有二哥、三哥可爱来着!

“欸欸,你们听说了高二A班转来了一位帅哥么?”

“听说了听说了!好像下午的时候还经过了我们班来着,教导主任领着他逛学校呢!”班上某位花痴女两眼冒着红光,没过多久就有人附和了起来。

“啊?这是真的么?好可惜当时我没往窗户外面看!听说是公认的校草呢!”

最开始挑起话题的花痴女一副失望的神情,而一直偷听的凌夏心里却乐翻了,原来那位帅哥是新来的,还是一位学长!

都说防火防盗防师兄,这次恐怕是要防师妹了!

难怪那么眼生,不过就是一瞬间,高涨的情绪又低落了下来,看得见摸不着啊。

哎……

回到家里的时候凌夏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忙里偷闲回家蹭饭的老三凌扬见自家小妹这副样子,就忍不住去关心一下:“妹妹这是怎么了?一副惆怅的样子,来跟哥说说。”

“我正烦着呢。”

两手托着腮帮子放在大腿上,两眼飘忽的望着远方。

正在上菜的凌影听见这话后忍不住怔了怔,脱下了身下的围裙以风一样的速度飞到了凌夏的身边。

特别二的问了一句:“小妹这是春心萌动了么?可是我明明记得春天已经过了很久了啊!”

凌扬唇角抽了抽,以小欺大一掌拍在了他的头上,“笨蛋,干你的活去,小爷都快饿死了。”

“哟哟,你个大忙人今儿个舍得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要等你的儿子出生了后才舍得拖家带口的跑回来呢!”凌影不甘示弱的回了句。

凌扬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两人又开始了每月一次的对骂。

凌夏满面愁容的坐在饭桌上,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吃完了她所有爱吃的菜,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后。

才拍了拍手掌示意两人停下,“二哥、三哥,你们继续啊,我先回房了。”

“欸,小妹你不吃饭了么?”凌影还不知情况的喊正在上楼的凌夏。

而对方听到他的话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跑进自己的房间,‘啪’的一声就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紧接着就听见了狼嚎声,“凌夏!你究竟吃完了多少?啊啊啊!你竟然把小爷的宫保鸡丁吃的分毫不剩,小爷下次出国的时候再也不给你带礼物了!!!”

话虽是这么说,两个大男人最后还是就着凌夏吃剩的东西吃完了,就当做是一场不怎么丰盛的晚餐吧!

经过一夜好眠的凌夏,第二天十分欢快的来到了学校,乖巧可人的她笑起来迷倒众生也都可以说的过去。

江边看见凌夏一副高兴的样子以为她从她三哥那儿得了什么好东西,于是神秘兮兮的靠近了她,用极度小声的声音问她:“夏夏,你说你是不是又从你三哥那里得到了什么好东西?”

凌夏听了后极为傲气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那是因为迎面走来那位帅哥不正是昨天下午偶遇的那位么!

刚想向他打招呼,不料对方已经与自己擦肩而过了,艰难地扯了扯嘴角。

回过头看见还有许许多多的女生跟自己一样与他擦肩,而过……

中午放学之后,不理会身后江边的喊声,直奔高二教师办公室。

凌夏现在需要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证实她大哥是不是在高二教书。

不料跑的太快前面刚好经过一人,一时刹车不稳就额头就撞上了对方尖尖的下巴。

虽然自己也很痛,但是毕竟是自己撞到别人的,用手捂住伤处低头道歉。

沉寂了很久很久,直到凌夏失去了信心想要抬起头的时候,旁边才响起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小小么?这么急匆匆的跑到高二这边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找大哥我么?”

凌夏默默退后了三步,她敢确定自己刚刚撞得不是她大哥。

因为她大哥那个小样儿,自己快要撞他的时候他肯定会躲到一边去,任由自己摔个狗啃泥,而且刚刚对方还扶了自己一下……

再次单独看见那位帅哥的时候,虽然旁边有个碍事儿的大哥,但是这也阻止不了她欣赏帅哥的芳容不是么?

果然对方不负校草之名,比起她这个矮小的身板来真的是高了差不多一个头。

看起来软软的唇上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还牵起了唇边的梨涡,而且有着阳光做背景,看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当凌夏终于如愿以偿的听见了那位帅哥的声音,值得庆幸的是话语间充满了温柔:“同学,刚刚不小心撞到了你的额头,需不需要去医务室擦点药?”

“我没事啊,没事儿……”就在她快要飘飘然地飞上天时,煞风景的凌然又来碰自己的伤口,这下是真的有事了。

在凌然和夜熙的陪同下去医务室擦好了药,忍受了里面医生的一顿唠叨后。

凌然再次切进主题,“小小你究竟来高二这边是要干嘛?”

“没干嘛啊,就是有些无聊来找你玩都不行么?”凌夏哼哼了几句。

夜熙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听他们俩之间的谈话,于是很有礼貌的向凌然说了声:“既然凌老师要陪家属,那我就过几天再问那个问题了吧。”

举手抬足间充满了尊敬的意思。

“嗯,也好,你先去吃午饭吧!刚刚是我家小妹撞了你,真是不好意思了,小小快道歉!”

凌夏一听又有自己的事,而且还又是道歉的事!

一脸悲戚,“大哥!我刚刚道歉了好么?”

“是吗?我怎么没听见呢?”凌然玩起了无赖。

夜熙忍不住轻笑,“凌老师,刚刚她的确说了,那我就先走了。”

转身准备出门的时候,还听见了凌夏从里面传来的道别声:“校草学长再见!”

