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宛南小说《邪魅医妃》柳清芷 陈丰 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书号:15

康乃馨 2017-7-14 466


邪魅医妃花语书坊书号:15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号:huayushufang )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最新回复 (6)
康乃馨 2017-7-14
引用 1
第一章  紧急出诊

邪魅医妃
邪魅医妃
宛南
寒冷袭扫落叶,处处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天色渐沉,古朴的村子里,家家户户这个时辰还没有张灯,唯有不远处一座小破庙里余烛残点。

“清芷,不好了!我爹他...他发高烧,只怕坚持不住了!”陈旧的几乎看不出颜色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陈丰火急火燎的闯进了破庙。

柳清芷一身月白色粗布长裙,头梳简单的云月髻,一手端着一碗汤药正在破庙里为一群无家可归,又染了急症的人递着汤药。

听到陈丰的话,她清秀的脸转过头来,一手放轻下手中的药。

“陈老爹怎么了,我现在就去看看。”柳清芷边说着,在夜里仍旧清亮有神的目光闪闪,一手快速的提起她的药箱便准备往外走。

陈老爹是柳清芷的救命恩人,柳清芷原本是百里奕轩柳清芷世纪xxx军医大学的大三学生,因为一次不小心的车祸,便穿越到了这莫名的古代,当时她的灵魂穿越在了一个是十四五岁快要饿死的小乞丐身上,她在宏远村外的一条小河边被陈老爹所救。

她所在的古代陆分五国,腾宇国,坤月国,凌启国,紫曦国和睦辰国。正是征战连连,她所在的只是这凌启一国柳州城中的一小村落——宏远村。

半年前因天灾人祸,边疆战事不断,整个柳州城的乡民染上了瘟疫,是一种急症,前几天忽然发现陈老爹就是得的这种病。

柳清芷收拾完便准备离开,白色已染了灰尘的粗布衣裙忽然被人拉住。

她转过头来,是破庙里染了病的赵大婶。

“柳姑娘要去哪里?”

“我去看陈老爹,一会儿就回来了。”

“柳姑娘你一定要回来哦,我们这群破落的人全靠你了!还有我家小狗儿,他年纪小,还没有好好活呢,你一定要回来救他!我给你磕头了。”大婶一双眼眸凄凄道。

赵大婶是宏之村赵四的老婆,看起来约摸三十几岁,小狗儿是她的小儿子,因染了急症被赵四赶出来,小狗儿不过才四五岁。

边说着赵大婶一手拉过小狗儿小小的身体,摁着他的小脑袋便重重地朝柳清芷磕了一头。

柳清芷在重生的这两年里,在宏之村做了一名民医,凭借着上一世学到的一点知识在村中治病救人,如今遇到了瘟疫,她开始游走在各村落帮忙治病。

如今在隔壁莫谷村的破庙里,守着一群衣衫褴褛的难民,各各村子的难民都有,难民因为赵大婶的话一怔,一双双可怜惊慌的瞳孔看着柳清芷,接着也是有些激动地朝她一磕。

“柳姑娘,要救我们哪!”

“柳姑娘不要抛下我们!”

这场瘟疫只把一群乡民给吓坏了。

看着地上满院的难民,直从近身望到庙角,院中充斥着正熬着的浓烈的药味,柳清芷一手扶起大婶,正色道,“大家放心,我只是去看看陈老爹,天亮就回来。”

柳清芷满满的承诺,心中荡起却是层层涟漪。在村里这两年,村民满是亲近,古朴而单纯的村民让她感觉几分舒心。

如果说上一世无法回去了,柳清芷愿意守着一群村民好好生活。

一大群人不放心地站在庙门口目送着柳清芷离开,从远处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好似一群无家可归的家犬,让人心中几分沉重。

去陈家的路上,天色已然一片漆黑,柳清芷和陈丰沿着崎岖的小路向隔壁他们村宏之村走去。

秋日干燥的天气在晚上显得阴风阵阵,柳清芷长长的丝发直被微微吹乱。

前面一条小河,河湾处最难走的五色石子路。

陈丰着急地擦下额上的汗道,“小心,这里难走。”

“没事。”柳清芷只淡道。

陈丰担心着又伸出了手,夜风掩盖了他脸上的微热,“爹正等在家里,如果清芷不介意,我…背你过去吧。”

