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春田花花作品《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7042

康乃馨 2018-6-27 167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连载]

频道:[女]

作者:春田花花

章节数:451

上架时间:2018-06-15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花语书坊书号:704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4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1
001.穿越,她勾引男人?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春田花花
是夜,正是亥前一刻。漆黑如墨的夜空中,几点星光伴随银月在空中熠熠生辉。

二月的凉风毫不吝啬的在天地间吹拂,吹熄了万家灯火。

一向幽静的宸王府此刻却依旧亮着灯火。

柴房里,刮着凌厉冷风的鞭子,一下又一下抽打在女子单薄虚弱的身体上,每一下都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痛。

就算是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也禁受不住这种摧残,更可况那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

鞭笞了几下之后,地上的女孩依旧动也不动,直到命里注定的那个时刻,命运的轮盘开始转动,错乱的人生步入正轨…

痛!好痛!

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和毛孔都在哀嚎着“痛痛痛…”

柳听雪努力想要眯起沉重的眼皮,视线却模糊得只能看见橘黄色的光芒,耳边却朦朦胧胧响起他人的对话。

“素浅姑娘,今天要不先到这里吧,万一打死了可就麻烦了,怎么说她也是…”

“怕什么!这里是宸王府,打个臭名昭著的小贱人而已,死了还有王爷给你撑腰,给我接着打。”

“是!”

话音刚落,只见一条细长软物刮着凌厉冷风迅速袭来。

不是吧…又来?!

柳听雪心口一颤,却无力躲开。

啪!

鞭子抽打在已经皮开肉绽的伤口里,鲜血顿时涌出,痛得她直打冷颤。

这简直,简直就是凌虐!

她咬紧牙关,硬生生把哀呼吞进肚子里。眼里迸发森森寒芒,那叫什么素浅的,你最好保证日后不会落在我手里,否则我要你尝到比今天多十倍的苦头!

那一鞭子够痛,痛到柳听雪混沌的脑壳瞬间清醒,模糊的视线顿时清晰无比。

呃——

她愕然,倒吸一口冷气。

奇怪,她怎么会在一间古朴十足的木制房屋里,周围还站着一群身着广袖长衫的人。

古代人?

柳听雪淡定不住,火速转动脑子里隶属于百科全书的细胞,最后想到比较符合的两个字:穿越。

WTF?还带这么玩儿的?

柳听雪哭笑不得,忍不住在心里冲老天翻了个大白眼,她以前除了偷东西也没干过其他坏事啊,贼老天怎么能这样开她玩笑?

原本,她是21世纪华夏医学院的天之骄女,才色双绝。同时又出身名偷世家,自幼就表现出惊人的偷盗能力,被人誉为“盗雪”。

人家是生的光荣,死得伟大。

她嘛,嗯…她稍微有点不幸,被自己的未婚夫杀了。

想起那个渣男柳听雪就忍不住自戳双眼,她是何等愚蠢,居然被一个渣男给终结了。

本就死得憋屈,结果现在醒来还是一种要死不死的状态,浓浓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凉在胸口漾开,沁人心脾。

默默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

举目望去,为首的是一位红衣女子,坐在太师椅上非常威风,而且霸道。五官清秀,长得很好看,头发扎的颇为英气,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素浅姑娘,您看这丫头动也不动,该不会是死了吧?”

“死了?”

素浅慢悠悠接过那条沾着血肉的皮鞭,摸出一块白帕抹去木柄上的血迹。

还不等柳听雪发表完对这场穿越类似于“WTF”之类的感想,她便直起身,泛着寒冰的声音直戳柳听雪:“小贱人,你若再装死,可别怪我鞭下无情!”

只见她执鞭的手臂高高扬起,作势就要狠狠“赏”柳听雪一鞭。

柳听雪倒吸一口冷气,这素浅怎么看都是个有武功没素质的粗鄙女人,被打上一鞭她还有命活么?

刚这样想,鞭子就不由分说地飞来。

完!完!完!

说时迟,那时快,老太太生出了下一代。柳听雪卯足劲翻了个身欲躲开飞来的怒鞭,奈何已经来不及,还是被鞭尾扫中。

呃!!!

