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萱呀么萱作品《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书号:7030

康乃馨 2018-6-26 178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完本]

频道:[女]

作者:萱呀么萱

章节数:256

上架时间:2018-06-15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花语书坊书号:703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3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1
第一章  祸害遗千年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萱呀么萱
呲啦一声,伴着一片凉意,衣服被撕裂,昏迷的意识已然清醒,她竟然没死!

身为黑道第一杀手,她凌霄杀了多少人就竖了多少敌,被人暗算再正常不过,她本该被炸死了,却没想到竟然借尸还魂活过来了!

心下轻嗤,却未待她细想,只听刚刚撕她衣服那人狞笑道:“啧啧啧,果然是个美人啊,反正你也要死了,就让老子先快活快活……”

话毕,正欲扯去她身上最后一块布,却忽听到一声玩味寒凉的笑声,然后便看到地上的女子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哦?你想怎么快活?”

未待他反应,凌霄便迅速抓住他那还来不及收回的手,顺势一掰,紧接着抬腿踹向他,那样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竟是生生被踹出了两米远。

地上的女子站起身,睨着面前那抱着肚子,杀猪般嚎叫的男人,毫不留情地又补了一脚,懒懒的声线再度响起:“再不闭嘴,我废了你!”

效果非常显著,那男人立马禁了声,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喊道:“大小姐饶命,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啊,大小姐饶命啊……”

“哦?奉谁的命?”

“这……”

“嗯?!”脚尖顺着他的身体向下滑去,停在双腿间,满意地看着对方颤抖成一个筛子。

“小的说,小的说!是二小姐,二小姐命小的做的,不关小的的事啊。”心里却一千万个后悔啊,不是说这个相府嫡小姐是个傻子吗?早知道,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打她的主意啊…

嘴角噙了一丝冷笑,相府二小姐,凌若,靖国第一才女,右相的侧室江氏的女儿,她现在这身体的庶妹。十六年都不屑对付她,如今一出手就要她的命!呵,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斜了一眼仍在持之以恒地鬼哭狼嚎的人,实在吵得她头疼。

饶命?动了她还想活?开玩笑!一脚将他的头部直踢向一旁的树干,顿时鲜血直流,没再多看他一眼,转身捡起地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勉强将自己遮严,向相府走去。

暗处的某人勾唇一笑,“有意思!”

又活过来的某萧显然正心情大好,完全没有注意到暗处那人的动作,当然了,她也不可能注意到……一想到自己大难不死,还搞了个穿越,某萧不禁感慨,难道是…祸害遗千年?

原主凌萧,靖国右相嫡女,和她本来的名字还真是差不多呢,只可惜,是个傻子,不过,连一个傻子都不肯放过,那母女俩还真是够欠揍的!

有仇必报!反正也闲着没事干,那就……哼着小曲报仇去!

入城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刚走几步,便看到迎面而来的,她亲爱的妹妹,凌若。

凌萧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却随即便换上了一副惊惶的表情。

已到身前的美人开了口:“姐姐!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说着,凌若的眼泪已在眼里打转,欲落还止,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内心却疑虑重重:她本是来寻她的尸体的,却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废物,一个傻子都搞不定!

啧啧,好演技啊,瞧瞧这一副善良倔强的样子,再看这颤抖着伸向她的这只修长纤白的手,真真是男女通吃啊,只可惜……

凌萧看着已伸至面前的手,一把将其拉过,张嘴便……咬了下去,凌若吃疼惊呼,却仍是不忘演戏,另一只手伸过来,只温柔地摸着她的头,状似安抚,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轻声细语道:“姐姐,姐姐我是若儿啊,你怎么了,怎得…这般狼狈…可是遇到什么坏人了,我们回去告诉父亲,父亲定会为姐姐做主…啊!”

话未说完,便迎面来了一巴掌,饶是她凌若同这傻子一起长大,也不禁怀疑,难道她知道是她命人动的手?

凌萧眼底竟闪过一抹讥讽,杀她不成竟想毁她清白!如此她就嫁不得靖王了,那就可以让她凌若代嫁了。

靖王嘛,一个据说高冷帅炸天的战神王爷,全靖国女子的春闺梦里人,也难怪把这个凌若迷成这样!

