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疯狂小马甲小说《全能护花高手》隋缘 慕雅枫 全文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1957

花语 2017-7-25 286


隋缘颇为尴尬,他张了张嘴,真诚道:“你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火爆,男人都想要,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

“男人都是用下身思考问题,你跟他们有什么两样。”少妇鄙夷的说道。

“因为咱们有缘,命里注定再次相遇。”隋缘坚定的说道。

“每个对我有想法的人,都这样说。”说着,少妇就抬步,要离开。


《全能护花高手》花语书坊书号:1957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2017-7-25
引用 1
“回头的有256位,没有勇气搭讪的248位,主动搭讪的有8位,全部被枪毙。”隋缘口舌生津,他看着一位眼熟的少妇,心中计算着准确的数据。

当然了,他看哪一位美女都眼熟。

梨阳市的街头,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一袭的黑色长发自然的披在肩后,她的上身穿着一件收腰小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抹胸,经典的黑白搭配,愈发的将她丰满的胸部衬托的成熟迷人了,而她胸前挂着一枚价格不菲的玻璃种翡翠挂件,则让这种丰盈透着圆润,她的下身是一件束腿一步裙,腿上则是黑色的网格丝袜,把下身的弧度展现的淋漓尽致,端是让人血脉贲张。

“不管了,上。”隋缘愈发的焦虑了,他一狠心,一跺脚,硬着头皮就凑上来。

少妇岿然不动,淡淡的瞄了一眼,秀眉微皱,似是不悦。

“嗨,你好,我是来梨阳市游玩的,刚才在对面看到你,觉得你很漂亮,而且跟我的一位朋友很像。”心里虽然紧张,不过,隋缘还是强装淡定的说道,而他的嘴角,还不忘记挤出一丝笑容。

“你的路子跟他们一样老套。”少妇冷冷的说道。

“是吗?”隋缘无奈的摊了摊手。

少妇沉默不语。

一瞬间,气氛仿佛凝固了。

隋缘颇为尴尬,他张了张嘴,真诚道:“你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火爆,男人都想要,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

“男人都是用下身思考问题,你跟他们有什么两样。”少妇鄙夷的说道。

“因为咱们有缘,命里注定再次相遇。”隋缘坚定的说道。

“每个对我有想法的人,都这样说。”说着,少妇就抬步,要离开。

看着少妇的背影,隋缘心里一急,张口便道:“你是不是姓慕?”

听到隋缘的话,少妇的脚步嘎然而止,不禁回头审视着隋缘。

隋缘脚下蹬着一双已经微黄的白色板鞋,下身穿着一条已经严重掉色蓝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土灰色的夹克,如果再把脖子一缩,说他是屌丝,都是夸奖他了。

当兵有三年,母猪赛貂蝉。

如今被一位性感少妇火辣辣的盯着,隋缘不禁心如鹿撞。

“你叫慕雅枫。”见少妇停下了,隋缘心中多了几分把握,他径直的说道。

“你是谁?”慕雅枫谨慎的问道。

“你好,我叫隋缘,隋朝的隋,缘分的缘。”说着,隋缘嘴角一咧,露出几颗大白牙,然后主动的伸出手。

“隋缘!”慕雅枫微微一怔,平静如水的眸子顿时爆发出灿烂的光彩。

“不握个手吗?”隋缘看着一动不动的慕雅枫,他的右手依然伸着,尴尬的问道。

“抱抱!”说话间,慕雅枫三步并两步,张开怀抱,主动的贴紧了。

隋缘茫然的站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样,任由慕雅枫如兰似麝的体香往鼻子里钻,感受着她胸部传来的柔软,连带着,他的脑海也变得一片空白,当然,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沸腾了,大概过了三秒钟,他才回过神,心道:“少妇就是好。”

“臭小子,你这五年跑哪里去了?”慕雅枫松开隋缘,责怪的问道。

五年前,隋缘是梨阳市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因为学习成绩好,人长得又帅气,他很快就交了一位女朋友,可是,天公不作美,因为这位女朋友长得还挺漂亮,就被大三的一位学长惦记了,并且策划了一场强奸。

恰巧,开场的时候,被回来的隋缘看到了,本是英雄救美的佳话,最后,却演义成了一场悲剧,这位学长手眼通“天”,疏通各种关系,最后,连隋缘的女朋友都出来指证,是隋缘强奸她,学长英雄救美!

