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倪小晚作品《这世间唯一的你》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7094

康乃馨 2018-6-26 138


这世间唯一的你 [完本]

频道:[女]

作者:倪小晚

章节数:471

上架时间:2018-06-21


《这世间唯一的你》花语书坊书号:709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9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1
第1章  突然闯入的陌生男人

这世间唯一的你
这世间唯一的你
倪小晚
天空一片漆黑,暗无星月,乌云笼罩在一起,透着一股压抑之气,闪电划破了天边,轰隆隆的雷声伴着大雨落下。

黑暗的房间里,江晚笙缩在被子里头,身子不住地发抖。她最怕下雨天,灰蒙蒙的天气总感觉压抑,特别是打雷的时候,江晚笙总觉得天边好像出了一个魔鬼,要将天空给撕裂一样。

  砰!

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黑影冲了进来,缩在被子里的江晚笙神经本就即将衰弱,听到这声响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谁?”她明明锁了门。

那个黑影摇摇晃晃,似乎有些站不稳,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那个人的身影,男人?一个醉酒的男人,对于江晚笙来说就是个恶魔。

“出去……唔!”

刚开口嘴巴就被捂住,浑身如火般灼热的男人贴了上来,将她压倒在床上。

“你是谁?想干什么?唔……”话未说完,江晚笙的嘴就被男人狠狠吻住,她惊恐万分地瞪大眼睛,可却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感受到他满嘴的酒气还有男人身上炙热的气息。

他的大手毫不客气地钻进她的T恤衫里,江晚笙回神来,死死地按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男人索性将她的手腕往头顶上扣,江晚笙双手被制住,再也动弹不得。

江晚笙费力地扭动身子,企图从男人身下缝隙逃离,然而却无能为力,力量的悬殊如此大,江晚笙完全被压制。

男人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冽缓慢:“别反抗。”

不反抗?凭什么?江晚笙刚想开口男人的吻就如狂风暴雨般地落了下来,在她的额头,鼻尖,下巴,最后又吮在她饱满的红唇上。

江晚笙刚洗过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上,唇上的柠檬味道似乎让男人很喜欢,男人就仿佛在品尝着上好的好酒一样去吮吸属于她的甘甜。他下巴的胡茬刺得江晚笙细嫩的皮肤生疼。

江晚笙心中惊骇不己,窗户突然被冷风吹开,海风灌入,江晚笙冷得直哆嗦,雷声轰隆隆而下,她吓得动弹不得。

“你这是强爆,我要告你!”江晚笙喘着气。

话落,耳边却传来男人低缓的轻笑声:“告我?呵,要我告诉你名字么?”薄唇在她的肩上落吻,声音暗哑低沉。

“什么?”男人突如其来的话语令江晚笙不解。

“记住,你今晚男人叫厉封秦。”

话音刚落,厉封秦动手将她身上仅剩无几的衣裳剥落。

“啊——不可以!!”

“别碰,不行!王八蛋,你放开我。”

期间江晚笙嗓子都快喊哑了,可根本没有一点用处,混乱中她感觉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后,她整个人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依旧是一片漆黑,江晚笙一身大汗,她摸索着起身,身下一阵痛楚传来,她差点晕死过去,她抓紧被子,慌得不知所措。

身上这么疼?所以说刚才那一切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思及此,江晚笙顾不得身上的痛楚,立马起身,摸到墙边开了灯。

房间里恢复光亮,江晚笙清楚地看到了床单上的血迹,脸色顿时刹白,娇小的身子摇摇晃晃地走回床边坐下。只是来参加一个宴会,就不明不白地把第一次弄丢了,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男人。

“你今晚的男人叫厉封秦。”耳边闪过某人不要脸的话语。

“厉封秦?”那个男人的名字?江晚笙白皙的小手紧紧地揪着棉被,却意外碰到一块冰凉的物品。

她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玉扳指,江晚笙将玉板指拿起来端详,这是什么东西?恍惚间忆起之前迷糊之际,那男人躺在她的身边,将一个冰凉的东西塞到她手心里。

“三天后来江城找我,你去找一个叫齐铭的人,他会带你来见我。”

“记住了?”