自陈老爹救了柳清芷以来,陈丰便十分喜欢柳清芷,可是心中又有些自卑,柳清芷身上总散发着一种难掩的清雅的大家之气,好似不是这村中之人,让他不敢仰望。

“不用了,陈大哥,我可以。”柳清芷只淡淡伸出纤细的手扶了陈丰一把。

山路柳清芷并不怕,相反对于居住在这座纯天然的大山上倒感觉几分亲切,如果没有瘟疫…一切该是好的。

“我送去的药老爹喝了么,有按照我说得时辰喝么?”柳清芷忽想起不觉问道。

陈老爹之前刚染病,她便立马给他开了治急症的药,按理说没什么问题的。治疗瘟疫有些难,但是极早的预防是没有问题的。

陈丰怔了一下,也是疑惑道,“喝了的,一日三次,分别卯时,午时和戌时煎药,其实前几日爹身体还好了些,只是这两天不知怎么的又忽然发起高烧来。”

“忽然发起高烧?”柳清芷拧起细眉思考。

怎么会发高烧?她用得近乎都是退烧的药。

一想,她忽然问,“陈老爹这几日可有什么不适的表现。”

过了前面的树林,隐约看到宏之村的村子,比以往的日子沉静很多。

陈丰边走边想道,“爹什么不适倒是没有,只是近来因为瘟疫扩展整个柳州城的事有些郁郁。”

陈丰一把推开了小院的大门,院中几捆稻草杂乱一片,一旁马棚子里的老马显得惴惴不安地踏着蹄子。

自陈老爹生病以后,家中便慌乱一片。

陈丰来不及院里什么,便急着望房间里跑,还一边叫着,“爹,清芷来了!”
康乃馨 2017-7-14
引用 2
第二章  借酒风波

邪魅医妃
邪魅医妃
宛南
房间里蜡烛被开门的风吹得昏昏沉沉,柳清芷一进屋立马又把它点亮。

破乱的病床上六十几岁的陈老爹闭着眼眸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盖了一层打着各种补丁的被子。

柳清芷上前唤了一声“老爹”,没人言语。

她忙抚下陈老爹的额头,翻动他的眼皮,看陈老爹的全身泛着滚烫,烫的几乎摸不着呼吸。

“怎么样,我爹怎么办?”陈丰急得眼圈微红道。

“家中有酒么?立马找一坛来,还有去烧一些热水滚烫的,出门把门关紧些,再拿一床被子来....”柳清芷镇定的吩咐陈丰道。

“家中没酒,我去跟隔壁家去借。”陈丰一急立马道,边说着便快速出了房门。

柳清芷先用布袋水壶灌了几壶滚烫的热水沿着陈老爹的被子轻轻压在被沿处,接着又到厨房煎了一锅去急症的药,回头拿冷毛巾为陈老爹敷头。

只要把高烧退下去情况便会好转,对于高烧最好的方法是物理降温,柳清芷叹口气想着,希望陈老爹没事。

等她忙完一切,额头冒了薄汗,打开房门,空荡荡的夜里没有一个人影。

陈丰怎么还没回来?柳清芷有些着急。

柳清芷想来这么晚会不会有什么事?想着她便快速的朝隔壁赵四家走去。

赵四家院子里…

陈丰高大健实的身影正跪在地上死死抓着赵四的衣角,赵四手中抱着一坛陈酿。

显然陈丰这么晚借酒不成。

赵四是村中有名的难缠户,又好赌博,他是村中唯一臭名的人。前些日子他欠了赌债,准备把他的妻子和儿子卖了,恰逢一场瘟疫,他的妻子和儿子染了急症,赵四便直接把她们赶出了家门,她们便是隔壁庙里的赵大婶和小狗儿。

柳清芷是在隔壁村子看到无家可归的赵大婶的,后来收留到了庙里。

如今陈丰来求他家的酒,他怎么会给?

“这是我家中藏了十多年的陈酿,想要要,拿五两银子来!”赵四在夜中一双眼贼亮道。

他明显的狮子大开口,一壶酒都知道根本要不了多少钱。

陈丰跪在地上,一双眸急得赤红,道,“我…我没钱,赵四哥,我先欠着可以么?我求你可怜可怜我爹,先救他一命好么?”