又是一阵钻肉入骨的痛,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装死?小贱人再装啊!”素浅居高临下,趾高气扬的嗤笑一声,丢开皮鞭,重新坐回到太师椅上。

“小贱人色胆不小哇,敢来宸王府勾引我们十四皇叔。”说完讽刺意味十足的哈哈两声,“你也不照照镜子,就你那副尊容配野狗还差不多,你不过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居然妄想爬上我们王爷的床,简直可笑之极。”

周围人听罢,也是纷纷狗腿地嘲笑。

“就是,一个丑破天际的丑八怪也配勾引我们英明神武的王爷。”

“便是城门口最污秽的乞丐也不会想要你。”

“别说乞丐了,野狗见了你这种女人也下不了嘴想吐。”

素浅听罢,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柳听雪的脸冷若冰霜,虽然不知自己怎么得罪了这群人,但素浅一口一个“小贱人”,周围人无情的嘲笑,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勾断她心中为数不多的善念。

她就是个爱记仇的人,此时此刻,只想配副毒药毒哑这群人,让这群人领略领略,华夏医学院公认的天才少女的手段!

她深深地呼吸两下,努力让自己情绪保持稳定,回想着素浅刚刚说的话——她刚才说原主勾引男人来着。

哗?!勾,勾引男人?

柳听雪一个激灵,这么奔放?!

念头刚起,一大波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顿时如潮水般翻江倒海而来。

顷刻间,属于原主的记忆纷纷苏醒。

柳听雪差点笑出来,素浅刚刚说的还真没有错,原主确实是来爬男人床的,而且还差点得手。

那个男人啊,是宸王殿下,东周国最尊贵的亲王,最令人敬畏的十四皇叔,最炙手可热的男人啊!

听说宸王虽身份高贵,却从不与女人亲近。没想到居然险些被她破了童子身,柳听雪有点幸灾乐祸的想着。

忽然她又皱了皱眉,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原主主动来爬床的,凭她那显赫的身份也轮不到这群人欺辱她!

柳听雪卯了卯劲,有些艰难地直起半个身子,继而以一种十分悠闲懒散的姿态坐在地上。

神情间再没有之前的狼狈慌乱,替而代之的是一股浑然天成的悠然淡雅。

那一双水灵动人的美眸在一张斑驳丑陋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但当那幽深宛若古井的黑眸扫过周围一干人等时,每个人的心头都像是被一桶冰碴子淋过,连要说什么都给忘了。

柳听雪先是轻咳两下,继而似笑非笑地看向素浅,语速不紧不慢:“就连我这种丑出新认知的人都爬上宸王的床,而像你这种容颜尚佳的人却连碰也碰不到宸王,我说素浅姑娘,你该不会是嫉妒本小姐了吧。”

语罢,素浅脸色骤然变得凌厉,“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2
002.疯狂,绑起来打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春田花花
“你胡说些什么东西!”素浅脸上又恼又气,眼睛的余光瞟了瞟周围的人,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发出“咯吱——”的声音。

柳听雪可不认为自己在胡说,按理说,就算原主勾引宸王,素浅再怎么忠心护主也不至于短时间要置她于死地,除非素浅也心悦宸王。

只有被嫉妒淹没理智的人才会变得疯狂,而这种疯狂的人,往往最好对付。

柳听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抬起食指勾起胸前一缕秀发,以一种局外人的淡然神态了然地说道:“素浅姑娘,爱慕宸王的女子千千万,你心悦于他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没错,素浅多年跟在宸王身边,在她的认知里,宸王才是她心中举世无二的英雄,一颗芳心早就系于宸王身上。

可是,她终究是宸王的下属,她的爱带着卑微和仰慕,永远只能埋藏在自己心里,不敢讲出来。

如今居然被柳听雪一语道出,她也读过《女戒》,深知这是不合乎礼仪的,脸上又青又红,盯着柳听雪的眼神更加狠毒,恨不得马上就打死她。

“呵,柳听雪,你可不要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不知廉耻,你知道外面人都说你什么吗?”素浅犹如毒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柳听雪,一字一句地道,“荡妇,淫娃,娼妓,人尽可夫,水性杨花!你是东周国百年来最不要脸的女人!”