当时江晚笙疼得说不出话,只是眯了眯眼睛,之后又沉沉晕睡过去。

想到这里,江晚笙握紧了手中那个冰凉的玉扳指,精致的小脸扬起愤怒,真是不要脸的臭男人,厉封秦是吧?就算拼了命她也要把他给告了!

警察局

此时已值深夜,值班的两个警卫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门突然被推开来,二人一顿,抬头看去。

一个穿着浅色棉布花裙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她看起来约莫也就18岁左右的模样,一头长及腰的黑发中分自两边散开,素白精致的小脸,剪水的眼瞳极为灵动,不过最惹人注目的是,她额头有一颗砖红色的朱砂痣。身子看起来瘦弱,可脸上却透着倔强

“小姑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警卫叔叔问。

“我要报案!”

二人面面相觑,之后询问:“报什么案?”

三分钟后,江晚笙面无表情地再强调一遍:“我说要我报案,我被强爆了,事情发生在今天晚上八点十分左右,地点是在一艘轮船上面,那个人说,他叫厉封秦。”

“不,不是,你说他叫什么?”年纪大的警卫叔叔觉得嘴皮子都有些哆嗦。

“厉封秦、”

“叔叔,厉封秦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啊?”年轻的警卫凑到自家叔叔耳边询问。

“去,厉封秦都不知道?赶紧去打电话。”

被叔叔这么一说,年轻的警卫才恍然大悟过来,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厉封秦这个名字耳熟了,脱口道:“厉封秦呀,那不是厉氏财阀掌权人,掌握着亿万商业帝国,人称‘帝少’的厉封秦么?叔叔,我没记错吧?”

“不要命了?敢直呼厉少的名字?滚去打电话。”

一直坐在前面面无表情的江晚笙听到亿万商业帝国的时候,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可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她只好开口:“叔叔,能立案吗?我要告他!”

告厉封秦?陈俊东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而且这话还是从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口中说出来的,以往他是听说呀,不少想接受厉封秦用尽手段的,只是没想到有人用手段居然用到警察局来了。

厉封秦是什么人?多少女人排队等着爬他的床,他会去强爆一个小女生吗?有点不可思议。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2
第2章  刚分开就迫不及待

这世间唯一的你
这世间唯一的你
倪小晚
江城最豪华最奢侈最纸醉金迷的蒂斯别苑、

水晶般透明的落地窗前,一个高大挺拨的身影立在那儿,手里端着红酒杯,轻轻地摇曳,微仰头轻轻品尝着红酒。

站在26楼,几乎可以俯瞰着整个江城,厉封秦如猎豹般蕴含凌厉的眸子将这些繁华尽收眼底,挺拨的身影狂野不拘,孑然散发的是傲视着整个天地的强势。

嘟嘟——

雪白色墙边一个类似液晶屏幕的东西发出光亮与声响。

厉封秦微微侧眸,长腿迈开,按下旁边蓝色的按钮。他脸色淡漠地看着出现在屏幕里的齐铭,口吻薄凉:“什么事?”

“厉总,您吩咐找的人已经找到了。”齐铭的声音隔着屏幕清晰地传递出来。

“关起来,审一审,看看她背后的人是谁。”

“是,还有一件事……”齐铭的脸上呈现出犹豫,欲言又止。

厉封秦危险地眯起黑眸,“说,不要吞吞吐吐。”

齐铭被他凌厉的眼神一扫,顿时缩了缩肩膀,他怕说出来以后自己的脑袋要搬家,可是一想到自家少爷最讨厌的就是吞吞吐吐的人,只好硬着头皮道:“南路那边的警局打电话过来说,有人要告你。”

“告我?”厉封秦指腹缓缓地摩擦着酒杯,眉峰轻挑。

“是的,原告听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女孩?不知为何,厉封秦忽然想到了晚上在船上强上的那个女人,青涩的反应和举动让他不能自控,指腹一紧,杯子在他手中收紧。

“哦?为什么告我?”