此话一出,凌然杀死人的目光又来了。

凌夏不敢与他直视,只能撇了撇嘴把目光瞥向了别处。

“大哥你别这么看我啊,我听江边说,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的,而且你想想学校里有那么多喜欢你的女的,这样不好……”

“……又是江边!”凌然有些轻蔑的笑了笑。

凌夏听到后立马瞪了过来,“不准你用这样的口气说我的好朋友!”

结果,自然是没有的。

因为凌然已经离开了医务室,凌夏耸了耸肩跟着一起出去,刚好在门边就碰见了江边。

对方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凌夏料定她是遇见了自己的大哥了,安慰着她:“小边边不要害怕,我家大哥就是那副臭脾气,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你大哥,是不是看我极其不爽?”江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为她要追凌扬的话,就算是凌扬答应了,凌然那里恐怕也是不会同意的。

凌夏十分大气的拍了拍她的肩,“没事没事,我家大哥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而且呢,我就认定你是我家三嫂了,如果我家三哥敢和别人在一起的话,我就把他关在家里,就让你一人见他,哼哼。”

这时江边才舒了心,不过依旧是前途漫漫啊!

凌夏打听到夜熙所在的哪个班后,这几天一直刻意的往那个班的走廊跑,有几次还真就和他遇见了。

夜熙也算是个好学生,见对方是自己老师的妹妹,也极为有礼貌的打招呼。

一次两次还算好,次数多了就招人怀疑了不是?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几次差点撞见了自己的大哥,凌夏每次都庆幸自己跑得快,不然真的撞上了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体育课一直是凌夏讨厌的课,每次都以各种理由逃脱。

可是现在呢?凌夏发现提可与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

相反她开始在期待了,因为他们班的体育课刚好和夜熙所在的那个班撞上了。

周五到来,凌夏开始期待下午的体育课,不过今天天公有些做美,竟然奇迹般的下了一场雨,让这炙热的夏日午后添了一些凉意。

因为操场是湿的,两个班的体育老师都让自己班的学生到体育馆自由活动,凌夏不愿回班上,一直在等待着夜熙的出现,结果自然是她没有白等的!

夜熙换上了篮球衫,他竟然要上场打篮球,凌夏的一颗小心脏跳的越来越快……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2
第二章  不能止住的鼻血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影子月
高一与高二两个班之间的球赛终于开始了。

凌夏看见夜熙抢到球后,有些笨拙的运着球正要投到对方的篮框的时候,紧张的都站了起来。

她现在可不希望自己班的人能抢到那个球!

不过貌似有些天命弄人,夜熙虽然没有被对方截球,但是球只是砸中了篮框并未命中。

凌夏有些无奈地坐回到了原地,但是双眼依旧紧紧地盯着球场上,希望夜熙能够再次抢到球并且命中!

这次天命好像又不捉弄人了,夜熙在凌夏一声又一声小小的期盼声中。

接住了队友传来的球,不怎么矫健的身影刚想投球的时候一不小心脚滑摔倒在地,而那个球则是往坐在观众席上的凌夏砸去。

江边还记得凌夏在被砸前的最后一句话,“我觉得我今天可以去买彩票,应该可以中个头等奖。”

在凌夏见到自己手上的鼻血后,有晕血症的她马上晕了过去。

罪魁祸首夜熙听见观众席上有骚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被他砸的那个人身边。

夜熙看到晕倒在地上的是凌夏之后,想都不想就将她横抱在自己的怀中,冲往校门旁的医务室。

那位在更年期的医生见又是他们两人,终于不负众望的再次开始了唠叨。

“现在的学生啊,一个个的怎么都那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哪?三番两次的往我这医务室跑,就算这里是幽会的好地方,那也别见血啊!哎……”

被点名的夜熙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貌似两次都是因为自己凌老师的妹妹才会跑医务室来着。

出于愧疚心理,在医生给凌夏包扎好后,夜熙就拨通了凌然的电话。

电话的那端传来的声音让夜熙更是内疚,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凌,凌老师,对不起啊,我,我不小心把您的妹妹,把您的妹妹……”

“你对小小做什么了?”凌然听见夜熙那声音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夜熙吞吞吐吐了一番后,才把事情给说清楚了。

“我不小心把篮球砸到了,您妹妹的鼻子上……”自己真的是个运动白痴啊!

“噗。”

正在喝水的凌然一口气全都给喷了出来,被呛着咳嗽了几声后才回了声:“你在医务室呆着,我马上过去。”

“好……”夜熙把电话给挂了之后,一直就坐在凌夏的边上。

看着她鼻子上的创可贴,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语地说道:“应该会很疼的吧……”

依旧是一身白衣的凌然进门之后就看见了还没换下篮球衫的夜熙坐在小小的身边,还时不时的摸一把自己的鼻子。

“咳咳,你先回去上课吧!记得给小小请个假,就说她下午的课不上了,等星期一再来。”凌然一副大哥大样子。

夜熙见老师发了话,只能应着“好”。

然后就灰溜溜的跑了。

可不是吗,把人家老师的妹妹三番两次的弄伤,老师没跟你翻脸就算是好的了!

凌夏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里了,反射性的去碰自己的鼻子。

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痛的‘嗷嗷’叫了。

在门外听到声音的凌影一把闯了进来,将凌夏吓得一大跳,一不留神又碰到了可怜的鼻子,连叫都不想叫了,直接坐在了自己床上干瞪眼。

凌影试探性的伸了只脚靠近,被凌夏一个厉眼扫过后就停住了,打着哈哈说道:“小妹你没事儿吧?要不要紧哪?二哥给你做了好吃的要不要来尝尝?”

