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西极冰作品《前世孽缘》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7062

康乃馨 2018-6-26 168


前世孽缘 [完本]

频道:[女]

作者:西极冰

章节数:501

上架时间:2018-06-20


《前世孽缘》花语书坊书号:706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6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5)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1
第1章  够不够碰你

前世孽缘
前世孽缘
西极冰
我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没心没肺的,一年前,还是两年前,还是N多年前。

总之习惯了灯红酒绿的生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就像落入沧海的尘埃,慢慢的就与海水融为一体了,永远随波逐流。

我是夜店的钢管舞演员,说好听点是演艺工作者,难听点就好比旧时的舞女,赚的也是不怎么光明磊落的钱。

入这行的原因我不想提,成人的世界里是没有理由和借口的,所有的理由和借口不过是一种掩饰。

我熟悉魔都各个夜店,大大小小的夜店我手一挥便能拟出一张地图来。

这些年,我从那种低档次的夜店,慢慢混到了一家名为“BBgirl”的会所,这是魔都最奢华的地方,没有之一。这地方占地千亩,集吃喝玩乐为一体,有洗浴中心、餐饮部,练歌房、演艺厅等。

会所的舞女一共分为两种,一种是能脱的,一种是不能脱的,我属于后者。

我的日薪是五千到一万的范围,得要看客人什么要求。如果要脱的话,基价就是两万,然后每脱一件是五千块的加码,直到最后全部脱光。

我们跳舞并不是针对会所全部消费者,而是极个别的,跳舞的地方是结构特殊的包房。

一般能在这会所开个特殊包房再叫上个舞女跳舞的人,都是些不差钱的主。也所以,在这儿被包养的舞女,金主大都很有钱,也特别大方。

经理乔姐一直喊我也找个金主算了,说已经在这样的地方了,即使守着些什么别人也不会相信,还不如肆无忌惮一些,以后赚多了钱,要车要房要男人都不过是浮云。

对此我不置可否,我不找金主可不是为了名节,而是耽误我赚钱。再有,我内心深处始终还有些期盼,期盼他……

我想象过很多种与陆朝歌再次见面的情景,却万万没想到会是在这个会所,在这个名叫“雏菊”的大包房里。

我穿着性感的黑色皮短裤和抹胸从天花板的升降台风骚地下滑时,一眼就扫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他,边上还有不少试图讨好他的莺莺燕燕,如众星捧月。

这一刻我满身气血像是瞬间冲到头顶,忽然慌了。本已勾住钢管的双脚瞬间滑落,直接从钢管上摔了下来,把站在台边活跃气氛的一个大胖子给撞了。

这大胖子没站稳,头直接磕在了桌沿上,生生磕出一道血印。他一怒,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揪住我的头发,抬手一耳光抽了过来。

“妈了个逼的,老子特意点了你的台给我兄弟接风洗尘,一出场就他妈的这么晦气,故意的是不?”

我还来不及站起身,他反手又一耳光抽了过来,打得我唇齿间一股咸腥的味道。

我不敢吭声,这儿的老板很霸道,但凡会所的员工跟客人起了冲突,不管谁对谁错都是我们的错。我也不敢抬头,怕陆朝歌认出我来。

这肥胖子见我怂,气得又踹了我一脚,才转身低眉顺目地走到陆朝歌面前讪笑道:“陆老板,真的不好意思了,我马上叫经理给咱们换一个。”随即他手一摆,门口那小厮就低头出去了。

陆朝歌冷哼道:“你们都出去!”

“这……”

“滚!”

肥胖子领着众人鱼贯而出后,陆朝歌起身朝我走了过来。我往台后缩了缩,垂着头不敢看他,心疯狂地跳着,恐惧着。

他蹲在地上用手拨弄开了我散乱的头发,凌厉的视线就那样直直定在了我脸上。震惊,错愕,以及愤怒,分别在他眼底迅速转换。

好些年不见他更成熟了,剑眉,朗目,高挺的鼻梁,精致的轮廓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他是被老天眷顾的男人,黑白分明的星眸中泛着狂傲的光芒,有种能把这世界踩在脚下的气势。

而我……

在这一刻卑微到了尘埃里,被他一身自信张扬的光芒刺得自惭形秽。我再无法佯装自若,不顾一切地爬起来想逃,谁料脚踝一阵剧痛,“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站不起来。

陆朝歌一把捏住了我的下颚,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瞪着我道:“裴丹青,五年不见,你可还好?”

