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瑶作品《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7025

康乃馨 2018-6-26 171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完本]

频道:[女]

作者:新瑶

章节数:237

上架时间:2018-06-15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花语书坊书号:7025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2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1
1  楔子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新瑶
轰!一声惊雷响彻天际,没多久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将军府的后院荷花池边,一个穿着大红嫁衣、头戴凤冠、十五岁的妙龄女子。她此时脸色苍白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一对母女,她连连后退,眼神惊恐。

“母亲,为何……您为何要这么做?”女子泪眼朦胧,惊吓过度。

“为何?武玥儿,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玉公子是怜儿看上的人。京都第一公子也是你一个庶出之女能够觊觎的?”面前将军夫人一身华服在身,满身珠光宝气,俨然一个身在上流社会的贵夫人。

说是贵夫人,此时却一脸阴狠,哪有一点贵夫人的样。而她身边的武怜儿,十七岁的年纪,同样一脸阴森的向武玥儿逼近几步。

“玉公子是我的,你也敢抢?真是不知廉耻!不过,只要你此刻立即退婚,我可以不为难你。否则的话……”武怜儿一脸阴狠,目露杀气。

“不!玉公子是祖母给我定的亲,我不能违背祖母的意思,我不会退婚。”武玥儿很怕,自从八岁祖母离开后。这对母女没少欺负她,每每有个不顺心就拿她出气,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

她知道今日拒绝她们,她们还指不定如何折磨她。但是无论如何她也不能退掉婚事,视祖母的话为无物。她宁愿自己受点伤,受点罪。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贵夫人花芙蓉满脸阴狠之色,加上武怜儿,两个人缓缓向武玥儿靠近。

武玥儿脸色又白了几分,连连向后退去。

“你们要干嘛?啊……”武玥儿被她们架着按着后脑塞进了荷花池中,池水透心的凉,本就被雨水打湿的武玥儿此时彻底湿透了。四面八方的水抢入鼻腔,更是钻心的难受。

武玥儿挣扎着想要摆脱她们的钳制,奈何力气敌不过两个人有功夫在身的人。

“不要脸的小贱人,生得一副狐媚子样。居然妄想嫁给玉公子,真是不知死活。”

武怜儿恨透了武玥儿,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让她嫉妒的发狂。伸手在武玥儿身上不断地拧、掐。

口中呛着水,喘不上气,全身都痛。但是再痛也没有心来的痛,老天不公,为何让这样一对母女来欺负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在武玥儿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又被拉起。得到空气,武玥儿不断地喘息、咳嗽。头皮火辣辣的疼,甚至被扯掉了一撮头发。

“答不答应退婚?答应就放了你。”花芙蓉站在伞下,微眯双眼,凶狠如豺狼。

“咳咳咳……不!我……死也不会答应你们!”武玥儿双手紧紧握着,抬起头一脸的坚定。武玥儿犀利的眼神,让那母女二人愣了一愣,不过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之后,武怜儿便弯嘴一笑,毒上心来。

“娘,我们杀了她!就说下雨路滑,妹妹不小心跌入荷花池了。”武怜儿阴险的笑了起来,武玥儿不会水,跌进去淹死了也正常。

“没错,下雨了,这荷花池边长了青苔,可是很滑的!”她早就屏退了府中的下人,一切都是那样的神不知鬼不觉。

两人互望一眼,立刻把武玥儿扔进了水了。

“噗通”一声,重物落进水里的声音。武玥儿一边咳嗽一边不断的挣扎,狼狈的无法言喻。

她,恨透了这对母女,那双美丽的眼睛慢慢失去了色彩,她闭上眼睛,暗暗发誓:‘若她不死,定要让她们付出代价……’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2
2  毫无家教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新瑶
头上缠着一圈纱布的武玥儿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她双手死死的抓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充满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整个人神经紧紧地绷着,不住地颤抖。

入眼一片雪白,不似仙境,亦不似阎王殿。难道自己没死吗?但是这里到底是哪里?

武玥儿一阵恍惚,难道清心道长的预言成真,她真的借尸还魂了?