凌夏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经典托腮动作又出现了,双眼略显空洞。

坐在一楼的凌然见凌影一直站在凌夏的房门前,将自己手上的书合好也上了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床上闹脾气的凌夏。

想了想后让凌影先下楼去准备晚餐,他自己一人在这里解决小小的事情。

见二哥走了,大哥来了,凌夏也不好板着个脸,以为大哥知道了自己暗恋夜熙的事情。

于是做出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大哥有事情吗?”

凌然并没有说啥,走了过去坐到了凌夏的身边。

带着威严的目光逼视着她,“小小你是不是有事情需要给大哥我交代一下呢?”

听到这话后,凌夏的声音更弱了,低着头玩弄着手指:“没事啊,大哥你,你想多了。”

“抬起头来看着我!”凌然话音刚落,凌夏立刻听话的抬起了头,但是眼睛依旧在飘着不敢看凌然。

凌然对于她的这副样子也不好逼她什么,只能继续苦口婆心地教导着她:“小小,我知道你头脑聪明,但是你这头如果再被砸上几下的话,我可就不敢确保你这小脑袋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聪明了,那样的话,你让我怎么对的起在黄泉路上的爸爸妈妈呢?”

凌夏继续低下头,食指对着食指,“好的,我知道了,我不会让我这脑袋受伤的了,再说,这两次真的都是意外!”

“真的只是意外?”凌然有些不依不饶了,凌夏用力的点了点头。

凌然继续追问:“那为什么都和我教的A班新来的夜熙有关?”

“夜熙?”凌夏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有些陌生的,因为她不知道那位帅哥叫啥名儿。

“就是上次你撞他下巴,这次他砸中你鼻子的那个!”凌然耐心地解释着。

凌夏恍然大悟,原来那位帅哥叫夜熙啊!

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帅哥的名字了,看来前途有望啊!

凌夏含糊地回了句:“没啥啊,就是刚好撞上而已。大哥,我饿了!”

似乞求般的摇晃着他的胳膊,凌然被她摇的有些头晕只能作罢,带着她下去吃晚饭。

周一回学校的时候,刚坐到位置上夜熙就跑了过来。

看见她鼻子上还贴着创口贴,以为还没好,紧张兮兮地问道:“同学你那个伤还没好么?”

“啊?”

凌夏还没从夜熙跑来特意找她的惊喜中醒过来,幸亏得到同桌江边的提醒是鼻子上的伤才知道。

单方面觉得夜熙真的对自己越来越温柔,而自己对他则是越来越有好感了!

“已经没事了,本来说今天就不准备贴的了,哥哥不同意,只能再贴上一天了,学长不用担心。”

最后的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副撒娇的语气,夜熙权当没听见,只是捡重点听,她的伤已经好了!

才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那就好,那么同学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别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说到后面的时候夜熙的脸竟然染上了一层淡红。

旁观的女生忍不住低声尖叫了起来,男神校草脸红了欸!

为毛当时被球砸到的不是自己啊?

这是为毛?

凌夏一脸甜蜜的目送夜熙的身影远去,江边在一旁啧啧称奇。

“这次真是奇迹啊,你的三位哥哥竟然没有出来棒打鸳鸯!”

凌夏送给她一个白眼,“你什么意思哪?嗯?”

江边开始如数家珍般一件件的跟凌夏数了起来。

“还记得咱小学的时候么?当时一小正太看上了你傻乎乎的样子,送你当时最爱吃的糖果,结果被你三哥接到吃完,你一点也没捞着;初中的时候,你在文艺汇演上表现的可爱样子得到了很多男生的青睐,纷纷给你投情书,你当时正在上高中的二哥一封封的收下,据说是烧了。”

停了一会喝了一口水。

又继续说道:“前几个月的一个啥情人节,一男的想要送你九朵玫瑰,被你大哥知道了,当时他对那个男生说会转给你,结果那个男的一走,你大哥就把那束玫瑰扔进了垃圾桶里!”

江边最后喝了一口水补充说道:“这还只是拣的三件比较好玩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再一一列举了。话说啊,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凌夏在听完了江边刚刚说的话后,瞪了好一会眼睛,觉得发酸了才揉了下,“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有吃的么?”江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凌夏想了想也是,依着她和江边从小长到大一直在一起的样子,她也没理由会骗自己。

自己的哥哥竟然背着自己拦了那么多向她告白的男生,这让凌夏有些感到怅然,难怪自己这些年来没有一个男朋友。

在江边的期盼下她终于吐露出了真正理由,“因为我哥他们不知道我喜欢夜熙,而且夜熙也不像那些男的那样做的那样傻!再说,他对我有没有感觉还说不定呢。”

江边偷笑了一番后才安慰着她:“放心啦,这次没有你三位哥哥的阻挠,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再说了,你都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呢?人哪,总是要试试才能放手的不是么!”

拍了拍她的肩给她鼓劲加油,顺便再带出了一件事情:“对了,下周是校运会,这次你想报名哪些项目呢?还是照旧?”

“我这次能不能不参加?”凌夏苦着个脸。

她怎么能够在夜熙的面前做那么不淑女的事情呢?再说她现在还不知道夜熙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

所以一切都不能放松。

江边的声音带着威胁,“你如果不参加的话,你信不信我把你喜欢他的事情偷偷告诉你大哥?说不定他就因为这件事情而对我改观了呢!”

凌夏吓得马上捂住了她的嘴巴,“好了好了,我参加还不行么!报跳高和跳远,跑步那些不报了!”

