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权术作品《傲娇国师独宠军妃》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号:7043

康乃馨 2018-6-27 161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连载]

频道:[女]

作者:权术

章节数:469

上架时间:2018-06-15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花语书坊书号:704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4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1
第1章:落水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权术
“哗!”

重物落入水中掀起一片水花,碧波粼粼,最后归为沉静。

当邹轻离再次有知觉时,她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刺痛着,身体无力的下沉着,这是怎么了。

邹轻离努力挣开双眼,她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居然在水里,四周一片混浊,水里的微生物漂浮在眼前,她立

马屏住呼吸。

她不是死了吗?反恐行动中,他们小组是前锋,可是中了敌人的埋伏,被炸弹炸死了,被炸的那一刻,撕心裂肺的

痛感,邹轻离知道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她会在水里。

被人抛尸了?

不可能,她是军人,可是壮烈牺牲的烈士,谁敢把她抛尸在水里。

身子一直在下沉,邹轻离划动着胳膊,想保持平衡,可是谁来告诉她,这长长的衣袖是怎么回事。

邹轻离正眼打量着自己,仅一眼就知道,这不是她的身体!

一头长过腰间的青丝,一身复杂而繁琐的衣裙,长袖飘飘,身材有瘦小着,明显是还没有张开的小姑娘。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她很肯定这不是自己。

因为长年生活在部队里,所以她一直都是留着勉强到肩的短发,而且她身高也是有一米七八,可这副身子目测只有

一米六多点,明显只有十四五岁,这不可能是她的。

嘶!头又痛起来了,水中,邹轻离抱着头,脸色有些不好。

一段陌生的记忆像发快进的电影一样,快速在邹轻离脑中划过。

大将军府嫡长女,却被父亲厌恶,后母欺压,继妹欺凌……连下人都可以随处给她眼色看。

待疼痛感过去,邹轻离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她穿越了,而且是穿到一个刚被继母儿子推下河里,淹死的可怜姑

娘身上。

邹轻离实在不想接受,把她推下河里的人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只能说原主太弱了!弱爆了。

这具身子着实太差了些,才一会邹轻离就感觉呼吸困难,快憋不住气了,哎,肺活量不行啊!

邹轻离将碍事的袖子扎在手臂上,以免自己游动时带来影响,她快速的浮出水面,大口吸食氧气,感觉又活过来了



接天莲叶无穷碧,茂密的荷叶丛挡住了邹轻离,岸上没有一个人发现她。

“快,继续找,姐姐一定在下面!”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声音中饱含着浓浓的担忧,自责。

“我相信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继续找。”

一位身着粉色襦裙的少女,拿着娟帕一面拭泪,一面急切的吩咐下人到河边找落水的邹轻离。

可是只有邹轻离知道,那少女不是真心的要找自己,可笑,你见过落水的人在东边,却让别人去西边打捞寻找的吗

?而且没有一个人下水去找她,都是拿个杆子在水里搅动……

这明摆着是不想救她,这继妹不是一般的会装。

没错,岸上的粉衣少女就是原主的继妹邹雪柔,她的名字就像她的人一样,平日里给人一副岁月静好无害的样子,

可是真正是个什么人,邹轻离只能用一个现代人常用的词语来形容:白莲花。

邹轻离转过头想去看清楚点岸上的情况,这一转就看见一朵大大的白莲花长在荷叶丛里。

“……”

想什么就来什么。

邹轻离看见推原主下水的人邹鹏宇一直站在那不说话,邹鹏宇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男孩,父亲邹镇和继

母许娇从小就特别宠爱他,生生将他宠成了纨绔子弟,想来这次他也吓坏了吧!毕竟杀人了。

邹轻离环顾了一圈,可恶,岸上的下人一半都是男的,她这样全身湿透了怎么上去,因为现以入夏,天气炎热了些

,原主身上穿的衣服都很薄,这一沾水,衣服全部贴在了身上,曼妙的身躯全部显现出来了,肚兜都是若隐若现,

这样上岸被下人看见,可以说贞节不保。

传出去闺名有损,如果后母在她父亲耳边吹几下枕边风,说不定就把她嫁给哪个下人了,恐怕这辈子都毁了。

想想邹轻离都觉得在这样的家庭里,前路将是一片灰暗了,不过重点是眼下她要怎么上岸。

“怎么回事?”一道威严沉重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着官服的男人向河边走来。

邹镇刚刚下朝回府,就听下人说府上出事了,他连官服都还未来的急换下。当他看见在一边低着头的小儿子和垂泪

的邹雪柔,略带关心的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爹爹。”邹雪柔拉邹鹏宇上前行礼。

邹雪柔起身泪水像决堤了一样,伤心的说道:“父亲,这次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鹏宇,让他和姐姐争吵了起

来,最后推脱之下,鹏宇居然将姐姐……推下河里去了!”