就在武玥儿皱眉思索之时,一声响动拉回了她的思绪。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这一看,使武玥儿抓着被子的手陡然一紧。

就是她们,逼她退婚,她不从,她们就把她扔进荷花池。那一句句:不要脸、狐媚子、和你母亲一样下贱等等,不堪入耳的言语还在耳边不停的回荡。

武玥儿满心的恨意,恨得不住发抖。指甲嵌入了皮肉,也无知无觉。

随着恨意,初来异世的恐惧也慢慢淡化。

也因为这恨意没去多想,来到异世,为何还能碰到这对母女。

“这些钱是给你治病的,免得死了,别人说我这个后妈虐待你。吃我的穿我的,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小姐呢?怎么?这是打算住在这海景病房讹柳家的钱?”一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仍在武玥儿脸上,脸蛋被刮得生疼。

“妈,姐姐之前确实是柳家的千金,只是以前优越的生活过习惯了。不会省吃俭用也不奇怪。姐姐啊!你给妈妈道个歉,妈妈也就不会生气了。”两个人喋喋不休的说着,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怎么看怎么恶心。

“说完了?”武玥儿恨极反笑,紧紧握着的手松开了。怒极了恨极了,反倒让她平静了下来。

母女俩显然是楞了一下,这个小贱人怎么回事?以前她们不管怎么说她,她也只敢瞪着眼睛看她们从未还过嘴。今天她这是怎么回事?鬼附身了吗?

那一老一小一对母女,虽然身着武玥儿没见过的奇异服装,首饰配饰。武玥儿却也看得出,华贵不凡,是非富即贵的人。

“吃你的喝你的?难不成你们忘了,那也是我家?我的吃穿用度都是父亲的,与你们何干?

再说了,任谁都看得出来,你的女儿被养的丰满水灵,而我,骨瘦如柴,像个发育不良的。

你的女儿穿红着绿,饰品华贵。而我,穿的又是什么?戴的又在哪里?

你猜,若是外人知晓,你如此对待我这个孤女,他们会如何看你这个贵夫人?”

武玥儿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微笑,说出的话,却让那对母女气了个半死。

“你……你这个没教养的小贱人!果真是个娘死得早,毫无家教的贱人!”贵夫人怒目圆瞪,说着就抬起了手打算给她一巴掌。

“妈,别这样啊!姐姐还病着。”柳琴看似拦着沈姿琦,事实上不过是在做戏,半点也没有拦的意思。

一巴掌打下来,武玥儿精准的握住她的手腕:“如今到底是谁没有教养,一口一个贱人?母亲,你说你这个样子,像不像是泼妇呢?”

武玥儿甩开她的手,淡淡一笑:“母亲,我劝你还是快些带上雍容华贵的面具。若是摘下来时间长了,被人瞧了去,你这虐待庶女的名头可就落实了。”

贵夫人沈姿琦被她的话堵的不上不下,偏偏她比较爱面子,爱名声。怕武玥儿把这件事张扬出去,她努力在大众面前保持的好声誉会被瓦解。

“妈,柳魅儿是怎么回事?好似变了个人,她为什么叫你母亲?”柳琴对于武玥儿说的话很是怀疑,之前的柳魅儿说什么也不敢在她们母女面前放肆,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3
3  风尘之气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新瑶
“是比较奇怪,不过是翅膀硬了,觉得自己能飞了,就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你看看她多嚣张?我说什么来着?当初就不应该给她吃给她穿,还出钱供她上学。这简直就是养了个白眼狼嘛!”沈姿琦死死的瞪着武玥儿,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当初你妈死了后,几天的功夫,老柳就娶了我。这么多年来,老柳连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心里有气,也别冲我撒啊!断你吃穿用的是你那个血浓于水父亲,又不是我。”沈姿琦高姿态的俯视武玥儿。

武玥儿看着她,眼睛微眯着。被眼前这对母女欺负,她也不过好似灰姑娘般受点气,受点累。但是把那个所谓的父亲搬出来,让她知道,她沈姿琦之所以可以这样肆无忌惮欺负她,虐待她,那完全都是受了那个父亲的意。