只可惜啊,这凌二小姐终究是不明白,皇上会将她一个傻子赐婚给靖王,本就打了侮辱他的主意,如今凌萧被冠上不洁的名声,更是正中了他的下怀,他又岂会因此而取消婚约呢。

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果然在自己的引导下,想到凌萧已被人污了身子,凌若非常大度地决定不跟那傻子计较这一巴掌,不过……

凌萧似乎并没有领她情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起来,直接扑上来对她又打又踢。

嘴里还一边喊着:“大恶狗,我打死你,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滚开,滚开……”心里却早已笑翻……

没打几下,随凌若一同来的侍卫终于意识到自己该干嘛了,立马上前将凌萧拉下来,却尽管这样,凌萧仍是恶狠狠地瞪着凌若,而凌若却再度开口:“你们都给我听着,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多嘴,姐姐只是受了惊吓,不是故意伤我的。”

好个凌若!

凌萧正顾自认真扮演着傻子萧,一路被带回府中,哪知刚一进门,便迎面扑来一个绿色的影子,没错,就是扑!然后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呜呜啊啊,小姐,小姐啊,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啊啊啊,小姐……”

凌萧一脸黑线,这小丫头,她确定她不是在哭丧嘛,她还没死呢!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乖,舞衣乖,我没事!”

不过,这名字,舞衣,五一,小长假,哈哈哈,心里已笑翻,而面上……也笑翻了,吓得小丫头一愣一愣的,小姐比以前……更傻了,怎么办啊?思及此,张嘴便要再哭,却被凌萧一把捂住嘴:“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要洗澡,快去打水!”

看那小丫头兴奋地“嗯”了一声便颠颠地跑去打水,凌萧摸摸胸口,幸亏她眼疾手快啊,这丫头,变脸跟开玩笑似的,再被她哭一次,她就要忍不住打人了!

看着小丫头乐颠颠地忙里忙外将水备好,凌萧勾唇,心里微暖……

刚洗完澡的某萧正准备好好睡一觉,便有下人传话说,相爷叫她去大厅问话。

无奈,只好起身叹了口气,太急了吧,这么快就要替她女儿教训她了,还真是,爱、女、心、切、呢。

待凌萧慢悠悠来到大厅,刚进门,就听到一声厉呵:“孽女!你给我跪下!”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2
第二章  倚傻卖傻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萱呀么萱
“孽女!你给我跪下!”

凌萧心下冷笑,早已知道原主在这个家不讨喜,也早知道她这个爹更喜欢二女儿,却没想到,好歹也是亲生女儿,竟能如此绝情。他是原主唯一的亲人,却在原主遭劫之后,对她毫不关心,反而责备她丢了他的人,伤了他那捧在手心里的二女儿!

想来,若非原主的生母是前长公主,他早便扶江氏为正妻了吧……

哼!先破坏一下这家人的关系再说!

凌萧横抹一把泪,开始嚎道:“呜呜……江姨娘放大狗咬破了萧儿的新衣服,父亲也凶萧儿,萧儿是不是又犯错了,呜呜,父亲……”说着,也学那凌若一样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死活不让它落,一副可怜无辜的样子。

凌相一听,心道:凌萧痴傻,必不会撒谎,可皇上刚刚赐婚,江氏就跟她过不去,莫非是想让她自己的女儿取而代之?怎的如此不懂事,靖王虽好,可到底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啊,皇上知他看重若儿,若将若儿嫁了过去,岂非是坏了皇上对他的信任,毁了他的仕途?

思及此,便对江氏极为不满。

这边江氏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失控,赶忙向凌萧走来:“萧儿,姨娘疼你还来不及,又怎舍得放狗咬你?莫要胡言乱语,可真真伤了姨娘的心啊!”

就在江氏的手快要碰到凌萧时,凌萧用力一挥,便向凌相跑去,扑在凌相怀里:“父亲,江姨娘坏,萧儿害怕……呜呜……父亲……”说着,硬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凌相身上蹭,她要把他恶心死!

凌相却一把将凌萧推开,厉声对江氏道:“怎的如此不识大体!”

凌萧心下冷笑,这凌相也太没定力了,这就受不了了,但转念一想,倒也是,在一个痴傻的女儿面前,他无需演戏。

江氏立马跪下:“老爷,莫要信她,萧儿本就痴傻,口中的话如何作得真?!妾身冤枉啊!”