说完又是讥讽的一笑:“也对,你那张脸丑的让人食不下咽,不要也罢。”

素浅这是把她能想到的最污秽的词都说出来了吧?

柳听雪风轻云淡地笑了一下,淡定优雅放开卷在指尖的秀发,转而抬手抚上自己的脸,墨黑清丽的眸子盛满坦然,轻飘飘的道:“没错,我是丑。可是啊,宸王他爱的就是我这张丑脸。素浅姑娘若是想达成心愿,不妨来学一学本小姐。”

要一个人痛苦的最好办法不是杀他,而是戳他的痛处,戳的越用力,他也就也痛苦。

素浅不是喜欢宸王嘛?不是得不到嘛?那咱就多拿这件事刺激刺激她。

至于皮相,那算个什么东西?她根本不屑好不好,在她的那个世界,有种手术叫整容。

素浅原本得意的神情一顿,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黑。她曾以为,像宸王那种完美无暇,出尘脱俗,举世无双的人,没有任何女人能入他的眼,谁知半路居然杀出个柳听雪。

看着柳听雪婀娜的身材,想起刚刚王爷暴怒却又带点情欲的神色,素浅胸中的妒火烧的愈来愈旺。

若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尽可夫的丑八怪!

正因如此,她才想用尽手段折磨羞辱柳听雪,让她知道什么人是她八辈子都不能染指,不!连见都没资格见!

素浅气极,半天说不出话。

柳听雪乘胜追击,继续补刀:“不过呢,宸王那种男人喜欢的是本小姐这种温柔婉约的女子,至于素浅姑娘你嘛…”

她略带打量地将素浅从头看到脚,这才慢悠悠地道:“素浅姑娘性格火爆,行为粗鲁,怎么看都不像个女孩子,怕不是宸王殿下心仪的类型。”

“你!你说我像男人婆?!”素浅黑着一张脸怒吼。

哟,不错嘛,听懂了?也不算笨啊。

“诶!我可没有说喔,但是你非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了。”柳听雪很无辜地说着。

素浅气极,一双杏眼瞪得老大。理智什么的早就丢到九霄云外,握紧手里的鞭子狠狠甩向柳听雪。

也不见柳听雪怎么动,但是鞭子就是没打到她,反而因为素浅力道太大,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回到原处,打到了素浅那张俏脸。

“啊!”素浅发出一声尖锐的鬼哭,立马丢开鞭子捂住脸,“我的脸,好痛…”

自作自受!柳听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而打量周围,在心里斟酌逃出去的几率。

素浅哭的十分凄厉,叫人觉得毛骨悚然,旁边一个下人连忙上前慰问道:“素浅姑娘,你没事吧?”

“滚!”素浅捂住脸冲那人恶狠狠的怒吼,活脱脱一个没有教养的泼妇。

“啧啧,真是可怜啊。”柳听雪皮笑肉不笑,这种层次的小伤就受不了,那要是她的脸变成咱这样还不得疯掉?

听到柳听雪落井下石的语气,素浅一手指着柳听雪,一手捂住脸,歇斯底里地喊着:“把这个贱人给我绑起来!”

不知道是素浅的脸太大还是她手太小,总之柳听雪透过指缝看清了,在那张脸上,横亘着一条十分狰狞的红彤彤的鞭痕。

捂又捂不住,反倒叫人联想的更多,说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为了身体着想,柳听雪本不想反抗,但她就是不想让素浅好过。

左晃右晃看似毫无章法,实际万分巧妙地避开所有来抓她的人。

眨个眼她便来到素浅面前,身后是一群想抓她的人,只见她往地上一蹲,一群男人直扑素浅而去。

“噗哈哈哈…”柳听雪实在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素浅则快疯了,将身上的人全部踹开,如同一个疯婆子:“一群蠢货!你们快把她给我绑起来!”