这才是真正的欺负,真正的虐待,试想,有哪个女儿受得了自己的亲身父亲,指使别人欺负、虐待自己?这简直比被这对母女虐待她,要痛上百倍千倍。

她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让武玥儿痛,让武玥儿伤心难过,让她崩溃,让她引以为傲的亲情在顷刻间彻底瓦解。

但是真是不好意思,她已经不是原主了,她是从月夜而来的一缕孤魂。不管那个父亲如何对她,对她而言也不过就是个陌生人。对于陌生人的一切,她向来不放在心上。

所以沈姿琦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她是不会把对两人刻苦铭心的恨转嫁到一个不认识,从没见过的“父亲”身上。那个人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原来如此!”武玥儿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还轻轻点着头。

“你……你什么意思?”沈姿琦指着她,两母女互相对了一眼。怎么总是觉得,柳魅儿有些不对劲呢!

为何不会像以前那样愤怒、伤心、崩溃了呢?然而,她所说的“原来如此”,这又是什么意思?

“原来我亲母亲尚在时,你就和我父亲在一起了啊!那么既然如此,为何父亲当初不娶你,偏偏在母亲去世后才把你娶进门呢?”

武玥儿一脸疑问,睁着大大的眼睛,呆萌呆萌的,好似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好奇宝宝。

“你……你……”沈姿琦一脸铁青,手指不断的颤抖:“你胡说八道,我才不是小三。你妈死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老爷。”

小三?这个词对于现在的柳魅儿来说,实在过于新鲜。虽不懂是什么意思,倒也能猜出一点。

“哦!之前不认识,短短几天就能让父亲娶你,看来你是用了不同寻常的手段喽!”武玥儿一脸佩服:“好手段!”

“柳魅儿!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妈才没有用什么手段,是爸看上我妈,硬要娶我妈而已。”她可不能成为一个小三的女儿,那样,她会身败名裂的,所以,这件事得极力撇清才行。

就连想要保持的好妹妹形象都顾不上了,直接斥责柳魅儿。

“是吗?母亲?真是如此?”武玥儿的看向沈姿琦。据她判断,这女人当初一定是使用了什么阴暗的手段。不然的话,认识不过几天就能让柳尚旭娶她,说出去谁信啊!

而且,这个沈姿琦虽然贵气,但她总觉得在她的贵气下掩藏着不可磨灭的风尘之气。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4
4  赛过城墙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新瑶
“当……当然!就是这样!”沈姿琦眼神闪了闪,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武玥儿像是相信了,悠悠的点了点头:“那么母亲,请问,尊驾来访,意欲何为?”

“哼!我是来警告你,既然已经答应出嫁就尽快搬离柳宅。省的天天一个屋檐下,我看着你闹心。”沈姿琦恨的牙根直痒痒。

“出嫁?此话何解?”武玥儿皱了皱眉,难道这个身体居然会有婚约?

“柳魅儿,你装的再像一点?不要脸的狐狸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勾引了段大少。害的段大少点名要娶你,爸也是,怎么就答应了呢?便宜了你这个贱人!”柳琴恨恨的指着武玥儿,整张脸都要扭曲了。

再次听到这些字眼,花芙蓉和武怜儿所作所为一一浮现在脑海。武玥儿双手紧紧握着,面上却笑的更加灿烂了。

“原来妹妹你喜欢段大少啊!真是不好意思啊!”原来还是和前世一样,自己抢了她的心上人啊!

“你这个贱人!你……”柳琴不断的颤抖,武玥儿似乎戳中了她的痛处。

就是这样,她在乎的东西,武玥儿都要把他抢过来,所有的一切,包括男人。

“琴儿,不必跟这种人生气。因为联姻嫁过去的,将来能有什么幸福可言?”沈姿琦弯起嘴角,伸着白嫩嫩的手指,玩着手上一只奇怪的,武玥儿从未见过的戒指。

见武玥儿眼神停留在戒指上,沈姿琦挑了挑眉:“看到了吧?这个戒指现在戴在我的手指上。听说当年,这是你那个短命的妈陪嫁来的。真是好啊!南非真钻,意大利纯手工制作,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有三枚。一枚在英国皇室,另一个在美国总统夫人那里,这第三枚,现在在我手里。呵呵!”