一旁的凌若也赶忙跪下:“父亲,母亲对父亲一向周全,万事皆以父亲为纲,更是在父亲身边相伴多年,父亲定是深知母亲为人,万是不会如此的啊!”

这边凌萧已在心里笑翻,别怪她要跟江姨娘过不去,她的人生信条就是“人若犯我,我犯他全家”!再说了,她母亲当初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而她也恰巧天生痴傻,难道与江姨娘一点关系都没有?鬼才信!她这也就是小小报复一下。

凌相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凌若,他很是喜爱他这二女儿,从小便聪慧懂事,连皇上都赞不绝口,他无子,只能指望这凌若能许一门好亲事了,顾及她的面子,便也不想太过,正欲开口叫江氏起身,便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圣旨到……”

不敢耽搁,凌相迅速迎了出去:“臣凌谦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听闻凌相嫡女凌萧遇劫,所幸万事安好,朕深感怜惜,兹封为萧云郡主,命明日完婚,以防徒生不测,赐八宝璎珞一挂,玉如意两对……钦此。”

凌相恭恭敬敬地接过:“臣领旨,谢主隆恩。”

凌萧却再度轻嗤,呵,一个郡主头衔换她一条命?哼,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如此这般视人命如草芥,还好她不是原主,否则能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都是问题了。

这个皇上本是前皇后的儿子,胜在出生,这才做了皇帝,当然了,若非靖王是一个卑微宫婢之子,只怕凭他累累战功,早便得了太子之位,只可惜啊,生母卑贱,便是再优秀再战功显赫,也终究是做不得皇帝……

靖王十二岁上战场,十五岁退北越,十六岁开府封王,十七岁以国号“靖”为封号,恩宠权势,直逼皇权,便是他没有夺位之心,那皇帝又如何能不生疑?

只是即便如此,他也就只敢暗地里使些绊子,这一次敢明目张胆赐婚侮辱,倒是前所未有,其中必有隐情!

她凌萧这么嫁过去,岂不是必死无疑?不过也好,索性她就来个将计就计,假死脱身好了,然后就可以仗剑天涯,快意恩仇了!

嗯,想想就爽!

不过……临走之前,她得送江氏和凌若点临别礼物啊……眸中闪过一丝邪恶,一想到这个礼物,凌萧就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回了房。

刚一进门,小丫头又扑过来,她有了前车之鉴,立马开口:“我没事,他们只是问问情况,明天我就要嫁人了,所以需要好好休息,我睡了。”迅速说完,不给对方哭丧的机会。

但……这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小表情怎一个呆萌了得,凌萧抬手合上她的下巴,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等着她问。

“小姐,你你你……你……”

“小姐我不傻了,怎么你不高兴?”

“舞衣当然高兴了,小姐,太好了,小姐现在病好了,又要嫁给靖王了,太好了!”

噗!一听到她说“舞衣”,凌萧刚喝进去的水又一口喷了出来,不能怪她啊,这明显就是“五一”嘛。

调整了一下呼吸:“不过……我不傻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若给旁人知道了,我的命就保不住了。”凌萧沉下声音道。

她不想骗五一,她是唯一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好吧或者她关心的只是她的小姐凌萧,而不是她凌霄,但她宁愿她相信,她的小姐以后真的会幸福。

但这件事坚决不能说出去,她只有用自己的命吓唬她。

“小姐!奴婢知道了,打死奴婢,奴婢也不说。”五一信誓旦旦道,小模样格外认真。

呵,还真是个单纯的小丫头,连为什么都不会问,这样更好,反正她也没打算跟她解释。

“小姐,那舞衣去收拾东西了!”

“不!我不打算带你。”开玩笑!她过去是要跑路的,带一个小丫头算怎么回事,再说了,这一去生死未卜,她不想连累她。

“小姐……你,你不要奴婢了?”弱弱的声音,一如她当初抱着濒死的妈妈,问她“妈妈,你不要霄霄了?”