于是,隋缘被当作杀鸡儆猴的典型被扫地出门了,当然了,他也得到了女朋友的解释,原来,这位学长威胁她,如果不这样说,她就会被开除,而她是一家人的希望,只有屈服了,不过,她会等他,等到毕业了,两个人就登记结婚。

福祸相依,这总算让隋缘高兴了几分。

两天前,某深山里。

“老头,我站混元桩和打坐的时间已经五年了,你什么时候教我其他的东西?”一幢普通到只有四间瓦房的道观里,隋缘双盘坐于地,平静的问道。

“你我缘分已尽,你可以出山了。”老道闭着眼睛,盘坐于地,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可是,按照之前的约定,你还没有教我,武、医、占、卜呢!”隋缘缓缓的说道。

“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霜如露又如电……”老道淡淡的说道。

“可是,五年前,你说过要教我十万八千法门。”说到这里,隋缘轻轻的一顿,执着道:“包括一些异能神通……”

“《道德经》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道缓缓的睁开眼睛,恬淡的望着隋缘。

“这又是什么?”隋缘不解,他幽幽的说道:“五年了,除了站桩和打坐,你没有教我任何技能,更没有让我念哪怕一句经书,现在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物,还有什么意义吗?”

“五年了。”老道的目光远眺,他认真的说道:“我教会你守一。”

“守一?”隋缘迷糊了。

“阴阳变化,推之可十,十可百,可千千万万,无穷尽也,要知其变,守一即可。”老道高深莫测的说道。

“换言之,我现在已经拥有了十万八千法门?”即使隋缘的心性已经很静了,还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至少,你已经拥有了通晓十万八千法门的基础了。”老道幽幽的说道。

“老头,你传我十万八千法门吧。”隋缘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有朝一日,我飞黄腾达了,定然每日三柱清香供着你。”

“我都忘了,如何再教你?”老道慢慢的说道。

“五年前,我是一个普通的人,五年后,我还是一个普通人!”隋缘叹了口气,无奈道:“时也,命也。”

“道法自然。”老道说道。

“你不会又说,我现在已经到‘如如不动,了了分明’的境界了吧?”隋缘道。

“天知道。”老道轻轻的摆了摆手,道:“你回吧。”

一晃五年了,约定的时间已到。
花语 2017-7-25
引用 2
五年前,刚刚结婚的慕雅枫和老公开着一辆路虎揽胜在阳海县出了意外,慕雅枫的老公当场死亡,而她也受了重伤,恰巧,被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隋缘所救,两个人也是在那个时候结下了缘分。

“我被学校开除了……”隋缘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他嘴角一咧,高兴的说道:“福祸相依,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让我学了一身的本领。”

“后来,我到中医药大学找过你,都说没有这个人,原来你被开除了。”慕雅枫恍然的点了点头。

“事情就是这么巧。”隋缘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是,她怎么能这样儿?”慕雅枫指责道。

“你不了解,像我们这样出身的人,上学是唯一的出路,她做出那样的选择,我能够理解。”隋缘大度的说道。

“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吧。”慕雅枫提议道。

“再站在这里,我都要被男人的眼光杀死了。”隋缘感觉到无数的眼光中透着羡慕嫉妒恨,打趣的说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慕雅枫咯咯的笑着,而她的丰盈的胸部也不由自主的轻轻的颤动着,不禁让人口舌生津。