邹轻离听到她的话差点就想冲出来暴打她了,这明摆着就是暗指她这么大人还和弟弟吵架,推打。表面上把所以的

错拦到自己身上,可这话里面的意思显而易见。

这时,“父亲,不怪二姐!是大姐……”

“鹏宇!”邹雪柔呵斥住了要开口的邹鹏宇,邹鹏宇气愤的不再说话。

邹镇向来不喜邹轻离,肯定不会多想就相信了邹雪柔姐弟唱的双簧了。

果然此时邹镇黑着脸,咬牙切齿。“这个逆女!”

当初就应该掐死她,省的丢人现眼,看着下人在河边寻找的阵仗,邹镇不耐烦。

“父亲都怪我,现下都还……没有找到姐姐,怎么办,姐姐会不会……”邹雪柔害怕的说道。

“不必管这个逆女!”死了就死了,他还省心了呢!

河里的邹轻离说不寒心是假的,这就是她的父亲,上辈子她没有感受过父爱,这一世也不会有。

邹轻离观察了下,还是先潜入水里,向下游游走,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岸,换了衣服在回来教训这些人也不迟。

“老爷,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一下人上前禀报。

还没等邹镇说什么,邹雪柔急切的说道:“继续找,一定要找到姐姐。”

说完,邹雪柔又伤心内疚了起来:“爹爹,再这样下去,姐姐会不会出事啊,这可怎么办啊。”

“出事了也怪她自己。”邹镇这话说得也是够绝情的。

他心疼看了样懂事的二女儿,心里更加不喜邹轻离了,厌恶的看着河面,人死在河里多干脆。

“宇儿。”邹镇将站在一边一直不说话的邹鹏宇叫到身前。

“爹爹。”邹鹏宇有些怯懦的走上前。

“今早怎么没有去朱夫子哪里上课?”邹镇问起来邹鹏宇的学业问题,他一身是个武夫,唯一期望的就是这唯一的

儿子可以成为文才。

这太平盛世,是文人的天地。

可是现在大女儿生死未卜,这个时候问这个真的合适吗?合适,因为邹镇根本不在乎邹轻离,这个时候谈别的还真

合适。

“今早我本来是要去夫子那里上课的,可是遇到二姐和大姐在这里……”

邹雪柔看着许久下人都没有把邹轻离打捞上来,看来邹轻离是死了,她现在一想到邹轻离死了,以后嫡长女将是自

己,邹雪柔就觉得痛快,心情十分舒畅。

此时一处无人的小道,一个一身湿漉漉的女子从河里爬上岸,身上还带着些淤泥,看着很狼狈。

邹轻离皱眉,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在部队里训练,趴泥浆池的时候了。

“哎!”可是那是不可能的,邹轻离抬首望着天空,这一世就算再艰难,她也要好好活着。

偷偷的回到自己的小院,这破旧的竹林深处的小院子,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造访的,邹轻离在衣柜里找了件朴素点

的衣服换上,本来她还打算洗个澡的,但是她看了一圈,没有热水,没有下人,哎!

穿着干衣服,一身清爽后,邹轻离就出去了,向湖边走去,她嘴角带着一抹轻笑,她很期待邹雪柔见到她安然无恙

的表情。

湖边,下人们打捞了半天都没有结果。

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来到亭子里。“老爷,还是……还是没有找到大小姐。”

“怎么可能?”邹雪柔惊讶,人掉在河里怎么会不见呢?

邹镇也疑惑了,人掉河里怎么会找不到呢?“这一块都找过了吗?”

“回老爷,都仔细找过了,可是……”管家也疑惑不解,这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

“老爷,要不要整条河都找找,不一定大小姐是被水带到下游去了。”

邹镇有些不耐烦。“找!整条河沿着去找。”

“对,一定要找到姐姐的尸体,不可以让姐姐就这样待在河里。”邹雪柔抹着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一口一个尸体的

说道。

远处的邹轻离看见这一幕,淡笑,在邹雪柔眼里,她这个姐姐已经死掉了,找她的尸体?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二妹,是在找我吗?”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2
第2章:处罚(一)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权术
“邹……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差点她就叫出她名字来了。

邹镇也惊讶,神色凝重的看着邹轻离。

“你……”而邹鹏宇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是他亲手推到邹轻离到水里的,现在怎么会?

邹轻离抬步走到亭子里,淡然的看着邹鹏宇:“怎么,一会不见,鹏宇就认不得大姐了。”

她可没有忘记是谁推原主的。

一众下人见邹轻离出现,也觉得不可思议,但都停止了打捞的活,盯着邹轻离满满的疑问。

无视所有人的眼神,邹轻离动作优雅的走上前,抬首直视邹雪柔的眼睛:“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还是二妹觉得我

应该出现在哪里?”