得到的回答却是——

“照顾好妹妹,霄霄,照顾好妹妹”。

于是,就为了这样一句话,她的一生,都换了轨迹。

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命,却不能不要妹妹的命,尽管,妈妈都没来得及听到她的承诺,但她一定会做到,18岁的她便已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并在半年之后由于人手短缺,替黑帮老大的手术主了刀。

也正是在那次手术后,她便成了黑帮老大的专属医师,兼任助手,人称,鬼手医师……

自思绪间回神,只一瞬迟疑,凌萧还是拒绝道:“舞衣,听话。”没有多余的话,她不想再给她什么希望了。既然不可能带她,那就让她死心。

“为什么?”这一次,她想知道,为什么!

看着她失望、期待、恳求……总之那么复杂,却又那么单纯的眼神,凌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但五一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小姐,告诉舞衣,为什么?”声音轻轻的,却异常坚定,仿佛不告诉她答案,她便会一直问,一直等……

无言……

五一见状,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舞衣求你!”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3
第三章  靖王你个混蛋!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萱呀么萱
怔了怔,这小丫头,竟是这样倔强,只是……不行就是不行!

不再理她,径自走到床边躺下,任她在那跪着,她想跪就跪吧,不让她跪这一遭,她必不甘心。

凌萧微微叹了口气便入睡了。

非是她冷血,而是她深知,明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必须养精蓄锐,那靖王,可不是容易对付的。

没睡多久,大概不到四更天之时,凌萧便被拉起来准备。乖乖坐在那,任由下人收拾,中间江姨娘过来看了一眼,见她乖顺,倒是长舒了一口气。凌萧翻白眼,切,她还得保存体力呢,哪有空跟她闹!

足足三个时辰,终于收拾停当了,那边靖王府的也派了人来,她便被扶着往大红花轿走去,除了在经过凌若的时候“没站稳”摔到了她身上,顺手下了点小毒,再没出任何意外,不过这一路上倒是听了不少闲言碎语——

“呀!靖王没来啊,就派了几个兵丁来呢!”

“嗨,一个傻子懂什么,靖王那等天人之姿,愿意娶她,已是天大的荣幸了,她还指望靖王亲自来接她啊!”

“对啊对啊,一个傻子,怎么配得上靖王殿下啊?!”

“不过,这傻子这身段,放在床上……”窃笑……

……

呵,这男人,真是……小心眼啊。

嘴角勾起一抹笑,刚刚那一“跤”,把那凌若“摔”成了不孕不育,哈哈哈,昨天不是说要送她们母女个临别礼物吗,她当然不能忘了!

哎……再没什么能比让凌若不能生育对她母女二人来说残忍了吧!她就是要毁掉她们的希望!

正自乐开花的凌萧忽然闻到花轿里有股淡淡的,像檀香却又不是檀香的味道,如果是普通人,一定分辨不出来,但她作为一个中西皆通的医生,自然嗅觉要更灵敏些,这味道来的怪,虽不认识,却也知道无毒,但她仍是谨慎地想要闭气。

但、是、

最终还是忍不住吸了好几口,毕竟这一路可不是三两分钟,而是、半个时辰啊半个时辰!

该死!他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吗!用得着走这么慢吗!

按理来说,这种单独无毒的味道,一定是和其他味道混合作用的,毒性反而更强!那么只要其他味道成功避免就行了。

混蛋!别再给她玩花样了,她一个傻子,靖王他至于费这么大劲吗!

没有喧天的锣鼓和礼炮,她就这样,被静悄悄地抬到了靖王府,明明是正妻进门,却搞的连个填房都不如。

进门跨火盆的时候,凌萧却分明感觉到血管扩张了一下!这表明,她还是中毒了!顿时头皮发麻,什么!这怎么可能?刚刚那味道明明没毒!除此之外,她再没碰过闻过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来不及细想,已被带入礼堂。

好吧,这天地还是她自己拜……

行过礼后,凌萧便被送到喜房等着,这一系列过程自然是没什么宾客的,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靖王却连这个过场都不愿走,可见那皇帝此次是真把他惹毛了。

刚刚步入喜房,凌萧便感受到一阵眩晕,毒已经发作了吗?!

不行,这个时候她坚决不能晕过去!

挽起衣袖,伸手摘下一只发簪,毫不犹豫地向手臂刺去,她必须保持清醒!

然而,当她再度意识模糊之际,她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更何况再刺一次以保持清醒,是以,尽管多番挣扎,她仍是昏了过去……

闭眼之前,凌萧仍不忘忿忿地低咒一声:“靖王,你个混蛋……”

再次醒来的时候,凌萧是被热醒的,浑身上下热的要命,她就是再没脑子,也知道自己中的什么毒!春药!混蛋!竟然给自己的王妃用春药!他还能再无耻点吗!