“你别诱惑我,不然,我这个君子就装不下去了。”隋缘浑身燥热,眸子情不自禁的盯上了那抹山峦。

“我有诱惑你吗?”慕雅枫眼睛微眯,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有。”隋缘果断的点点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接着道:“你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身材也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你喜欢吗?”慕雅枫赤裸裸的问道。

“你说呢?”隋缘毫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儿。

“进去坐坐吧。”慕雅枫咯咯的笑着,转身进了街边的聚贤庄川味儿。

本以为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饭店,进去之后才知道,进而别有洞天,除了公共部分,居然还有几个豪华的包间,在包间里,除了圆桌子和椅子,还设有沙发和电视。

坐下后,慕雅枫问道:“你这五年时间,是在哪里度过的?”

“我这五年都呆在深山老林里。”隋缘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对方,风趣道:“我一无钱财,二无权势,除了长得帅点儿,可请不起你吃饭?”

“你怎么变得跟他们一样恶俗了?”慕雅枫装作不悦的说道。

“我记得你家不在梨阳市,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隋缘转移了话题。

“有个职位,需要我到这里来任职,所以,我就来了。”慕雅枫说道。

“就这么简单吗?”隋缘问道。

“当然不是。”慕雅枫眼前一亮,接着说道:“明天,文化街那里,要开一个盛大的淘宝大会,我看看能不能从那里淘到宝贝。”

隋缘也在梨城市呆了大半年,算是熟悉了,却也没有听说过什么淘宝大会,于是,他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确实是些玩意儿。”慕雅枫点了点头,脖子处发出‘咯哒,咯达’的声音,当然,别人是无法听到的,她解释道:“最近三年,梨阳市的文化产业发展迅速,文化街那里每年都举办淘宝大会,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古玩、玉器大市场,如果眼力好,可以从里面拣漏儿,如果倒霉,也可能倾家荡产。”

“有钱人的游戏。”隋缘点了点头,他现在还没有情趣玩耍,当下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

“没钱也可以看看嘛……”说话时,慕雅枫的脖子又响了一下。

‘咯哒’的声音听在隋缘的耳朵里格外的响,一次是偶然,两次就是必然了,他不禁问道:“你病了。”

“没有啊。”慕雅枫当着隋缘的面,摸了摸脖子。

“没病的话,你的脖子怎么会‘咯达’响呢?”隋缘追问道。

听到隋缘的话,慕雅枫眼前一亮,恍然大悟,道:“我都忘记了,你考的是中医药大学了。”

“那是,本神医向来都是辨症如神,药到病除。”隋缘打趣的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他还是颇为心虚,毕竟,他只在大学里呆了大半年,也只学得一点皮毛中的毛皮,并没有什么真本事。

“脖子的问题,我也推拿过,可是,收效甚微。”慕雅枫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能治吗?”

“能,不说了嘛,我是神医。”隋缘十分认真的点头。

“死马当作活马医?”慕雅枫谨慎的说道。

“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隋缘嘀咕一声。

“你说什么?”慕雅枫没有听清,不禁问道。

“我说啊,信不信由你。”这个时候,隋缘下巴微昂,抬头挺胸,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这时,慕雅枫把左手伸隋缘身前。

“干什么?”看着这只如同羊脂玉的嫩手,隋缘诧异的问道。

“中医看病不都是要把脉的吗?”慕雅枫揶榆的说道。

“你真的要看吗?”隋缘颇为心虚,他哪里会看病,更没有把过脉。

“要看。”慕雅枫认真的点点头。

“我把脉的方式可与众不同,不仅要把寸口,还要摸脖子处的‘人迎’和脚裸处的‘趺阳’,你还要看吗?”隋缘故意出难题。

“你先摸摸手,如果说对了,让你摸摸脚或者脖子,也……也……无妨。”慕雅枫下巴微扬,火辣的挑衅道。

“摸的不准,不要钱。”隋缘嘴角一咧,大大方方的说道。

“快摸吧。”慕雅枫督促道。
花语 2017-7-25
引用 3
“这双手很漂亮!”顺手摸了摸,隋缘由衷的感叹着,“我得多摸两下。”

