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烟淼小说《前妻来袭》苏蔓 沈安林 全文小说在线阅读 书号:1952

花语 2017-7-25 310


“安林……”

“住口!”沈安林粗暴的把她按在身下,眸中猛然染上一丝狠绝:“苏蔓,你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你不配直呼我的名字。”

苏蔓张了张嘴,她本要为五年前的事情做些解释,可是话刚到嘴边时,沈安林低头便吻下去,他的舌尖上似有一团火在苏蔓的唇齿间肆意燃烧。等到他终于放开了,苏蔓的唇角已经被咬破了一个小口。

“安林,不可以……”苏蔓挣扎着。


《前妻来袭》花语书坊书号:1952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花语 2017-7-25
引用 1
“安林……”

“住口!”沈安林粗暴的把她按在身下,眸中猛然染上一丝狠绝:“苏蔓,你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你不配直呼我的名字。”

苏蔓张了张嘴,她本要为五年前的事情做些解释,可是话刚到嘴边时,沈安林低头便吻下去,他的舌尖上似有一团火在苏蔓的唇齿间肆意燃烧。等到他终于放开了,苏蔓的唇角已经被咬破了一个小口。

“安林,不可以……”苏蔓挣扎着。

沈安林像是泄愤似的撕扯掉她身上廉价的衣服:“苏蔓,老天有眼。五年前,你母亲欺我穷,如今也让你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沦落到这种卖身的下场!”

苏蔓低抑地啜泣起来,她的眼泪湿了他的脸颊。

可沈安林恶作剧般的故意加重手中的力道,嘲讽道,“苏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装,既然出来卖了,还装什么纯情。”

苏蔓知道五年前是她有负沈安林。

那时候的她,接到了她妈咪的电话,没来得及通知他,便收拾着行李箱飞奔回家了。到医院里又看见一直疼爱她的爹地变成那样,她的整个世界都在那时颠覆了。

爹地留下来的繁冗的债务、被撞伤了脑袋的弟弟、悲伤的只会哭泣的母亲,她作为家里的长女,要承担起这一切。这样的她,哪里还能耽误沈安林。母亲后来让她跟沈安林离婚,她挣扎了一夜,最后还是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和沈安林离了婚。

那场婚姻,她爱的轰轰烈烈。

结局,却狼狈的收局。

她知道自己有负沈安林,可是当时身不由己。

与其让她和沈安林的一起痛苦,还不如放他离开。

苏蔓的额角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沈安林却是勾着痞邪的嘴角把玩的看着她,突然停下身上的动作,一只手轻蔑的勾起她的下巴,微眯的眸中带着似怒非怒,似喜非喜的嘲讽。

苏蔓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只睁着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眼睛迷茫的看向他。而沈安林也低下头了,他的唇已经慢慢的移向她的锁骨处,双眸微眯,危险的寒光快速的闪过,“苏蔓,说,说你想要。”

苏蔓怔神,待反应过来沈安林的话,她感觉喉咙那里被什么东西给塞住了。她想开口说话,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踯躅了半天,她勉强的从牙缝里挤出,“安林”俩个字。

“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我,也别叫我安林。我姓沈,请叫我沈总。”沈安林翻滚着幽暗的眼神,冷酷的打断她的话。

“怎么?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震撼,以前被你和你母亲看不起的穷小子现在也终于熬出头了?”沈安林狰笑,“现在你和我是买和卖的关系,所以我让你做什么,你都要遵循。这样,我才会给你很多很多的小费。要是你不好好的听我的话,你信不信我可以马上让你从这间舞厅里消失?”