“厉总,对方说要告你强爆!”

话音刚落,高脚杯碎在了厉封秦的手中,齐铭头皮发麻,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就是完、蛋、了!!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厉封秦不怒反笑,薄唇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告我强爆?她还真做得出来。”

“马上给我备车。”

已经快到午夜12点了,江晚笙从一开始端坐在桌前到现在整个人疲惫地伏在桌面上,一杯温水突然放置在她面前,“喝杯水吧。”

听言,江晚笙抬起头来,朝年轻警卫扯了扯唇,露出甜美的笑容。“谢谢。”

事发之后她下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警察局来了,其他的事都抛之脑后,现在不仅累,也很渴,更重要的还是饿。

她捧着水杯慢吞吞地喝着。

啪哒——

外头传来声响,是叔叔陈俊东推开门,他老脸布满了着急:“来了!来了!”

“叔叔,什么来了?”

“厉,厉………”陈俊东一想到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说话就开始结巴。

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陈俊东肥胖的身子矫健地往旁边一闪,让出路来。

一个身形挺拨,穿着深色西装,俊美如天神的男人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江晚笙打量着他,深色的西装剪裁得体,五官俊美,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细长勾魂的桃花眼却蕴含着凌厉,鼻峰高耸,薄唇紧抿。

房间拥挤起来,江晚笙觉得自己都快没地站,因为这个俊美的男人气场太强,一群黑衣人又虎视眈眈。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立案,就要派这么多人出动了吗?

厉封秦进来就看到了站在桌前的女孩,如齐铭所说,看起来还真的像十七八岁,他浓密的眉毛蹙起,这么小?可明明很有料,没想到居然是个小丫头。不过,厉封秦第一眼就看到了她眉间的朱砂痣,含着冰冷的眸光闪了闪。

他长腿逼近,很快就走近了江晚笙,阴冷强势的气息包围了她。

江晚笙步子退了俩,抬眸仰视着这个海拨高出她一截的俊美男人。

“你,你是谁?”

轰——

陈俊东简直想晕死过去算了,若不是厉封秦在场,他肯定要上去拽着那个丫头的耳朵骂,姑奶奶啊,你不认识他你敢来告他强爆?典型的吃饱饭了撑着了是吗?

厉封秦伸手挑起她下巴,江晚笙下意识地拍掉,警惕无比地瞪着他。

齐铭觉得自己呼吸都快静止了,那个女人居然把厉总的手给……拍掉了。天呐天呐,看来这个女人手要跟身体分家了。

厉封秦眸光一冽,冷笑着俯身凑近她,用只有两人听到的音量:“怎么?才刚分开,就迫不及待地想来找我了?”

他的声音冷冽低沉,像缓缓拉动的大提琴,很熟悉、

“你今天晚上的男人叫厉封秦。”

男人直白的话语在耳畔回响,江晚笙猛地恍过神来,一双星眸瞪得老大:“是你!”她说得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扑上去咬碎他的模样、

“是我。”厉封秦棱角分明的下巴微扬,唇角勾起着一抹戏谑的弧度,一副就算是我,你又能奈我何的表情模样。

江晚笙娇小的身子动了,她身手敏捷地窜到了陈俊东身旁,拽着他的衣袖,“叔叔,就是他,就是他强爆了我,快把他抓起来!!”

说完江晚笙一脸神气地看向厉封秦:“之前我就说过,我会告你的。”

厉封秦冷冽的桃花眼扫了齐铭一眼,齐铭立即会意,挥手让所有人出去,顺便将陈俊东and小安都带了出去。倾刻间,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江晚笙和厉封秦两个人。

江晚笙瞬间就觉得自己处于劣势,但她还是抬首挺胸与他对视。

在厉封秦眼里,面前的江晚笙就像一只小白兔,身陷险境却不自知。

“说吧,想要什么?”