陈丰去了这么久,一定也去了别家,柳清芷知道,要不是瘟疫盛行,别家都没有酒,猜想陈丰也不会来求赵四。

但陈丰的话显然无法触动赵四什么,反倒让赵四不耐烦。

“我呸!没钱也敢上门,你当老子是救济户,如今这天灾谁死了是他命短,挨老子什么事?”见陈丰说没钱,赵四一张痞气的长脸立马变了脸色。

他粗鲁地一脚踹开陈丰,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可不会做什么吃亏的事。

想着他还便一手打开陈酿,接着在陈丰面前喝上一口。

这酒宁可他自己喝了,也不救陈老爹。

陈丰英气的脸上瞬时憋出几分屈辱来,没想到赵四会这么做,他不由咬紧牙,想着便忍不住要上前抢下他口中的酒,结果又被赵四踹了一脚。

柳清芷清秀的眉微挑,一双清亮眸刺客宛如夜空中的辰星划过冷冽的光。

她沉默一下,忽走上前一把扶起地上的陈丰,淡道“走吧,陈大哥,救老爹我还有别的的办法,你在这里求他也没用,就让他留着这酒到下面喝去吧。”

柳清芷的声音在夜里冷冽得带着丝丝嘲讽。

陈丰怔一下,染了血红了的眼眸瞬间点亮期望,“清芷,真的还有别的办法么?”

柳清芷只是轻点头。

其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陈丰在这里求赵四肯定没用。

“臭丫头你什么意思,你敢咒我死?”赵四反应过来想起柳清芷“让他留着这酒到下面喝去吧”的话,忽拦住柳清芷道。

不出柳清芷所料,赵四怒了。

“咒你,我可没兴趣,不过我说得实话。”柳清芷冷声道。

村里都知道,两年前陈老爹捡来了一个孤女,医术了得,她这话什么意思。

在赵四听来柳清芷那句“到下面喝去”的话似乎有别的有意思。

“站住!”赵四见柳清芷和陈丰准备离开,忽上前一把抓住了柳清芷的手臂,“你咒完老子就想走,今天你不跟老子说清楚你别想离开。”

赵四有些怒了,邋里邋遢的样子更显得无赖,似乎柳清芷今天不说个明白他不知道会作出什么事来,这恰也说明了赵四的疑惑。

如今瘟疫横行,让人心生不安。

柳清芷只感觉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阵疼痛,她不觉皱了下眉。

一旁站着的陈丰顿时气的牙痒痒,“放开她!”

陈丰忽拼尽全力“呀”一声重重推了赵四一把,赵四没防备,直被陈丰推得倒在地上连翻了个滚。

陈丰没想到赵四不肯救他爹,还敢无礼抓柳清芷的手臂。

“臭小子!你活腻了!”赵四没想到陈丰会这么大的力气。

赵四瞪着凶狠的眼眸,拍打浑身的灰尘,说着便要起来和陈丰打起来。

柳清芷纤瘦的身姿不由挡在两人之间,她一手止住陈丰,一边缓缓对赵四道,“你有两种病,一种是癫痫症,一种是急症。”
康乃馨 2017-7-14
引用 3
第三章  赵四有病

邪魅医妃
邪魅医妃
宛南
既然赵四想知道,柳清芷便解释给他听。

赵四刚伸在空中拉着陈丰衣襟的手不由僵住,随即愣一下,怒问,“你胡说什么?!臭丫头!”

从没有人说赵四有什么病,没想到柳清芷竟忽然说他有两种病?。

“赵大婶说你夜晚有忽然起夜或沿着屋子逗圈子的事,偶尔失眠睡不着,脑子有时又出现片刻晕眩,这证明你有癫痫症。你印堂发黑,眼皮红肿,近来一定感觉身体微热,呼吸不畅,又胸闷,这显然是染了急症,因为你的癫痫症加快了你的急症的快速发生,你正在猝死的边线上,你还要动手打架么?”柳清芷不理睬赵四接着道。