“这才乖哪,祝你夺冠啊~”江边得意洋洋的为凌夏填好了报名表交了上去,一切就等校运会那天的到来!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3
第三章  我压我压我压压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影子月
学校里为筹办着校运会异常热闹,而凌夏却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活像别人欠了她几百万没有还。

江边拍了拍她的肩,“你暗恋的人来找你了!”

“啊?”听到‘暗恋的人’那四个字后,凌夏那副苦瓜脸立刻换上了笑容。

果不其然,夜熙正站在窗户外面看着自己呢!

无视江边取笑她的样子,笑意盈盈的迎上了夜熙的目光,“学长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嗯,我刚好是负责后勤这块的,看到你报了跳高和跳远?”

夜熙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这副小身板,凌夏知道自己是被鄙视身高了,不过谁叫对方是自己暗恋的人呢?

就当做是担心吧!

“嗯,虽然我只有165,跳高、跳远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学长到时候会去现场么?”

凌夏低头玩着手指,强装镇静的问着,夜熙似乎陷入了深思,久久等不到回答的凌夏内心更加的混乱了。

刚想说话结果就被夜熙给抢了过去,“到时候身为后勤组的我应该会有些忙的吧,那天你先告诉我你是多少号上场的好么?不然的话有可能会错过的。”

“嗯嗯嗯,好的好的,到时候我一定告诉学长。”

凌夏的头如捣蒜一般狂点,夜熙回了她一个特别阳光的笑容。

凌夏的心忍不住又荡漾了一番。

“既然这样,同学就加油了。”

“学长我叫凌夏,不用老是叫我同学的!”凌夏急急忙忙的纠正他的读音,她可不想和其她的女生一样被他称为同学呢!

╭(╯^╰)╮

“好的,凌夏,祝你好运,我先去忙了。”

“好的,学长再见。”凌夏恋恋不舍的挥了挥手,江边的头从窗户里面冒了出来。

忍不住调侃她一番,“别看了,人都已经下楼了!”

换来的却是凌夏的怒目而视,江边自知自己说错了话,摸了摸鼻子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运动会那天如期到来,跳远那边凌夏并没有去通知夜熙。

因为她从江边那里听说了他现在很忙,不过说不定等会跳高的时候就会不忙了不是吗?

果然,凌夏今天成了预言帝,说准就准,当江边受凌夏的托付去找夜熙的时候。

对方一口就答应了跟过来,而刚好还有两人就到凌夏了。

夜熙见今天的凌夏穿着松松垮垮的运动衫,也许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她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直在催促着江边给自己扇风降温。

夜熙将手里拿着的水递给了凌夏,“不用紧张,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跳高,平常心就好了。”

“学长不用担心,夏夏她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才这么焦躁不安的!”江边违心的说着这句话,但是她总不能把实情透露出来吧!

凌夏喝了一口夜熙给的水,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还有一个就轮到凌夏上场了,结果夜熙临时有事只能抱歉离开,凌夏反倒松了一口气,他如果在这的话她才不能正常发挥的好么?

凌夏终于上场了!

当她开始助跑、高高跳起、翻身过杆,正准备完美降落的时候,看的被拉去的夜熙正好站在自己的降落的地方。

旁边的观众惊呼,夜熙一个回头,发现有一个庞然大物正朝着自己砸来,正中面门!

还好下面是垫子,摔得不是太重,凌夏慢慢地抬起自己的身体。

看见底下被自己压着衣衫不整的夜熙的时候,脸上一阵火热,这个该怎么算呢?

大庭广众之下将对方压倒么?

要以身相许的是不是?

当凌夏把夜熙给拉了起来,发现他的侧脸上、胳膊上、腿上都有些擦伤,这可怎么办呢?

万一破了相自己突然又不想要了怎么办呢?

当凌夏还在垫子上踌躇的时候,裁判和江边等人已经围了过来了,江边惊呼:“血!”

凌夏一看,原来夜熙的胳膊上的血正在以慢速度流出来,凌夏一个受不住就晕倒在夜熙的背上。

夜熙‘嗷’的一声十分不矜持的叫了出来,当然凌夏是无缘听见的!

江边认命的将凌夏给扶了起来,刚想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却被一股大力给抢了去,抬头看竟是凌然。

于是江边便默然了,她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而自己为了在凌扬的面前树立起良好的形象。

只有离凌然远一点,她很小声地对凌然说了一声:“夏夏只要不闻到血的味道就会好转的。”

“我知道。”凌然的声音带着些淡漠。

江边有些自嘲的‘哦’了一声。

毕竟对方是凌夏的大哥,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晕血呢?

只能强作欢笑的对依旧趴在地上的夜熙问道:“学长你还好吗?”

躺在哥哥怀里的凌夏似乎感受到了某种魔力,当江边的声音刚落下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这还是头一回如此快。

只是当她看见血的颜色的时候就忍不住转过头去,用乞求的语气向凌然求救,“大哥,你能不能先把他的那只胳膊弄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啊!”

“好。”凌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将夜熙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准备帮凌夏把他带到医务室去,“小小跟上。”

“哦好!”

凌夏刚抬脚就看见江边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半分,只能是自己前去拉着她的手,“走啊!”

“可是你大哥……”江边仍有些担心,凌夏有些无奈。

“你如果不领着我走的话,我就要睁着眼睛走,睁着眼睛的话就会看见地上的血,看见地上的血我就会晕!你忍心让我一个人晕在路上没人管么?”

江边用力的摇摇头。

凌夏满意地笑了笑,“那就走吧!”