什么?这剧情转变得太快,江晚笙根本猝不及防,她盯着他:“什么意思?”

厉封秦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双腿交叠,手平握平放在膝盖上,他唇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笑容:“不是要告我?给你一百万,够不够?”

江晚笙以为自己幻听了,一百万?她仰起小脸,质问:“你的意思是花一百万买我的初夜?让我不要告你吗?”

厉封秦桃花眸子微闪,唇角轻挑,打了个响指。

“你很聪明。”

聪明能当饭吃?还不是被你给上了?江晚笙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她冷笑着迎上他的眼神,毫不畏惧:“所以你现在是在收买我吗?”

厉封秦只是侧眸,并不答话。

江晚笙倔强地抿着嘴,突然转身走了出去。

“去哪?”厉封秦见她不打招呼就想走,脸色沉了下来。可是江晚笙没有答他的话,厉封秦只好上前拦住她,蹙起眉:“我在问你话。”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3
第3章  整个人打包带走

这世间唯一的你
这世间唯一的你
倪小晚
“让开!”江晚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要去哪呢?在看清楚目前的形势以后,她还说出来她就是猪了。见他还一直挡在跟前,江晚笙索性从左侧钻过去想溜掉,手腕一紧,整个人被她拽了回去,再顺势压在竖硬的门板上。

“不说话?是不是还想去告我?嗯?”厉封秦将她压倒在门板上,双手将她雪白的小手紧紧扣住,让她整个人动弹不得。

江晚笙来气,这个男人凭什么从一开始就这么霸道,到现在还是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她用力地推搡着他,咬牙切齿地道:“是又怎么样?你可以强爆我,我就不可以告你吗?你可以收买我,我就不能拒绝吗?你放开我,放开我!”

  他半天不松开,江晚笙气得七窍生烟,索性对着他的手臂咬了下去。

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厉封秦低头,大手掐住了她的下鄂:“你以为我愿意强爆你?嗯?如果我不是喝多了,还被下了药,你以为我愿意碰你一个发育不成熟而且还未成年的丫头?”

发育不成熟?未成年?江晚笙真是醉了,她哪里未成年了?她哪里发育不成熟了?

“你这就是拐着弯说我没身材是吧?”没理由的,他敢说她没身材,她就和他杠上了。

说完,江晚笙挺了挺胸脯,一副要和他理论的样子。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厉封秦口吻却很淡漠,仿佛在描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江晚笙气得脸色都涨红了,她用力地将他推开:“我告你告定了!”

  走了两步,果不其然,厉封秦又前来,打算拽住,却不想这次江晚笙长了记性,在他抓到她之前,她猫下了腰身直接从厉封秦的腋下钻了过去。等厉封秦反应过来的时候,扭头就看到那个丫头狂奔而走了,一头秀发在夜色下十分飘逸。

  “站住!”反应过来,厉封秦咒骂了一声,这个该死的女人,把他的手臂咬了,就打算这样跑了?

  江晚笙跑出来的时候,齐铭本能反应就是上前抓人,江晚笙伸手乱打乱踢着,毫无章法,一下子就被齐铭揪住了双手,然后扣在了背后。

  “啊疼疼!”江晚笙疼得眼泪都差点飞飚出来,她使劲地登着腿:“放开我,你们这些不懂怜香惜玉的王八蛋!”

  恰好此时厉封秦走了出来,齐铭押着江晚笙到了他面前,请求指示。

  “厉总?”

  厉封秦看到那双细白手腕被齐铭给掐得青紫,心中一动,不由得危险地眯起了狭长的眸子,可在看到那丫头满脸的倔强和高傲的时候,他又打消了放开她的念头。

  微扬起唇角,厉封秦低声问道:“还跑不跑了?”

下一秒,江晚笙整个人从地上跳起来,一双长腿往厉封秦踢去,“厉封秦,你个乌龟王八蛋,有本事你就放开我,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旁边站着观摩的陈俊东和小安也忍不住哆哆嗦嗦地上前劝告:“厉总,你们这样对一个小女生,不太好吧?”