“你这人很奇怪呢。”慕雅枫微微一怔,然后狐疑的打量着隋缘。

“怎么了?”隋缘诧异的问了一句,然后用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搭在了慕雅枫的手腕寸口上。

“别人都是想方设法靠近我,找尽各种借口想占我便宜,你倒是好了,连借口都不找。”慕雅枫古怪的说道。

此时,隋缘脸色慢慢变得凝重了。

“你怎么了,我说你两句你就不高兴了。”慕雅枫故作不悦的说道。

“不是。”隋缘示意慕雅枫不要说话,他凝神静息,手指渐渐用力,全神贯注的摸着脉。

“有什么问题吗?”慕雅枫的心脏漏跳一拍,谨慎的问道。

“问题相当的大。”大概摸了两分多钟,隋缘才慢慢的收回手,道:“你的脖子有问题,我已经说过了,还有就是你的胃受凉了,另外你还痛经,腰椎也有问题。”

“你不是说问题相当大吗?”这些都是老问题了,慕雅枫疑惑的问道。

“问题大的是我。”隋缘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禁问道:“你能听到脉的声音吗?”

“听脉,你开什么玩笑?”脉博的跳动,声音小的普通人根本就听不到,慕雅枫不禁摇了摇头。

“我听到你的脉博跳动了。”隋缘认真的说道。

“神医,虽然你说对了,但是,你就别吹牛了。”慕雅枫根本不相信。

隋缘根本就不会把脉,即使在中医药大学的时候,所谓的浮、沉、迟、数在他的脑海里也是浆糊一片,更别提什么弦、涩、濡、芤之类的脉象了,可是,就在刚才,他居然清清楚楚的摸清了慕雅枫的脉象,而且,不仅摸清楚了,他还听到脉博跳动的声音,就像听到她脖子异响一样。

“持脉有道,虚静为保。”突然,隋缘呢喃的说了一句,他眼前一亮,顿时觉得,五年的站桩和打坐,似乎开始有些效果了,他不禁感叹:“难道这就是神通!”

“你说什么?”慕雅枫问道。

“我说你把脖子伸过来,我确定一下你脖子的哪个骨节出问题了。”有了之前的经验,隋缘极为自信的说道。

“你当自己是X光机呢。”慕雅枫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动也未动。

这个时候,隋缘站起来,来到慕雅枫的身后,低头俯视着她,顿时,一抹雪白的丰盈的映入他的眼帘,半遮半掩之际,更显诱惑,这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本来已经偃旗息鼓的下面又蠢蠢欲动,“算了,你太诱惑了,还是不看了……”

“看都看了,还想占了便宜,不出工,你这不是耍流氓吗?”慕雅枫大方的说道。

“可是,会有反应的。”隋缘老实的说道。

“你可真是诚实了。”这时,慕雅枫回头望了眼胸膛起伏的隋缘。

“你真要看吗?”隋缘倒也大方,一不作,二不休,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抹雪白。

被一个认识的异性赤裸裸的盯着,任由慕雅枫再淡定,也不禁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并且威胁道:“如果你说的不对,我就告你耍流氓。”

“反正已经耍了……”为了印证自己的脉法,隋缘伸手轻轻的按在了慕雅枫喉结旁边的‘人迎’上,细细的感受着它的脉象。

被人摸了脖子这个敏感的位置,慕雅枫微微一颤,顿时屏住了呼吸。

像寸口一样,隋缘不仅摸到清楚的脉象,还能听到脉的声音,大摸了两分钟,他才恋恋不舍的收手,胸有成竹的说:“你的颈椎从上往下数,第三个关节有问题。”

“你……”慕雅枫不可思议的盯着隋缘,竖起了大拇指,感叹道:“神了。”

“我说对了吗?”隋缘并没有急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我之前拍过片子,跟片子上显示的一模一样。”慕雅枫惊叹道。