江边想了想后,还是决定跟上去瞧瞧,牵着闭上了眼睛的凌夏的手,一路细心的告诉她有哪些坑坑洼洼的地方,让凌夏很是放心。

前面的凌然侧头看过去见江边如此细心,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摇了摇头作罢。

自己的三弟真的配得上这么好的女生么?

搭在他肩上的夜熙有些好奇,“老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唉声叹气的?”

“等你有了担心的人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先去医务室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吧!”

凌然刻意跳过这个话题,身为学生的夜熙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只能一步一步地由凌然带着。

等凌夏两人到了的时候,刚好医生在给夜熙错了位的脚给拧正,凌夏听见纠正骨头的声音的时候忍不住抖了一番,真的好恐怖。

医务室的医生依旧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不过貌似体育场上又有了意外发生。

夜熙的手臂还没有包扎好,于是扔给了他们纱布和药水,自己拎着药箱急急忙忙就走了。

凌夏手里拿着药水和纱布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求助江边,结果对方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想要让大哥来,结果他来了句,“江边,出来,我有事要找你谈谈。”

被点名的江边一下子就抬起了头,有些害怕的看着凌夏,凌夏无奈。

回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告诉她会没事的,凌夏看着江边出去的身影还有些颤抖。

一下子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她和夜熙两个人面面相觑。

夜熙貌似也知道凌夏有晕血症,十分贴心的说:“你闭上眼给我擦药就好,我告诉你伤口在哪?这样行不行?”

“嗯嗯嗯!”凌夏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实在是太好了。

在夜熙的一步步的指导下,凌夏终于完成了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包扎,最后还得意洋洋的笑出了声来,而夜熙似乎也在她的感染下弯起了嘴角。

当凌夏看见夜熙的侧脸上还有擦伤的时候,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药水,“我给你擦一下脸上的啊,不然的话破相了可不好!”

开始得寸进尺了。

“不是都说男生的脸上有几条疤痕酷一些的么?不然的话都会被人叫做小白脸的。”夜熙的话有些调侃,不过凌夏全部无视掉了。

凌夏靠的十分近,给他擦脸上的伤口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样一个大好的占便宜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呢?

夜熙感觉着凌夏给自己擦脸上的伤时,每擦一下都要吹一下,虽然有些不解,不过也觉得有些好玩,也就随她去了。

而那边开始被凌然叫出去的江边呢,此时正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凌然又不说话,就只是背对着她,而她自己也捉摸不透对方究竟是要干啥?只能干站着等着,直到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就那么喜欢老三?”

“……是。”江边应了,感情这事儿啊。

如果不麻利点的话,到时候如果被别人抢走了的话,哭都来不及了,更何况……

凌然继续问她:“为什么喜欢他?”

“喜欢就是喜欢啊,哪有什么为什么的?”江边有些不解。

凌然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回答:“我还是觉得他配不上你。既然迟早都是要分开的,又在现在去苦苦追求?”

江边正低着头绞着手指,听见之后只能咬了咬下唇,脸上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样子。

“我觉得人总是会有想要去追求的东西的,而他就是那个我要追求的,即使最后是失败!”

“这样啊!那么,祝你好运,我先回去了。”

没等江边的回答就已经迈开了步子,透过镜片底下的双眼是一闪而过的锐利。

江边还是很有礼貌的向着他的背影鞠了一躬:“老师再见。”

中饭的时候,凌夏叫家里的‘御厨’二哥做了两份便当送来,夜熙脚腕错位的缘故还是自己造成的,心底多多少少是肯定有些愧疚的。

虽然现在不能以身相许作为歉礼,但是能够在平时的时候能够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也不错的啊!

俗话说得好,日久且生情啊!

凌影送来了便当后就被凌夏给赶了回去,看夜熙被包扎的手以为他不方便吃饭,于是凌夏十分乐意效劳的喂他!

夜熙起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为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喂过呢。

后来因为凌夏总是缠着他说不这样的话心里会过意不去啥啥啥的,夜熙只能无奈的望望天,任她去吧!

反正他才是享受的那一方……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4
第四章  约会是第一次了啦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影子月
在夜熙修养的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凌夏陪伴着他度过的,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

夜熙觉得凌夏其实并没有因为仗着有哥哥在学校当老师而显得特别骄纵,相反倒有些小可爱……

应该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又三位哥哥的保护的吧。

“学长,吃午餐了,试试我二哥最近研究出来的菜单。”

说曹操曹操到,凌夏手里提着两份便当站在夜熙的床边,笑的一脸甜蜜样儿。

夜熙在这段时间中自然是和凌夏的关系变得好得多了。

此时见她进了来回了她一个笑容,“又是新菜式?”

“对啊,二哥在家里也没事可做,整天就待在厨房里研究菜式了。”

凌夏将夜熙的那份递给了他,而自己则是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准备开始吃。

外面闻到香味的医生飘了进来,一眼就盯上了凌夏碗里的菜,垂涎三尺的样子让凌夏的嘴角抽搐了下。

最后只能妥协,“刘医生你去拿碗来,我分你一点点,记住,只有一点点啊!”

老刘还没等凌夏的话说完就已经笑呵呵的将藏在身后的碗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她的面前,夜熙轻咳了几声。

“刘医生,我还要在医务室住多久啊?我觉得挺麻烦你的。”

老刘边盯着凌夏给他夹菜,边回答:“没事儿没事儿,你住多久都可以,你那伤好的也差不多了……欸欸,再夹点啊!”