关于赵四的癫痫症是柳清芷一次无意中听赵大婶提起,赵四反复出现着一些奇怪的症状,柳清芷便怀疑他是癫痫,这种病似乎这个世间还没有人知道。

“你说什么?!”赵四又怔怔一句道,这句说来听来虽仍是愤怒,语气却有些迟疑起来,这证明赵四有些害怕,怕自己得病。

柳吟月又加把火一句,“平日有大婶照顾你,你自然会好一些,没什么感觉,如今你把大婶赶出去,便自顾不暇了,外加天灾人祸,遇了瘟疫,一切便发展快了,说不准你哪天便醒不过来了。”

“什么?”一听醒不过来?赵四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是精彩,立时惊讶得都说不出话来,双手定在空中变得无措。

果然人都怕生病。

“我怎么可能有病?有什么癫痫?什么急症?我自瘟疫开始整天关在家里,连门都不出,怎么会染上急症。”良久赵四瞬时惊讶的目光变得怀疑,上下打量着柳清芷,不过几声自嘲倒显示他的心虚。

“你以为你甩掉了小狗儿他们母子又一直躲在家里,便不会染病了,可是你喝的水还是与外面共用的。”柳清芷一想,指了院子里的水缸冷冷道。

水源?其他问题可以解决,可是赵四家院子缸里的水也不过是挑着村外流经的那条河里的水,都知道水源是传染急症的重要问题。

“我用的水可全是煮开的!”赵四望向水缸受惊一下,又抢白道。

“废话,如果村子里的人都和你一样喝了开水就不会得急症,那急症也就好治了。”柳清芷斜睨他一眼,带了嘲讽道。

赵四瞪大眼眸看着柳清芷,对面的柳清芷不过十六七岁,身上无端在这夜中散发出一种成熟而又睿智的光来。

这其实说来上一世的柳清芷已经二十三岁了,超过了这具身体本身的年龄,上一世她上学期间在外做过很多兼职,自然经历丰富,不过虽然她做过许多,心中还是更喜欢医生的职业,她希望她能利用更多学到的知识,救助社会上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没想到一场车祸把她带到了古代。

柳清芷的话也许是骗人,但她那样冷静的不惊不燥的话语说的只让赵四心中紧张。

“柳大夫救我!”赵四此时脸色大变,立马跪了下来拉住了柳清芷的衣摆。

这一惊诧的举动直让一旁的陈丰怔住,这种突然而来的下跪也就只有赵四这样的人做的出来。

柳清芷神色淡淡,直接伸出了手,“把酒给我,我就救你。”

现在可以说了,其实柳清芷之的最终目的还是想要酒,现在急救陈老爹唯一的办法还是用酒精降体温。

陈丰求赵四拿不到酒,那她就让赵四反过来求她,让赵四主动交出酒来。

赵四犹豫着忽瞪大了眼眸,“你刚才是在骗我?”

赵四似起了怀疑。

“若你给我酒,我便救你一命,否则过了这两天,谁也救不了你!”柳清芷也不多说,只道。

现在的赵四像惊弓之鸟,柳清芷丝毫不掩饰的话倒容易对赵四起作用。

对面赵四一想忙立马递过了酒,接着又怕柳清芷是骗他,急道,“你可一定要救我,你要骗我我定不放过你!”

对付自私的人,唯有拿条件来换,当生命和喜欢的东西做个比较,自私的人立马做出了判断,这也算是他们聪明的一点。

“另外你的病最好身边一直有人照顾,否则你真有什么事,身边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柳清芷只是轻哼一声,又想起道。

“你!你这丫头又咒我!”赵四凶狠地瞪向柳清芷,却只憋着一口气道。

现在柳清芷好不容易说给他看病,赵四当然也不敢说什么。

柳清芷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她忽然想起赵大婶来,所有难民都集中在破庙里,吃不饱,环境也不好,夜里庙里常常进大风,病不易治,这也不是办法,赵大婶一直惦念家里,若是借赵四得病再让她回来,赵大婶一定会高兴的。

“你放心,明天就给你药。”柳清芷立马承诺隔日给赵四领药救他。

陈丰一直愣在原地,直到柳清芷忽然从赵四手中得了酒,才反应过来,他嘴角立时带了笑容,一双明亮的双眸看着柳清芷接了下来。

拿了酒才出了赵四家的门,陈丰一瞬又有些沉默,接着便忍不住疑惑问柳清芷,“清芷,刚才你说的…赵四真的有病么?”
康乃馨 2017-7-14
引用 4
第四章  心病所致

邪魅医妃
邪魅医妃
宛南
与赵四做邻居很久,陈丰一直没见赵四得过什么病,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急症。

连陈丰都看出什么来了,怎么赵四这么刚好生病?