你可还好?

陆朝歌,你眼睛看不到我在做什么吗?我怎么会好?

我很想歇斯底里冲他吼一句“我好或不好与你何干”,可我喊不出口。五年过去,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了,我不再是我,而他也不再是他,我有什么资格对他吼叫?

我没理他,撑着桌沿慢慢站了起来,正准备跳着出去时,他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瞬间像被刺到敏感神经似得对他尖叫了声,“混蛋,别碰我!”

他怔了下,唇角随即泛起了一丝淡淡的讥讽。拎过放在沙发上的包,从里面倒出无数沓美金,一沓一沓踢到我面前,怒不可遏地吼,“裴丹青,这些钱够不够碰你了?够不够啊?”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2
第2章  柯远威

前世孽缘
前世孽缘
西极冰
“你混蛋!”

陆朝歌冷漠凉薄的话如一把利刀击碎了我满目疮痍的心脏,我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转身不顾脚踝剧痛冲出了门。

我躲进了会所的更衣室里,抱着衣服嚎啕大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他呢,怎么可以让他看到我如此狼狈落魄的样子。

我以为还会等很久,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可他偏偏毫无预警地出现了,而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乔姐进来的时候我还在哭,她拉过我一脸不悦地道:“珞珞(我在会所的艺名)你怎么回事啊,以前从来没有失误的啊?这张老板可是咱们会所的大户,第一次点台我就极力推荐了你,你看看你搞得。”

“乔姐对不起,我……”

“这事儿我压不下来,已经捅到老板那里了,他知道后很生气,让你过去一趟,你可要小心点应付。”乔姐轻叹了一声,瞄了眼我的脚踝,“还能走吗?”

我摇了摇头,怯懦道:“能不去老板那儿吗?我怕!”

这里的老板叫柯远威,不是个等闲之辈。他在魔都地下圈子里十分有名,背地里都喊他“笑面虎”,他既不黑也不白,但黑白两道的人都得给他几分面子。在这个圈子,他说不上只手遮天,但势力不容小觑。

我曾亲眼看到他废掉了他情妇小舞的手脚筋,就因为她偷偷跟一个男子谈恋爱了。至今小舞都还在疗养院住着,估计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所以……

“你自求多福吧,我也爱莫能助!”

乔姐无奈地摇摇头,也没辙。她扶着我来到了楼上柯远威的办公室门口,给了我一个宽慰的眼神就走开了。

杵在门口的保镖凉凉瞥了我一眼,敲了敲门,待里面应允了他才推开门让我进去。

这屋里面很暗,墙边也站着两个凶神恶煞似得保镖,吓得我腿一软又栽在了地上。我盯着窗边那道修长的暗影忽然就哭了,这种恐惧是一点点从心底渗出来的,无法言喻。

脚踝剧痛,我只好坐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跟柯远威解释,“对不起老板,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就是手滑了,我……”

这个解释很苍白,他不会接受。

在这个会所里,演出必需要零失误的,毕竟门槛高,客人也多,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有些能干的姐妹一晚上就能赚十来万,这不是吹的。所以会所的要求残酷得令人发指,却仍旧有好多舞女依然趋之若鹜,我就是其中之一。

但此刻,我恨不能长了翅膀飞离这里。

柯远威一转身,我下意识往后挪了一下,惊恐万分地盯着他。其实他的样子并不凶,五官轮廓分明很英俊,瞧着最多三十岁的样子。一身笔挺的西装把他衬托得文质彬彬,可谁又能猜到他的手段会那么毒辣。

他走过来居高临下地打量我,许久才问道:“你就是珞珞?” 

“是,是的!” 

他蹲下身勾起了我的脸,若有所思地道:“认识陆朝歌吗?或者……叫朝爵?”

