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凤阙天下:邪妃宠上天

蔷薇 8月前 39



凤阙天下:邪妃宠上天(书号:1739)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结拜姐妹用尽心思置她于死地,亲生姐姐为保自身弃她于不顾,恩爱夫君听信谗言贬她于冷宫。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又卷进大家族的黑暗斗争中,无端端遭人绑架……这些也便罢了。可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识朋友,他使坏,她做生意,他捣乱,她搬离了他的府,他还要死皮赖脸跟过来。搂了她的人,压了她的唇,还霸道地宣称她是他一个人的!喂喂,再耍无赖,我报告官府了!

点击阅读《凤阙天下:邪妃宠上天》

最新回复 (1)
蔷薇 8月前
引用 1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是秋来展转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夜,幽凉的暗,冷风乍起,雪花瞬间飘落,凄凄惨惨冷冷戚戚,斑驳的朱门失了昔日的光辉,大片大片的蛛网结满了空荡荡冷清清的殿门,蓦的,几缕人影闪过,先是几点火苗,不过片刻便长成冲天的大火,又夹杂着一阵哭爹喊娘的女人叫声,映红了半片夜空..........

跑!

用尽了全力的跑!

晴雪气喘吁吁,却不敢怠慢半分。

今夜的大火,起势蹊跷,要不是她刚好起夜,说不得便被同那些女人一同的烧死了!

可恶!到底是谁,竟会下这般的黑手?都被打入了冷宫,她们还不放心吗?

双腿跑得发软,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就在这一瞬间,脑后风声突起。“嗖”的一声,一柄夹杂着极大冲力的冷箭,去势汹汹的冲向远方。

“唔!”

她一声惊叫,话到唇角,被她极力的伸手捂着,临出了声,变成了沉闷的一声暗响。

那些人还没走!

她镇静的趴在地上,一下一下的往外挪,她知道,那些人是不会死心的,不杀光这里的每一个活人,他们不会死心!而且,那箭既然能准确无比的朝着她射过,也肯定是发现了她这条漏网之鱼!

危险!

无处不在的危险,诡异的抨击着她仅有的一丝冷静!

逃逃逃!

必须的,她要逃离这里!只有逃走,才有可能获得一丝生机!

双手坚定的扒着冰冷的地面,混合着泥泞的雪水,她努力的往前爬。

“那里还有个活的?谁去看看?”

身后的火光冲天处,传来了这样的冷声,她心中一惊,顿时心凉。

完了,难不成,天真要绝她么?

“我去!”

迷乱中,一声淡淡的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入耳中,她叹了口气,心知躲不过,也便不再奢望,爬起了身子静静的等着。

稳健的步子,循着她爬过的痕迹,站在了她的眼前。

夜风吹过,夹杂着鹅毛般的雪片打在脸上,她不觉得。她看着眼前的那双脚,慢慢的抬头,却是瞬间,寒彻入骨!

他清冷的面容,无情的眼眸,明明不记得他,却偏偏的能从他的眼底,读到那丝刻骨的恨,又夹杂着一些浓烈的爱。

她,是欠了他的吗?

“你是来杀我的?”她平静的看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冷酷的举起了手中的刀,终于闭了眼。

“请不要让我……死得痛苦,最好,一刀毙命!”抬手,她指了指左胸处,那里面,跳动着她身为人,最重要的那颗心。真是可惜了,还没有怎么活,就这么死去。她默默哀叹这具身体的悲惨命运。

“好!”

他浅浅的抿唇,冷冽的眸底,闪过无法探知的光芒。

手起,刀落,她痛楚的一声叫,只感觉颈间一痛,随着一麻,伏地,失去了意识,再没了动静。

他锋利的刀锋,鲜血尽染。

“咦?还以为你会手下留情呢,原来也是这么狠啊!”

暗处,有人跳了起来,不敢置信的跑向他,又诧异的低头,顺脚踢翻了她。

她颈间的鲜血染红了这飞雪的夜,她绝望的眼眸紧紧的合上,她苍白的红唇,是那样的无助,她长长的睫毛,娇嫩的瓜子脸,宛若精雕玉琢,可偏偏的,便是这么的短命!美人薄命。

她,便是天垠王朝的冷宫之妃-------晴雪,雪妃娘娘!

现在,这雪妃娘娘,死了!

“呀?果然是死了呢!”就在这眨眼的功夫,那人又伸手试了她的鼻息,这才笑呵呵的起身,不住的拍着曦的肩,讨好有声的道:“曦,娘娘果然没看错你呢!为了前途,你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曦不敢!”曦不动声色的抬眼,望向不远的那一片火海,低头,又踢了那晴雪一脚。

晴雪那几乎要变得僵硬的尸体,骨碌碌的滚向更远方,洒了身后一地的鲜红。

“走吧!”

卫蓝望了眼再无声息的晴雪,阴阴的笑着,拉了曦转出这火灾现场。

“曦,还真是看不出来啊!死人都踢得那么狠!”

“多谢卫大人赏识!”

“呵!不敢不敢!这次你立了功,娘娘一定有重赏呢!”