  “小女生?”厉封秦不屑地冷笑一声,露出自己的胳膊,上面有几个很深的牙印,还带着血,“你看她像女生吗?整一个泼辣的丫头!”

  “厉总,这丫头怎么办?”齐铭控制得很累,江晚笙老挣扎,而且老要来踢他,一会又要跑去踢总裁,他一边要顾着总裁一边还要顾着自己。好累呀~

  “带回去。”

  “你说什么?我才不会跟你走,放开我,有本事你们就放开我!”

夜色中,一辆加长林肯轿车缓缓前行,齐铭在前面当司机,厉封秦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眯着眼睛休息,对周边的声音充耳不闻。

  江晚笙上车后手就被绑住了,然后被丢在后车座,紧接着厉封秦就坐了进来,强大的黑暗凌厉气息将她罩住,瞬间周围的气压也低了几分。

  本来大喊大叫的她也噤了声,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上来的时候后面有好几辆黑色轿车,十几个黑衣人,跟他硬碰硬根本不值当。

  所以江晚笙打算硬的不行来软的。

  “厉封秦。”

  她声音软软的,像刚卷出来的棉花糖,闭着眼睛的厉封秦心神一动,侧眸扫了她一眼,那丫头窝在车座上,咬住下唇,灵动如泉的眼睛骨溜溜地转,一看就知道在动着歪脑筋。

  “如果你是想跑的话,那我奉劝你,想都不用想,因为你跑不了的。”

  就算这会儿她真的跑了,那么他还是会把她给抓回来。

“谁说我要跑了?”江晚笙软萌地眨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声音越发柔软:“你们人那么多,我就算跑得了初一也跑不了十五是吧?”

还卖萌?啧,厉封秦懒洋洋地问:“想要什么?”

“给我松松绑。”江晚笙咬住下唇,一副小白兔受惊的模样:“手疼。”

前面当司机的齐铭透过后视镜看到江晚笙面上的表情,内心无奈地摇头,好无耻,居然对着厉总卖萌。

厉封秦被她这个样子逗乐了,不由得勾起唇角,“转过去。”

  于是江晚笙便乖巧地转过身,厉封秦便替她解着手上的绳子。

  “嘶~”江晚笙低头看自己的手腕上已经被勒出来几条细细的红痕,疼得不行,她揉着手咬着下唇,要怎么逃呢?跳车?如果跳车的话,摔下去会不会变成残废?

  思及此,江晚笙扭头看向窗外。

“不用看,现在车速最高可以达到80,按照这个车速,你跳下去,会尸骨无存。”

什么?江晚笙愕然地瞪大星眸。

“齐铭,加速。”

“是,厉总。”

坐在旁边的江晚笙听着二人的对话,无语地瞥了厉封秦一眼。

“无耻!”她低声咒道。

“你说什么?”厉封秦侧过眸看她,一双桃花眼含着若有若无的冷意。

江晚笙感觉身子一冽,赶紧笑眯眯地接话:“没什么,我是说司机车技真好。”

好?好个P,午夜12点多路上根本就没有人,这个车速倒是开得爽快!可她想跳车就难了。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4
第4章  我现在是你的男人

这世间唯一的你
这世间唯一的你
倪小晚
蒂斯别苑

江晚笙一进门就惊呆了,围绕式的别墅中间是一个巨型喷泉池,地板采用的仿古砖,温馨的色彩充满惬意,呈现出主人的生活品质。

这儿……是江城最美,最繁华,最值钱的地段,栖霞区。

因为四面环山绕水的关系,做房地产的,只要精明的都会买下来把这儿打造成景区或者度假村,都可以绵长地收益下去。

栖霞区值钱到什么地步?每平方米都是以美金来计算,江城能买得起这儿的屈指可数,可厉封秦眉头都不皱一下,直接将这儿买下来后,却并没有拿来做房地产,反而打造成了个人的府邸。