柯远威居然知道朝爵这个称呼?

我心头一颤,慌忙摇了摇头,“不,不认识。”

“是么?”他忽地眸光一寒,狠狠一把揪住了我头发,慢慢把我头发往后扯,迫使我昂起了头,再不紧不慢地问我,“我再问你一遍,认识陆朝歌吗?好好想,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这笑面虎果然是名不虚传,前一秒他可以笑得春风满面,后一秒他能阴戾得冻人心骨。但我不敢说,当他提及“朝爵”这两个字时我就预感到了什么,不能说,即使是死!

柯远威还在把我的头发往后拉扯,使我的头弯成了一种可怕的弧度。他再不停手,我脖子会硬生生被他这样扯断。

我死死抱着他的手,眼泪无法控制地顺着眼角滚,从额头滑过,浸到了头发丝里。有那么一刹那,我想说我认识陆朝歌,甚至我们……但不能!

“是不说?还是不敢说?”他的样子很平静,可我看得到他皮囊下那发自肺腑的狠毒和残忍。

我依然什么都没说,身体顺着他拉扯的弧度弯成了弓,疼得瑟瑟发抖,感觉马上要死去一样。

就在我以为柯远威会对我下死手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边上那保镖连忙取下电话恭恭敬敬递给了他。

他接过电话也没讲话,片刻后冷哼了声,“请他上来!”

放下电话后,他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直接把我拖到了办公桌后面,随后坐在椅子上一脚踩在了我背上。

此时门开了,乔姐忐忑不安地领着陆朝歌走了进来,他器宇轩昂得仿佛一个傲视天下的君王……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3
第3章  他来了

前世孽缘
前世孽缘
西极冰
我顿时心头一紧,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柯远威。他用眼底余光瞄了眼我,脚下忽然用力一踩,直接把我踩得趴地上去了,疼得我差点喊了出来。

我没敢吭气,既不想让陆朝歌看到我这狼狈不堪的样子,也不想让柯远威知道我们的关系。幸好办公桌这边是个死角,我能看到陆朝歌,他却看不到我。

柯远威迅速站了起来,很热络地伸出手走了过去。“哎呀呀,这一定是当年名震南城的‘朝爵’大公子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柯老板,幸会!”

陆朝歌冷睨了柯远威一眼,面无表情地握住了他伸过去的手。但两人互握的瞬间,有一股无形的硝烟慢慢弥漫开来,房间的氛围变得十分压抑。

柯远威笑得十分真诚,可握手的指节却根根泛白,不晓得用了多少的力气。很快他松开了手,对门边的乔姐莞尔一笑,“阿乔,去把我珍藏的那瓶酒拿过来,我要好好招待一下大公子。”

“不用了柯老板,我来是找你要个人。”陆朝歌瞥了眼柯远威,补了句,“还希望你能给我个面子。”

柯远威打了个哈哈,道:“朝爵大公子发话了,我柯某哪能不给这面子呢,那你是要找谁啊?”

“你们这儿一个舞女,长得很漂亮,很高挑。”

“呵呵呵,大公子你真是说笑了,我这儿的舞女个个都漂亮,个个都高挑,她叫什么名字呢?”

这柯远威摆明了是在戏弄陆朝歌,他方才那样逼问我,肯定晓得他找的人是我,可他故意不说。

但我也不敢出去,不知道是女人天生第六感强烈的原因还是怎么,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陆朝歌销声匿迹了那么多年,怎么会忽然出现在魔都呢?方才柯远威跟他握手时的试探,显然他们不是朋友。

最怕是那已经过去的风云又起,我实在不想再被卷入了。

陆朝歌不晓得我在这会所的艺名,被问住了,半晌他才道:“不好意思柯老板,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你能把这会所的舞女全都叫过来我看看吗?”