说到二妹时,邹轻离将语气加重了,她在提醒邹雪柔,不要忘了她是姐姐,无论怎样她都是府上的嫡长女。

这可是戳到邹雪柔的硬伤,明明都是嫡女,就是邹轻离是长女,硬是压她一头,气得邹雪柔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而被邹轻离正视着,邹雪柔感觉不习惯,眼神有些躲闪。心里更是不解,邹轻离怎么还活着!还有今天怎么了,邹

轻离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平日里,邹轻离见到她都是低着头走开,从来不敢这样冲撞她,今天怎么感觉邹轻离像

变了一个人一样。

纵然心里再多的不解,邹雪柔表面还是一副关心的笑容:“姐姐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担心姐姐罢了

,还好姐姐能够平安就好。”

担心?不见得吧。邹轻离可不相信,她没有理会邹雪柔,转头对邹镇道:“爹,今日之事还请您公正的为女儿做主

。”

邹轻离刻意把公正两字咬重,像是在刻意提醒什么一样。

邹镇面色不自然,不悦道:“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与宇儿起争执?”

邹轻离心里一阵唏嘘,邹镇没有关心她落水有没有受伤就罢了,一开口就是责问,还正是差别待遇。

“今日一早二妹便叫人请我来这说一起用早膳,我之所以会和鹏宇争执,是因为他出言辱骂嫡母。”邹轻离提高声

音说道。

原主的性格可以说是很怯弱,可是要不是这姐弟二人辱骂原主母亲,原主也不会气急的去和他们争执起来。

嫡母?邹镇疑惑宇儿怎么会骂自己的母亲呢?

看着邹镇的神情,邹轻离便知道,他已经将那可怜的原主亲生母亲忘记了,在府上嫡母可不止那继室。

“爹,娘虽然去世的早,得不到鹏宇的亲近,可是他出言辱骂娘亲,难道就没有过错了吗?鹏宇小小年纪对自己故

去的嫡母尚且如此不尊重,对其他人呢?”邹轻离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她伤心的说道。

邹镇也恍然大悟,这嫡母是说的柳氏,想到那个当初美好的女子,邹镇心里软了一下,看着邹轻离的眼神也平和了

点。

“宇儿,可有此事?”

“爹爹,我……”邹鹏宇慌乱的不知道说什么,他没有想到邹轻离居然会到父亲面前告状。

“爹,宇儿年幼不懂事,还请您不要怪罪。”邹雪柔帮忙道。

“二妹这话就说错了,鹏宇都十三岁了,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所以不要动不动就说还是小孩子话来忽悠人



邹雪柔被邹轻离说的话梗住了,她眼神越发不善的看着邹轻离,随后语气一软道:“就算宇儿说错了话,可也是亲

弟弟,你也不应该和他吵起来啊!大家都是一家人。”

邹镇也觉得邹雪柔的有理,在府上大吵大闹想什么样子,何况府上还有这么多下人,看见了传出去不是丢将军府的

脸面吗!

邹轻离很不屑,邹雪柔这时候说一家人,打亲情牌是不是过时了,她冷哼:“二妹还知道是一家人,当鹏宇在羞辱

母亲时,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不懂事,连你也不懂事吗?”

“我……”

这句话堵着邹雪柔哑口无言,邹雪柔惊然的看着她,她……真的是邹轻离吗?

邹轻离很满意她的反应,抚了抚衣袖,淡然道:“还有鹏宇,如果说是一家人,可鹏宇却将我推入河中,害我险些

没命,要不是河里有暗流将我冲到了下游岸边,我今天必定丧生在这河里。”

此话一出,湖边的下人们也纷纷同情邹轻离,大小姐也是个可怜人啊!被三少爷推下河,这可是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一家人啊,可是三少爷这样对大小姐……

“爹,虽然我和鹏宇吵闹是有错,可也是事出有因,可是鹏宇最后将我推入河中,难道不应该受到处罚吗?”

邹镇还没有回答,这时一直被邹雪柔拉着,格外安静的邹鹏宇忍不住了:“我又没有犯错,你凭什么让爹爹处罚我

?”

他向来就不喜欢邹轻离,记忆中他以前没少叫人欺凌原主。

邹轻离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逼近几步:“把嫡姐推下水里的行为,你觉得没有错?”

邹鹏宇被她的气势吓到了,身体不觉的害怕的倒退,表情僵住了一下,可又不服气,他又口气极为不屑的说道:“

你才不配当我姐姐!”