柳听雪觉得闹够了,乖乖地任由两个大男人把自己绑在竖起的十字架上。只是那双溢满嘲讽和讥诮的清丽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素浅,叫素浅当下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小丑,相当的无地自容。

素浅咬牙,从腰间抽出自己的武器——银月鞭,宛若一条毒蛇般盯着柳听雪:“我倒要看看,你能牙尖嘴利到什么时候。”

银月鞭,鞭身由蚕丝玄银打造,就算是轻飘飘的挨上一鞭都能让人皮开肉绽。

柳听雪幽深的眸底略过深思,继而云淡风轻地道:“素浅姑娘你可悠着点,本小姐自幼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精贵的很。你自幼习武,手里也没个轻重,万一把本小姐打残或者死了,我那个丞相爹爹可就要来找你家王爷的麻烦了。”

意思是我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你不过是个下人,真要是把我给打死了是要负很大责的。

讲真,她也掐不准原主的身份好还是坏,从小没亲娘,有个当右相的爹,一个很恶毒的大夫人,两个成天盼着她早点死的姐姐,还有一个万分嫌弃她的未婚夫——太子殿下。

身份挺高贵的,起码是上流社会,只是所处的环境就有点让人发怵了。

虽然她爹不在乎她生死,但她要是死在宸王府,那后果可就严重了,毕竟宸王和皇帝不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皇帝完全可以凭借此事找宸王的麻烦。

素浅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迟迟没有动银月鞭,刚刚确实是气急败坏才忍不住抽出。

陡然——她想到一个好主意,满带报复而又得意的走向柳听雪。

语气里尽是阴狠毒辣:“你这双眼睛我觉得很好看,只是配你这张脸就可惜了,不如就送给我收藏好了。还有你的舌头,说的话也好听,也拔下来送给我怎么样?”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3
003.芯片,一线生机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春田花花
大难临头,柳听雪却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因为她知道,就算求饶,素浅也不会放过她。

素浅,是想要她的命。

与其卑微求饶,不如放手一搏!

柳听雪抬起高傲的头颅,迎上素浅犀利又得意的目光,风轻云淡地道:“不怎么样,只是本小姐没想到,素浅姑娘有这种癖好。免不了有些担心,姑娘日日夜夜对着本小姐的眼睛和舌头会食不下咽,寝不成眠。”

素浅得意的神色一僵,她委实没有想到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柳听雪居然还不求饶,这样的她,真的是传说中那个刁蛮任性,胆小怕事,水性杨花的柳三小姐?

但是疑虑很快被驱赶走,管她柳听雪是什么样的人,既然她敢来勾引宸王殿下,还敢对她大不敬,那她柳听雪就得死!

看着柳听雪像个待宰的羔羊,她就忍不住的开心,丞相的女儿又怎样,差点勾引到宸王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要死在我手上。

她胜券在握的得意一笑:“这就不是你这贱人该担心的了,本姑娘的胆子向来大的很。”

语罢便吩咐下人:“来人啊,把这贱人的眼睛挖出来,舌头拔下来。”

一旁的下人有些犹豫,斟酌地开口:“素浅姑娘,这是不是不太好,万一王爷怪罪…”

不提还好,一提素浅就露出恨不得把他吃了的眼神。色厉内荏的盯向那人,目光里全是眼刀子:“让你动手就动手,再多废话,你就去陪这贱人吧!”

那人吓的浑身一颤,连忙跪下,颤颤巍巍:“属下知罪,属下知罪…”

连自己人都这般粗蛮无礼,真不知道那什么宸王是怎么教育属下的,柳听雪忍不住在心里给宸王打上大大的红叉。

她瞥了眼一步一步走上前的奴仆,继而看向旁边得意非常的素浅,一双水眸转了转,最后目光盯住素浅手里的银月鞭。

那根分分钟能要人命的银月鞭,或许能成为她的武器。

刹那间,一双幽深如古井的黑眸瞬间戾气四射:我本不想杀人,只想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偷偷离开。素浅,你若逼到我走那一步,到了黄泉路上,可别怨本小姐心狠手辣!

