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

蔷薇 2019-3-7 138



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书号:1663)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堂堂陆府嫡女却被庶妹欺压,新婚之夜惨遭凌迟惨死, 原以为护着她的未婚夫却是变了另一番面孔,搂着娇媚庶妹居高临下看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她恨,她好恨,重活一世,定要揭开这些人虚伪面纱。 却不想被某只腹黑盯上,她杀人他递刀,给了她狂妄资本。

点击阅读《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

最新回复 (1)
蔷薇 2019-3-7
引用 1

阴暗的地牢里面,潮湿与腐烂的味道刺鼻。

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站在地牢里,拿起帕子抵着鼻子,嫌弃的皱起眉头。而在她的面前则是一个满身脏兮兮的女人,失去意识躺在草堆上。她的身上还穿着喜袍,相貌平平,此时更是一身污秽。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陆萱儿自言自语,随即笑了起来,让小厮把这女子弄醒。

哗啦啦的一盆水,让陆灵从黑暗中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先是一股子刺鼻的味道,还来不及弄清楚这是哪里。

嗯哼~

“好痛。”她的身上像是被什么碾过似的,很痛,很痛。更痛的应该是心里,在黑暗中,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未婚夫,不是她的夫婿,与自己的妹妹苟合在一起。而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男人三妻四妾或者不算什么,但他明明说喜欢自己的,愿意一心一意对待自己,为什么自己的新婚之夜,他却与妹妹在一起了。

她的心好痛,这般屈辱让她连夜跑回了家。

是啊,自己明明已经回了陆府,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哪里?”陆灵睁开眼,这昏暗的视线让她看清楚面前的人。

呵呵,还真是讽刺。

自己才是嫡女,她才是庶女。为何自己弄的蓬头垢面趴在草垛上,而她却光鲜亮丽的站在自己面前。心,真的好痛,说不出来的痛。在陆府,她虽然是庶女,可是自己半分没有亏待过她,还把她当做最亲的妹妹来看待。

结果呢,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

跟自己的姐夫苟合,把她关在这里。

这里,应该是地牢。

这份屈辱,她出去一定加倍奉还!

“你说呢,姐姐?”陆萱的声音淡淡,在陆灵听来却是这么的刺耳,带着丝丝挑衅。没错,她就是在挑衅,因为平时自己就是那个样子的。

“我待你不爆的,陆萱,你怎可以恩将仇报!你这么对待我,可有想过自己的结果会是什么吗?你以为太后能放过你?还是母亲能够放过你?

我劝你还是把我放了,我或许可以饶过你,不然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了的。”

“呵呵,姐姐,你在说什么呢?萱儿怎么听不懂呢?”陆萱故意的上前一步,拿起帕子遮了遮耳朵。

“你!别太过分!”陆灵恨的牙痒痒,她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贱|人!

“哈哈哈哈。”陆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陆灵,“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很久了。不是堂堂陆府的嫡女吗,不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吗?那又如何,不也是被我陆萱踩在脚下的?”

“你疯了简直。”陆灵头好痛,身子好痛,撕裂的疼。就算想要动一动也难受的不行,费力的抬起头看着陆萱,“你到底想怎样,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有报应的!!!”

“报应???”陆萱儿挑了挑眉,“你不是已经来了吗?”

陆灵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她便指着一旁被吊起的两具尸体道,“那里就是你的报应,即将你也会成为那个样子。”

陆灵儿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看,只见两具尸体挂在栅栏上,就像两具无骨头的皮囊一般。血模糊了两具尸体的脸,尸体也是皮开肉绽。陆灵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她想嚎啕大哭,她的嗓子已然嘶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陆灵儿泪眼婆娑。

“呵,你贴身的随从死了,不过好在她们的主子很快要去陪伴她们了。”

“钰嬷嬷,琉璃,钰嬷嬷,琉璃。”她的声音沙哑,一遍遍的招呼她们。所希望这是假的,这不是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咸咸的泪水沾染脸颊,却是那般的痛。一个最亲爱的妹妹,一个最爱的夫君,呵呵,到头来是天大的笑话!