话已经说出口,邹雪柔想阻止都来不及,一时间亭子里一片寂静。

听到这样不尊重的话,邹轻离依然很平静,现在就看好戏了。

“宇儿!”邹镇呵斥道。

邹鹏宇第一次见父亲用这样凶的语气的对着他,他委屈,同时也更加不喜欢邹轻离了,碍于父亲的威严,邹鹏宇乖

乖的闭嘴了。

呵斥完邹鹏宇,他脸色平静的说道:“轻离,这次宇儿是做过头了,可是那时他也是急了点,才会推你落水。”

邹镇这偏袒的意思很了然。邹轻离对这父亲彻底寒心了,既然邹镇向着他们,那她也不必把他当亲人了。

邹轻离目光伶俐说道:“急了点鹏宇就可以将人推下水吗?如果我没有记错,鹏宇现在可是十皇子殿下的伴读,很

多时候都要陪伴在殿下左右,那在殿下身边若是急了,那他是不是也对殿下……”

“放肆!”邹镇大怒,手重重地锤在石桌上,一双眼睛怒视着邹轻离。

更安静了,气愤压抑,下人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

“管家带他们全部下去。”邹镇吩咐道。

湖边的众人,一个个都下去了,顷刻,这里就只剩下亭子里的几人了。

邹轻离唯恐不乱的又道:“女儿只是实话实说。”

邹镇气的脸都绿了。

邹鹏宇能成为十皇子的伴读,可以说是邹镇最骄傲的事,十皇子的母亲肖妃是礼部尚书之女,在后宫中也是极为得

宠的,十皇子也备受皇上喜爱,而能够和皇族攀上关系大将军府也有地位。

可是如果邹轻离这样说,鹏宇性情不好,这事要是传到肖妃那里,就算是谣传,可为了十皇子的安全,也断断不会

让鹏宇在十皇子身边了。

邹轻离轻笑的看着脸色不好的邹镇,邹镇应该清楚,说道这份上了,想要处理好这件事,唯有就是狠狠地处治邹鹏

宇。

邹镇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被自己的女儿威胁着,他很没面子,看着邹轻离的眼神也像是要凌迟她一样。

邹轻离不在乎,依然分清云淡的神色。

邹镇压着怒气,问道:“宇儿你可知错?”

“我没有错,邹轻离!你怎么不死在河里呢?”邹鹏宇不懂那些权谋道理,现在他一张稚气的脸上浮现着,超出他

年龄的狠毒,眼神狠劲十足的看着邹轻离。

“闭嘴!你还不知错,当着为父的面就如此和你姐姐说话。”邹镇怒发冲冠,大声说道:“来人,将这逆子带回去

,禁足两个月。”

远处的管家立马带了两个嬷嬷来,要将邹鹏宇拉走。

两个月,风头也过去了。

邹轻离蔑笑,这就算处罚了?

“爹,这样处治会不会太轻了?鹏宇可不仅推我入水,他辱骂嫡母,如此不知礼数,若是以后在皇子面前失了礼,

冒犯了殿下就不好了。”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3
第3章:处罚(二)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权术
用十皇子来说话,邹轻离觉得百试不爽啊。

此话一出,两个嬷嬷都停下了拉人的动作,吃惊的看着邹轻离,怎么觉得大小姐好像和哪里不太对劲,大小姐居然

敢顶撞老爷的话。

“邹轻离,你不要得寸进尺!”邹镇咬牙切齿的说道。

“姐姐,宇儿可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呢?”邹雪柔试着那不存在的眼泪,气愤的说道。

看着她那样做作的样子,邹轻离就觉得可笑,这么一朵白莲花,以前原主怎么就没有多提防着点她呢,提防一下就

不会这么被害死了。

不予理会她,邹轻离直接道:“爹,我说错了吗?鹏宇他辱骂嫡母,将长姐推下河,这样样都是大错啊,难道不该

严惩吗?如果父亲不严惩鹏宇,这事传出去,我们将军府岂不是会被人笑话没有规矩一点礼教都没有!”邹轻离很无

辜的表现出完全是为了府上考虑的样子。

邹镇从来没有这样大动肝火过,可是再气,他也不能说什么,邹轻离的话很完美,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来说什么。

邹镇深吸一口气:“那你觉得为父该怎么处罚鹏宇为好呢?”

他刻意咬重‘为父’两字,是在提醒邹轻离不要忘了她是她的父亲,是这将军府的主人,最好不要太过分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邹轻离会装傻充愣,像没有听见这层意思一样,直接开口道:“作为读书人的必修课就是《周礼》

及《仪礼》,可是鹏宇今日所为实在是太过没有礼教了,何不让鹏宇在禁足时将这《周礼》《仪礼》都誊抄百遍。



府上的人都知道邹鹏宇平日里纨绔的很,小小年纪就喜欢同其他大臣府上的公子哥去到处吃喝玩乐,在府上也是喜

欢斗蛐蛐什么的,邹鹏宇最讨厌的就是背书写字,现在让他抄书无疑是痛苦的,更不用说是百遍。

果然这时邹鹏宇气急的甩开两个嬷嬷,怒目而视的对着邹轻离:“你这贱人凭什么让我抄书。”

面对邹鹏宇的辱骂,邹轻离不在乎,他越骂自己反而说明他越没有礼教,邹鹏宇果然是被宠坏了,一点脑子也没有



如果安安静静的不一定这事就这样完了,可是现在,邹轻离眼中闪过厉色,等会可别怪她欺负愚蠢的无知少年了。

“邹鹏宇,你怎么可以骂自己姐姐呢?”邹镇也是火冒三丈,脑门上的青筋都凸起来,还嫌不敢乱吗?