老刘肚里的馋虫在咆哮,结果凌夏哼哼了几声护住了那个碗,不给他看见。

“你平时不是很啰嗦的么?怎么一到吃的时候就这样馋了?丢脸。”

凌夏做了个鬼脸。

老刘砸吧了下嘴,十分无耻的留下了一句“脸要那么多干嘛?常常丢一下才好”就走了。

凌夏像小孩子一样朝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一副鄙视的样子。

不过还好,这餐午饭还是顺利的吃完,中间并没有出现什么别的小插曲。

今天,夜熙终于可以离开医务室了,凌夏领着江边和不请自来的凌然在医务室外面等着。

见夜熙的双脚终于可以自由走动的时候,凌夏才松了口气,再看看他的俊脸上,嗯!

幸好没有留下什么疤痕,不然她肯定会内疚死的……

因为刚好撞上了是周六,凌夏抛弃自己的好友和大哥带着夜熙出去逛街去了。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后,凌然回了家,而江边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下去。

看着凌然远去的背影,江边无声的叹了口气,前途茫茫啊,她的小凌扬要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她的呢?

江边带着这个问题慢慢地回到了教室,刚好撞上了一个男的在翻自己的课桌……

因为对方是低着头的,看不清楚他的脸,江边气呼呼的冲了过去,一掌拍在了课桌上怒吼道:“谁给你的那个胆子翻我桌子的?”

凌扬听到后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一副无辜的神情让江边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听到对方无辜的声音后江边险些吐血,“不是你自己说的么?”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江边红了红双脸。

似乎又想起了啥,立马问道:“我听夏夏说,你不是出国了么?怎么……”

“嘘!”

凌扬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搞得整个仅剩他二人的教室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凌扬细声细气的告诉了她原因:“我是骗他们的,我没事总是出国干嘛?再说我今天来这儿就是专门找你的,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还没等江边同没同意,就已经拉住了她的手腕往楼下跑去。

被牵着的江边虽一脸疑惑,不过被自己心上人领着的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脚下的步伐也就随之加快了。

而那边拉着夜熙逛街的凌夏,此时两人正坐在公园的凉亭中看风景呢!

凌夏先一步挑起了话题:“学长喜欢什么样的花呢?”

夜熙有些感到诧异,怎么突然就问起了这个问题?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不喜欢花。”

“为什么?”凌夏疑惑了。

“因为花总是有凋零的那一天,而我呢,对于那些只有一瞬间的事物不感兴趣。”夜熙摆出了一副正经的样子。

凌夏抽搐了一下嘴角后,不甘心的继续问:“那学长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

凌夏从江边那套来的八卦说是,夜熙从小到大压根就没谈过恋爱,让她抓住机会把夜熙的初恋拿到手!

夜熙似乎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陷入了冥思苦想当中,时不时的蹦出几个字眼让凌夏瞪大了双眼。

“活泼的?应该不行吧,可爱的?貌似有些难以控制,淑女的?现在的女生一个个的都跟男生差不多了……”

凌夏假意咳嗽了几声,这个当代女生成为女汉子。

主要是因为时代所迫啊,时代所迫……

“嗯,应该就是这样了!”

夜熙突然惊觉站了起来,凌夏被吓了一跳。

而后心有余悸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还好还好,学长这是想通了么?”

“对啊!”

夜熙笑的一脸灿烂,额前的碎发也跟着一颠儿一颠儿的,显然是十分高兴。

这让凌夏心里更加的期待他的下文。

“不能太像男生了,这样我会显得太弱了,但是也不能太可爱了,不然会觉得我是在吃嫩草,长相方面倒不做太多的要求,过得去就好。”

对于夜熙的女朋友要求凌夏觉得自己很有希望,虽然她的长相属于可爱型的,不过至少心里已经有底了不是么?

于是拉着夜熙的胳膊往外闲逛去。

夜熙看着拉着自己走的那个女生,觉得她真的是挺好玩的,回想起他们两人每次见面的时候都要见血什么的。

现在真的觉得太恐怖了,不过貌似现在一切都很好啊!都很好!

凌夏也不知道夜熙现在心里面在想着啥,只是一味的拉着他走而已,旁边路过的小妹妹见到后一脸崇拜的望着她。

对着自己的妈妈说道:“妈妈你看,那个大姐姐拉着大哥哥走欸,是不是就像你平时拖着爸爸走那样呢?”

那位年轻的妈妈看见了后,一副感概的样子,“妞妞你知道么?当年我就是这样把你爸给抢到手的呢!”

“真的么?”

小女孩的声音随着她离开而越来越远,凌夏反倒站住不动,后面被牵着的夜熙一脸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

“啊没事,刚刚在想别的事儿呢!”

很明显的敷衍,粗枝大条的夜熙却没有听出来,倒是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的慢慢牵着她逛公园。

凌夏从手腕处感觉到了夜熙掌心的温度后,脸如同一只熟透了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凌夏以为这将会是她最幸福的记忆,但她却看上了不远处挎着花篮卖玫瑰的。

付了钱买了一枝拿在手上立马见血了,因为那是枝真正的带刺的玫瑰!

看着自己的食指上狂冒血珠,凌夏的额头上忍不住汗涔涔,刚想晕过去就被人捂住了双眼。

“闭上眼睛就不会晕了。”耳边是夜熙温柔的声音。

奇迹般的是,在夜熙的安抚下,见到过血的凌夏竟然真的没有晕过去,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也不再去管自己那出血了的食指尖。

夜熙自凌夏手中拿到鲜艳欲滴的玫瑰后,就将它放到了一旁。

拿着凌夏冒血的食指凑到了自己的唇间,细心的帮她吸出那些血,直到不再流了为止。

凌夏一脸小女人幸福的样子,心里一直在想着这就是被爱的感觉么?