她的确不会武功,但她会杀人,而且非常精通。

冰凉刺骨的匕首带着二月的寒气慢慢贴上柳听雪的眼角,可她脸上眼里不见惊慌,只有淡漠冷静。

只是在所有人看不见的角落,她的手居然在慢慢缩小。

没错,这就是她柳家称霸偷盗界多年的绝技——缩骨功。

在她就要脱离十字架之际,柴房外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很是无奈:“素浅,你也闹够了吧。”

柳听雪脸上的匕首一顿,再不敢往前进一厘一毫,柴房的门也在下一刹“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旋即便进来一位身着天蓝色衣袍的男子,天空一样的蓝色衣袍将他俊美的脸庞衬得个彻底。

端木睿眼底藏了点厌恶地瞟了瞟柳听雪,心头有些讶异,这个女人居然还没被素浅整死。

也好,她死了会给他们添不少麻烦。

他慢悠悠走到素浅面前,抬起大手指节分明的大手揉了揉素浅的脑袋,眉头皱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温柔又关切地纳闷:“素浅丫头,你的脸…”

素浅一听,嘴一撇,眼里挤出莹莹泪光,可怜兮兮地望着端木睿,十分委屈地道:“端木大哥,都怪这个贱人,好痛喔…”

啊呸!

这素浅不止心胸狭窄,还十分厚颜无耻!她敢不敢再恶心一点!明明是自作自受,居然怪在她头上,柳听雪在心里狠狠鄙视素浅,隔夜饭都差点恶心出来。

端木睿有点懵,柳听雪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么,怎么把素浅弄的这么滑稽狼狈?

罢,那种女人还不值得他费脑筋,只要人没死就行。

看着素浅那张有点滑稽的脸,他压下笑意,温柔的安慰着素浅:“好啦,乖,脸受伤咱就去找大夫,要是耽搁太久留下痕迹可不好。”

“可是——”素浅神色间有些犹豫,她真的不想就此放过柳听雪啊,但端木睿说的对,她需要疗伤,东周国的丑女只要柳听雪一个就足够了!

为了能用最美的一面去见她的宸王,素浅决定暂时放过柳听雪,反正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弄死她,也不差这一时。

想到这里,素浅冲端木睿莞尔一笑,声音都变得温柔起来:“好,听端木大哥的。”

端木睿微微一笑:“这才乖。”旋即携她出去,边走边说,“看好那个女人,她死了你们也别想活着。”

“是。”

素浅不情不愿地随着端木睿渐行渐远,当然依旧不忘频频回头瞪看柳听雪,似乎在警告她:别以为今晚没整死你,你就能万事大吉,姑奶奶随时能弄死你。

柳听雪早就不愿与她对视,只想这恶心巴拉的素浅赶紧滚,滚的越远越好,自动忽略她警告的眼神,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

她现在需要好好想想,要怎么逃出生天。

身为惊世名盗,她自然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只是现在…她身体虚弱,手里也没有防身的武器,想出去可绝非易事。

第一次,她觉得无能为力,第一次,她对自己的明天产生一种该死的迷茫。

“举世闻名的神偷柳听雪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突然响起的陌生声音让柳听雪狠狠吃了一惊,她四处张望,却找不到那个淡漠到没有丝毫感情的声源。

“吾辈在你身体里。”

机械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使得柳听雪狠狠一哆嗦。

她,她,她身体里藏着一个男人?要不要这么惊悚!

淡漠机械的声音阻断她的胡思乱想:“吾辈是被你从实验室偷出来的芯片,如今,你是吾辈的宿主。”

柳冬菁彻底石化,芯片还能说话?

继而才想起,自己为了争夺族长之位,偷来华夏国最高科研成果——超能芯片。

而她未婚夫沐月初也是为了得到那块芯片才杀她,没想到…芯片却和她融为一体了。

芯片继续道:“吾辈已经检查过,你的身体急需治疗,你所需的一切,吾辈这里都有。药品,枪械,弹药…”

语落,柳听雪的意识进入一个虚幻空间,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前的药品,医用仪器等等都真实存在…

这不是芯片,这根本是…救命菩萨啊!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4
004.潜逃,美绝人寰的男人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春田花花
柳听雪先取出特效迷魂香将屋内所有人放倒,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从十字架上脱离,开始给自己治疗…

幸好只是比较严重的皮肉伤,内脏并无大碍。

细心处理好身上的伤之后,她轻手轻脚地摸到门边。确定外面没人,才蹑手蹑脚把木门开了一条小缝,迅速溜之大吉。

正值深夜,柳听雪深知那些黑暗的角落定然藏着数量斐然的暗卫,毕竟她干的那一行深谙伪装之道。

旋即取出一件纯黑的隐身布盖在身上,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往直觉所向的地方跑去。