“宇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姐姐呢,就算姐姐要让父亲处罚你,你也不可以这样啊!”

邹雪柔上前拉了下邹鹏宇,可是她这话邹轻离是怎么听都觉得不舒服。

“她才不是我姐姐,身份低贱的贱人,根本不配站在这里。”

天天在许氏和邹雪柔的耳熏目染下,邹鹏宇学会了很多谩骂邹轻离的词汇,更是觉得邹轻离就是低贱的人,各种不

堪。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在邹鹏宇骂完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邹轻离箭步上前,对着他扬手便是一巴掌下去。

“邹轻离你干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邹雪柔,这时她也顾不得叫邹轻离姐姐了,赶紧将查看邹鹏宇的伤势,他

的脸都被打肿了,嘴角还有点点鲜血。

“姐姐,你怎么可以动手打宇儿呢?”邹雪柔泪盈于睫,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

邹镇更是气的颤抖,一手指着她道:“逆女!你是要翻天了吗,为父在此,你居然还敢动手打人!”

这时只记得来斥责邹轻离,他视乎忘了,这一开始是邹鹏宇先开始辱骂邹轻离的,这心还真是偏到天边去了。

“我并不是打他,是在教导他,鹏宇说我身份低贱,我是这将军府的嫡长女,如果我身份低贱。那么他又是什么?

嫡长女都身份低贱了,他的意思是我们将军府也低贱吗?”邹轻离冷笑的看着捂着脸呼痛的邹鹏宇。

“没……,不是的爹,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邹鹏宇现在也顾不得脸上的伤了,红着脸急忙向邹镇解释,

可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是单纯的辱骂我?”

“我,我……”邹鹏宇急的满头大汗,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他并没有要辱骂将军府的意思。

她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让邹鹏宇无话可说,邹轻离收起笑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面向邹镇道:“爹,我不知道为

什么鹏宇会说那些话,不过想来鹏宇是不可能会辱没将军府的,即使那他那样辱骂我,我也不想要计较,只要他道

歉就好。”

她这样以退为进,更是让邹鹏宇骑虎难下,除非他肯道歉。

邹镇眼神厉色的看着邹轻离,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儿了。

注意到邹镇在看着自己,邹轻离淡然的回视,看吧,反正也不会少半块肉。

“鹏宇,向你大姐道歉。”邹镇吐出一口浊气,严肃的说道。

邹鹏宇震惊了,傻在哪里,爹爹怎么会让他道歉,这不可能!他不要道歉!

“我不要道歉!”他不服气,他没有错,骂了她又怎样,他才不会道歉。

“啪。”邹镇看着这不争气的儿子,一巴掌便过去了。

邹鹏宇还没有反应过来,最后他呆呆的手摸上被父亲打肿的半边脸,一颗颗眼泪断线般落了下来,糊在肿的猪头样

的脸上,狼狈及了。

邹雪柔也是吓了一跳,现场恐怕只有邹轻离心里最高兴了。

“鹏宇向你姐姐道歉!”

即使不甘,邹鹏宇还是低了头:“……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骂你。”他咬着嘴唇慢慢说道,虽然是道歉,但是

他那不服气的眼神真的是让人想忽视都难啊。

阳光洒在湖面上,点点波光粼粼,风吹过亭子,带来些凉爽,邹轻离装聋作哑的转首看着湖面,心情极好。

见邹鹏宇道歉了,邹镇也不打算追究刚刚的事了,但邹鹏宇毕竟是犯了错,这处罚还是要有的:“鹏宇,现在回院

子开始禁足两个月,这段时间里将《周礼》《仪礼》给我誊抄百遍,好好反省反省!”

“是。”邹鹏宇跟着两个嬷嬷下去了,临走时还恶狠狠的看了邹轻离一眼。

本以为此事就要到此为止了,这时候邹轻离又道:“爹,二妹在鹏宇辱骂母亲时,没有加以阻止,这是不是也有错

呢?”