“是你咎由自取。我与子衍情投意合,偏偏你要插进来,非他不嫁。这就是你的报应,夺人别人夫婿的报应。如今好了,你顺利嫁入衍王府,却变成了阶下囚,而我,陆萱,成为真正的衍王妃!”

衣着在过于华丽,也掩盖不了那嗜血的心肠。

此刻的陆萱就是如此。

“萱儿~”一声呼唤,让陆灵绷紧,紧紧的看着从牢房外走来的男人。

这是他心心念念一心爱上的男人,简直不敢想象会这么对待自己。

她没有夺别人的夫婿,从未没有。因为她压根不知道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这样。而且一开始自己也没有对邵子衍有任何的心思,是他主动接近自己,主动求娶。

她做错什么了,难道最后答应求婚,喜欢上邵子衍是错吗?

不,她没错,错的是他们。

陆萱随即换了一副面孔,柔情似水的模样,看的陆灵作呕。她倚在邵子衍的怀里,问,“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怕她撒泼弄伤你。”

两个人你侬我侬,反倒她这般是个看客。

不知怎的,突然就一股恶心劲儿卡在嗓子眼,陆灵泛呕。

“呕~”

邵子衍的脸色变换,“萱儿,她有没有说出来那东西的下落。”

“还没有,嘴硬的很。”

陆灵心里咯噔,原来,她们把自己留到现在,不过是有所求的。

陆萱见她莫名奇妙的恶心起来,不有的嘟起小嘴,“你不会是对姐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怎么无缘无故还恶心起来了,莫非是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

“傻瓜。”邵子衍勾起手指刮了一下陆萱的鼻子,“我的孩子只能由你来当母亲,别人没有这资格。”

噗~一口血喷了出来,陆灵是被气的。

“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别恶心我。”看这种情况,自己根本别想活着出去了。就连想动一动都不可能,怕是对自己用了酷刑。到底,到底为何这般恨她,为何这般狠心对她,如若不知道,怕是死也不能瞑目了。

鲜血喷在陆萱的裙角,她嫌弃的不得了。

邵子衍狠狠的踢在她的胸口,让她踉跄的向后倒去,直接再也起不来了。

“为什么?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当时她明明跑回了陆府,为什么又被抓来。为什么要害死她的钰嬷嬷,害死她的琉璃。

“好啊,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傻,因为你贱,因为你手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而且我讨厌你很久了,一直都压在我的上面。所以死不足惜,我最开心的事,就是你像现在一样,匍匐在我的脚下。”陆萱儿怒声道。

她似乎是为了一件裙子生气呢。

因为自己的命,不如一件她心爱的裙子。

“萱儿,别与她废话,快问那东西到底在哪!”

“碧灵在哪?”陆萱问。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碧灵,我不知道,别问我,要杀要剐随便你们!”陆灵的声音微薄,气息微薄,她想,她就死在这里了。死在这个潮湿阴暗的地牢里,死在夫婿和妹妹的手里。

真是好笑。

邵子衍见她不肯说,也是动怒了。拿起鞭子朝着她的身上挥去,“说不说,你说不说!”

啊——

她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痛,不是说人临死之前都感觉不到疼痛了呢。

可是那般真切的痛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没有利用价值罢了。你以为你咬着牙不说有人能替你报仇吗,你是想指着你那个娘,还是指着你那个太后,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手里。陆灵,我劝你告诉我碧灵在哪,不然的话别说你这条命,我让你死都不得好死。”

邵子衍的话比鞭子还要疼,一声一声的直震耳膜。

她听到了什么,最后的一棵稻草也垮了。

是啊,自己知道这里是哪里。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自己明明是在家里的,明明是跑回家里央求母亲做主的,结果一杯茶进了肚,醒来后便出现在这阴暗的地下室里。呵呵,怎么可能,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点击继续阅读《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书号:1663)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