她从来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来到一间没有点燃灯火,看似无人居住的房子边上,柳听雪三两下就翻进窗户,屏气凝神地在黑暗中前行。

别问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溜出去,只是冥冥中有个声音指引她来这里。

等一下——

敏锐的感官告诉她前面有人,她便就近找了个十分隐蔽的角落缩起来。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能看到的地方,倏地便看见一个对月而坐的男人。

他一手支着额头,眼睛闭合,疑似在思考人生。鬼斧神工的五官近乎完美,精致却不小巧,俊美却不失阳刚之气。

他身着一袭月白色软袍,沐浴着泠泠月光,本就清冷的身影更显得遗世独立。宛若误入凡尘的天神,如此完美的男人,叫人想要将之染指。

柳听雪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犯花痴的一天,她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无论是手握重权的高官之子,还是腰缠万贯的跨国公司总裁,每一个都有足以吸引万千女人的资本。

可是在这个美人面前,那些人全部都是泥土粪便。

他好看得让人神魂颠倒,令人只需要一眼,就足以忘却呼吸,失去心神,就如同她此刻这般。

柳听雪不知道自己失去呼吸多久,两只水眸始终如饿狼般盯在美人恍如天神的俊颜上,直到传来一声“吱呀——”

门开了。

开门声令她魂归,柳听雪狠狠鄙视自己三秒钟,居然在这种时候犯花痴,你特码还要命不要。

啐了自己一口,她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美人身上。

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男一女。

房里的烛火忽然就亮了,使得柳听雪看清了进来两人的模样——

哟呵!柳听雪乐了,那可不就是刚刚嚣张无比的素浅,以及对她不屑一顾的蓝衣男么?

只是素浅脸上覆了一片轻纱,将脸上的鞭痕掩盖起来。

柳听雪坏心一笑,该!叫你嚣张,尝到苦头了吧!

素浅和端木睿皆是谦卑地行礼:“属下见过王爷。”

王,王,王爷?!

那美人就是宸王楚凌九?!

宸王楚凌九乃是东周国活在世上唯一的亲王,夺嫡之争多残酷柳听雪深有体会,能活下来的绝对拥有非人的本领及智商。

刹那间,柳听雪呆愣住,明显感受到嘴角的肌肉不由自主地在抽搐,原主居然差点把这美如天神的美人给就地正法了。

服气!

这不能怪她不认得,主要是原主当时身中媚药,意识模糊,加上黑灯瞎火,她能看到楚凌九的模样才有鬼。

楚凌九掀开凤眸,隐约含着一股睥睨天下的锐利气息,薄唇轻启,冷冽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人死了么?”

如此好听的声音说出的话却是这般残酷无情,尤其是他嘴里的“人”很可能指的就是她。

柳听雪泫然欲泣,不就是勾引了你一下,至于么?她不由得想起外面的传言:

宸王楚凌九,喜怒无常,做事只凭喜好。他开心,天下太平;他不开心,对不起,大家自求多福。

谣传他曾一怒之下杀了国丈家唯一的嫡子,而国丈却是连屁都不敢放。

好可怕的男人,柳听雪生出一种打死也不要接近此人的念头。

她感叹完,继续上演古代版《窃听风云》。

端木睿把头垂下:“属下赶到之时,人还剩一口气。”

楚凌九颔首,柳听雪理解为:这样就足够了,本王很仁慈,暂时饶她不死。

楚凌九继续询问其他,态度依旧淡漠:“太子那边如何?”

端木睿如是说道:“太子那边倒没什么大动静,只是柳丞相正在赶回柳府的路上,只怕不久便会来宸王府。”

楚凌九的凤眸里蓦地掠过一抹凌厉残酷的杀意,寒如千年冰雪的冷冽声音亦是森森寒意:“无知小儿,胆敢算计本王,端木睿,你知道怎么做吧?”

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真当他楚凌九是死人!