邹镇的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雪柔也禁足半月。”

说完,邹镇拂袖而去。

邹雪柔想为自己求情来着,可是邹镇已经走远了,她只能死死的捏着手帕,瞪着邹轻离:“姐姐现在满意了,我和

鹏宇都受了罚。”

“我为何要满意,这是爹的决定,难道二妹觉得自己不应该受罚?”其实邹轻离真的很不想叫邹镇爹,可是现在还

没有能力不叫。

她被堵得无话可说。

邹轻离可没有精力在这陪邹雪柔练嘴皮子,不等邹雪柔接话,邹轻离直接道:“妹妹现在可是要禁足哦,还是早点

回去为好。”

说完,邹轻离挺直了背,高傲潇洒的姿态走出了亭子,慢慢离开了。

这样风华的邹轻离无疑是耀眼的,邹雪柔气的将石桌上的杯子都摔在了地上:“邹轻离,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今天

的耻辱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4
第4章:阴谋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权术
回到自己的小院,院子冷冷清清的,一个打扫的下人都没有。邹轻离苦笑,一个堂堂大将军府上的嫡长女,居然居

住在这样偏僻破烂的地方就算了,还身边没有一个人侍候,能做到这份上也是绝了。

刚刚她匆匆回来换了衣服就走了,并没有仔细看过原主的房间,现在看来,邹轻离觉得原主真的是一个很贤惠的女

子,房间的东西摆放的特别整齐,床头的小桌子上还有原主以前绣的手绢,一朵朵栩栩如生的花卉,一看就是细心

绣制的,原出女红真的很好。

这时桌角一块才绣到一半的昙花手绢引起了她的注意,邹轻离拿起那手绢,突然觉得眼睛有些酸。

这是原主今早在绣的花,中途因为邹雪柔身边的嬷嬷来了,请原主去河边的小亭子用早膳,所以原主就出去了,可

这一去便没有再回来了。这朵昙花也就没有绣完。

“你安心的走吧,你应得的东西我都会为你讨回来的。”

心情有点沉重,但一想到刚刚邹鹏宇和邹雪柔都受了罚,邹轻离的心情就格外舒畅。

可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邹雪柔这会心情可不好。

此时飞雪阁里,下人一个个都不敢大喘气,紧张的低着头,害怕被主子迁怒。

“啊!邹轻离那贱人算什么东西!竟敢给我眼色看!”邹雪柔气愤的拿起身边的小花瓶就往地上砸去。

“贱人,贱人!”

“嘭。”花瓶被砸烂,碎片落了一地。

邹雪柔从小就恨邹轻离,为什么邹轻离是嫡长女,自己就是比她晚出生几个月,就是嫡次女,自己还是续弦生的,

就这样她们的身份就是天差地别。

为什么今天邹轻离没有淹死在河里,如果邹轻离死了,她就将是府上唯一的嫡女,如果她死了,自己和鹏宇就不会

受罚。

邹雪柔恶狠狠的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气急的将它们都抚在了地上,杯子,茶壶都打碎在地,她还是觉得不解气。

又将边上的瓷瓶推到了,瓷瓶的碎片射到门口,一身衣装雍容华贵妇人进门,便看见这样狼藉的场景。

“柔儿,你在做什么?”妇人厉声问道。

邹雪柔发丝凌乱的站在哪里,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妇人看见她这个疯癫的样子,气愤的说道:“你这个样子像什么

话,为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的仪态气质和修养呢?到镜子前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来人正是邹雪柔的亲生母亲,徐娇。虽然以年过三十,可是那张保养的很好的脸,还是看着风韵犹存,着一身大红

色的华服锦缎,更显得她气色红润,可徐娇那一双微微向上的眼睛,看着让人着实不喜。

徐娇和邹镇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但邹镇最后还是娶了邹轻离的母亲柳婉清,柳婉清生邹轻离时血崩去世了,她逝世

后不久邹镇就娶了徐娇,不足十月徐娇就生下了邹雪柔,虽然对外都说邹雪柔是早产,但是这两人是不是在柳婉清

死前就有勾搭,恐怕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娘,我……”邹雪柔没有想到徐娇会来,她咬着唇,眼瞳泛着泪水。

徐娇看到受了委屈的她,也心疼,进屋道:“秋兰,帮小姐梳妆。”

又指着一旁的下人道:“你们几个,将这里打扫一下,还有……今天小姐回来一直在房里刺绣,我不希望听到什么

闲言碎语,知道了吗?”

那些下人也吓得不轻,唯唯诺诺的忙的回答道:“是是是……”

下人们打扫好屋子都出去了,邹雪柔也梳妆整齐,恢复了以往的仪态。

“秋兰,你出去守着。”徐娇吩咐道。

“是。”

现在房内只剩下她们母女两人。

“河边的事我都听说了,柔儿,今天是你太急躁了。”

私自把邹轻离叫到河边去,没把她害死还被她坑了。

“娘,你老是说时机没到,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除掉那小贱人啊!”