“菜上来了,咱们吃饭吧。”摸了摸肚子,隋缘说道。

“我的脖子怎么办?”慕雅枫希骥的望着隋缘。

“吃完饭再搞。”虽然不知道该怎么治,不过,隋缘还是果断的说道。

也就是一会儿的光景儿,上来四个菜。

夫妻肺片、水煮鱼、宫保鸡丁和麻婆豆腐。

随缘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快朵颐,仿佛三年不知肉味一样,可是,两分钟后,他的眉头就皱紧了。

“不合口味吗?”慕雅枫觉得这家店的菜品很好。

“不是。”隋缘摇了摇头,这几年,他在山里面粗茶淡饭惯了,也没有注意自己的饮食,可是,当这种复杂辣味进入身体后,强烈的刺激,让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味道进入身体后,按照不同的方向,进入不同的经脉和脏腑,这种奇怪的感觉,瞬间,又让他想到了老道的话,守一即可通十万八千法门,如此这般,如果尝一遍药物,岂不是说药剂学也就学个七七八八了吗,“你能感觉到食物进入胃部后,味道是如何流动的吗?”

“神仙才能感觉得到。”古怪的看了隋缘一眼,慕雅枫打趣的说道。

“看来自己确实有功夫了。”隋缘颇为高兴,继续体验着这种神奇的变化。

大约半个小时后。

“我去结账,你跟我到酒店,治疗我的脖子,如果治得好,抽时间给我的亲戚也治一治。”说着,慕雅枫站了起来。

“结什么账。”这个时候,隋缘也站起来了,神秘息息的贴近慕雅枫,任凭一股子幽香往他的鼻子里钻,看着她如玉般的耳朵,他的心怦怦的跳着,道:“吃过霸王餐没有?”

“没有?”慕雅枫不知道隋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有没有兴趣试一下?”隋缘提议道。

此时,慕雅枫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了,眼神里却流露出丝丝的兴奋,她道:“可以吗?”

“你先出去等着我。”隋缘悄悄的说着。

“好。”慕雅枫点了点头,拿着小包儿,她微低着头,用明显加快的步伐出了川味餐厅。

等到慕雅枫出了川味餐厅后,隋缘才大摇大摆的来到收银台前,指着后面的牌子,他问道:“挑出毛病不要钱,对吧?”

“只要您说的对。”服务员嘴角微扬,诚肯的说道。

“你们这里是川味,做的都是川菜,为什么辣椒却用S省的呢?”隋缘自信的说道。

“说说您的理由。”服务员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川椒身处天府之国,得灵气孕育,味辛辣而不刺激,而你们用的椒,虽同为辛辣,却少了一分平和,多了分阳炎之气,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椒是S省出产。”隋缘侃侃而谈。

“你是高手。”收银员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您的单免了。”
花语 2017-7-25
引用 4
“他们没有发现吧?”见到隋缘从’聚贤庄——川味’慌张的出来,慕雅枫的心一紧,忐忑的问道。

“快走。”这时,隋缘抄起慕雅枫柔若无骨的手,快步的前行着。

哒哒哒的高根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仿佛应和着快速跳动的心脏,慕雅枫觉得很刺激,还不忘记回头看一看,有没有人追出来,大概急行了五十米,她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捂着心脏,道:“咱们找个地方躲躲吧?”