“赵四看上去不像有病,可是….”陈丰边想着边疑惑道。

“可是为什么赵四会觉得自己有病,会这么好骗?”柳清芷把陈丰想说的问题不由说了出来。

在赵四家,很容易看出赵四一听柳清芷说他有病便怀疑了,在陈丰看来赵四不该这么好骗的。

或者他也以为柳清芷是骗赵四的。

“有种人天生的抵抗力很强,不易被传染,像你,像赵四,所以他得急症确实是假的,不过他倒真像有那种癫痫症,我所说的他的症状都是癫痫症的症状,赵四也是知道的,但癫痫症对急症是完全没影响的。”柳清芷淡淡一笑解释道。

这就是原因,赵四是有些癫痫症的症状的,柳清芷听赵大婶说过,所以其实她不算骗赵四。

恰逢瘟疫,人心惶惶,才让赵四信了柳清芷的话。

回到陈老爹房间,柳清芷立马命令陈丰用酒沾了湿布给陈老爹擦身,用酒精来降低身上的温度是急时再管用不过的办法了。

烛光燃尽,不多时,陈老爹身上的体温便有所下降,陈老爹昏昏沉沉的渐渐也睁开了眼睛。

“爹,你好些了么?”陈丰守在陈老爹身边激动喊道。

陈老爹全身如老树枯干,身体一阵虚弱,脸色还是苍白的很。

柳清芷从厨房轻手端来了已煎好的治急症的药,坐在陈老爹床边准备亲身喂药。

柳清芷舀了一勺药汤,轻吹一下,递到陈老爹嘴边。

“清芷,这次又麻烦你了,我一个快要垂死的人要你救我,城隍庙那么多染了瘟疫病的人还等着你去医治呢。”陈老爹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稳道。

身在病中,陈老爹还关心着别人。

“没关系,那群人已安排好了,暂时没什么问题,老爹之前救我,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柳清芷温和道,一边帮陈老爹掖了一下被子,像是对待自己的父亲一般。

陈老爹救柳清芷是在一个天黑的晚上,陈老爹刚耕完庄稼回来,路过小溪边,用他家唯一的老牛把她驼回来的。

后来为了给她看病,把家里的老牛给卖了。

柳清芷穿越来时便是染了恶瘤病的,虽然后来不是那些大夫治好了她的病,不过陈老爹真是善心帮她看病的。

滴水之恩永不相忘,何况救命的恩情。

陈老爹重重咳了两声,身体有些不支。

“我们这几个村庄按照按照我的方法做已经控制了瘟疫的蔓延,只是要想彻底治愈这种病,关于用药还是少一些的。”柳清芷对陈老爹道。

柳清芷知道陈老爹一直关心这村民们瘟疫的事便说起来。

“那怎么办,唉,整个柳州城都被传染了急症,不是我们几个村子好了就可以解决的事,镇上药店的药贵得要人命,那些店主都趁着瘟疫抬高价钱,这不是要逼百姓们死么?”说道瘟疫的事,陈老爹憋着一口气愤愤不平的道,被子外的一只手直握成拳捣在被子上。

柳清芷猜的果然不错,其实陈老爹这次生病,一个原因是——心病。

天灾战乱不断,又逢瘟疫,这叫百姓们怎么活,陈老爹一向心善,他得病窝在床上难免就想到了这些。

而有些事情就是越想越愁苦。

关于瘟疫的事又该怎么办呢。

柳清芷清雅的脸上沉默一下,忽想道,“老爹不必想太多,我听隔壁莫谷村从镇上回来的村民们说,国中的皇上派了当朝太子来柳州县来查探瘟疫,听闻太子手下不少好的御医呢。”