“这个……当然可以!”柯远威的脸色明显沉了一下,随即瞥了眼乔姐道:“阿乔,去把姑娘们都叫过来,让朝爵大公子好好欣赏一番,必须要一个不漏。”

乔姐愣了下,若有所思地扫了眼办公桌这边才转身走开了。柯远威招呼陆朝歌坐下,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聊的是很多年前的事儿。

“柯某久仰朝爵大公子的盛名,却一直无缘相见,今日一见大公子真是幸会得很。要不要找点乐子?我这儿的姑娘能唱也能跳,想带回家也没问题,账全算我头上。”

“能唱能跳还能带回家?”陆朝歌声音阴霾了好多。

“那是必须的嘛,咱们会所的宗旨就是为客人服务,不管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得让客人满意。”

“呵!”

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了,听得我心里一阵阵发酸,难受。我无法跑出去反驳柯远威,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说那些话,这在陆朝歌眼里就是不争的事实。

乔姐很快带着其他舞女来了,真的一个不缺,除了我。她们以为是有人点台,进来就各自摆好了pose,露出了职业性的迷之微笑。

陆朝歌横扫了姑娘们一眼,蹙了蹙眉道:“就这些?”

乔姐戒备地看了陆朝歌一眼,小声道:“上班的都在这儿了!”

“都在这儿?那刚才雏菊包房的舞女叫什么?”

“叫,叫珞珞!”

“在哪儿?”

“可能,可能是回家了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乔姐说着眼底余光又往办公桌这边瞄了过来,她肯定知道我在这儿。

陆朝歌微眯起眸子看了眼柯远威,又看了看乔姐,没有再问,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一句话没说。

柯远威也没留他,待门一关上,他抬手一耳光朝乔姐抽了过去,打得她踉跄了几步才稳住。

“蠢货,你刚才眼神乱瞄什么?”

“老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下意识……”

“都给老子滚出去!”

没等乔姐把话说完,柯远威就打断了她。待姑娘们全都出去过后,他一个箭步走到了办公桌后面,抓起我的头发满目寒霜地俯视着我。

“你他妈的居然敢骗我,这陆朝歌是来找你的吧?他怎么一听到‘珞珞’这名字就走了呢?”

“老板,我真的跟他不熟,我只是很久之前见过他而已……”

看到柯远威这似笑非笑的样子我怕了,吓得无法控制地哆嗦着,眼泪根本忍不住。可当年那一切都过去了,不管怎样刻骨铭心我不愿再重蹈覆辙,所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柯远威死拽着我头发很久才松开,却忽然伸手揉了揉我被拽得生疼的头皮,柔声道:“珞珞,脚踝伤了是吗?我帮你看看能复位么。”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4
第4章  不自量力

前世孽缘
前世孽缘
西极冰
“不用了老板,我自己去医院……”

我语音未落,柯远威忽然握住我的脚踝捏了捏,随即用力一推,疼得我脑袋里空白了好几秒。但这股劲缓过去后,脚踝顿时不那么疼了。

他把我扶了起来,笑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惊愕地看了柯远威一眼,对他莫名的殷勤感到惶恐。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方才还用脚踩我,此时怎么可能这样仁慈。

我忙笑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他不依,执意拉着我的手就出了门,还遣退了想跟过来的两个保镖。

与狼同行的滋味我现在领略到了,非常恐惧!

从三楼电梯到一楼这么点距离,我生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柯远威就在我身后站着,看到电梯壁上映着的我的样子,笑得很意味深长。

我不敢再说不让他送,却又不敢把住址告诉他,因为我住的那儿……

出电梯过后,我磨磨蹭蹭跟着柯远威往停车场那边去,在想着要怎么摆脱他。他送我绝不是因为体恤员工,而是陆朝歌,我弄不懂他的心思。

他走得快,见我没跟上,转头瞄了我一眼道:“脚踝还很疼?”