“去哪里?”隋缘一拐,进了一个大胡同。

“就去聚贤庄吧。”慕雅枫提议道。

“聚贤庄?”再次听到这三个字,隋缘如遭雷击,这个聚贤庄,五年前就存在了,只是,他离开的太久了,一时间半会儿竟然没有想起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要知道,在梨阳市有五星级酒店,可是,要论及有钱人最愿意去哪里,聚贤庄说排第二,绝对就没有其他店敢排第一,毕竟,这是一个会员制的私人会馆,每年的会费就要交三十万,而且听说,如果没有会员带领,即使再有钱,会馆也不会接待,与其说这是一家高档的会馆,倒不如说是一些特定人群的后花园。

慕雅枫居然是聚贤庄的会员。

“你别这样盯着我……”慕雅枫被隋缘盯得心里发毛。

“你这么有钱?”隋缘目光炯炯的说道。

“不可以吗?”慕雅枫挑衅的反问道。

“有钱的妹妹,哥哥领着你去玩耍……”隋缘嘴角一咧,调侃的说着,就拉着慕雅枫往前走。

“听到我有钱,你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啊?”慕雅枫诧异的问道。

“我该有什么变化?”隋缘问道。

“以前追求我的人,一听我的工作,我的收入,就会退避三舍,而你不但不自卑,反而……”慕雅枫如是说道。

“你居然把我跟这些凡夫俗子相提并论。”隋缘摇了摇头,佯装不高兴的叹了口气。

“你不是凡人吗?”慕雅枫笑着问道。

“你看我像凡人吗?”隋缘抬头挺胸,大言不惭道:“我至少也是文曲星下凡,说不定还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呢。”

“见过能吹的,就没见过你这么能吹的。”慕雅枫咯咯的笑着,不一会儿,就领着隋缘出现在胡同里的两扇朱门前。

上面有一块牌匾,上书三字——聚贤庄。

而门的两旁站着一男一女,男的帅气,女的俊俏,真当得起金童玉女四个字。

见到慕雅枫被一个土豹子牵着手,帅气的门童心中一惊,他知道她是这里的常客,可是,从来没有看到哪位男士能够牵着她的手,虽然心里震惊,受过良好训练的他依然十分恭敬的说道:“慕小姐,您请进……”

“这位是我的朋友……”按照规矩,慕雅枫十分客气的说道。

“看出来了。”微微点了点头,帅气的门童道:“这位先生请进……”

就在门童迎客的时候,对面的女童却转身快步进了聚贤庄,不一会儿,在她的引领下,有一位三十五六岁的男人出现在这个偌大的四合院里。

此人一身灰色的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色的眼镜,而略显白晰的皮肤则说明他的养尊处优,不过,在他的身上没有半分的骄纵之气,虽然地位非凡,可是,他尽心尽力的迎接着每一位客人,当他看到隋缘的时候,眼睛里也尽是一片真诚,他就是这间私人会馆的主人——徐相生。

“徐哥,我又来打扰你了。”慕雅枫轻松自然的开着玩笑,显然,两个的关系很好。

“哪里,哪里,你来我这里,倒是让我觉得蓬荜生辉了。”徐相生间接的赞美着慕雅枫,而他的目光却集中在了隋缘的身上,他道:“不介绍这位新朋友给我认识吗?”

“他叫隋缘,隋朝的隋,缘分的缘,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梨阳市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慕雅枫介绍道。

“你好,我叫徐相生,很高兴认识你。”徐相生主动的伸出手,没有半分的老板架子,端是平易近人的紧。

“隋缘,也很高兴认识你。”隋缘握住了徐相生的手,两个人稍用力握了握,算是认识了。

“隋兄,你是雅枫的男朋友吧?”徐相生十分友好的问道。

“这你得问雅枫啊?”隋缘嘴角一咧,十分大方的说道。

“你这位男朋友可了不得。”突然,徐相生感叹着,竖起大拇指,认真道:“你以后有口福了。”

“什么意思?”慕雅枫一愣,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不禁疑惑的问道。

“隋兄可是一位饮食高手,在川味馆里的表现,把我的那一帮员工都震了,估计这会儿,他们还在反复的看录相呢。”徐相生含笑说道。

“我们就是在那里吃了顿饭,就算是郎才女貌,也不至于把人给震了吧?”慕雅枫半开玩笑的追问道。

“他是最近这一年来,首次挑出毛病而不用付钱的顾客。”徐相生感叹的说道。

“这样啊。”慕雅枫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隋缘,质问道:“你不是说带我吃霸王餐吗?”