柳清芷也是听进柳州城采药回来的村民传说的,当朝太子主动请命来柳州治急症,并当朝立誓要治好瘟疫,否则便辞去太子之位。

柳清芷来到古代一直在村子里,从没见过什么太子,她的话不过想要安抚一下陈老爹。听说什么太子要来柳州县是真的,只是太子治瘟疫柳清芷便不太相信他能治好这回事了。

“真的么?太子要来我们柳州?”陈老爹一听说太子来柳州县,微浑浊的眼神立时亮了几分,似乎精神也打起几分。

陈老爹倒是对太子非常崇敬的。

“听闻太子贤德又聪慧,一定会把我们整个柳州县城的瘟疫治好的。”陈老爹一张苍老的脸上眼角皱起急道深深的痕迹努力笑眯眯了又道。

“太子是我们凌启国最有才智的人,他这次来了,柳州城自然会有救的。”陈丰坐在床边也是开心了道。

柳清芷又喂了陈老爹一口汤药,心中倒是平静。

山高皇帝远,太子真的能救所有百姓么?

上一世柳清芷所见的国家是人人平等的社会,对陈老爹和陈丰所得太子当然不太放在心上,说起太子,全当是安慰所有的人了。

一个有领导统治地位的人出现,会增加所有人心中的期许值,一切就是这样而已。

陈老爹说了一会儿话,喝过药汤之后便又沉沉睡去了。

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柳清芷拿了自备的药箱出了陈老爹的房间。

陈丰跟着柳清芷出了房门,想要挽留柳清芷天亮了再走,另外陈丰又一次问起了陈老爹的病情,”我爹他...”

柳清芷停下脚步,垂眸轻叹口气对陈丰实话道,“陈大哥,老爹这次得病,之所以之前喝着治急症的药仍旧作用不大,其实一方面是老爹忧心柳州县百姓的情况,另一个原因便是老爹有些年迈了,身体不好。”

年老体衰是谁也抗拒不了的病症。

“那他会好些么?”陈丰急问。

柳清芷轻咬下唇,一思道,“我也不知道老爹的情况,听说人参有延寿续命的功效,过两日我想办法找一支来。”

柳清芷的话其实已经比较明确了,延寿续命…

陈丰脸色微白,只道,“这里的山我熟悉,听说深山中有人参,明日我便去找。”
康乃馨 2017-7-14
引用 5
第五章  来访柳大夫

邪魅医妃
邪魅医妃
宛南
阿玉是陈丰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村小姑娘,第二天陈丰去了谷之山采药,阿玉便嚷着要去照顾陈老爹了,阿玉向来也是善良孝顺的。

阿玉长得一张红扑扑的微胖的小脸,上面一双澄澈动人的眼眸,看起来格外淳朴,如果没有柳清芷的出现,还有瘟疫,陈老爹认定的陈丰已经和阿玉成亲了。

清晨阳光几分温和,透过一段云层直直射进了破庙的院子里。

破落的院子里一大清早便笼罩着一片雾霭茫茫的浓烟,一口一米宽的大锅直架在院子外的火炕上,那是给庙里的难民们熬药的锅。

“咳咳咳...”院子里柳清芷手中拿着干柴忍不住掩鼻咳了起来,她一大清早便在这里了。

柳清芷穿越到古代,大小事情都拦不住她,唯有这烧火的事。

以往烧火煎药都是阿玉和陈丰来帮她的,如今他们都不在,柳清芷只好强忍着自己做,毕竟庙中几十个人都等着她去救。

柳清芷准备了药材和柴火,过了大半个时辰,院中才升起浓烟来。

烟雾弥漫了半个院子,呛得柳清芷近乎睁不开眼睛,她忙伸手摸索着准备去找干柴。

忽然烟雾中柳清芷感觉摸到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布料,似是一个人的一条手臂,她不由怔了一下。

“是柳大夫么?”那块布料上乘,柳清芷还来不及思索是谁,那人忽然反手捉住了柳清芷的手腕。

柳清芷反应过来,是一个好听的男声。

“麻烦把门后的那一捆干柴给我拿过来。”烟雾呛得人说不出话来,柳清芷顾不得回答,只压了嗓子道。

男子轻声一句,接着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走来,他手中卷了一捆柴蹲在灶边。

烟雾中那人一手接过柳清芷手中的蒲扇朝炉子扇了起来,不多时火炉里的火便熊熊地烧了起来。

烟雾渐渐散去,柳清芷回头,意外地发现竟是两个陌生的男子。

一个是刚才煽火的人,一个便是她身后站的男子。

身后的男子一身白色锦衣云缎长袍,鎏金华贵玉带束腰,一旁一块碧色玉佩显示男子非富即贵的身份,显然是主子。

向上男子一张俊朗白皙的容颜,看起来俊美如谪仙,在这偏僻的村子里蓦然出现,村子立时黯然失色。

此时他修长的手指轻理下沾了灰尘的衣袍,一双好看的眼眸打量柳清芷笑道,“在下百里奕轩,今日前来找柳大夫有要事相商,麻烦姑娘请她出来。”