说的跟你自己好大一样,柳听雪腹诽,你楚凌九也不过才二十四。

端木睿恭敬地回着:“属下一定将此事办好。”

“若没其他事就下去吧。”楚凌九闭上美如星辰的双眸,“本王方才走火入魔,功力尽失,动弹不得,破晓前不可让任何人接近这里。”

“遵命。”端木睿凝重的点头,“王爷放心,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哈?

苍蝇也飞不进来?那她算个啥?柳听雪在心里默默拆着端木睿的台。

听到楚凌九让他们退下,素浅有些迟疑,终于还是开了口:“王爷,此事过后,那柳听雪可否交给属下处置?”

“素浅。”楚凌九掀开眼帘,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写满了不悦,利刃般的目光使素浅不寒而栗地颤抖起来,“本王做事自有定夺,你可莫要逾矩。”

素浅的后背“嗤——”地冒出几滴冷汗,她以为在宸王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要拿一个人头,宸王应该不会有异议,没想到竟惹恼了他,连忙告罪:“属下知罪,求王爷开恩。”

端木睿当然了解宸王,他的权威,不容任何人挑战,忙也上前求情:“王爷,请饶过素浅这一次。”

楚凌九闭上双眼,冷言道:“出去。”

“是…”两人双双出门。

啧…啧啧啧…

柳听雪看见素浅那狗腿到不行的模样,心里对她的鄙视又上升到一个程度,你咋不拿对咱态度的一半对楚凌九哩?

还有那个端木啥的,你不是对咱不屑么?你也对楚凌九不屑一个试试!

全特码是吃软怕硬的主!

目送两人离去,柳听雪回顾刚刚楚凌九说的话——走火入魔?功力尽失?动弹不得?

嘿嘿嘿…

天助我也?!

她自芯片空间掏出一副蓝色美瞳和一张美艳的人皮面具,双双戴好后贼笑着走了出去…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5
005.调戏,一个也别想逃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
春田花花
“谁?”冷冽声音里暗藏凌厉杀意,令柳听雪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楚凌九蓦地睁眼,望向朝自己走来的柳听雪,凤眸里布满冷意:“你是何人,来本王府邸作甚?”

面具底下的红唇抿紧而笑,多多少少带了点恶作剧地道:“小爷听闻宸王貌若天神,故而想来一辩真伪。”

楚凌九双眸一眯,杀意盎然,语气里是与生俱来的王者威严:“只怕你有命来,没命走。”

柳听雪强逼自己不去注意楚凌九的强大的气场,声音尽量轻快:“啧,我说美人儿,你何必动怒呢,你长得这么好看,不给人看是干嘛的?”

楚凌九狭长的凤眸里划过一丝凝重,他自诩阅人无数,但却从未并见过眼前这个丫头,长得可圈可点,内力全无,却能悄无声息潜入危机四伏的王府,此女不可小觑。

如果眼刀子能杀人,柳听雪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成千上万遍,她只能在心里不断催眠,让自己不去理会楚凌九的冷眼刀子。

楚凌九冷冽的声音磁性十足,好听也很刺耳:“既然好看,你便多看几眼,等到了黄泉路上,怕是看不到了。”

柳听雪泪目,楚凌九几乎每句话都是要她命,这个男人到底多喜欢杀人啊!要不是听见这厮说自己功力尽失,打死她也不敢跑出来。

可是呢,该调戏的还是要调戏啊。她初心不改地走向楚凌九,缓缓蹲下。

凝住蹲在自己面前的柳听雪,楚凌九剑眉微挑,冷冽的声音带了点质问的味道:“你究竟想干嘛?”

柳听雪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佻,望着楚凌九极其不悦的眼睛,轻吐兰息:“自然是要…调戏美人儿你啊~美人儿,你说,小爷趁火打劫上了你怎么样?”

“找死!”楚凌九暴喝出声,凤眸深沉幽冷、孤傲寒酷,似两股直透人心的利刃,令人不寒而栗。

杀气,在疯狂生长。

他堂堂东周十四皇叔,什么时候被人戏弄过,这个没有羞耻心女人,他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叫她死无葬身之地!