隋缘嘴角一咧,轻松道:“文明社会,要讲文明,吃霸王餐不好。”

“你居然骗我!”慕雅枫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骗你,咱们能这么亲热吗?”隋缘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你放开我……”

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徐相生像位大哥哥一样,充满了包容,他及时的打断了两个人,道:“是我带着你们玩,还是你们自己玩……”

“这里还有好玩的吗?”隋缘四下看了看,不禁问道。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这一点,徐相生极为自信。

“都有什么呢?”隋缘好奇的问道。

“吃、喝、玩、乐,样样都有。”徐相生微笑着说道:“如果你需要,大保健也有,技师虽然比不上雅枫,可是,也很漂亮的哦!”

“男人都一个德行!”慕雅枫揶榆了一句。

“行,你们自己玩着,有需要的时候,再叫我……”带着笑容,徐相生知趣的离开了。
花语 2017-7-25
引用 5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吧。”四下看了看,隋缘没有发现异常,顿时,心里觉得富人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这里面可是别有洞天的哦。”慕雅枫迈开步子,朝着东边的厢房走去。

“这是什么地方?”虽然觉得这是一座微型的酒吧,可是,当隋缘迈进去的时候,还是被它富丽堂煌的装修给震住了。

酒吧里面有七八人正悄声的谈着话。

“赌酒吧。”慕雅枫来到吧台,对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侍者道:“来一杯赌酒。”

“承惠,一万块。”侍者恭敬的说道。

慕雅枫掏出一张金卡,递给了侍者,很快就刷了一万块。

“什么酒值一万块一杯?”一旁的隋缘十分的惊讶,在他看来,就算是市面出售的五粮液、茅台之流,也不过千块左右,而这样的一杯酒居然能够买十瓶,难道这就是富人的生活,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吗,简直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一杯普通的鸡尾酒……”慕雅枫表现的很平静,自然的解释道。

“烧包!”隋缘感叹着。

“这酒是买给你喝的。”慕雅枫饶有兴趣的说道。

“你还不如给我一万块钱呢!”隋缘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在自己穷棒子的身份。

“这里的赌酒可大有讲究!”慕雅枫瞪了隋缘一眼,然后慢慢的说道。

“不就是一杯酒吗,还能玩出花样来?”隋缘不以为然的说道。

“玩是玩不出花样来。”慕雅枫稍稍一停顿,诱惑道:“这杯酒,如果你能喝出个所以然来,那么,你就会赚到十万块钱。”

“什么意思?”隋缘微微一愣,好奇的问道。

“这是酒吧的规矩,如果能够尝出酒的组成,以及说出酒的年份,那么,就会得到聚贤庄的贵宾卡——不用交年费的那种,顺带着,还有十万块钱的奖励!”慕雅枫说道。

“这不就是花钱抽奖吗?”在隋缘看来,这是小时候的游戏,如果抽到奖了自然高兴万分,如果抽不到,竹篮打水一场空。

“差不多,讨个彩头而已。”慕雅枫轻描淡写的说道,“来这里玩的人都是老板雅士,一万块钱对他们来说不如牛毛,也就是图个乐呵。”

“在这之前,有谁成功过吗?”既然要玩,隋缘也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仗。

“没有。”轻轻的摇了摇头,慕雅枫缓缓的说道:“这种酒是由六种基酒随机组成的,五年来,只有人说对其中的四种。”

“唉……”隋缘心疼的要滴血了。

“您的酒!”侍者恭敬的把一杯淡红色的鸡尾酒送到慕雅枫的面前。

“它叫什么名字?”总算过了一把富人的生活,不管成不成功,隋缘还是问了一句。

“赌酒。”侍者慢慢的解释道:“因为它的配制是随机的,所以,没有具体的名字。”