“不是很疼了,要不然我自己回去吧老板,正好我约了个小姐妹谈事情,就不麻烦你了。”

“不麻烦,很乐意为你效劳!”他说着折回来一把抱起了我,还轻轻颠了颠,笑道:“想不到你身材这么火辣,体重倒是很轻的。”

“老,老板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我……”

我吓坏了,忙挣扎着要下去,但柯远威忽然站住了,抱我的手忽然收紧,很戒备的样子。我忙抬头一看,瞧见陆朝歌就站在停车场边,他居然没有走,此时那脸色已经不能用阴霾来形容,而是狰狞。

他眼底的愤怒和恨意毫不掩饰,直接刺到了我心头。如果眼神能杀人,我可能已经被他凌迟了。

我心头一慌,下意识把头埋在了柯远威臂弯里。他顺势把我抱得更紧,走上前跟陆朝歌打了个招呼,笑得跟朵喇叭花似得,“哟,又遇到朝爵大公子了,可真是巧啊。”

“柯老板,你手里的这个女人是我要找的,能否把她交给我?”陆朝歌没有跟他客气,语气十分阴鸷。

“朝爵大公子要一个女人是多简单的事,为何非得要我的人呢?”

“你确定她是你的人?”陆朝歌的声音变了调,阴冷中多了几分杀气,“你的女人?”

我想反驳的,我想大声告诉他我不是,我从来就不是谁的女人,也没有归属。可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敢,我如同砧板上的肉,任由他们俩把我剁碎。

柯远威不置可否,直接抱着我往他的轿车过去了。没走两步,陆朝歌如一阵烈风似得挡在了我们面前,很近,伸手便可抓到我。

“我与这个女人有些旧账要算,柯老板能否给个面子?”

我本以为,陆朝歌把话说到这份上,柯远威就会放开我了,但他没有。他还是坚持打开车门把我放了上去,才转身斜睨了眼陆朝歌,笑了笑。

“既然是旧账,那何必要算呢,我是她的老板,有什么事找我就是……”

“不了老板,我自己……来处理!”

我忙打断了柯远威,颤巍巍地下了车。事已至此我怕是避不开陆朝歌了,他坚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退缩过。

而此时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我感受到了那股久违的戾气。

柯远威虽然也名震地下圈子,但他并不晓得陆朝歌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两人起了冲突,我夹在中间左右都是炮灰,根本就惹不起。

再有,前有狼后有虎,如果我必须要面对一个人,那我情愿是陆朝歌,至少我熟悉他。

但柯远威似乎不想罢休,脸色迅速沉了下来,警告我,“珞珞,别忘记你上班的地方可是魔都最大的会所。”

我心头一紧,下意识看了陆朝歌一眼,他拧了下眉,往身后打了个响指,一辆车黑色奔驰轿车飞快驶了过来。司机下来打开了车门,弯腰示意我上车。我迟疑了下,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

但刚关上车门,陆朝歌抬手就是一拳狠狠揍向了柯远威,怒不可遏地道:“我平生最讨厌不自量力的人,柯老板你犯浑的时候应该好好调查一下对方的背景,可别自掘坟墓!”

柯远威怔了下,伸手抹去了鼻头流下的血迹,一脸的惊愕。随即他眸光一寒,飞身一记侧踢朝陆朝歌狠踹了过去。

但他没踹着,被给我开车门的司机冲过去挡开了。这司机一出手我就惊呆了,那身形迅猛敏捷,绝对是个身怀绝技的练家子。

陆朝歌轻轻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尘灰,十分不屑地丢了句话给柯远威。“柯老板,比起你哥柯远霆,你在我眼里还真算不得什么。记得下次罩子放亮点,别给脸不要脸。”

说完他就上车了,转头凉凉看了我一眼,油门一轰便冲出了停车场。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5
第5章  为什么这样残忍

前世孽缘
前世孽缘
西极冰
陆朝歌开车一如既往地快,跟云霄飞车一样。我盯着车窗外的暮色,眼底余光却落在了他的脸上。

五年了,他似乎什么都没变,脾气,习性,还是那样张扬跋扈,透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微变的是他的五官,轮廓更深了,雕刻一般完美得令我自卑。

我不知道他要把我载到哪里,也不愿去想了。上了这辆车,一切都由不得我做主了,亦如当年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那样身不由己。

车厢里的气氛很不好,压抑,窒息,还有阴冷。

陆朝歌一路狂飙了很久才慢下来,红绿灯时直接把车刹到了马路中间,差点都跟一辆抢黄灯的车撞上了。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瞧见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都鼓了起来,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我悄然吞咽了一口唾沫,正要把头别开,他却忽然一把搂过了我,埋头就覆上了我的唇,如狂风骤雨似得在我唇齿间狠狠掠夺,摧残,仿佛疯了一般。

我懵了!