这一点,就让那群做房地产的恨得是牙痒痒,可你有什么办法?人家财大气粗,钱多得可以砸死你。

这点是所有人服气的。

对这些,江晚笙也有所耳闻,只是她没有想到买下这里的人居然是厉封秦。

而她现在居然就站在这儿,江晚笙微抬起头,仰视着上方的水晶吊灯,一种强大高贵的压抑扑面笼罩而来。

厉封秦,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江晚笙觉得自己就像沙漠里的一粒尘埃。

“厉总,您回来了。”佣人表情谦卑地上前,语气尊敬。

厉封秦侧眸看了一眼愣在那儿打量的江晚笙,唇角挑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带这位小姐去梳洗一下。”

被点到名的江晚笙不可置信地伸手指着自己:“我?”

“小姐,请跟我来。”佣人走到江晚笙面前,温和有礼。

江晚笙看了厉封秦一眼,一副我不走的表情。

“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见人吗?我可不喜欢一个脏兮兮的小东西在我跟前晃。”

闻言,江晚笙低头,白色的鞋上沾了灰尘,黑不溜秋的,小裙子也是皱巴巴的,江晚笙恍然大悟,自己一下船就飞奔过来了,头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小姐,请吧。”佣人再一次重申道。

江晚笙只好随着她一起去梳洗,等梳洗完毕,她换上了佣人准备好的衣服和鞋子。

“小姐,厉总在客厅等您。”

于是江晚笙便在佣人的带领下到了客厅,老远的江晚笙便看到厉封秦坐在欧式真皮沙发上面,他修长的双腿交叠,手里把玩着一个雕琢精致的古玩玉石,沉寂的侧脸和幽深如谭的冰眸让人无法探知他在想什么。

脚步声由远而近,佣人带着江晚笙在他面前停下,尊敬地道:“厉总,人带来了。”

“嗯。”厉封秦应了一声,站在他身后的齐铭朝佣人挥了挥手:“先下去吧。”

佣人走后,厉封秦才慵懒地抬起冰冷的桃花眸子,看向梳洗完毕的江晚笙,只是一眼,那双冰冷的眸子里便闪过一抹惊艳。

精致的抹胸式小洋装贴合地穿在江晚笙身上,裙子的长度只好及膝盖,将她娇小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

远远看着,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清新百合。

嗯,倒是很合他的口味。

厉封秦满意地点头,手中的玉石也停止了转动,他唇角挑起一抹惬意的弧度,朝她勾了手指。

“过来。”

嗯?江晚笙原本就觉得他的目光像透视镜,几乎要把人给看穿了,让人很不舒服,这会儿居然还叫她过去?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温度下沉,厉封秦眸色冷了几分。“你耳朵有问题?没听到我说的话?”

听言,江晚笙没好气地答:“你耳朵才有问题呢,听见了又怎么样?你叫我过去我就必须过去吗?厉封秦,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人虽然看起来俊美如天神,可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强了她不说,还霸王似地把她带到这儿来。

想怎么样?厉封秦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他的表情就像一只豹子,突如起身将江晚笙扑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江晚笙惊叫一声,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双手被她扣住举高过头顶。

这样的动作江晚笙经历过,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脸色大变,挣扎起来,“你起开!”

站在沙发旁边的齐铭嘴角抽搐,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心里暗暗叹息,自我催眠,我什么都没听到。

她洗过澡了,可身上却还是有一股很淡很清新的柠檬香味,厉封秦已经很长的时间没有闻到像她身上这么清新的味道了,索性伏在她的颈间贪婪地吸取着这甜美的清香,冰冷的薄唇轻轻地擦过她细嫩的皮肤。

江晚笙颤栗了一下,别过头重重地喘气,像野兽一般地低吼着:“你个变态,放开我。”

“那怎么行?”厉封秦埋伏在她的颈间吐气如莲:“若是放了,你又要跑到警局去给我惹事,嗯?”

他是指告他的那事?江晚笙甚是无语,他又好重,压得她喘不过气,偏偏手又被扣住,动弹不得。最后江晚笙只得是欲哭无泪。

“你能不能先起来?有什么话我们坐着说不行吗?”