邹雪柔气愤不平,不是她急躁,是每次听到别人叫她二小姐,她就不服气,她哪里都比邹轻离好,就是年龄被她压

着。

徐娇也懂女儿的心,也怪当年她没有早点动手,现在留下了个余孽。

“柔儿再等等,相信娘,邹轻离她翻不了天,以前是小看她了。”听到今天的事,徐娇觉得邹轻离很会隐藏,以前

装作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现在锋芒毕露了。

“可是今天的事,女儿咽不下这口气。”一想到今天被打脸的事,邹雪柔就恨不得吃邹轻离的肉,喝她的血。

“好了,柔儿,为娘怎么可能让你平白受委屈呢!”徐娇意味深长的说道,眼神蔑笑着,轻抚邹雪柔的鬓发。

“娘!你是……”邹雪柔眼神明亮了。

“柔儿安心看着就好。”

这母女二人的阴谋自然是没有人知道,说完这些不愉快的事,邹雪柔才想起:“娘,现在我要禁足半月,到没有很

久,可是宇儿他现在要禁足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他怎么去御书院陪十皇子殿下?”

宇儿能当上十皇子的伴读不容易,如果长期都不能再十皇子身边,这哪还是伴读,根本就没有伴读的意义了,这样

会不会被十皇子和肖妃娘娘厌恶。

邹雪柔也脑子好使,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么多,想的这么多权谋的事。

“无妨,你爹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早就找好理由告知肖妃娘娘了。”

徐娇想到什么,又说道:“再说宇儿也不会真的禁足两个月,下月皇上将在皇城外的兽园举行狩猎活动,所以满十

二周岁的皇子及王公贵族大臣的公子都要参加,到时候宇儿也要去。所以最多宇儿只要禁足一个月,这一个月就当

让他好好收收心吧。”

狩猎虽是男儿家的事,可是女子也能去观看,到时候公侯小姐都会前去,有些小姐还会在较为安全的外围狩猎,以

视巾帼不让须眉。

突然邹雪柔脸色羞红,捏着帕子,问道:“那狩猎那天烨王殿下可会去?”

烨王,东行子烨是东行皇的第五子,年以落冠,已经封王自立王府了,在朝中也有些威望。

邹雪柔从小就爱慕烨王,只要是烨王会出席的宴会,邹雪柔必去,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烨王虽对邹雪柔不是性

子冷淡,可也没有什么意思一样。

知女莫若其母,徐娇一眼就知道女儿在想什么,笑道:“烨王自是回去!”

一听东行子烨会去,邹雪柔高兴级了,可是突然脸色一变,“到时候邹轻离也要去观看狩猎?娘,我不希望她去,

到时候那么多王宫贵族,她去不是丢将军府的脸吗,她也没有资格和我一起去!”

她恨透了邹轻离,绝对不允许她有机会出头。

徐娇拉着女儿的手,轻拍着安慰道:“放心,她去不了狩猎,娘一定会在狩猎季前除掉她!”

徐娇眼里闪过一道阴险的利色!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5
第5章:夺回,给夫人‘请安’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
权术
此时还在房间的邹轻离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被人算计了。

身着一袭素色罗裙的邹轻离坐在桌前,沉思着,既然已经决定要以这个身份生活了,那么她邹轻离就要活的好。

看着四周陈旧,破烂的陈设,和这几近废弃的院子,这就是嫡长女的待遇?

邹轻离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看来是原主太善良了,那就不要怪她了!

这一天注定不会安宁!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正午用膳的时候到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邹轻离也大步出去了

正午,花园小径还是有很多忙活的下人,邹轻离不与理会那些下人吃惊的眼神,大步走过!

很快她就到了目的地:娇束院!

娇束院便是她那后娘的院落,也是这府上除了邹雪柔的飞雪阁以及邹镇的院子以外最好的院落了!

看着那奢华的装饰,邹轻离心里唏嘘,还真会享受啊!

“什么人在院外鬼鬼祟祟的?”一个俾子从里面走出来!

来人就是徐娇的心腹秋兰,秋兰看见邹轻离,上前也不行礼。

“哟!这不是大小姐吗!大小姐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口中称呼邹轻离为大小姐,可是这口气眼神,姿态,有那点是尊重邹轻离的。

“什么时候,夫人身边的下人这么没有规矩了?主子的事是你这个卑微的下人可以过问的吗?”

面对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邹轻离向来不屑,是不是原主太老实了,以至于他们都忘了,她是小姐,是主子!

“你……”秋兰顿时脸色通红。

“果然是没有规矩,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去通报一下,说我来给夫人‘请安’了!”

秋兰气的都要将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手暗暗握紧:“是,奴婢这便进去给您通报!”

秋兰立马进院了,没让邹轻离久等,一会就有一个丫鬟出来了。

“大小姐,里面请!”