越来越热,对面走来几个侍卫,他们一边走一边商量着谁来拔头筹!低咒一声,这药霸道得很,她已经有些微微颤抖了,根本就看不清来人!她凌霄可以不在意什么贞洁,但她不可能在如此屈辱的情况下被一群侍卫给上了啊!

看他们似乎已经商量好了,一个人向她走过来,凌萧暗暗寻找时机,终于在那人正欲脱她衣服之时,用手里的发簪狠狠刺入他颈部的大动脉,凌萧的脸上毫无意外地沾了血,看着立时倒地的人,却没有一丝惊慌,取而代之的是本不该出现在“凌萧”眼中的嗜血。

随即便冷冷地看着对面已将剑拔出的两个人,自己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呢,刚刚还模糊的意识在干掉第一个人之后立马变得清晰起来,出声道:“你们不是我的对手,靖王府的侍卫,便是死,也当战死沙场,不该平白牺牲在一个女子手中,我不想杀你们,去叫你们王爷来!”

那几个侍卫是靖王府的侍卫,必也是有一腔热血的,区区身死,不足以威胁他们,反是这样说更能让他们放弃。

果然,剩下的二人交换神色之后,留了一个人盯着她,另一个人则去请示靖王。

凌萧咬紧下唇,这侍卫一去便再不见回,而她体内的药效却越发地激烈,呼吸已有些混乱。

再度扫了一眼那盯着她的侍卫,她确实有把握干掉他们,但她不敢保证干掉他们自己还有力气跑,这春药的霸道程度远远超出她的想象,似她这般意志力,也只是强撑,却不知这药效还要持续多久。

倒不如直接跟那靖王谈条件,倒还有一线生机。

但他一直未来,她几乎以为他不会来了,却……

“咣啷”一声,铁链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道刺眼的光从门缝中射进来,门缓缓打开,一个身材修长挺拔的人走了进来,背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脸,但那强大的气场已然告诉她,来人正是靖王。

很好,刻意挑了她药效发作到最强的时候过来,很好!

狠狠向之前刺在手臂上的伤口重击几下,几乎已经丢失的神志果然找了回来,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她开口:“表哥……”

没错,他是她的表哥,古人就爱搞近亲结婚。她刻意撇清了夫妻关系,强调血缘关系。

见对方没说话,凌萧也不意外,只盯着那双冰冷的眸接着道:“敢问凌萧何罪,表哥如此相辱?”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4
第四章  他中毒了!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萱呀么萱
男人冰冷的目光打量了凌萧一眼,在黑袍的映衬下,刀削般的五官只更加刚毅冰冷,薄唇轻抿,仿佛在判断着这女人的状况,随即微微侧首,凌萧这才发现,他斜后方还有一人,额,凌萧甚至还十分有兴致地在心里叹了句:有些人啊,果然是天之骄子,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旁人便都没了存在感。

那人明白靖王的意思,他知道靖王是在问他对凌萧做了什么,额,但是是他自己说交给他处置的,他只想着狠狠打那混蛋皇帝的脸,便过分了些,可区区一个女子,过分就过分了呗。却没想到靖王竟然会问,故有些讪讪道:“额……仙人醉……”

靖王闻言,皱了皱眉,随即眼睛微眯,盯着凌萧看了许久,凌萧亦回视,却不料靖王竟忽然出手攻向她,凌萧下意识地伸手格挡,却忘了手臂上有伤,还恰、好、用伤口撞在了靖王那精壮的手臂上……

“嘶……”硬是出了一头冷汗,她得有多背啊!

还好靖王没有再继续攻击,凌萧顺势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生怕他再出招,她已经快到临界点了。当然了,这一出手自是扣住了他的脉门,为自己加一分保障。

靖王并不在意,他有绝对的自信!

只是,也正是这一握,凌萧知道,靖王中毒了!

如果她没猜错,他中的,正是鹤顶红!却不只是鹤顶红!难道是……

如此两种立时丧命的剧毒,他竟然活着,还像没事人一样地活着!