“丫头,你都要去告我了?你认为我们之间还能坐着谈?”某人的声音轻缓又低沉,带着一股戏谑之意。平躺着的江晚笙并没有看到厉封秦嘴角那加深的弧度。

“就算,不坐着谈也没有必要这样躺着谈吧?”江晚笙喘得厉害,直觉告诉她这是个危险的男人,或许之前她还可以无视去告他,可是现在在见识到他到底是谁以后,江晚笙觉得,自己应该是告不成了。

厉封秦若有若无的笑声传来。“那,还告不告了?”

这点,要妥协吗?江晚笙在思考,如果妥协的话,那她的处纸之身怎么办?不妥协,让他这样一直压着?

两者都不可能。

“你能不能,让我起来再问?”江晚笙只能干笑着道。

“不能。”厉封秦又压紧了几分,僵硬的胸膛摩擦着他,他终于抬起头了,与她清丽的星眸对视,相比之下,他的桃花眼里蕴含了几许凌厉。“到现在你还决定要告我?不改变主意?”

江晚笙老实地点了点头。

“不准告!”

“凭什么?”

话音刚落,江晚笙只觉得眼前一黑,厉封秦竟然直接俯身,低头在她粉红的唇瓣上重重落下一吻。

之后再抬起头,看似无比真诚地与江晚笙对视。“你占有了我,我现在是你的男人,你觉得告我,合理么?”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5
第5章  你在挑逗我?

这世间唯一的你
这世间唯一的你
倪小晚
合理么???

江晚笙眨着灵动的星眸,这男人已经到了恬不知耻的地步了吧?脸皮得厚到什么程度才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可他太强势了,江晚笙要是再逞强下去,估计他不会放过自己。她思考了几秒后,咬着下唇斟酌道:“那我不告你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谁想,厉封秦修手温润的指间却落在了她的眉间,轻抚着那颗精致的砖红色朱砂痣,爱不释手,声音轻缓:“我给你的玉扳指呢?”

  玉扳指?谁在乎那东西?

  “丢了。”江晚笙随口答道。

  “丢了?”厉封秦眼神一寒,周身的气压莫名降低,他眯起眸子扣住了她小巧的下巴。

  江晚笙看他眸子蕴含起冰冷,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丢哪了?”

  “船上……”江晚笙咬住下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来,她握紧了手中的玉扳指之后,心中信誓旦旦地想要把他告了,起身的时候腿一软就摔了下去,玉扳指也从手里飞了出去,之后骨碌碌地滚到了柜子底下的角落里。那个柜子很大,江晚笙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搬不动,于是就放弃了。

  “所以,因为你搬不动,所以就不要那个玉扳指了?连找都不去找?”厉封秦的声音很冰冷,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分不清喜怒。

  静了三秒,厉封秦坐起身,冷声吩咐:“齐铭,带人去把那玉扳指找回来。”

  齐铭在心里叫苦连天,连带着看江晚笙的眼神都有些忧怨,现在都已经午夜两点钟了,他居然还要去执行任务,天底下还有比他更苦逼人的吗?

  “是,我马上去找回来。”

  等人一走,大厅里就剩下江晚笙和厉封秦二人,江晚笙看了厉封秦一眼,他双腿交叠,姿势优雅无比地端坐在左侧,俊脸透着冷毅的线条。她爬起来挪着身子下了沙发,小声地问:“他都走了,我可以走了吗?”

  不问还好,一问厉封秦冷冽的视线就朝她扫了过来,“走?这么晚了,你想走去哪?”

  “回家啊。”江晚笙开始有点后悔了,她不应该这么冲动直接去报警的,现在把自己送羊入虎口,如果今夜一晚上不回去,明天回去的话,肯定会被继母数落一番。

  “回家?”厉封秦冷笑,看了窗外漆黑的夜色一眼,“你是说你要在这么黑的夜里走回去?”