便是怒到极点,这个男人也好看的令人发指,柳听雪不禁感叹造物主的不公平。不过就算他现在再怎么咆哮愤怒,也只是一只被拔了牙的狮子,只能起威慑效果。

柳听雪摇摇头,耸耸肩,这种话威胁人的话她不知听过多少了,放狠话什么的对她无效。信心瞬间爆棚,旋即低头,稳稳当当地在楚凌九薄唇上印下一吻——

电光火石之间,柳听雪只觉一股电流击中自己,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刹那间,什么玩味,什么轻佻统统消失不见。

她瞬间从楚凌九跟前跳开,而楚凌九也前所未有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频率在微微加速…

要死!要死!为什么脸好烫!

柳听雪瞪着水漉漉的眼睛望住楚凌九,却在瞥到那薄唇时飞快错开。

完完完!

再待下去她怕是会出意想不到的事,得麻溜溜的趁早跑路。

她飞快跑向窗边,准备跳窗时顿了一下,坏水涌上心头,作死一般地回头冲楚凌九道:“美人儿,记住喔,被我亲了,就是盖上了我的印记,从今以后呢,你就是我的人了。”

说完看也不看楚凌九,忙纵身一跃,隐入黑夜里。

留楚凌九一人在风中凌乱。

什么跟什么?

那丫头刚刚不还一副不上他誓不罢休的模样么?

各种调戏,各种挑逗让他差点以为自己真的要失身了,到最后亲一下就落荒而逃是几个意思?

落荒而逃…

没错,她就是落荒而逃,尽管语言和动作装的很像老手,但是她最后眼里的惊慌失措却骗不了他。

楚凌九眼里的杀意淡下不少,似乎今晚的事并不算很坏…

屋外,天知道柳听雪的心有多乱,扑通扑通…跳的跟发了情的兔子一样。

一离开那间屋子她便摘了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红若番茄的脸。靠在一棵大树的繁茂枝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个男人…绝对有毒!

平复好心情后,她总结出上述结论。

瞥了一眼天上稀稀落落的星辰。呀!天快亮了,她也要回去找找仇人的晦气了。

正想走,却听见女子的声音借风飘来。

“快点,这是素浅姑娘的药,送迟了咱们可就遭殃了。”

哟…真巧啊。

柳听雪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漂亮的凤眼都笑眯了。从芯片空间取出有助于伤口化脓的药,看向底下两个匆忙赶路的丫鬟。

素浅啊,这药呢,虽然要不了你的小命,但是能让你脸上的伤口三个月都愈合不了,照顾不周的话,很有可能还会留下疤痕的哟。

是你对我动杀机在先,千万不要怪本小姐哟…

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完药,她迅速离开宸王府,循着记忆里的路,很快赶回丞相府。

这时候是大半夜,她觉得偷偷摸摸地回房间会更好。在屋瓦上隐蔽行走时特别留意了下热闹的柳家前院,只见柳丞相正带领一群人准备出门。

这是准备去捉奸呢还是替她收拾尸体呢?

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柳听雪都能肯定,柳丞相绝对知道她被人喂了药丢进宸王府之事。

柳听雪的脸上绽出一抹冰冷残酷的笑,可惜她已经回来了,柳丞相怕是要碰一鼻子灰,而且楚凌九那边还准备了厚礼给他。

目送柳丞相一大波浩浩荡荡的人离去,柳听雪这才伸了伸懒腰,讥笑道:“柳丞相,祝你好运。”

沐浴着凉风,她枕着的双臂荡回自己所居的听雪苑。

刚到门口,就听见物体碰撞的声音。

有贼?!

柳听雪条件反射就想到这种情况,神色微凛,好个大胆的小贼,居然偷到你祖奶奶这里!

随即潜到一扇打开的窗户边,眨个眼便翻了进去,找到声音的来源,正想给这小贼一个终身难忘教训时,讶异的怔了一怔:“蓝婷?你在做什么?”

蓝婷是原主唯一的贴身婢女。

“嘘…小声点…啊!鬼啊!”

蓝婷吓的扔下手里的金银细软,哆哆嗦嗦地蜷缩在墙角:“小,小姐,不是奴婢害你的啊!是大小姐和二小姐逼奴婢给你下药的啊!你要找就找她们去吧,真的不是奴婢啊!”

呵,她就知道是大夫人母女三人搞的鬼。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6

《盗天下之王爷来亲亲》花语书坊书号:7042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4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