嚣张冷酷的话让苏蔓心里一噎,抿了抿唇,弓起腰肢,屈辱的回应道,“沈总,我要,给我。”

沈安林冷哼一声,幽深的眼眸里有着汹涌的波涛在流窜,他邪痞的笑了笑:“苏蔓,高高在上的你,当年在玩弄了我的感情时,可曾想过有今天的报应。”

苏蔓难受的扭过头,不去看沈安林。

现在的沈安林已经事业有成了,而且他心中已经认定了她的罪行。

这时候不管她再说什么话,只会被沈安林认成解释等于掩饰。

与其这样,还不如……
花语 2017-7-25
引用 2
苏蔓缓缓的闭上眼睛,整个身体如坠冰窖一般的寒冷。

沈安林强壮的身子紧贴着她,苏蔓被迫承受着他一波一波的掠夺,窗外,霓虹灯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着,整个城市的夜空显得梦幻而美丽,她心里只想快点完成这场“买卖”,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当年,她和这个男人的爱刻苦铭心。最后也是她先负于他的,时光要是可以重来该多好的。那样,她一定选择不与他相遇,这样就不会把他伤害的那么深了。

一场欢爱结束后,苏蔓挺着身子僵硬的躺在床上。她好累啊,好想好好的大睡一觉,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睡。因为面前的那个男人吃抹干净后,已经再驱赶着她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从来不喜欢和你这种出来卖的女人同睡在一场床上。”沈安林已经穿上了衣服,苏蔓不得不承认,他是天生的衣架,穿什么都好看。只不过现在剪裁得体的阿曼尼西装穿在身上,让他脱离了当年脸上的那份稚气,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美感。

苏蔓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捡起散落满地的衣服,背过身子穿在她的身上。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走到他的身边,咬着牙,屈辱的摊开自己的手掌,盯着地面看。

沈安林说的没错,她和他现在是买和卖的关系。既然是买和卖,那她有权向他伸手拿钱……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低贱了,不过她真的很缺钱。

翻遍她全身的口袋,她身上只剩下一百二十多元。如果拿不到钱,那她妈咪明天的住院费,还有她弟弟的药费,既然在沈安林的眼里已经下贱的女人没有俩样,索性,她就放纵无耻一回。

沈安林的脸色沉了沉,那双幽深的眼眸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悠然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皮夹子来,从里面抽出一叠的钞票朝她扔来。

“你今晚的表现糟透了,但是看在我们以前的关系上,我还是多给了些……不然像你这样的残花败柳,我给一百块钱就可以打发掉的。”

白花花的钞票像雪片一般的飞来,苏蔓低头,垂眸,手紧紧的攥起。

“怎么?这些钱还不够吗?”沈安林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苏蔓,你现在已经不是先前那个高高在上的苏家千金了。你也别在我面前再装什么纯情了。”他警告的说着,俊逸的脸上闪过不屑。

苏蔓吸了吸鼻子,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后路了。

尊严值多少钱啊?

她缓缓的蹲下身,在沈安林嘲讽的眼光中,一一的捡起地上的那些钞票来,然后很认真的清点着钞票。一共是三十五张。她苦笑了笑,沈安林似乎对她还不错。

不知为什么,沈安林看着这样卑微的苏蔓,他的心里涌起一阵暴虐……
花语 2017-7-25
引用 3
五年前那个骄傲如孔雀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也有也沦落成如今这般需要弯下要捡着被人扔在地上的钱。她不是一直都很高傲吗?她不是一直都把她的高傲当做骨气一般挂在嘴边吗?

可笑,她也会有这样的今天……

苏蔓强撑着身上的疼痛,颤微的站起身,牙齿把自己的唇瓣都咬出血来了,她才稳住心中悲怅的情绪,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沈总,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沈安林薄唇紧抿,双眼冷厉的看着她。

苏蔓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难以维持了。沈安林不说话,她只好自己垂下头,迈着脚下沉重的步子从沈安林的身边走过。

她走的步子走的极慢极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

“站住!”沈安林咬重声音喊道,“苏蔓,我是你的客人,既然我照顾了你的生意,在离开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话。”

苏蔓拼命的咬住自己的唇瓣,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沈安林,低头卑微道,“谢谢您照顾我的生意。”她知道他这是故意找她的茬,她只希望自己的顺从能让沈安林尽快的放她离开。

沈安林黑眸锐利如箭,俊眉拧了拧,一只手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压制住心中蹿起的那股暴虐,倨傲的说道,“这还差不多。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该有这行的觉悟,不能拿着顾客的钱还在顾客面前摆谱装纯情。”