风,越来越大,雪,也越来越大。

不远处,那冷宫的火虽然是越烧越大,却总是没有烧到晴雪的身边。

曦的那一脚,用的力极为的大,也极为的巧,恰恰的,把她踢出了那火龙的边缘。它们温暖着她僵硬的身子,也总也威胁不到她的生命。这天降的大雪,掩盖了所有的可能。

冷宫是偏僻的,冷宫里住的人,是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所以,这冷宫的火,没有人来救,也不会有人来救。

火势,已经烧到最旺,放火的人总算是手一挥,很有默契的退了走。

这样的大火中,就算是那些女人插了翅膀,也不可能会飞出来的。

所以,也根本不会有人看到,那雪地上,本欲是气绝身亡的雪妃娘娘,她僵硬的指尖,悄悄的动了下。

晴雪轻轻的呻-吟一声。

好痛!

‘咯’的一声轻响,脖间火辣辣的疼。

好像冻住的伤口,被她的扭动裂了开,有股暖暖的热流涌了出来。

她伸手抹去,就着暗夜的雪白,看到指尖上,那一缕艳红的血。伤口不太深,因为受伤的面积大,所以流血很多。但是显然现在已经凝固了,她这是第二次重生了?

这一个穿越的年代,也是一个峨冠博带,长衫广袖,纵情高歌的年代。

她不过是在过年后,同公司请了几天年假,去马来西亚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飞机瞬间解体,上一秒她还在哼唱着要死就死在你手里,结果下一秒她就感觉到眼前一阵白光,然后再醒来的时候,没死,可与死也差不多。

穿来的这天,她在冷宫的硬床板上醒来,然后,她很淡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果然飞机不是随意坐的,很快,她就被饥饿折磨的,不得不硬撑着爬起来,带着饿极的身子,踏出门时,冷宫里面的大大小小宫女都吓的四处逃窜,大声惊呼诈尸了。

她不是死了吗?,她听在耳中,苦笑。

是死了,不过,她活了。

这一天,她费尽心力的知道了她在这里的名字,叫晴雪,是皇上不要的,打入冷宫的弃妃!虽然震惊,也只得认命。用她一日的口粮换了这个消息之后,便没人再理她。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她由不得的感叹,她不是一个认命的人,所以,她要逃离这里。首先第一条件,先把肚子吃饱。生存下去。

没有饭,便野菜就着凉水,努力的吞下肚。还好,前世的她,生于山长于山,不是都市里那娇滴滴的大小姐,熟的能吃,生的,也能闭着眼睛嚼几分。

冷宫人很势利,冷宫也真的很惨。她四下看看,又一次感叹,这世间的事,还真是难以说清楚。

她不知道这是哪朝哪代,架空的还是真实的,只知道她自己,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亲人了。

当天晚上,她吃多了野菜闹肚子起夜去茅厕,还没等回来,便见那冲天的火花,汹涌的起。

她一惊,下意识就跑。

冷宫不会无缘无故的起火,肯定是有人纵火!

而事实也证明了她的推断,只是一切,都淹没在了那柄闪亮的刀起刀落中。

死了吗?

可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痛?

她僵僵的指尖动了下,眼前一片暗红。

烧毁的冷宫,落寞而苍凉的矗立在皑皑白雪中,剩下的火花,偶尔的闪烁两下,像是残喘的生命,在不停的哭泣着。她慢慢的爬起,有些淡漠的望着,那里面,吞噬了众多的可怜女人啊。这古代,真的拿女人,不当人。

艰难的动动几乎要僵掉的身子,眼睛望向了雪地上的鲜红。

那人,没有杀她?刀落中,她身子一麻,便失了知觉的到在地上,便连着呼吸都几乎停止。然后........

然后,

她长出一口气,果然,那男人没有杀她,这功夫,倒是挺不错的,擦着她的皮,划破了她的脖子,却又不致命。到底,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跟他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情人吗?

眼底闪过他举刀前的刹那温柔,她几乎肯定。不过,那不关她的事,懒得再去想。

转动身体,她想爬起来,身子却像是被重物击过似的难受。

闷闷的,她抬眼看看,恍然大悟,她还真是被从那边,踢到了这边。不过也正由于这段踢出的距离,让她离得这冷宫的火近了些,才没有被冻死。

冻不死,也烧不死,那算她命大喽?

她自嘲的笑一声,立即蹒跚的起身,辩了辩方向,便向着某处走去。

在那个方位,有个小小的狗洞被杂草掩盖着。现在,怕也是被火烧光了吧?

一般的说,冷宫总是建在皇宫最偏僻的一角。因此,她起夜的时候,就特别的观察了冷宫的环境。没想到,还真的给她找了条活路。

费力的从那狗洞里钻了出去,外面,果然是她意想中的冷寂大街。

终于出来了!

她欢快的勾唇,疲惫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

她慢慢的直起身子,轻轻的拍身上的土。又找到一根树枝,随意的抛起,落下,顺着枝尖的方位走入了黑暗。

她是个洒脱的女子,既然穿了来,那么,那安于之吧!

雪无声的落,掩盖了她的足迹,也掩盖了她的出处。

飘零飞雪中,有抹人影闪出,望着她出走的方位,默默的记在心中。



点击继续阅读《凤阙天下:邪妃宠上天》(书号:1739)

返回

扫码或微信搜索: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书号或书名