“是啊!爸把你妈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妈了,看来,在爸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妈的存在。”柳琴暗暗隐下怒气,开始刺激武玥儿。

是这个身体妈妈的东西?武玥儿皱了皱眉,这母女俩有够无耻的。强抢人家的东西占为己有,还能作出炫耀的举动。那脸皮厚的,赛过城墙啊!

“是吗?如此,那便恭喜你,获得至宝。”那东西武玥儿一点也不喜欢,对于她的炫耀,武玥儿没有半点兴趣。

“你……这是你妈的东西,你难道不想要回去吗?”沈姿琦神情一顿,这招曾经每试每灵,每次柳魅儿都会怒不敢发,憋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是现在,看柳魅儿这态度,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枚戒指了。这是怎么回事?小贱人转性了?

“我要你便会给我吗?母亲,同一个招数用久了便没有杀伤力了。”玩的如此娴熟,想必不是第一次拿此戒指威胁原主了吧?

“贱丫头,你妈妈名下所有的产业,如今可都在我手里。当然了,我柳家才不屑那一点点房产地产。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考虑考虑还给你。来吧,求求我,我很有可能还给你哦!”沈姿琦手掐腰,一脸的幸灾乐祸。

武玥儿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突然笑出了声:“你想要拿去便是,想让我求你?母亲,你是做梦还没醒吗?”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5
5  无形的手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
新瑶
就是这样,这两母女不过就是想折磨她,让她痛苦。她只有让自己淡漠,什么都不关心,什么都不在乎。这样,才能打击到她们,让她们内伤,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

她们越是想让她愤怒,无助,她越是要让她们无功而返。淡定地回击一切,就是一种手段。

“说完了?请问二位,可是还有别的事事?若是没有,门在那边,魅儿可是累了呢!”

柳魅儿明显的下了逐客令,两母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特别没光。明明她们是来羞辱柳魅儿的,是来看她笑话的。

这……现在,怎么变成柳魅儿看她们笑话了?脸上火辣辣的,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

两人实在没脸再留下,总觉得小贱人变了个人似的。特别的像古装剧里的那些宫中的娘娘,都是修炼忍功的,特别能忍。

“哼!我们走!”沈姿琦咬了咬牙,尽量的维持着高贵的形象凌乱的走了。武玥儿心中爽的不行不行的,好似出了口气一般。

随着她们的离开,武玥儿一直保持着的伪装卸下。整个人都有些眩晕,靠在床头。

从这对母女口中,武玥儿了解了一些讯息。这个身体叫柳魅儿,是一个落魄千金。大概是作为一枚棋子,被父亲柳尚旭许给了有权势家的少爷。

对此她也没有太大反应,无论是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那女儿,就是用来巩固家族地位的,这点上,武玥儿是封建社会来的,看得倒是很开。

再者说

既然这个段大少是亲自上门提亲的,柳琴又一副芳心暗许的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败类之类的人物。

所以她想,今后她过的应该不会太差。就是不知道这个段大少,到底是何许人也?

方才和那对母女互斗,没有觉得什么。如今她们离开了,武玥儿心里的,那种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又冒了出来。

这里的一些,她没有一样是熟悉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感觉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样子。

她们离开了,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没有原主的记忆,她甚至不知道家在哪里,要如何回去。

身边也没有一个伺候的人,吃喝拉撒,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武玥儿甩甩头不去想这些,走一步看一步吧!

武玥儿转头向着海边看去,这房子建的也怪,怎么会建在海边?不怕海水涨潮吗?

头有些晕,武玥儿准备休息一会。但是母女俩走时也没有将那奇怪的门关好,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去关门。

歪头看了看床边的那双鞋,这个……前露脚趾,后露脚后跟的东西,当真是鞋子么?

不管了,先穿着再说。站起来往门口走去,武玥儿一阵眩晕,揉了揉脑袋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冷不防与走进来的一个人撞在了一起。脑袋上的伤口撞在他的胸口上,痛的她几乎站不住。

还好,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收于怀中,紧紧的抱着。

“低着头不看路,在想什么?嗯?”一道磁性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武玥儿下意识的抬起头,一阵错愕……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6
《出嫁从夫老公很欠抽》花语书坊书号:7025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2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