虽然她并没有确定夜熙的心里有没有喜欢过她……

夜熙在为她理好伤口后忍不住惊叹:“我们俩每次见面果然是有人要受伤的,这可该怎么办呢?”

凌夏小声地问道:“我可以睁开眼睛了么?”

“当然啊!”

夜熙一脸迷惑地看着她的双眼,凌夏不喜欢与别人直视,只看了几秒钟就把眼神瞥向了别的地方去了,“那个,学长还有事么?”

“我没事啊!”

夜熙松开了她的手,一脸轻松淡然地看着远方那碧蓝的天空,还有几朵飘着的白云呢!

凌夏悄悄地撇了撇嘴,“那我就不打扰学长看风景了,我先回家去了。”

“嗯好。”

夜熙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凌夏深呼吸了几次之后。

对方没有挽留自己应该是真的有事情,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心里肯定还装着事儿的!

这样想着想着,凌夏就溜走了,等反射弧长的夜熙想到要和她说几句话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不在了。

惊讶了一番之后就无奈了,“我有那么恐怖吗?还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可是明明择选女朋友的标准都是按照她的来的啊!”

夜熙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向着凌夏所走的反方向离开了。

凌夏回到家的时候,刚好看见江边坐在了自个儿家中,旁边坐的不正是说自己要出国一阵儿的凌扬么?

而大哥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是怎么回事?二哥在削苹果皮,眼底时不时蹦出好玩的目光……

“我回来了。”

颤巍巍的磕出了这么一句后,凌夏立刻成为了焦点,屋里四个人八只眼睛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凌夏只能‘嘿嘿’笑了笑,“你们在干啥?边边怎么来我们家了呢?”

“我……”

江边欲言又止,悄悄地看了眼身边的凌扬,见对方没有给自己任何的眼神,只能噤了声。

凌夏再次深呼吸,冲了过去一把将江边从凌扬身边拉起,满脸俏皮的笑意,“我就先把边边带到我房里了啊……”
康乃馨 2017-7-23
引用 5
第五章  没用君乃三哥莫属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校草的萌妹小女友
影子月
‘啪’的一声凌夏就把自己的房门给关上了,把江边拉到了自己的床上坐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兴师问罪。

“说,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我那说要出国的三哥在一起?”

“夏夏你听我说,事情这样的!”江边开始娓娓道来他们俩今天遇到的事情:

凌扬当时把江边带到了游乐场,说是要重温儿时的情景,江边自然是高兴的,因为他竟然要带着自己来重温童年,脸上一直带着笑意。

不过当凌扬说要坐过山车的时候,江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因为她虽然赶上了潮流当上了一位女汉子,但是女汉子也是有弱点的!

而过山车就是她其中的一个弱点……

江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委婉的拒绝:“我们能不能换一个?啊,比如那个什么旋转木马好不好?”

凌扬孩子气又开始泛滥了,抓着江边的胳膊直摇晃。

“小边边你就陪我坐嘛,就坐一次好不好?我真的好久都没玩这个了……”

那副无辜的小眼神只有在江边的身上才能够屡试不爽,果然江边妥协了,凌扬高兴的直要跳起来。

“啊……”

凄惨的叫声过后,江边惨白着个小脸坐在树荫底下,身体抖得跟个筛子一样。

显然还在刚刚过山车的恶梦中没醒过来。

凌扬也不知道对方害怕坐过山车,出于内疚心理,给她买了瓶水润润喉。

顺便将自己的一只手借给她抱着。

安抚着她道:“小边边我真的不知道你怕坐这个,你刚刚如果提出来的话我就不会去买票了啊!”

江边的头被凌扬压着靠在他的肩上,小嘴还在抖个不停。

心里直咆哮着:姐拒绝了啊!可是那是委婉的啊,明明是你没有察觉好不好?

但是心声终归是心声,江边喝了一口水之后才从嘴里挤出了俩字“没事。”

凌扬也不知道今天抽的是哪门子风,突然正经了起来,伸出手摸了把她的小脸,吃了把小豆腐。

江边感觉着凌扬的指甲在顺着她的脸部轮廓描摹着什么东西。

凌扬像是发生了不远处有闪光灯啥的东西,一把摘掉了脸上的墨镜,捧住眼前的小人儿的脸对准唇就吻了下去。

江边两眼瞪得跟铜铃差不多,在确定对方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凌扬放过自己的时候,两人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凌扬重新戴上了墨镜,边喘气边回答刚刚的动作是为什么来的。

“刚刚看见有人偷拍,情急之下就吻住你了,不好意思啊!我道歉。”

“额原来是这样啊。”

江边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罐子一样,酸甜苦辣什么的样样俱全,脸上还残留着刚刚因为闭气太久的红润。

凌扬的手忍不住又抽了,像是在戳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直戳江边的脸。

“别闹了。”江边想要弄开他的手,刚弄开就又被他不依不饶的贴了上来,弄开就又贴了上来,几次之后江边只能由着他去。

凌扬见对方不挣扎了,想了想这里人有些太多,刚刚那个吻。

咳咳,已经招的不少人围观的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骚扰,凌扬还是决定将她带到一僻静的地方再说。

俗话说得好,人少好办事!

江边一脸奇怪的跟在他身后,直到凌扬觉得这里没有多少人会经过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双手扶住了她的双肩,此时的他真的是要有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绝不含有玩笑成分的那一种。

“小边边,我正经的问你一句,你真的喜欢我?”