男子身后是灰色锦衣的男子,男子肤色呈小麦色,与身前的男子肤色形成了对比,见柳清芷恭敬点头。

柳清芷顿时拧眉,那个百里奕轩这句话什么意思,在他看来认为她不是“柳大夫”?

柳清芷想要翻白眼,她一边已捡起一旁的药材往大锅里丢,一边问道,“不知道你要找哪个柳大夫。”

“这里不就一个柳大夫么?”男子奇道。

柳清芷沉默一下,头也不抬道,“不一定,我也姓柳。”

柳清芷隐匿地告诉他百里奕轩什么,不识得不怪她什么事。

谁知百里奕轩瞬时一笑,声音如山寺钟鸣一般好听,似以为柳清芷在跟他开玩笑。

柳清芷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在下找柳清芷柳大夫。”百里奕轩又正色道。

她打量百里奕轩果真是细皮嫩肉,一看便是大家户的人,且看百里奕轩的样子是根本不认识她的。

既然不认识她,她也不想惹麻烦。

如今瘟疫惑乱,忽然两个衣着整洁华贵的人蓦然出现在村子里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柳清芷一想道,“她很忙,没时间见你。”

她现在忙着给庙里的难民煎药,自然是没空。

“她不在么?”百里奕轩俊朗的脸上双眉微皱,开始有些疑惑的表情显示他的不信,“适才在庙外可是明明有人说柳大夫就在这庙院。”

百里奕轩进院子前遇到村里的人说的,说柳清芷在后院,只是后院分明只有一个烧火的少女。

“在么?你可以到庙堂里面找找。”柳清芷边说着搅拌锅中的药材边随意道。

庙堂里一屋传染了急症的难民,柳清芷想来这么整洁又爱干净的男子不会进去。

柳清芷还是期望着面前的两个人就这么离开吧。

百里奕轩似看出了柳清芷的有意为难,便也不再多说,只微微转身,似与他的家仆耳语一番。

穿了一身灰色衣襟的家仆只是一言一语的听着,然后恭敬点头,接着他们似朝柳清芷望了一眼,然后便见那家仆一手拿褐色长袖一手遮面,忽然便闯进了庙里。

柳清芷在远处不由好奇,他们不怕瘟疫么?

没想到百里奕轩倒真不放弃,敢让家仆进庙,想起那个灰色的身影,看起来身手矫捷。

连家仆都这样的气度,柳清芷忽然感觉面前的男子似不是普通人。

他们是什么人?

向来来到这庙里求她看病的人没几个胆子大的敢进庙里,都怕被传染,避之不及,往日进出这庙的也不过就她和陈丰,阿玉三个人罢了。

没过一会儿,庙里出来的程大叔便领着家仆出来院子,指了柳清芷的背影道,“喏,那位便是柳大夫。”

程大叔还向柳清芷打招呼,柳清芷只嘴角微弯,暗自轻嘲,程大叔还真是多管闲事。

此时百里奕轩惊异的眼眸不由又定在柳清芷的身上,温温的眸光像是细细打量着柳清芷,又像是好奇什么。

“柳大夫是在和在下开玩笑么?”百里奕轩不觉走过来,白色锦靴沾了灰尘,站在柳清芷的对面好奇道。
花语 2017-7-15
引用 6


程大叔还向柳清芷打招呼,柳清芷只嘴角微弯,暗自轻嘲,程大叔还真是多管闲事。

此时百里奕轩惊异的眼眸不由又定在柳清芷的身上,温温的眸光像是细细打量着柳清芷,又像是好奇什么。

“柳大夫是在和在下开玩笑么?”百里奕轩不觉走过来,白色锦靴沾了灰尘,站在柳清芷的对面好奇道。

百里奕轩这次细细打量起柳清芷来,才发现她一身白色染了灰尘的粗布衣裙,长长的乌发用一根丝带随意束起,一双明亮干净的眼眸,看起来倒是几分淡雅出尘的,纤细的手熟练地往锅中放着药,唯有大夫才这样熟练,只是…..