久违的悸动如潮水般袭来,我像是又回到了当年,如飞蛾扑火般沉醉在他该死的温柔里。

他的手顺着背脊滑进了我本就很短的抹胸里,从后面探到前胸狠狠捏了一下。突如其来的痛感把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我狠狠推开了他瞥向了车窗外,才发现我们已经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左右的车辆尽顾着看热闹,以至于后面堵了很多的车,喇叭声震天。不远处,交警的摩托车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驶来。

陆朝歌盯着那些交警冷呲了声,又轰动了油门往前驶去,是往西区那边的。

我偷偷侧目,睨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心里头百感交集。其实我有很多话想问他,但问不出口。

这些年每每从梦魇中惊醒都是因为他,他成了我的梦魇,成了我心里无法解开的结。我以为我们今生都不会再见了,我都已经……可他偏偏出现了,怎么办?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小心翼翼地问他,“朝歌,你要把我带去哪里?我的时间不多,要马上回家。”

“急着跟那些金主约会?”他瞥了我一眼,眼神极尽讽刺之意。

我脸一红,张了张嘴想反驳他什么,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证明我自己的清白。

的确,在那样的场所里混,我哪儿还有什么清白可言。我仅仅是……没有出卖肉体而已。

陆朝歌见我无言更生气了,把车开得更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西区最为著名的“依峦别墅区”,这是去年才开盘销售的楼盘,是魔都少有的高档地方,有钱人云集。

车子停在了五号别墅门口,里面主楼里灯光昏暗,但小径上似乎站着个人。看到车子停下时连忙走了过来。

当我看到他那标志性的,亮堂的光头时,不由得微微一愣。“阿东,你,你怎么……在这儿?”

“青青?”阿东走进看到我时,那眼神又震惊又诡异,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道:“五年不见你还好吗?怪不得老板急匆匆要出门,原来是去接你的。”他说着看了陆朝歌一眼。

陆朝歌没理会他,把车钥匙丢给他过后,转到副驾驶车门边直接把我拽下了车,拖着我往别墅里走,我踉踉跄跄跟着,根本挣脱不了。

“你要做什么?陆朝歌你要做什么?”

他没吭声,把我拽到楼上的浴室后,不由分说地把我半截身子摁倒了已经灌满水的小浴池里。我来不及屏气,被呛了好大一口水,惊恐地在水里扑腾挣扎,可他就是不放开我。

冰凉的水灌进我耳朵,鼻子,嘴里,我无法呼吸,像马上就要溺亡一样。我没有力气去跟陆朝歌对抗,在他面前我从来就是一直蝼蚁,或者都算不上。

这一刹那,我脑中所有记忆都开始模糊,唯有那张精致如玉的小脸还印在里面,她在跟我笑,让我早点儿回家,说今天是她生日……

陆朝歌,放开我,放开我啊,我不要死,我不能死!

我抓着他的裤管拼命扯着,想告诉他我快不行了,我真的快不行了。可他无动于衷,他疯了一样把我摁在水里,任凭我的灵魂一点点脱离身体。

就在我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陆朝歌忽然把我拉出了水面。我顺着浴池边就瘫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心里那份悲凉和绝望无法言喻。

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抬头望着陆朝歌那凉薄无情的脸,眼泪决了堤似得淌,止不住。缓了许久,我撑着浴池边站了起来,怒不可遏地朝他扑过去就拳打脚踢了起来。 

“陆朝歌,你怎么……怎么可以对我这样狠,这样的残忍?我是不是欠你什么,我他妈的欠你什么吗?”

我的拳头很无力,根本不足以表达我的愤怒和悲情,他若杀了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他并不反抗,依着门扉斜靠着,唇角泛着及其扎眼的冷笑,就还比当年第一眼看到我时的样子。

《前世孽缘》花语书坊书号:706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6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