一惊之下,饶是凌萧如此镇定之人,也忍不住抬头看了靖王一眼,却是这一抬头,她分明看到他脖子上,清晰地印着两个明显发黑的小伤口,伤口周围红肿,在那小麦色的皮肤上,格外刺眼,凌萧眯了眯眼,果然证实了她的猜想!

而凌萧这一系列的表情,自然全落在了靖王的眼中,靖王那冰山脸倒难得的,竟闪过一抹赞赏:这个女人……有意思。

所谓仙人醉,便是药如其名。

想想连无欲无求的仙人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普通人,这女人中了仙人醉竟还能那么冷静地打发侍卫来找他,不简单。他原也是想过来看看这能使唤动他的侍卫的是何许人也。

早前她能从凌若派去的壮汉手中逃脱的时候,他便怀疑她十六年间根本就是在装疯卖傻。如今见到本人,他倒还真有些动心了,想把她留在身边做——

下属、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眼里刚刚闪过一次惊讶,一次了然,她知道他中的什么毒?仅凭一握?

看来,他更不能让她死了。

“本王对你非常满意。留下来。”靖王开口,简单粗暴。

“……”这男人什么意思?她早知道原主这张脸美得不要不要的,但还不至于让靖王这样的人物一见钟情吧?靖王有这么肤浅?诶,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嘛……

望着那清冷的眸,凌萧握着靖王手腕的右手颤了一下,似一股电流经过,赶忙狠狠咬了下唇,她必须清醒,不知道这混蛋给她下的什么药,这么厉害,她刚刚差点……

阴谋!一定是阴谋!这男人这是在玩美男计!

额,可是……她身上又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呢?

凌萧眼睛微眯,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却清了清嗓子,只装作不懂的样子道:“表哥的意思是?”

“为本王效命。”这女人怎么忽然又变蠢了?

一旁的苏津嘴角一抽,琰啊,你真的是,出尘脱俗啊……美人在侧,竟只想收做下属……

“咳咳咳……妈呀,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好好一个简单的问题,硬让他搞这么复杂!凌萧挑眉,略带挑衅地看向靖王道:“如果我不呢?”

“可以,命留下。”靖王答得理所当然。

“……”这语气,就知道这些高位者都有一个“顺他者昌,逆他者亡”的坏毛病!

“给你三日时间,你可以考虑,但最好考虑清楚。”

“不用想了,成交!”与其今天拼死冲出去,然后一辈子躲躲藏藏被追杀,还不如给他干活呢,反正她上辈子也是干这个的,老本行了,轻车熟路得很。

“很好。”声音平静无波,本来嘛,注定的结果,他有什么好不平静的。不过对她如此识时务的做法,靖王殿下还是非常大方地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的。

“解药呢?”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她当然想赶紧解了这鬼毒了!

“无解。”没错,仙人醉,无解,唯一的解法便是行男女之事,当然,也从未有人能忍过仙人醉,这也是他对她势在必得的主要原因。

“你逗我呢吧!”无解?无解!她想冲上去咬死他!

“这只是个开始。”丢下这句话,靖王转身对侍卫说:“送王妃回房。”

话毕,便出了牢门,身后的苏津亦跟了出去。

“琰,我……”

“不必解释,我知你。”苏津是他的生死兄弟,所做一切无法是为了他,他又岂会不知。

“那女人……当真不可小看!”

“没错,这等人才,本王若不留下,难不成让给本王那一心想除掉本王的皇兄?”

“只是那仙人醉之毒……哎,从来没人能撑得过,今后可有她受的了。”

“去取莲丹来。”仍旧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那眸光却是几不可查地暗了一瞬……

“这……”非是苏津小气,只是莲丹珍贵,靖王万一毒发,还指望莲丹救命呢。没错,珍贵如莲丹,却也只是能在靖王命悬一线之时暂时压制,无法真正解毒,想到这,苏津就恨不得去剁了那狗皇帝!

“无碍,本王一时半刻死不了。至于莲丹,再制便可。”靖王虽说得轻松,却莲丹如此珍贵,有哪里便是说制就制的。

苏津知道靖王的脾气,不再多言。

这边凌萧被送到昨天的喜房中便再无人问津,她莫名其妙地在等着靖王所说的“只是个开始”的后文……

就在凌萧快要睡着之时,忽然没有任何征兆地,小腹便开始剧痛,突如其来的痛让凌萧即刻便出了一头的冷汗,想当初中枪的时候,她也不过就是皱了皱眉头,如今这腹痛却已让她全身痉挛!