“我喝了呀!”隋缘拿起这杯淡红色的液体,觉得心疼的在颤,不过,他装模作样的放在鼻前闻了闻。

六种味道混杂在一起,齐齐的钻进他的鼻子和眼睛里,呛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而此时,他痛苦的表情却夹杂着茫然。

“你傻了啊?”慕雅枫不解的看着表情复杂的隋缘,问道。

“有点,太辣了。”隋缘感叹了一句,闭着眼睛,紧皱着眉头,一副一往无前的拼命模样,他咕咚一口,把一杯赌酒全部吞进胃里,然后他伸着舌头,大口的喘气……

“有你这么喝酒的吗?”如此表情,慕雅枫知道隋缘根本就说不出赌酒的来历,要知道,即使那位说中四种酒的人,也是喝了一个多小时,才能确定的。

隋缘不这样想,六种味道钻进他鼻子里的时候,心里就大体知道了这六种美酒的来历,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感觉”,他一口把酒全部吞进了肚子里,不是他馋酒,更不是他不会喝,而是他要让这种味道最为浓郁,也好让他感觉出其中的不同。

果不其然,一杯赌酒进了肚子后,六种味道有相同的方向,也有不同的方向,进了五脏,然后是十二经脉,这让隋缘大为惊讶,然后喜出望外,不过,这时候的他却皱紧了眉头,装出一副疑惑的模样。

作为一名学过一年中医的医科大的学生,隋缘还是明白五脏、十二经、四季与五方的关系的,一经喝下,他便有了八成的把握。

此时,他更为惊讶的是自己的“感觉”,这完全是站桩和静坐带来的附加效果。

这比得到十万块钱更让他兴奋。

“怎么样?”慕雅枫打断了隋缘的思绪,关心的问道。

隋缘幽幽的叹了口气,放下酒杯,背负着双手,感叹道:“赌酒,也不过如此。”

一听此话,这里的人都被他吸引了,齐刷刷的看向他,甚至有几个人在想:“哪里来的狂妄小子。”

“不吹牛能死啊!”慕雅枫瞪了隋缘一眼。

“您能说说其中的个中一二吗?”侍者并不以貌取人,他恭敬的说道。

“像我这样的雅士,会吹牛吗?”隋缘嘴角一咧,大言不惭的说道。

“那你说说,你喝出什么讲究了?”慕雅枫追问道。

这个时候,隋缘更关心奖励问题,他看着侍者道:“贵宾卡和十万块钱,是真的吗?”

“只要您说对了,我这就给您拿去。”侍者微笑着说道。

“贵宾卡值多少钱?”没办法,人穷志短,隋缘缺钱。

“贵宾卡不能流通,只能在聚贤庄旗下的商铺使用。”侍者的表情没有变化,自然的解释道:“不过,要得到贵宾卡,至少要拥有五千万以上的固定资产,也可以说,在梨阳市,它是身份的象征……”

隋缘点了点头,感叹道:“还不错。”

“你快说……”慕雅枫问道。

“就像之前说的,这杯酒由六种基酒组成,而这六种酒,有五种是辛辣的,出自五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说到这里,隋缘轻轻的一顿,故意卖了个关子。

“哪五个地方……”这一次,倒是侍者追问了一句,他隐约觉得隋缘似乎喝出了味道。

“东、南、西、北、中。”隋缘吐了五个字,接着道。

“剩下的那一种呢?”侍者认真的问。

“剩下的这一种就不是白酒了……”隋缘有意的回味着,道:“它是一种葡萄酒,而且是咱们东方的葡萄酒,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是十月份的赤霞珠。”

“好。”侍者掷地有声的说道:“我给您拿贵宾卡和十万块钱。”

“我还没有说出年份、产地和其他的酒名呢?”隋缘不解的说道。

“您已经懂了它们的性格,这就够了!”说着,侍者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隋缘:“……”

包括慕雅枫在内,所有人看怪物一样的盯着隋缘。


《全能护花高手》花语书坊书号:1957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