抬步进去,到了花厅,如邹轻离所料,邹镇也在这里,现下徐娇邹镇两人刚刚用完晚膳。

身着宝蓝色的云雁细锦衣的徐娇一脸慈母的样子,她和蔼的问道:“轻离,怎么晚了来这是有什么事吗?可是你房

里缺了什么,需要我添置的!”

“夫人还知道我房里缺东西啊!”邹轻离讽刺十足的说道。

徐娇没有想到邹轻离这么不给她面子,手暗暗握紧,小瞧了这个小贱种了!

虽然心里极大的不喜,徐娇还是一脸愧疚的表情:“……轻离,是我疏忽大意了!”

“轻离!怎么跟你母亲说话的!”见许徐娇愧疚的样子,邹镇不满的蹙眉沉声道。

“爹!你确定她是我母亲?有谁的母亲会让自己的女儿住在那废弃的竹院里数十年!吃穿用度连下人都不如!”

她冷冷的声音回荡在花厅里,徐娇突的手一抖帕子掉在了地上,她是要干什么?

邹镇深意的看着徐娇,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这……”徐娇背上全是冷汗,她也始料未及,邹轻离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来讨公道!

邹轻离冷笑的看着张皇失措的徐娇,她今天可不是来请安的,有些东西也该拿回来了!

“爹,我从小就被您的好妻子、好夫人安排住在府上废弃的竹院里,没有人服侍,吃的永远是剩菜剩饭,连这衣服

……”

邹轻离嘲弄的看着自己这身素衣,接着道:“这衣服还是不知道那年的款,恐怕连身为丫鬟的秋兰都不会穿!”

此时邹镇也注意到了,因为邹轻离的个人气场太强,他一直没有注意到,她一直穿着一件很旧的,灰色衣裳!

邹轻离也有几件稍好一点的衣服,不过那还是原主用刺绣品换来的。

“夫人!轻离所说可是事实!”

其实现在不用问,邹镇也知道答案了,徐娇不喜欢这大女儿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他没有想过许娇会苛待邹轻离!

说不生气是假的,不过他不是为邹轻离生气,而是气徐娇做为正夫人这么太没有气度。这样的行为就像一个上不了

台面的妒妇一样。

“这……”徐娇眼神有些闪躲,可是这时她瞥见一旁的秋兰,她眼角给了个眼色!

秋兰会意突然冲到邹镇和徐娇身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下。

“夫人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该死,是奴婢私自改了大小姐的住处,还谎称是夫人的意思,奴婢还贪了大小姐的首饰

衣服拿出去买了,奴婢该死,是奴婢贪心!”

秋兰哭泣的磕着头,一声声响声看得邹轻离都想鼓掌,演技不错!

徐娇也是一脸震惊的样子,又大怒,手指着秋兰:“混账东西!你就是这么对待轻离的,要不是今日轻离来说此事

,轻离她还要受多少苦啊!”

徐娇指责完秋兰,又起身走到下首,对邹镇道:“老爷,是我管教不严,才会教出这么不是东西的下人,今天我就

把这俾子给人牙子发买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邹镇还会不明白,秋兰定顶了罪,按照处罚应该可以直接乱棍打死,可是徐娇要发卖了,不是摆明

了要包庇秋兰吗?

不过既然秋兰替徐娇顶罪了也好,毕竟一个夫人争夺嫡长女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这么想通了,于是邹镇也顺着台阶下:“来人,把这丫鬟发卖到边境!”

几个粗使嬷嬷上前来拉人,秋兰也准备好最后挣扎的演几下!

突然!

“爹!怎么处置是有不妥吧!这丫鬟无法无天,今日敢克扣我的用度,明日她就敢不把我们当主子,发卖太便宜她

了,无论是安国法还是家规她都理应杖毙!”

最后的“杖毙”两字吓得秋兰一抖,突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不过她又自我安慰着,没事,夫人一定会保她的

,她现在可是为了夫人!

接着邹轻离有笑着看向徐娇,她可没有忘记这些事谁才是幕后的指示者!

“还有,夫人教出这样的下人,还真是厉害啊!这么恶毒贪心的人,夫人从小就养在身边……”

徐娇一开银牙都要咬碎了,她敢肯定邹轻离说的恶毒贪心可不止是说秋兰一个人!

“是我疏忽了……”这个时候许娇还是选择忍。

邹轻离心中一笑,要的就是她这句话:“爹,秋兰是必定要处罚的,可是夫人这样疏忽大意,难道就没有错吗?”

徐娇简直气的要吐血,该死的小贱种,和她那母亲一样让人讨厌!

“轻离,秋兰是无话可说的,可是她的你的母亲,也是一时大意才会如此,这……”
康乃馨 2018-6-27
引用 6
《傲娇国师独宠军妃》花语书坊书号:7043

微信搜索公众号:  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  704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