“你说笑了,我是很忙,而且我也没说我不是柳清芷。”柳清芷淡淡回答道,打断了百里奕轩的思绪。

她要忙着给所有急症的病人熬药。

而且她确实自始至终都没说过她不是柳清芷,她倒要说百里奕轩眼睛不好使了。

“是在下眼拙了。”柳清芷刚想着说,倒让百里奕轩先说出来了,“没想到柳大夫这么年轻。想来也是,唯有柳大夫敢在这瘟疫传染的庙里熬药。”

此时百里奕轩才细想道。

百里奕轩也没想到柳州穿梭在几个乡村之间治疗瘟疫的柳大夫会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可见这个女子不一般。

“下次找人记得要弄清楚对方最基本的情况,连基本年纪样貌都不知道,估计很难找到人。”柳清芷一张清淡的小脸嘲讽道。

在她看来连样貌年龄都弄不清楚,可见找她的人并不怎么聪明。

“姑娘说的是,不过并不是在下不知道柳大夫的样貌,只是….姑娘的脸….”百里奕轩听到柳清芷的话只轻挑下眉道,接着轻轻一笑。

百里奕轩身后的家仆冷冽的脸上似嘴角也弯了一下。

有什么好笑的。

柳清芷停下手中的活儿疑惑看他们,接着垂头朝着放了草药的药汤中望去。

只见柳清芷纤瘦清雅的脸上满脸的烟灰,除了一双明亮的眼眸,周围一片竟灰黑。

因为刚才生火,衣上脸颊都被熏黑了不少。

柳清芷拿出绢帕拭一下脸颊,冷着脸瞪向百里奕轩。

可恶!百里奕轩刚才就发现她满脸的黑却不说,现在这个时候才说出来,足见他的城府深。

“不是我刚才不想说,只是似乎没机会,还有没想到柳大夫连最基本的生火煎药都不会,让在下有些惊讶。”百里奕轩微微一笑,还不忘又反讽柳清芷一句。

柳清芷才发现眼前的男子也不是绝对看上去的温和有礼。

“我是大夫,谁规定的大夫就一定会生火,难道谁家的生火丫鬟都是大夫么?”没想到百里奕轩会取笑她,柳清芷不由瞥他一眼道。

百里奕轩又温和了一笑道,好似一幅谦和有礼的样子,没有再辩驳。接着只淡道,“我今日找柳大夫是来看病的。”

柳清芷望向对面的人,百里奕轩身姿卓越,白色锦衣衬得人精神奕奕,怎么看着也不像有病。

“在下的家仆司马灏君,他虽是我的家仆,确实际上是我的朋友,他看上去虽健硕,但却有隐疾,麻烦柳姑娘帮他看看。”百里奕轩微薄的唇忽叹口气,拉过身后的男子道。

刚烧火的男子,叫司马灏君,他面呈小麦色,瘦削挺立的脸上一双眼眸看起来似比百里奕轩沉静几分,身上散发一种说不出的冷冽气质。

“隐疾?”柳清芷停下手中搅药的事,不由疑惑看他身边的人。

向来关五色而知疾病,医理说一个人五色俱佳,身体康健。

这样健康的小麦肤色,一看便是长期在外奔波,长期日晒造成的。

他身体健硕,透过褐色紧致的外衣隐隐感觉瘦削而结实的肌肉,外加此时柳清芷注意到了他左腰侧佩带一把宝剑,不难想象出他可能会武功,而且是专门保护百里奕轩的,一看便身体极好。

所以柳清芷看司马灏君根本没什么病。

柳清芷脸色微沉地望向百里奕轩,她不觉怀疑百里奕轩根本还是不相信她,或者不相信她的能力。

他是在试探她。

这样的试探让柳清芷心中有些厌恶。

柳清芷又轻轻地往锅中散下了一些草药,草药药屑飞舞,飘在空中沾上了百里奕轩华贵的衣裳。

“你的家仆的病我看不出来,我又不是看内科的,不过看你的病似比较严重了。”柳清芷忽舒展眉梢淡道。


《邪魅医妃》花语书坊书号:15


微信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后,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