苏蔓的头低的更低了,她双手互相用力的揉搓着,低低的应了声“哦”。

沈安林勾勾唇,又朝她快速的望了一眼,目光如冬雨般冰冷凉薄,心硬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从这房里滚出去了。”说道这里,他又故意的停了停,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讥讽的补充句,“还有哦,既然你是出来做的,想要生意好些,总要置办些像样的行头,可不要像你现在身上穿的那样廉价。”

他这话说的有够恶劣的,苏蔓几乎就快要忍不住了,她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手心的肉里,很用力很用力的再忍着,临到快要崩溃的那个分界点时,沈安林又冷漠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滚!难道是要让我向你的老板投诉你。”

苏蔓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又苍白如纸,身子一个摇晃,拼了最大的力气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她挪了挪脚下的步子,艰难的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走的很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拉开房门,离开屋子的那一刻,她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决堤了下来。

她曾经也幻想与沈安林再次邂逅的情景。

可她却从来不曾想过。

再见,会是在这种出卖声色的欢娱之地,而她更是以这种贱薄的职业与他进行交易。

看来,那些过去,真的是永远过去了。

她和沈安林,再也回不去了。

擦干眼泪,她低着头,回到了换衣间。换衣间里,叶雪正焦急的等待着,听到脚步声,她便抬头张望,看见一身狼狈的苏蔓,她眉头蹙了蹙,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关心的问道,“蔓蔓,你没事吧?”

苏蔓抬起苍白的脸望了一眼林雪,从林雪的眼里看到了担忧,她心里一暖,摇了摇头,喃喃道,“没,没事的。”

林雪细细的把苏蔓暴露在外的皮肤都看了一遍,发现她的身上都是些很重的瘀痕,她忍不住的又关心道,“蔓蔓,刚才拉你走的那个男人,你们是不是认识?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苏蔓眼眶一涩,扭过头,目光不再与林雪对视,小声道,“他,是我前夫。”
花语 2017-7-25
引用 4
林雪惊诧的合不拢嘴,许久,她才恢复过神,轻轻的拍了拍苏蔓的肩膀,用极轻的声音道,“蔓蔓,别难过。”她和苏蔓的关系极为熟络,也曾听苏蔓提过她的前夫一两次。而在这仅有的一俩次里,苏蔓提起那个前夫眉梢都带着柔柔的笑意。她知道苏蔓心里还是有那个前夫的位置的。

可是刚才那个男人,全身冰冷冷酷,扯着苏蔓的手又很粗暴,再加上苏蔓现在身上的这些伤……

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那个前夫不是什么善类。

被林雪这么安慰着,苏蔓心里好受了些许,苍白的脸色缓过劲又多了一丝的生气,她苦笑着回答道,“谢谢你,小雪。”

“跟我客气什么。”林雪豪爽的一笑,又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道,“你快点换衣服吧。等下我们一起走。”

苏蔓点点头,挪着艰难的脚步开了自己的储物柜,拿出衣服到后面换了换。

十五分钟后,俩人在一个路口互相告别。

“蔓蔓,回去别多想,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就好些了。”林雪关心的嘱咐道。

“好的。”苏蔓点了点头,也同样的嘱咐的说道,“你住的那地方又没有路灯,自己要小心。”

林雪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和苏蔓告别,自己先行离开。苏蔓站在路口,望着林雪平安的穿过人行道,她才转身往自己租住的房子的方向走去。

而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一辆黑色法拉利F430小车一直悄悄的跟着她。坐在车上副驾驶座上的北堂颢勾着戏谑的嘴角看着开车的沈安林,调侃的说道,“我说沈安林啊,你怎么还尾随在人家身后,这可不像你沈安林沈大少的作风啊。难不成,你对这个女人有意思?”

北堂颢对沈安林很是怨念。本来他就还没有玩够呢,可是沈安林自己要泡女人,干嘛把他一起拉过来吹夜风啊。

沈安林一双薄凉色泽的锐眼像凶猛的野兽在捕捉猎物一般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那个女人,听到北堂颢的声音后,他抿了抿有些向上翘起的唇形,凉凉道,“你说对了,我的确对那个女人有意思。”

苏蔓是在凌晨三点回到家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她穿过杂乱无章的狭小胡同。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插进锁孔里,转了俩下,屋子的铁门便打开了。