“啊?额,这个问题……”

江边倏地又沉默了下去,因为她苦逼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凌扬一直在等着她的答案,过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的时候,江边刚想说话就被凌然打断了,“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这干嘛?老三你那手放在哪里?”

凌扬一听是家里第一把手来了,只能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偷偷摸摸的给了她一个极具喜感的鬼脸。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俩都被凌然带了回去,都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直到凌夏回来看见的那一幕。

“哦原来如此啊!”凌夏听完了后一副了然的样子,随后眼神中满含着八卦气息的靠近江边。

故意用手指去摩挲她的唇,最后忍不住傻笑了起来,“这里是我三哥的了呢!”

“别,别这样。”

江边有些不自然的退后扭头,凌夏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脖子,一副了然的语气。

“别害羞,唔我跟你说说啊,我三哥那人呢,心里头就是一个憋不住事儿的,今天去找你应该是等不到你自己去找他了,所以他才会自己跑过去找你的,顺便跟你提个醒,我三哥是个很没有耐心的人喏~”

凌夏最后还坏笑了几声,抖得江边瞬间就把她给推开了,突然就想到了她今天把夜熙给拉出去的事情,于是乎,凌夏的报应来了。

听到江边的问题后,凌夏有些无奈,“哎,你说他究竟是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刚刚还是一脸灿烂笑容的,一转眼就是愁眉苦脸的,让江边有些不自在,习惯性的咬了咬下唇。

继续问她:“那你今天拉着他出去的时候,就没有从他嘴里套出什么话来么?他又不像……咳咳,那位一样。”

江边故意将凌然的名字隐去,谁让她现在就待在他们家里呢?

“唔,有的啊。”凌夏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回忆起来刚刚发生的‘玫瑰事件’。

“我的手指一不小心被玫瑰的刺给扎着出血了,是他帮我给处理好的,你也知道我一直是晕血的……”

说着还把自己受伤了的那只手给摆了出来,江边细细看过去,发现真的有一个小伤口。

“然后呢?”江边继续追问,凌夏撇了撇嘴。

“没然后了啊,再然后就是我走了,他连一句话都没说呢!”

说完就扑到了江边的肩上‘嘤嘤嘤’地假哭了起来。

江边拍了拍她的背,“好啦好啦,没事啦,至少你们也有过一个,嗯,不算约会的约会,不是么?”

“恩恩!”凌夏点了点头,继续赖在江边的肩窝里。

果然玩无赖才是凌夏的拿手好戏。

门外来送水果的凌影一不留神就听到了墙,不对,是门脚!

严格的来说是从江边开始讲故事的时候开始的,当时凌扬还在下面诧异怎么送个水果送这么久?

等凌影下来后跟他们俩解释的时候,三人终于明白了、

他们最小的妹妹春心萌动暗恋上男生了,而且还有个不算约会的约会、

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是凌然的学生夜熙!

当凌影接到了大哥的命令后,放下了水果盘子,看着自己空着手总觉得不好啥的。

于是操上把茶几上的水果刀就‘蹬蹬蹬’地上楼去了。

下面的凌扬咽了口口水,“大哥,老二那傻样儿真的行么?”

凌然抬头瞟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手上的报纸,凌扬不死心的又补了一句,“他的手上拿的可是刀啊!那可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啊!”

“我看你们俩都是一个傻样儿,没什么区别。”凌然一句话就堵死了他,凌扬翻了个白眼,在下面坐等凌影被驱赶出来。

“啊!二哥,你要干什么?快放下手里的刀!”楼上传来了凌夏的尖叫声,楼下客厅的两人终于耐不住跑上楼去了。

凌然一眼就看见了凌影操着那把水果刀在空中划了两刀,逼问着她:“你究竟说不说?说不说?”

“我要说啥啊……嘤嘤嘤,大哥、三哥,二哥今天是不是没吃药啊!快让他把刀给放下!”凌夏见自己的靠山来了又开始假哭。

凌扬看了眼江边,对方摇了摇头,显然她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凌然头疼的扶了扶额头,“老二,把刀放下!没看见她们都被你吓成那副模样了么?”

“啊?哦!”凌影十分听话的放下了手,凌扬走到凌影的身后。

拽着他的后衣领,恶狠狠地骂道:“真是的,还要小爷去带你吃药!”

“你才吃药,你全家都吃药!”门外传来了凌影的喊声。

马上凌扬的声音就来了,“我全家就是你全家!”

慢慢地声音也就消失了,凌然看了眼被凌夏树袋熊挂着的江边。

“你先去看看他们两个怎么样了?我有事要和小小谈谈。”

江边看了眼凌然,点头说“好”。

看了眼凌夏,对方哼哼了下还是松开了,可怜兮兮的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直到凌然关上了房门。

审问开始。

“小小你真的没有瞒着我们什么吗?”凌然好整以暇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凌夏不敢抬头看他,低着头小声地说着:“没有啊。”

显然有些底气不足,被凌然“嗯?”了一声后。

就又改变了说法:“好像是有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啊!”

“那就说说那一点点,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凌然靠在了门框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此时的门外当然有人偷听了,就是那三位!

坐在床上的凌夏手指对着手指,“就是,就是,就是我喜欢上一男的。”

“那男的是谁?”凌然继续追问,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他还是想从凌夏的嘴里知道比较好。

免得到时候她又耍赖说‘不是’什么的。

“嗯,就是,就是那个被我砸伤的……”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