咬着下唇,冷汗阵阵,很快便打湿了她身上并不算薄的衣衫。

偌大一张床,凌萧却只缩在一角,双手死死攥着被子,眼睛紧闭,却始终不见她吭一声。

半个多时辰了,这痛终于慢慢削减了下去,她却仿佛痛了一个世纪!该死!这见鬼的药到底是谁发明的?还没有解药!

正欲缓口气,却忽然看到屋内多了个人!那人背着光,看不清脸……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5
第五章  入宫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
萱呀么萱
靖王?!

要死啊!有这么吓唬人的吗!

“表哥莫不是来看凌萧受酷刑的?”凌萧讥讽道。

“叫王爷!”

撇了撇嘴,以为她愿意叫呢?!“是,王、爷、”

“嗯,本王是来通知你,明日你自己进宫谢恩,以痴傻的身份去。”

“酬劳呢?”

“所有宫里给的赏赐。”

“没问题!”凌萧爽快应道。

靖王颔首,只将一小瓶放于桌上,丢下一句:“日后若腹痛难忍便服一粒。”便转身出去了。

只留凌萧在原地石化,他说什么?!日后?!感情这还不是一次痛完算的,还要有个周期是怎么的!混蛋,他怎么不去死啊?!什么破药啊就随便给她喂!有止疼药不早说!分明是在威胁她嘛,她要不听话,他就让她疼死!

混蛋!

……

第二天一大早,又是一顿折腾,不过她这次穿的是亲王妃的正服。

一路坐着轿子进了宫,无人为难她,也无人在意她,只是,当她活生生地站在那皇帝面前时,却让他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傻子还活着,靖琰竟然没杀了她!

不过,到底是一国之君,表面上仍是一副关心弟弟幸福的好兄长的样子:“萧云啊,皇弟他待你如何啊,怎的是你独自来的?”皇上曾封她为萧云郡主,以封号相称亦无不可。

“皇上表哥,靖王表哥他待萧儿极好,还亲自教萧儿骑马呢!这次靖王表哥是要考验萧儿,看萧儿是不是够勇敢呢!靖王表哥说,如果萧儿表现好,他就在萧儿生辰之时送萧儿一个小马!”凌萧这番话,既告诉了皇上靖王的身体好得很,一点都没被中毒影响,又说明了靖王不打算要她的命。好让皇上一边继续忌惮靖王,不要太过分,一边又摸不清靖王的想法,不敢轻举妄动。

“哦?那萧儿这小马是要定喽?”

“嗯!”重重地点头,眨巴着眼睛看着皇上:“皇上表哥,你说萧儿是不是很勇敢?”

“当然了,萧儿最是勇敢。”年轻的皇帝眯了眯眼,这丫头从小心智不全,定是不会撒谎的,那么靖琰他是真的没受中毒的影响?可若真是如此,他就更没必要留这丫头性命了啊?

“那皇上表哥要不要奖励萧儿?”

“这是自然!来人!”那皇帝招手。

不多时,便有几盘精致的点心被端了来,呈于凌萧面前。

凌萧假装开心地拈起一块桂花糕送入口中,来不及咽便口齿含糊地说:“谢谢皇上表哥。萧儿可不可以带一些回去给靖王表哥吃?”

“自然。”见问不出什么了,便欲打发她走,他实在无心陪一个痴傻之人玩,赏了些贵重东西便叫她回去了。

回去的马车上,凌萧心情大好,最喜欢这种事轻钱多的活儿了。打开刚刚从宫里带出来的点心,啧啧啧,宫里的东西就是好,造型精致,口感极佳,嗯,边哼小曲儿边吃美食,这人生,简直不能再美好!