  江晚笙也顺着他的眼神朝窗外看了一眼,乌漆麻黑的,根本看不清楚路,况且栖霞区离自己的住处好像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江晚笙真是要疯了,怎么就被带到这里来了呢?

  思及此,江晚笙恶狠狠地瞪了厉封秦一眼,气愤道:“是你把我带到这儿来的,难道你不应该派人把我送回去吗?厉封秦,你可真没有绅士风度!”

  “哦?”看似乖巧的小猫突然亮出了爪子让厉封秦觉得颇为有趣,在船上和警局的时候就嚣张跋扈,可上了车反而乖巧起来了,他还以为她能装多久,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尾巴露出来了。“我可没说要负责把你带回去,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自己走回去。”

  自己走回去?江晚笙气得七窍生烟,冲他大吼:“厉封秦,你特么还是不是男人!”

  懂怜香惜玉吗?就算不懂,也应该有责任心吧?

厉封秦挑起唇,一双桃花眼透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我是不是男人,你今天晚上不是体验过了?”

  “……无耻!!!”江晚笙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欲走。

  下一秒,厉封秦大手一捞,再一次将她扑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他伸出修长的指尖,摩擦着她柔软的耳垂,清冽的气息喷薄在她的俏脸上,“你今天晚上哪也不许去,好好地呆在这儿。”

开玩笑,江晚笙怎么可能呆在这个陌生男人的家里一个晚上?

  “我不要!”她拒绝,伸手推拒着他的肩膀。

  “不要也得要,除非你想自己走回去。”

  “……”江晚笙默了,自己走回去?且不说路程需要一个小时,她也不认识路啊,而且这么晚了能打到计程车吗?

  厉封秦低下头来,俯身在她的耳畔低喃:“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栖霞区除了这儿,其他都是森林,森林里会有什么,你应该挺清楚的。”

  江晚笙是彻底败给他了,她咬着下唇,干笑着道:“我知道了,我住在这儿行了吧?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许再碰我,尤其是现在,马上从我身上起开!!”

  “……”厉封秦一阵无言,这女人过河拆桥的本事倒是挺快。他轻笑一声,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怎么?自己迫不得及待地跑来找我,现在却要将我拒之千里了?”

  “谁找你了?我那是准备告你,起来啦,你压得我喘不过气!”江晚笙用力地推着他,奈何某人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地压住她,害得她动弹不得,几经推搡,江晚笙累得气喘吁吁,额头都渗出了细汗,看着仍不动弹的厉封秦,江晚笙无奈地朝上空翻了翻白眼,不反抗了。

她不反抗了,厉封秦却居然主动起身了,并且拽住她的手腕,将她带了起来。

  “走。”

  “去哪儿?”江晚笙细小的手腕被他扣住,她只到他的肩膀,前面的身影很伟岸,他步子迈得挺快的,江晚笙也只好加快步伐跟上他。

  “都几点了,你还不打算休息?”

  厉封秦带着她进了电梯,江晚笙瞠目结舌,“还有,电梯?那外面那些旋转式的楼梯是干什么用的?”一边问,江晚笙一边打量着电梯内的楼层数,发现这儿居然整整32层楼。

  我靠——

  果然是买下栖霞区的有钱人!

  “外面的楼梯?摆设。”厉封秦轻哼了一声。

  江晚笙撇嘴,没有再开口,她打算站到角落里离他远一点,奈何他一直紧握着自己的手,他大掌的热度清晰地透过双手的交握传递过来,沿着骨血渗入她的心脏,江晚笙不自在动了动,指甲在厉封秦的掌心划动了几下。

  猛地,厉封秦眯起眸子,侧眸将她压在墙上,“你在挑逗我?”

  江晚笙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紧张地眨着双眸:“我什么时候挑逗你了?”

  小手被她抓住放到眼前,厉封秦唇角挑起一抹优美的弧度:“你没有挑逗我,指甲划我的掌心干什么?嗯?”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6
《这世间唯一的你》花语书坊书号:7094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94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