脱掉鞋子,换上拖鞋,她轻声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打开橱柜,发现白天她留的那些饭菜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屋子的水槽里还放着一些没有洗的碗筷。她袖子一卷,又轻手轻脚的开始清洗那些碗筷。

“姐姐……”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蔓洗碗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去。灯下,苏未瑾正眨巴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炯炯的看着她,他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维尼熊的玩偶。

苏蔓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纯粹无暇的笑容道,“未瑾,对不起啊。姐姐吵醒你了。”

暖色的灯光下,苏未瑾的脸上洒上了一层金色的蜜粉,格外的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色泽。他有着一双干净纯粹的眼睛,微微一笑时,嘴边还有俩个小酒窝,十分的可爱。

“姐姐,我饿了……”他抱着玩偶软糯糯的说着。

苏蔓瞧见他那副委屈的神情,心里自责的叹了口气,她真是个没有无能的姐姐啊,不能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她笑着轻声哄道,“未瑾乖,现在已经三点了,你现在要是吃东西,那就不能继续睡觉了。所以你乖啦……姐姐先给你去泡杯牛奶,你等下喝了牛奶,再到屋里去睡觉。明天一早……姐姐带你去看妈咪……然后再带你去吃肯德基……未瑾你看这样好不好?”

苏未瑾的脑袋被车子撞后,医生诊断他的智力永远都只能停留在五六岁的儿童阶段。所以苏蔓的话,他是不能完全理解的。但是有俩个关键点他是听的懂的,一个是“妈咪”,一个是“肯德基”。

“好耶,好耶。明天要去看妈咪了。”苏未瑾抱着手中的那只维尼熊,兴奋的转圈圈,“还能吃肯德基,好耶好耶。”

苏蔓看着他那副模样,忍不住偷偷低头拭泪。

都是她无能,不能赚钱让自己妈咪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现在只是普通的一顿肯德基就能让他高兴成那个样子。
花语 2017-7-25
引用 5


在哄完苏未瑾睡觉后,苏蔓才把自己的身子泡在浴缸里。

看着自己光滑胴体上布满的红印,她心头如刀割。

使劲的揉搓着她身上的红印,她恨不得洗掉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那些耻辱。

沈安林……

她喃喃的轻唤着,眼泪又一次盈上泪眶。

趴在浴缸上,她难以自抑的哭了出来。

凌晨四点半,她终于收拾好自己失落的心情,爬上床,闭上眼睛……

而在此刻,苏蔓租住的屋子的胡同外,停了一辆法拉利小车。沈安林专注的视线盯着苏蔓家的房子,看见屋里的灯全部都熄了,他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吸了一口,他才慢慢的转过头,对身边的北堂颢冷艳的一笑。

北堂颢被他这突来的一笑,搅的莫名其妙,他也往苏蔓家的方向看过去,抱怨道,“我说沈少,你要是对那个女人有意思,我就帮你一把,让我底下的兄弟们把她绑了,送到你的床上。这样你就可以省好多的时间,也不必……”也不必大晚上的拉着他在一起吹冷风。

沈安林的唇角绽出一个冷冷的弧度,这森冷的笑意令他英俊的面孔仿佛罩上了一层十月寒霜,“颢,你知道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

“当然是最后把老鼠吃掉了!”北堂颢扬了扬他那两条跋扈的眉毛,轻快道。

沈安林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淡笑,伸手弹了弹香烟上烟灰,带着深意的口吻道,“错!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可以看着老鼠在自己的手上被活活的折腾死。”

他说话的声音温和感性,脸上还挂着清新而优雅的笑,整个人美好的几乎让人目炫。只是北堂颢看着沈安林,身后的脊梁骨处莫名的就感受到一阵寒冷。他身子抖了抖,伸手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小声的嘀咕了句,“沈少,你的意思是……”他边说着边同情的往苏蔓住的屋子的方向看过去。

“我的意思是有些人该会她先前犯下的错误赎罪!”沈安林又是冷冷一笑,脚下的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绝尘而去。

苏蔓,五年前,得到你的垂怜,我以为自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男人。

可是,我们之间的那场婚姻,你却让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蠢的男人。

有些东西,是你欠我的。

是时候该讨回来了!


《前妻来袭》花语书坊书号:1952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