回到王府便去找靖王复命,靖王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不仅按之前说好的宫里给的赏赐都归她,而且还额外赏了她一个丫鬟,说是伺候她的,让她暂时便以王妃的身份住在王府,她自然乐得逍遥。但仍然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王爷,两件事,一,我需要夜行衣和武器,以便今后完成王爷的任务;二,除完成王爷任务的其他时间,我希望自己是自由的。”

“没问题,只要不暴露你不是傻子的事,你随意。武器自己去找管家拿。”

“不,王爷,我需要根据我的要求打造武器,晚些时候会叫人将图纸送来。”

“好。”

告别了靖王之后,回到房间凌萧便开始画图纸,这个时代没有枪,也肯定做不出枪,但弩肯定是能做的,她画了一个强弩,一把袖箭,又画了不同作用的银针,分别标明规格,最后再加上这个时代有的匕首和软鞭就差不多了。

至于其他的,她可不喜欢使什么刀剑棍棒的。只是又写了一些药材什么的,用来研制毒药和一些常用的解毒止痛的药。

最后看一遍自己的清单,发现缺了最重要的东西——手套。十分认真地加上去,并注明尺寸,又非常细心地在后面写上——100双!

当靖王看到这张纸的时候,目光滞留了很久,他先是惊讶她这几个箭弩的设计之精妙,再惊喜地肯定了她果然懂医,最后疑惑她要这么多手套何用?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非常不客气地命人将那些箭弩批量生产了……

当然了,作为奖励,靖王毫不吝啬地允了凌萧100双天蚕丝的手套!100双!天蚕丝……

这边凌萧却一袭男装正欲出门,只是刚走到靖王府大门口,便看到台阶下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子……

凌萧皱了皱眉,即便只有一天的相处,她也认得这小丫头:“五一?”

见她没有反应,便行至她身边蹲下身子,轻轻扶了扶她的头,却发现她的额头滚烫,整个人几不可察地微微颤抖着,摸了摸她的脉博,还好无大碍,只是在外面待久了,受了些风寒,普通的感冒,对凌萧来说简单得很。

将这小丫头轻轻抱起,直走回她房内方将她放在床上,这小丫头,身子着实不错,怕是从小跟着那痴傻小姐,没少被欺负,虽是身体还行,却有些瘦得营养不良,以后定要好好给她补回来。

凌萧看向身边安静的女孩,这是靖王给她的丫鬟,她知道她除了是丫鬟,还是监视,但无所谓,监视就监视。至少靖王现在对她来说是安全的。

这么一想,凌萧便饶有兴致地问她的名字,她却就地一跪:“请王妃赐名。”

是了,换了主子,自然是要新主子赐名的,不管实际上是怎样,至少面儿上,她是她的新主子了。侧头看了床上那小丫头一眼,脸上的笑容带了几分调皮,随即又心虚地清了清嗓子,这才道:“便叫时衣(十一)吧。”

“时衣谢王妃赐名。”

好嘞!如今她就有两个小长假了!

“去向王爷禀报,这丫头我留下了。”

“是。”

“对了,我写个方子,直接抓了药再回来,要快。”

“是。”

时衣走了之后,便只有凌萧与五一留在房间里,微弱的烛光下,小小的身子像要淹没在被子中,几乎看不到什么起伏。忽的,心中竟升起一片暖意,这样安静的时光,上辈子,她是从不曾有过的……

自从妈妈离开后,她和妹妹便成了孤儿,自此她便背上了照顾妹妹的责任,上辈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妹妹,她倾她所有,只为护她周全。直到——她死了、

凌萧从来不知道,这个妹妹除了是她的责任,她的弱点,她还是她的、精神支柱。

她一生都在为她活啊!

她却死了……

望着窗外的明月,又看了看五一,温暖这东西,她,真的很缺,也真的很渴望,她想留下她……

凌萧唯一一次以“凌霄”的身份,对过去的“凌萧”说:“仇,我替你报,她,往后便是我的了。”

听到声音,小丫头醒了过来:“小姐?小姐!舞衣不是做梦吧?”

“五一,从此你便跟着我,不必再仰人鼻息,不必再受人欺凌,不必再忍气吞声。”

“小姐,只要小姐不会不要舞衣,小姐要舞衣怎样,舞衣便怎样!”那认真的小模样,却狠狠刺痛了她的心。

“我跟你承诺,定不相弃,永不相弃!”说得正感人的时候,门“哐”的一声打开了,凌萧皱着眉头看了过去,果不其然……一个面无表情的冰山琰出现了……

难得有点煽情的细胞出现,却被某面瘫破坏了!混蛋!

“王爷,深夜造访,何事?”语气非常之恶劣!
康乃馨 2018-6-26
引用 6
《妖后难宠君王不早朝》花语书坊书号:7030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30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